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我都答应,求你走吧!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继承两万亿正文 第六百零一章 我都答应,求你走吧!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一瓶酒倒两杯,一杯星星点点,一杯满杯将溢。

    白升当着众人的面,自己喝那少的,然后勒令张则干掉那满杯!

    他这不是敬酒,是报复!

    报复张则灌醉商婉婉,他是在强迫张则,当众“道歉”!

    刹那,整个屋子都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满目惊骇,看着白升,看着那杯酒。

    在这里,灌人家少董?还是如此明目张胆!

    嚣张,太嚣张了!

    “这……你!”张则身边,程四爷目瞪口呆,已经不出来话了。

    便是临深那些顶级豪门里的,都没有这么嚣张的人。

    以张则的脾气,他会当面吃这个亏?

    真以为张家好欺负!

    程四爷暗暗摩拳擦掌,做好准备,只待张则发话,他就招呼人动手,把这个子给扔出去。

    当然,这次,程四爷也学聪明了,不再主动跳出来。

    不然陈晓娅发火,他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

    张则看着白升,看看酒,眼神阴晴不定。

    这么些年来,就是那些他惹不起的人物,也没有谁如此对待他!

    眼瞅着,被这个姓白的当众逼着喝酒,他怎么能没脾气。

    但是,有脾气又能怎么办?

    方才白升那句话里,“我会相面”几个字,分明就是在暗示他!

    如果不喝,后果自负……只要姓白的当着陈晓娅的面,把那件秘事了,他时候就是打死姓白的,都于事无补了……

    陈晓娅看着呢!

    恩怨记心底,先度眼前关!

    “好,好好!”张则深吸一口气,对白升一笑,“既然如此,我干!”

    张则倒也爽快,直接端起酒杯,眼一闭,头一仰。满满的一杯酒,直接灌了下去。

    输人不输阵,我可是堂堂少董……

    张则想象中,豪情万丈。

    可是那满杯烈酒入喉,顺着食道下滑,巨大的眩晕冲击大脑之时,张则叫苦不迭!

    不过喝都喝了,当众再吐,那就彻底丢人了。

    张则犹如凸眼鱼,鼓着腮帮子,强撑着把嘴巴里酒尽数吞咽。

    而后把杯子亮给白升看。

    那意思,我干了!

    少董真的喝了,一句话都没撂下,就这么认怂了?!

    程四爷为首,他们的人一脸难以置信,看着张则,又看看白升!

    首度被人上门逼迫,竟然没有丝毫抗拒,老老实实把酒给喝了!

    这人是谁啊,他背后是何等背景!

    众人不敢想象。

    程四爷再看白升时,目光再不敢有凶态。

    今日,这张年轻的脸,真是给他留下了极深印象。

    不光他们惊骇,高大志等人更是不可思议。

    不闹翻,在他们看来,恐怕都是看在人陈晓娅的份上。

    白升逼迫张则喝酒,他们都紧张,最好的局面是张则随意抿一口,给个面子。

    毕竟,看白升倒那酒,分明就是在找茬啊!

    可万没想到,张则竟然屈从了。

    白升当场替商婉婉报了仇。

    高大志等人无法理解,却从心底,对白升萌生了一个字——服!

    都强龙不压地头蛇,但是他们白总偏偏猛龙过江。

    对方还服服帖帖,一句硬话都没有。

    这是常人能办到的吗……

    “白兄,你可满意?!”张则也是个猛人,一瓶酒下肚,还能保持理智,问道。

    “张兄好酒量。”白升呵呵一笑,“这件事,算了了。不过我听,我的剧组场地被封了……”

    张则依稀看到白升目光中的威胁之意,他瞥了眼程四爷,“这件事,我不知道,不过,明就给你们解封。”

    程四爷听这话,急忙点头。

    “男人话,吐口唾沫都是钉,这么多人看着,张少回头可别当了醉话。”白升揶揄。

    “不会,不会!你放心,我没喝酒,我记着!”程四爷拍胸脯保证。

    “其实这杯酒,我倒真该敬你,毕竟人是你请来的嘛,程四爷!”白升看着他,淡淡一笑。

    程四爷脸色一变,低声道,“是,程某当自罚一杯!”

    着,程四爷拿起茶几上一杯酒,一口干了。

    “张少啊,你们耽误了我剧组一的拍摄时间,可是让我们损失不少,我那边有钱,可也不是这么造的……”白升笑道。

    张则已经手扶额头,身躯打晃,全靠着程四爷扶着。

    “我给你免了场地费,总行了吧。白兄,张某有点醉,恕不能、不能陪了,请、请自便……”张则已经有些大舌头,却还是惦记着,让这个姓白的祸害,赶紧走!

    白升一时不走,张则就一时难安,什么条件都答应。

    众人听着双方的对话,又是一阵无语。

    简直太过分了,灌张少的酒不算,让解封场地还不算,眼下,竟然要误工费……

    强盗啊……

    不带这么欺负有钱人的……

    更要命的是,张少跟欠了对方钱似得,答应的那叫一个痛快……

    白升听张则的话,下意识看了眼程四爷。

    程四爷面色一肃,“这件事我记下了,完不成,你还找我!”

    堂堂四爷,众目睽睽下,都快成后勤队长了。

    程四爷这边的人,已经彻底地无语了。

    高大志等人,同样无语。

    “那多谢了。今张少是有点喝多了,那我们也不打搅了,告辞。”白升笑道。

    那边,杨倩儿、麦已经架起了商婉婉。

    “送、送客,不送!”张则已经有点大舌头,程四爷都扶他不住。

    白升一笑,对陈晓娅道,“谢谢你,晓娅,改去中京,我请你吃你没尝过的美味!”

    陈晓娅甜甜一笑,点头脆生生道,“好啊。”

    至于喝得七晕八素的张则,陈晓娅都没多看两眼……

    “我们走。”

    白升转身离去,高大志等人紧随其后,陈晓娅送了出去。

    程四爷的人,眼睁睁看着白升的背影,目光之中,多有敬畏。

    程四爷挥挥手,会客厅里其他人也都跟着退了出去。

    “少董?他们走了。”程四爷眼看张则两眼皮子打架,忍不住劝道。

    “啊,走了,走了……好!”张则一句话了,整个人直挺挺倒沙发上。

    不多时,“呕”的一声,张则吐得昏地黑,场面壮阔……

    今日之后,临深多了一个白姓之人的传——青北少董,被一个姓白的追至家中,灌吐,而后对方扬长而去。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继承两万亿》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继承两万亿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继承两万亿》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