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马英雄传 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 义马救主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响马英雄传响马英雄传 最新章节 第二十八章 义马救主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段鸿羽笑道:“我只用它照样可以打败你!”身形向前一欺,一招“泰山压顶”向夏千寻当头便砸。

    夏千寻一声冷笑,左手剑直迎铁筒,右手剑一招“毒蛇出洞”急刺段鸿羽前心。

    段鸿羽一个大转身,瞬间便已跃到夏千寻身后,双手一扔,铁筒像炮弹般向夏千寻后心砸落。

    夏千寻不及回头,左剑向后一撩,正将半截铁筒打落在地。他正要出双剑伤敌,一张绣花的棉被忽然凌空罩下。

    夏千寻没想到段鸿羽会把棉被当作兵器,双剑在空中一阵乱剁,无数棉絮顿时腾空而起,屋中下起了“鹅毛大雪”,整座室中瞬间白茫茫一片,对面不见人影。

    夏千寻大骇,双剑左右乱斩,等棉絮纷纷坠落时,他才发现段鸿羽早已不见了踪影。夏千寻赶紧奔到散落在地的兵器架旁,却见那柄被他视为至爱的溶血玄冰剑早已不翼而飞了。

    夏千寻怒极,追出门外,厉声道:“人呢?”

    一军士道:“他向那边逃走了,众军士也已经追过去了!”

    夏千寻怒道:“那你为何还在这里?”

    那军士道:“我怕大人出事!”

    夏千寻厉声道:“混蛋!”剑光闪处,已将那军士一剑斩为两断。

    夏府的军兵早料到了段鸿羽的出逃路线,事先便已埋伏在暗处。段鸿羽一出夏府,马上陷入到重围之中。

    段鸿羽没想到夏府布防会这样严密,一时大感意外。他怕夏千寻追上来,挥剑向外杀去,无奈夏府兵马实在太多,加上又多是好手,他冲杀良久,仍然没能得脱。

    这时,忽听后方马蹄声响起,夏千寻骑着玉屏风追出府来。夏府军兵见夏千寻到了,更加精神抖擞,无不舍命围攻。

    夏千寻端坐在马上,高声道:“谁能拿住这贼,本大人赏金千两!”他话音刚落,玉屏风突然仰一声嘶叫,接着前蹄高高扬起,猛地站立起来。

    玉屏风自从落到夏千寻手上以后,一向温顺,夏千寻绝没想到它突然间竟变得如此暴躁,一个猝不及防,猛地被掀下马来。

    玉屏风奋开四蹄,直向人群冲去。

    玉屏风是夏千寻的爱马,谁敢伤它?纷纷四散躲开。

    段鸿羽见玉屏风冲到近前,心下大喜,一个“鹞子翻身”正跃到马背之上。玉屏风像一股飓风般向外狂奔。

    夏千寻从地上跳起来,大声道:“绝不能让他们跑了!”

    众军士终究不敢伤马,无不退避三舍,眨眼间便被玉屏风冲出重围,绝尘而去了。

    夏千寻宝剑爱马齐失,直气得顿足捶胸。

    段鸿羽虽然没能找回象牙梳子、银笛等物,但佩剑和爱马都已回到手上,只感到无比欣喜。他打马在街道上跑了三四里路,回头看看没有追兵,这才从马上跳下来,牵马缓行。玉屏风不时用脖子蹭段鸿羽的脑袋,显得也是极为兴奋。其实,段鸿羽和玉屏风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远不如夏千寻和它所处时间久,没想到在此关键时刻它竟舍了夏千寻,不顾性命地救他于重围。段鸿羽在心里十分感激,只感到自己真的有些亏欠了这位老朋友。他轻声道:“玉屏风,你在夏府里过的是何等舒适的生活?如今和我这样一个江湖浪子在一起,只怕以后又要爬山涉水、风餐露宿了!”

    玉屏风似乎也听懂了段鸿羽的话,咴咴乱叫,好像在它极为喜欢这样的生活。

    段鸿羽牵着玉屏风正向前走,忽然一条黑影从暗处蹿出,正坐在马背上。段鸿羽回头一瞧,果然是野兔子,气道:“你出来怎么也不一声?”

    野兔子道:“凭什么跟你?玉屏风是我先看上的,我要骑便骑。你故意陷害我我还没和你算帐呢!”

    段鸿羽道:“我怎么陷害你了?”

    野兔子道:“你让我引开夏千寻,自己进屋寻剑,难道不是陷害我?”

    段鸿羽道:“我是怕你危险,让你先逃,你不先走,难道还想留在夏府中不成?”

    野兔子道:“你可别唬我了,夏千寻武功那么高,你明知道我武功不如他,还让他来追我,你安的什么心呀!”

    段鸿羽笑道:“我知道你跑得快,是对你有信心嘛!”

    野兔子道:“可我功力弱,是毛驴拉车——没长劲,他要下决心追我,我哪里还有命来?”

    段鸿羽道:“我就知道他不久就会省悟过来的,你现在不也安全回来了吗?”

    野兔子气道:“要他省悟不过来呢?我岂不成他剑下冤鬼了吗?你这么害我,我得罚你!”

    段鸿羽道:“怎么罚我?”

    野兔子道:“把玉屏风借我骑一年!”原来她是贪恋玉屏风,故意用这件事来拿捏段鸿羽。

    段鸿羽笑道:“你问问玉屏风,看它愿不愿意和你再一起,它要愿意,别一年,半年都行!”

    野兔子道:“尽气人话,什么叫‘别一年,半年也行’呀!”她用手扯扯玉屏风耳朵道:“玉屏风,你喜不喜欢姐姐呀!”她一时高兴过了头,竟和马做起了姐妹。

    玉屏风甩了甩头,咴咴乱叫,似乎是极不喜欢。

    野兔子气得一拍玉屏风的头,骂道:“臭马,他们讨厌我也便是了,连你也讨厌我!哼!我不理你了!”罢,从马上跳下来,赌着气往前走。

    段鸿羽心道:“你不理玉屏风才好呢!”问道:“野兔子,五哥他们呢!”

    野兔子没好气地道:“早过了!”

    段鸿羽:“难道他们也在这条街上?”

    野兔子道:“你算问对了,他们就在这条街上!”

    段鸿羽收住脚道:“都过了你为什么不早?害我走了这么多冤枉路!”

    野兔子动情地道:“十哥!我们在这样柔和的月光下牵着白马,在清冷而略带丝丝忧伤的京城街道上旁若无人地漫步,你不觉得好浪漫吗?”

    段鸿羽气道:“浪什么漫呀!把我腿都快走折了,快告诉我,五哥他们在哪?”

    野兔子向后一指道:“就是那栋门前挂着‘万’字灯笼的宅院!”

    段鸿羽瞪了野兔子一眼,摇摇头,牵着马又往回走来。

    野兔子咬咬嘴唇,恨恨地道:“真是块榆木疙瘩,一点情调都没有!”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响马英雄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响马英雄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响马英雄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