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侠骨风流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响马英雄传正文 第二十八章 侠骨风流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唐马道:“这孩子,走什么呀!我追她去!”

    段鸿羽道:“她可能是为没能和五嫂他们死在一起而感到内疚吧!也可能是不想见我。她现在早走远了,你根本追不上她的!”

    唐马道:“十弟!你真是精细过人,凭一个的腰牌竟能想到这么多,比亲身经历得还明白,只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段鸿羽道:“我想总有七八成是真的,八哥,你要有疑问,便到那边看看,从地上的鞋印来看,五嫂他们和灵芝岛的人显然是从西南方向过来的。你过去找一找,也许还能找到野兔子滚过的痕迹。”

    白云扬道:“师父,还是交给我们兄弟吧!”着,他就是和白云逸向那边跑过去了。

    少时,白家兄弟回来了,白云扬道:“我师父得一点都没错,那边的地上好大一片被翻滚的痕迹,便如野猪打过滚一般,看来野兔子这次一定是疼死了。”

    战伦和唐马见此事当真,无不佩服段鸿羽的料事如神。

    唐马道:“如此看来,聂云飞倒也不算十分可恶。”

    战伦道:“想当年聂云飞年方十五岁便已经在江湖上扬名立万了。他出身名门,嫉世愤俗,加之人品风流俊逸,一时官府权贵无不加以拉拢,我便是在那时和他结识的。我和大哥、二哥慕名前去相邀,共谋大事。聂云飞恨当时朝廷**、百姓疾苦,又为我三人义气相感召,才毅然放弃富贵,随我三人入万刃山落草,那时的他是何等的英气逼人,侠肝义胆?谁想短短几年,竟堕落到今的地步,真是让人感叹!”

    唐马道:“都是你们平日里惯坏了他,在万刃山上,谁不得让他三人分?他越发目中无人,才酿成了今日之祸。”

    段鸿羽想起聂云飞短暂悲惨的一生,也是唏嘘不已,他依然记得自己第一次上万刃山时两人比武,聂云飞出剑伤他的事,那时他便觉得聂云飞孤傲狂放,目中无人。他摇摇头道:“聂云飞所以做出今日之事,与万刃山众兄弟的放纵不无关系。众兄弟觉得他出身名门,到万刃山落草实在难得,总觉得欠他个人情,加上他又才华横溢、年轻气盛,总让他三分,是以他一直都没有遇到过挫折,看不透人心的险恶,终于被连城玉和上官老贼利用了。”

    唐马道:“我只有一事不明,其它人也便罢了,以二哥的睿智,难道也看不透聂云飞的心思?”

    段鸿羽道:“二哥肯定是看出来了,可都是自家兄弟,这样的事总是难以启齿。二哥见他沉溺日深,这才把他打发到南方去了,谁想竟反酿成大祸。二哥毕竟不是神人,就算他智计过人,也不会猜到聂云飞已和连城玉、上官金鹏达成协议,诱骗众兄弟进青沙谷的事,就算他能猜到,也不可能想到敌人兵力竟如此强大的。”

    唐马叹道:“我万刃山有此大劫,看来是上注定的了。”

    段鸿羽道:“云扬、云逸,你们将聂云飞的尸体运回万刃山,好好安葬了!”

    白云扬道:“师父!你不和我们一起回去?”

    段鸿羽道:“当日扫灭放梅山时,我答应过五嫂在她去世后将她的尸体掩埋在放梅山,谁想竟一语成谶,现如今我也只能兑现诺言了!”

    唐马道:“五嫂死也不愿意和五哥埋在一起,看来她在心里一定是怨着五哥了!”

    战伦道:“凤豪一生侠义,做了多少惊世之举,谁想竟冷落了颜笑。倘若他能多照顾一点颜笑,两人情投意合,聂云飞便是有大的胆子也不敢再生邪念了!”

    此时,色已明,段鸿羽把梅颜笑抱上马背,跳上马直向放梅山驰去。

    段鸿羽快马加鞭,不一日已来到放梅山。他抱着梅颜笑一路上到峰顶,只见此时的放梅山梅花开得正红,满山满谷,到处是一片赤色,便如一团团燃烧的烈火。他选个风景绝佳之地用剑挖个巨坑把梅颜笑埋了,默默地坐在坟头,不由得感慨不已,暗道:“五嫂出身青楼,后为追随五哥落草为寇,虽然是个女子,但性格刚烈,豪爽侠义,可以算是巾帼女杰了。她便像这满山的梅花一样,一身傲骨,豪烈半生。她一介草莽,却也是性情中人,只可惜五哥为人木讷,冷了她的心,终究还是没有摆脱命运的枷锁,真是可悲可叹!”一阵寒风吹来,花落如雨,洒得地上一片火红,便如给大地铺了一层血色的地毯,蔚为壮观。在万千梅花树影间,他依稀可看到梅颜笑巧笑嫣然的倩影。

    段鸿羽正坐在地上发呆,战伦和唐马忽然打马走上山来。

    段鸿羽没有作声,只顾在地上坐着。

    战伦望着梅颜笑的坟墓,良久才道:“颜笑在这里安息也好!十弟,时候不早了,我们下山去吧!”

    段鸿羽仍然没有话,只顾望着远方如血的梅林。

    唐马道:“十弟,人死不能复生,五嫂死得刚烈,你就别再伤心了,我们快快下山,还有好多事情在等着我们!”

    段鸿羽这才从地上站起身,兄弟三人跳上马背,一路笑着向山下行来。

    兄弟三人打马缓行,一路上,只听江湖中人经常起“麒麟之子,红岫含冰”的话。

    段鸿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便对唐马道:“八哥!你出去打探下,‘麒麟之子,红岫含冰’到底是什么回事!”

    唐马答应一声去了,段鸿羽和战伦便在路边等着。

    过不多时,唐马回来道:“三哥、十弟,我打听清楚了,原来‘麒麟之子,红岫含冰’指的是一个人。”

    段鸿羽和战伦都是大吃一惊,暗道:“是何人敢称麒麟之子?”

    唐马道:“此人叫左含冰,江湖人称‘流霜剑客’,家在苏州城外的朱山镇,今年年方十九岁。左家可是书香门弟,世代簪缨,握左含冰从就聪慧过人,不但书读得好,武功也十分了得。琴棋书画、文韬武略、文地理、十八兵器,无有不精。他母亲早亡,十五岁便随父从军作战,屡立奇功,是名震寰宇的少年英雄。只是他久在官场,我们这些江湖中人很少知道罢了。后来左父不幸战死沙场,左含冰便回家为父亲守孝。他虽然已不在官府,可英名早已远播,世人皆称朱山镇的左含冰世所罕有,才情过人,名气越传越大,这才有了‘麒麟之子,红岫含冰’的法!”

    段鸿羽听了眼前一亮:“没想到世间还有这样的奇才,若能相识,真是三生有幸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响马英雄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响马英雄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响马英雄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