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五章 最后一面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响马英雄传正文 第五十五章 最后一面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李自成滚鞍下马,将段鸿羽从地上搀起。他取出一件红色的披风束在段鸿羽的脖子上道:“好兄弟,这件红袍随朕转战了大半生,朕就是披着它一举打进北京的。如今朕败局已定,这件红袍便由你来穿吧!”

    段鸿羽眼含热泪道:“陛下,眼下的局面是个死局,为何不能暂退一步,再想出路?”

    李自成长叹口气道:“兄弟,你还是太单纯了,朕和你不一样,如今朕已是树大招风,无论大清还是大明都将朕视为头号敌人,他们是绝不可能放过朕的。此外,我们当年起兵之时便发誓要推翻这腐朽的大明,如果转而联明,只怕全军瞬间就会垮掉。自古开弓没有回头箭,有些事情一旦做了就再也没有回旋的余地。你现在可能觉得朕死板,不知变通,可你哪里知道,正因为我们有这样一种坚定的立场,众多的百姓才聚集到了我们的旗下,我们才得以由到大,最后发展至百万。只是我们犯了不该犯的错误,加上运气不好,才陷入到现在的困局!自古胜败乃兵家常事,倒也没什么了不得的。”

    段鸿羽知道闯王的见识远在自己之上,便认真聆听着。

    李自成道:“兄弟,现在清军和明军都将注意力集中到了朕的身上,也不失为一件好事!你在后方耐心发展,定会大有可为。切记千万不要骄傲轻敌,大顺的教训实在是太惨痛了!”

    段鸿羽赶紧跪倒在地道:“弟谨记哥哥的话!”

    李自成道:“诛、地灭随你去也好,他们武功高强,定会助你一臂之力!”罢,翻身上马,回营去了。

    段鸿羽、左含冰、诛、地灭一直等到闯王进营才重新上马。

    来到和平地界,段鸿羽再也控制不住,猛地跌落马下,坐在地上失声痛哭起来,他知道,这次离别可能是他和闯王的永别了。

    左含冰忙跳下马来,劝道:“哥哥!达不成联盟便达不成吧!下局势本就不是我们所能左右的,我们回去好好练兵,再想对策!”

    段鸿羽道:“闯王之才胜我何止十倍?如今大顺将亡,下义军路在何方?”

    左含冰道:“人力终归有限,我们也只能顺势而为,哥哥倒也不必为此大伤脑筋了!”

    四人歇息一阵,上马又向前行。段鸿羽忽然想起了什么,厉声问诛、地灭:“诛、地灭,你们在大顺军中可曾乱生事端?”

    诛道:“没有!没有!我们哪敢胡来呀!比娘子都老实!”其实他是了假话。凭段鸿羽的关系,这兄弟两人一到军中便被闯王封了个四品猛将军。他们刚开始还好,没过三便现了原形,上蹿下跳,仗势欺人,如果不是闯王力保,早被刘宗敏杀了。他们两兄弟人性太臭,便是段鸿羽不来也呆不下去了,此次段鸿羽和左含冰前来,对他们来真是喜从降,这才赶紧跟出来了。

    段鸿羽道:“振军军威严整,你们可要心一些,要是违反了军纪,连我也救不了你们!”

    诛笑道:“别的和真的是的!”

    段鸿羽道:“如果你们两兄弟改不了老毛病,还是不要去了,我给你些银子,你们回宗王庄务农也好!”

    地灭道:“算了吧!公子,我们好不容易出来了,可不回那破山村了,在那种地方,把人都呆笨了!”

    群雄回到四荒山,却见铁冰心、虎头光棍他们还没赶到山上,段鸿羽心急如焚,独自打马向回找来。

    这上午,他打马正驰,忽见虎头光棍正坐三停分水狼牙镩上歇息。段鸿羽来到近前问道:“虎爷,你怎么会在这儿,其它人呢?”

    虎头光棍哭丧着脸,便把段鸿羽、左含冰离开后发生的事讲述一遍。段鸿羽一听铁冰心都几没回来了,知道事情不妙,道:“虎爷,你回去照顾好上官姑娘他们,我去找铁姑娘!”罢,就打马匆匆去了。

    段鸿羽在铁冰心可能出现的地方细心搜索,最后来到一个辽阔的大湖前。他见左侧有座山,便打马闯上山来。

    迎面刚好有一个男孩赶着羊群下来。那男孩一见段鸿羽,高声喊道:“前面那位莫不是金削木大哥?”

    段鸿羽一愣,赶紧跳下马,几大步跨到那男孩身前道:“兄弟,你怎知道我是金削木?”

    那男孩道:“是一个姐姐告诉我的,她让我把这些东西交给你,还你一定会找到这里来的!”罢,便把一本书和一个瓶子递到段鸿羽的手上。

    段鸿羽接过书和瓶子道:“那位姐姐呢?”

    那男孩道:“我不知道,就看见她骑着一匹大白马往湖边去了!”

    段鸿羽接过书来一瞧,正是那本《秋语冰心》,心头不禁一紧,暗道:“这本诗集可是铁姑娘的生命,如果不是到了最后关头,她是绝不会轻易交给别人的!”他把诗集和瓶子往怀里一揣,跑步到了山顶,却见前方一片白水茫茫,哪里有铁冰心的影子?

    段鸿羽逐渐冷静下来,知道都过了这么多,如果铁冰心还活着,也早离开这里了,便停下了脚步。他打开诗集,忽有两片枫叶从里面飞出。段鸿羽抢在手上一看,正是那次在长白山枫林,铁冰心从他手里抢走的两片枫叶,一时愣住了,暗道:“没想到这两片的枫叶铁姑娘竟一直保存到现在!”他翻看诗集,里面全是一首首火热的情诗。段鸿羽心中一动,直到这时才知道了铁冰心对他的感情,一时禁不住浑身颤栗,几乎不能站稳。他心里清楚,铁冰心十有**已经遇害了,不然她不会不回到这里向男孩取回自己东西的。此时正是初春,满山都是桃花,绚丽夺目,色彩缤纷。段鸿羽扶在一棵桃树上,只感到大脑一片空白,也不知道是悲痛还是悔恨。

    良久,段鸿羽冷静下来。揣好那诗集跌跌撞撞地走下山来。

    湖边有一个白发老渔翁正在垂钓。段鸿羽从他身边走过,不经意间发现老渔翁的水盆中有一条鲜红的鲤鱼,他一下想起了铁冰心在山神鱼洞时对他讲过的话,马上停住身形,呆呆地望着那只鲤鱼。

    那老渔翁转过身来问道:“不伙子,你在看什么?”

    段鸿羽道:“老丈,实不相瞒,我失去了一个朋友!”

    那老渔翁道:“是不是一个骑着白马的女子?”

    段鸿羽惊道:“正是此人,难道您见过她?”

    那老渔翁道:“前日我划着船来湖上打鱼,远远看到一个女子侧身坐在一匹白马上向湖中缓缓走去。她一边走一边弄着头发,模样挺好看的。我见有人投湖,就赶紧喊她,可她就像舍不下她的白马似的,根本没有理会我,一人一马就那样沉到湖里去了。”

    段鸿羽终于得知了铁冰心的最终去向,禁不住已是泪流满面。

    老渔翁道:“伙子,人在湖中,你不下湖找人,却对着一条鱼发什么愣?”

    段鸿羽道:“老丈不知,铁姑娘曾经跟我过,她她就是变成一条鱼也要跟在我身边。”

    那老渔翁见段鸿羽一副认真的样子,只觉得好笑,为安慰他,只得编道:“来也怪,这湖叫做桃花湖,老朽在湖边生活了几十年,也从没见过这样大的鲤鱼。今早上刚刚坐下,这条鲤鱼就自己跳进我的水盆里,就好像是要见什么人似的。”

    段鸿羽道:“那便是了。”他双手捧起了鲤鱼,痴痴地道:“铁姑娘,是你吗?难道你真的变成了一只鱼,来和我见最后一面的?”

    那鲤鱼张着嘴,似乎是有无数的话要对他讲。

    那老渔翁站起身来道:“月空之人亦罕逢,哪堪官贵在其中。金鳞岂是池中物,不日书下九重。人间哪有那样的奇女子?一定是蛟龙的幻化之身了!兄弟,快回去吧!只有懂得,才知道珍惜!”

    段鸿羽捧着鲤鱼,望着无边的湖水,不禁感想良多,暗恨都是自己为人愚钝,辜负了铁冰心对他的一片情意。

    不久,那鲤鱼因为缺水开始挣扎,段鸿羽这才发现老渔翁早已不知去向了。赶紧将鱼放进水里,直到鱼儿消失不见,他才牵着马怅然若失地往回走。

    段鸿羽回到那山村,虎头光棍迎上前来道:“段公子,铁姑娘呢?”

    段鸿羽就像根本没听到似的,默不作声。

    虎头光棍也没再追问。

    两人来到一户农家,只见上官虹英躺在床上,面色黧黑,如果不是事先知道,根本认不出是她。段鸿羽将解药拿出来给上官虹英服了,率群雄连夜前往四荒山去了。一路上,他只感到心潮翻滚,经久难息。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响马英雄传》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响马英雄传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响马英雄传》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