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二章 介绍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正文 第六十二章 介绍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div id="content">

    “赵继云,男,29岁,某大型私企中层管理人员,家中独子,半个月前失踪,找到他的时候,就是现在这样。”

    李副局的语气没有任何起伏,冷漠的语音在冷冰冰的停尸间里回荡,带起一阵嗡嗡的回响,他的手按在停尸格的拉手上,回头示意三人做好准备。

    “咔嗒!哗......”

    一阵腥膻中混合着轻度腐烂的味道瞬间在整个停尸间里蔓延,隔着厚厚的口罩仍然充斥了所有人的鼻腔。

    停尸格里的赵继云,除了脸没有一处完好,脖子以下所有的皮肤布满了大大深浅不一的伤痕,有的像是抓伤,有的像是割伤,纵横交错,胸腹处更像是被蛮力撕开一般,暴露出来的内脏上布满了细密的齿痕,看得人不寒而栗。

    他的四肢全都扭曲着,锯齿般的伤口边缘处已经有些轻微的腐烂,狰狞的翻开着,像是一张张大不一的嘴,无声地哀嚎着,哭诉着主人生前所遭受过的非人折磨。

    停尸间内的空气仿佛在这一瞬间凝固了。

    看着一副残破不堪模样的赵继云,陶孟楚莫名地想起了被只爱吃肉的顽童随手撕开的包子,在吃了两口发现味道不对以后,就被顽童不满地随手丢弃。

    荣文圭将手伸进了钢柜,在赵继云的双腿上轻轻的按了下去,触手绵软似若无骨的触感让他心里忍不住一阵阵发毛。

    随着荣文圭收回手,陶孟楚下意识的与他对视了一眼,即使是隔着厚厚的口罩,也能看出对方脸上的神情有多难看。

    “不用看了,全碎了。”顾瑶磐揉了揉鼻子,对停尸间里的气味十分不满。

    “出去吧!”荣文圭看了顾瑶磐一眼,开口道。面对着这样一具尸体,谁的心情都好不起来。

    陶孟楚点了点头,从背包里掏出一张黄符,正打算点燃,却被顾瑶磐拉住了。

    “不用了,挺干净的。”顾瑶磐眼神清明的扫了一眼停尸间,虽然这里的气味让人不太愉快,但是至少是块干净地方。

    “这个赵继云被发现的时候就是这种失血过多的样子吗?现场血迹很多吗?”

    顾瑶磐点了点停尸格的方向,手指在空中划了个的圈,示意着赵继云整个人像是水泡过一般泛白的身躯,眼睛看向一旁的李副局问道。

    “现场并没有什么血迹,赵继云被发现的时候是躺在自己私人住所的地板上,除了他自己的生活痕迹,整个环境干净的出奇。”

    李副局一边推上停尸格一边摇头道。

    正是因为整件事按照常理无法解释,局里才会做出决定上报,也正是上报了以后才知道,全市不止他们分局,还有好几个兄弟单位也出现了同样的案子。

    “所以你们也无法确定第一案发现场吗?”陶孟楚皱了皱眉,如果是这样,事情就变得不好办了。

    李副局的表情不太好看,不过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道:

    “以我个人的感觉来看,第一现场应该就是赵继云的住宅,但是目前并没有足够的证据支持我的感觉。”

    有关于赵继云的所有资料都装在一个牛皮纸档案袋里,陶孟楚从李副局手里接过来的时候随手掂了掂,份量并不重,显然查到的东西并不多。

    叮嘱了一句让李副局回家后记得喝一碗老姜茶,荣文圭就带着陶孟楚和顾瑶磐告辞离开了。

    顾瑶磐坐在越野车的后座上,有些无聊的看着前方的道路,一辆又一辆的车被甩在越野车后方。

    “接下来去哪?”顾瑶磐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原本以为只是喝个咖啡聊几句,谁知道竟然耽搁了这么久。

    “如果顾姐没有什么安排的话,就跟我们一起回特事处吧,这次的案子还有三个分局是我们其余两位同事跑的,可能大家需要坐下来讨论一下目前的情况。”

    荣文圭从后视镜里看了顾瑶磐一眼,开口道。

    “以后直接叫我的名字。”

    顾瑶磐回了一句,目光重又调向了车窗外。

    胡十七走得有点久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妮那里还等着他带回来的狐尾呢!

    陶孟楚的目光从案卷上挪开了一瞬,视线扫过顾瑶磐,想了想还是没有开口。关于赵继云的问题,待会看到了其它的案卷后再问也不迟。

    特事处的楼依然还是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从它门前经过的人就和问古斋一样,不知不觉间就忽略了它的存在。

    一脚踏进特事处的大门,顾瑶磐敏锐地感觉到了一阵水波般地晃动,这是结阵被惊扰到的表现,她深深地吸足一口气,双手猛然一握,五色气在全身上下一闪而过。

    陶孟楚看到顾瑶磐的动作不由吃了一惊,正要开口阻止,却见五色光华闪过之后,所有的一切瞬间归于了平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怎么?以为我来砸场子吗?”顾瑶磐扫了一眼陶孟楚,戏谑的摇了摇手。

    陶孟楚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鼻子。

    “顾姐!请跟我来,我们去楼上会议室,正好跟大家介绍一下你,希望你以后能常来。”荣文圭对于顾瑶磐和陶孟楚之间的误会视若未见,只笑着对顾瑶磐招呼道。

    其实他真的不介意陶孟楚出手试探一下她,只要关系不要闹得太僵就行,这样也能让他对顾瑶磐的实力有个更直观更具体的评估,方便以后调整对待她的态度。

    一楼的会议室里已经坐了三个人,三个都是大男人,其中一个还是顾瑶磐之前打过交道的陈玄清,另外两个她只见过一个,就是在医院外面那个开车的男子,另一个穿一身休闲运动服的中年人,她没有见过。

    简单地寒喧了一圈,顾瑶磐在一众人含义不明的眼神里施施然地坐下了。

    周浮看了顾瑶磐一眼,拍了拍桌子上的卷宗,打开了墙壁上的投影,开口道;

    “这是所有的受害人,三女一男,赵继云,29岁,白领,彭敏,35岁,家庭主妇,肖仪华,23岁,在读研究生,方佳娜,26岁,超市收银,一个南区分局的,一个东区分局的,还有两个是西区分局的,目前除了被害方式以外没有发现有共同点。”

    随着周浮的话,投影上的画面不断的变换着,从赵继云开始,一张张伤痕累累,面容惨白却带着梦幻般笑容的照片在墙面上变幻着,整个会议室里的气氛也随之越来越诡异的安静。

    哪怕是傻子也能看出这些人死之前绝对承受过非人地折磨,可那抹笑容却是那样美好地刺眼!

    如果单看脸,绝对会让人觉得这人不定是做着什么美梦呢!可现实却是每一个带着这样笑容的人都已经死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论妖怪为什么都想做人》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