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7、服药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97、服药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指婚?我倒是忘了,这封建社会是有这种操作的。只不过,你确定你真给他指了婚他会痛快的答应?说不准心怀怨念,然后给你下毒。”楚璃吻笑眯眯,这事儿对于她来说就像个笑话,简直有意思至极。

    “给他指婚,乃特殊的荣宠,他应该感恩戴德。莫不是,皇后另有什么意见?”燕离斜睨了她一眼,随后道。

    “我可没有什么意见,就是我觉得金央这人是不想结婚的。这金家世代有隐疾,传男不传女。看金先生就知道了,我估计他年岁没有多大,但看起来就很苍老似得。若是不成亲,不生子,日后也就没人再痛苦了。”楚璃吻很客观道。

    “皇后很了解。”燕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一边停下了脚步。后面一大溜的人都跟着停下,垂首屏息,尽量的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瞧你这眼神儿,再听你的语气,明显不对啊。你什么意思?”楚璃吻终于反应过来,看着他,一边高高的挑起眉。

    “你们年幼相识,自是有些异样的感情在其中。尤其金央,我格外了解。既然他不想成婚,那么我就给他指婚。他生不生孩子,不在我的管制范围内。”道理十分浅显,作为帝王,这是燕离应该做的。

    “于公于私都被你说了,我竟然无话可说。什么异样的感情,你脑子进水了。我不知道在哪儿得罪你了,但是你说的话我特别不爱听。这次我可以忽略,但是往后你再胡说八道,小心给我给你好看。”压低了声音,尽量的不让后面的人听到,楚璃吻眸色危险。

    “那刚刚你们俩笑什么呢?”燕离却是不为所动,他的确看见了,又不是瞎说。

    “你这人,真有问题就问呗,拐弯抹角不嫌累。你进那寝宫的时候,地上木盆里摆了一个死孩子你没看见啊?我忽然进去吓了我一跳,血糊糊的。金央说那是他买来的,我就想这人真能,什么玩意儿都能弄来。但是真的很恶心,我很不喜欢。金央看见我那样子,幸灾乐祸呢。”他这眼睛倒是好使,就是脑子差点儿。

    看着她,燕离面色稍缓,“只有这般血粼粼,才能让那些人彻底闭嘴。”

    “我知道。但真的很恶心,我不喜欢。”楚璃吻忍不住翻眼睛,她又不是不懂什么意思。

    “确实很恶心。”燕离也承认,很不好看。

    “走吧,赶紧回去。被金央恶心的,我今晚的饭都吃不下去了。”楚璃吻抓住他的手,这厮真是小心眼儿,小到不能再小。

    金妃小产了,这个消息朝堂上下很快都知道了。

    太后薨逝的孝期还没过,就出了这样的事情,一时之间,无论皇宫还是朝堂上下,无不小心翼翼。但私下里,又有不少人暗暗的说着什么,这燕氏天下,莫不是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楚璃吻自是没空闲理会这些,墨崖山那里的金子在不断暗暗的运回盛都,一切都是暗地里进行的,所以也没有惊动任何人。

    运送黄金的车进入盛都后直接送到了东宫,而东宫那里不知何时开辟了一条直通皇宫的地道。金子从地道送进宫里,最后被送进了卫露宫。

    楚璃吻最初还不解为什么送到她这里,她已经说不要了。

    不过,接下来她就明白了,这卫露宫的地下有地下室,不知是什么时候挖出来的,很大很大。

    运送回来的黄金尽数的藏在卫露宫的地下室,很快的,便塞满了一大半的空间。

    “依我看,你们燕氏都是属老鼠的,到处挖洞。”看着燕离将地下室的门关上,楚璃吻双臂环胸,一边说道,语气带着几分嘲讽。

    “地下作战由来已久,并非燕氏发明。”顺着台阶走上来,燕离一边笑道。

    “地道战?那倒是,从古至今,不胜枚举。”楚璃吻也不由得笑了,由此看来地道作战历史悠久啊。

    走上来,燕离单手搂住她的脖颈,另一手将一把黄金制的钥匙递给她,“你保管着吧。”

    看了一眼,说是钥匙但这又不是钥匙,和墨崖山下的宝库钥匙有异曲同工之妙。只不过,墨崖山宝库的钥匙是两块玉佩,而这个黄金制的钥匙更像个哨子,中间是空的。

    这地下室必须得用这钥匙开启,若是强行打开,里面地下室上方的机关就会被惊醒,带毒的箭矢会瞬间射出来,将外面的人射成蜂窝。

    “真把它给我?若是我保管,也会是藏在某处,不会随身带着的。而且藏起来的地方,谁也找不到。”楚璃吻看了他一眼,这妖孽还真是挺放心她的。

    “放在我这里只会更惹眼。不管我是否带在身上,总是会被人发现的。”说着,燕离将钥匙放到楚璃吻的手中。

    收在手中,楚璃吻放在了衣服里。

    两个人相携从地下室出来,这地下室的入口设置在卫露宫的佛堂中。

    佛堂之中的佛龛是活动的,而那入口就在佛龛后。

    两个人出来,燕离将佛龛恢复原状,同时又点燃了一炷香,插在了香炉之中。

    随后,两个人离开佛堂,这外面,宫女内侍都不在,因为往这卫露宫里运黄金,那些人都被打发出去了。

    “明日我去一趟小皇宫,自回来后便没去过。金妃何时能进宫啊?听说,她已经能下地行走了。”坐到舒适的软榻上,楚璃吻身子一歪,一边问道。

    烛火明亮,她的脸也恍似被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晕,使得她那张脸更为清甜。

    燕离在她身边坐下,凤眸流光的看着她,“随着金妃小产,近几日又有人谏言,要朕充实后宫。”

    眉毛动了一下,楚璃吻边点头边问,“谁说的?”

    “告诉了你是谁说的,你接下来会怎么做?”搂着她,燕离一边问道。

    “难说。兴许觉得他说得好,赏赐他点儿什么呢。”顺着他的力气贴在他身上,她淡淡道。

    “赏赐他的宅邸一把大火么?”他这个妖后,绝对做的出来。

    “也兴许赏赐他一把刀,把舌头修理修理。”歪头,她语气无害。

    “倒是还有别的法子。”贴近她的脸,他一边轻声说,那声音极具挑逗,让人听了便不禁心头一荡。

    微微眯起眼睛,他说的是什么她已经知道了。

    抓住他的衣襟,用力的朝着自己的方向一扯,她也直接贴上了他的唇,“主意也不错,这就行动吧。”

    起身,她把他压在身下,用尽了力气。

    在下的人被她故意施力压得忍不住发出闷哼,“你再用些力气,这肋骨就断了。”

    “你别说,我倒是用这招杀过人。只要在目标的背后抱住他,双臂要从腋下穿过,施力,他的肋骨就会尽数折断。折断的肋骨会插入内脏之中,不治而亡。”骑在他身上,楚璃吻一边说道,语气几分兴奋。

    “不是你的同行,不要和我讨论这个。”这个时候说这个,实在煞风景。

    轻笑,她俯下身,长发垂坠,将两个人的脸隔离在一个独立的空间之内。

    “不说了,眼下我有急事要办,办你。”话落,她扯开他的腰带,动作粗鲁。

    躺在那儿,任她动作,燕离像极了被胁迫的良家男子,而骑在他身上的那个人就是淫贼。

    翌日,待得楚璃吻再醒来,和她折腾到半夜的那个人已经不见了影子。

    她现在睡得愈发踏实,不再像以前似得,有一点动静就会惊醒。

    不过,要说燕离这妖孽也是不怕色字头上那把刀,累的像狗一样,也乐此不疲的。

    而且,还能早早的就起来,不会赖床。

    不知他到底是精力无限,还是真不怕身体被掏空。

    在楚璃吻看来,应该弄些补药给他吃,免得他到时肾亏不举,他的面子往哪儿放?

    用过早膳,梳洗换装,楚璃吻在明卫的护送下,秘密的离开了皇宫,直奔小皇宫。

    她倒不是为了小皇宫看多声门的经营情况,其实是找金先生。

    自从墨崖山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流荷也将那些药送到了金先生那儿,可至今为止,金先生没有给她任何的消息。

    看来,那些药还是有些难度的,以至于那眼高于顶的金先生都没了音儿。

    抵达小皇宫,明卫没有再跟着,楚璃吻直奔金先生那儿。

    金先生独居一个院落,很大,多间屋子,只不过好像仍旧放不下他了似得。

    到处都是药材以及随处扔的瓦罐之类的,也不知那些瓦罐是否还有用,所以这里的仆人也不敢乱动。

    穿过那些杂物,楚璃吻进入其中一个屋子,虽是脏乱,倒是在脏乱中也有顺序。

    一个一身白的人正坐在桌子后头摆弄着什么,他面前一堆破破烂烂,也看不出他在倒弄什么。

    “我的药研究的怎么样了?”在门口那张还算干净的椅子上坐下,楚璃吻拒绝再往里走。

    金先生头也没抬,“药是好药,就是有些弊端。”

    “这话跟没说有什么区别么?我能不能吃?”她关心的是这个。

    “能吃。但若吃了,你得谨记多项,怕你坚持不下去。”说到这儿,金先生才终于抬头,苍老的脸上几许似笑非笑。

    “瞧你这阴险的笑,就知道没什么好事儿。说吧,我听着呢。”楚璃吻心下一沉,不觉得他这告诫会是好事儿。

    “这药吃了的确对身体大有损伤,只不过,我可以用药调理。但你若吃了我的药,那么这辈子就不能再碰这些东西。你看看吧。”说着,金先生抬手,手上有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的都是字儿。

    几不可微的眯起眼睛,楚璃吻看着那张纸,随后起身拿了过来。

    她本不是个喜欢受束缚的人,因着燕离,被束缚在宫里,她就已经觉得失去自由了。

    这会儿,再瞧着纸上的那些东西,她不由得发出一声冷哼来,“我看我以后也不用吃饭了,只喝水度日就成了。”这纸上写的是不能吃不能喝的东西,整整一张纸上都是。

    “话不能这么说,这可吃的东西千千万,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而已。这些东西与药相克,但凡吃了,药效全无,你肯定会早死。”金先生很是坦然,他可没说谎。

    “我谢你吉言。”楚璃吻瞪了他一眼,说话真是够好听的。

    金先生反倒心情愉悦,“其实我倒是没发现你的身体有什么异样,把手给我,我再切脉试试。这世上,还真有如此症状之人?闻所未闻。”

    把手给他,楚璃吻盯着他看。

    金先生试探了一会儿,最后摇摇头,“我还是没试探出来问题。你确定自己真的不吃这药就生不出孩子来么?或许,你可以再等几年,若是依旧毫无动静,我可以再检查一下皇上的身体。”

    “我确信无疑。”收回手,楚璃吻确信自己身体有问题。其实她不用去想自己的身体,只要回想一下长孙于曳就可以了。

    他的身边有太子妃有侍妾,但是,在地下看到那玉简的时候,他脸上分明闪过原来如此的神情,那时他就知道怎么回事儿了。

    他们俩一母同胞,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所以情况也是一样的。

    “既然如此,就只能吃药了。这药你吃了,我给你配药,你按时吃,能确保你活到很久。只不过,切记不能再吃喝这些东西,否则前功尽弃。”金先生很是淡定,尽管楚璃吻的身体情况如此奇特,他似乎也没觉得有任何的不妥。似乎奇怪的情况见过太多了,已经练就了不易惊诧的内心。

    “我吃。不过,这事儿你知我知,不许对外人说。至于这些不能吃的东西,我会随意编个理由,毕竟燕离很是多疑。兴许,他到时会问你,你含糊答应承认就成了。”她把纸收起来,一边说道。

    金先生也不多说,只是点点头,职业操守他还是有的。

    “药呢?”看着他,她一边伸出手,已经打定主意要吃了。

    金先生起身,把放在高台上的一个大肚子瓷瓶拿过来,“吃一颗足矣。其余的这些,可以放在我这里。若我有一天不在这世上了,这药交给金央也是可以的,你可以信任他。”

    接过那药,楚璃吻看了看他,又看了看手里头的药丸,“我若有一天忽然暴毙,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无言,金先生把瓷瓶盖上,“女人难养。”

    “难养你还养四个?不过你是大夫,倒是也不怕这个,毕竟能自己配药吃。不过,我觉得这玩意儿就像蓄水,蓄满了又往外泄,来来往往的,这储水的地方会不会崩了?”她轻笑着,显然是在调侃他。

    “既然是蓄水,就得有来有往才行。否则,那不是成了一潭死水?”金先生立即就明白她是什么意思。

    挑眉,这种说法倒是也有道理。

    楚璃吻点点头,“信了你的鬼话了。”说着,她把手里的药丸扔进嘴里,想不到有一天她也会喂自己吃毒药。

    “我这边着手配药,但从今天开始,不该吃的东西就不要吃了。”金先生看着她,一边道。

    “嗯。”点点头,她心下倒是很平静,自己的选择,她还是承担的起的。

    回了皇宫,楚璃吻便把那张纸交给了宫女,要她给御膳房送过去。

    交代说,因着季节敏感,所以她现在吃不得这些东西,日后膳食中,一律不准有这些食材。

    这是最佳的借口了,若是说她生病了,那么接下来燕离就会把所有的太医都弄来,她定然露馅。

    只不过,就算是如此,燕离也仍旧知道了。

    对一些食物不服,有些会产生很严重的后果,这些燕离早就有所耳闻。据说,还有因为此而死亡的。

    “前些日子倒是也见你吃了这些东西,如何不服,你说来听听。也可以叫金央来,让他瞧瞧。”看张纸已经传到了他的手里,这上面的字是谁写的,他一眼就看得出来。

    “又不是外在的你能看出什么来?吃了这些东西,我会拉肚子。”楚璃吻盘膝而坐,很是淡定,这个理由,她早就想好了,天衣无缝。

    “真的?”燕离仍旧有些怀疑,毕竟他们每天都在一起。

    “当然是真的。而且,不止会拉肚子,还会肚子疼,一阵一阵的。倒不是有多严重,但金先生说与食物息息相关,索性就戒了,也免得我疼。”楚璃吻扬高了眉尾,她说起来时让人怀疑不得。

    “若真如此,何不用药调理?”燕离认为,这么多的东西不能吃,日后她看见了别人吃,肯定会生气。

    “我近期还真不想吃药。你没听说过么,备孕期间的人,不抽烟不喝酒,更不能吃药。否则,生下来的孩子容易变成傻子。”她振振有词。

    闻言,燕离反倒笑了,“原来,皇后也在做准备呢。我一直以为,只有我一人在努力而已。”

    “废话,要是只有你一个人努力,那我每天晚上在做什么?陪你过家家啊。”无言,要是过家家也那么累,那她情愿雇个人去和他玩儿。

    把纸放下,燕离一边抬手搂住她,“皇后辛苦了。”

    “自然辛苦。”哼了哼,她的确很辛苦,吃了那情况不明的药,已超过她所能迁就的极限了。

    ------题外话------

    所有亲们新春大吉,狗年旺旺!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