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2、巧遇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202、巧遇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棠王答应了合作,接下来,楚璃吻的行动自然也顺利方便了许多。

    南晋的皇都很大,分成好几个地方,东西南北距离甚远,甚至有许多城东人的故乡是西城,很是有意思。

    但就是这样一座城,却隐藏了许多的秘密,一些本来不属于这里的人为了一些目的而藏在这里,伺机而动。

    分了一部分人手送到了棠王那里,不只是挖出他身边的那些奸细,还有朝堂之上的。

    找出那些人,要紧的人物都在第一时间解决掉,免得泄露了不该泄露的东西。而那些无关紧要的人则送到了棠王那里,表示他们的诚意。

    而楚璃吻那里,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就在盛都翻找出了十几个楚真的奸细来,还捣毁了他们的一个据点。

    经过这些,很容易就能推测出来,楚真眼下果然将所有的精力都投放到了南晋来,大卫和西朝无望,他现在的希望就是南晋了。

    如此一来的话,情况就更不明了,说不定楚真秘密的军队也挪到了这边来。

    这边楚璃吻在忙碌着对付楚真,将军府那里也将一切该准备的都准备好了,顾沉毅也回来了。

    婚期近在眼前,而且根据日期,大卫那边的军队已经开始护送敏郡主朝着南晋这边来了。

    而顾沉毅也需要即刻从皇都出发,带着南晋的禁军,前往边关迎亲。

    这是一套很复杂的程序,当初楚璃吻嫁入大卫时,虽并非燕离亲自去迎接的,但也是大卫的禁军前往边关迎的亲。

    那边顾沉毅去迎亲了,楚璃吻也回到了将军府,毕竟很快迎亲队伍就回来了,她这大卫的皇后,自然不能随时不见人了。

    这两日,诸多人被秘密送到了将军府,不管白天还是夜里,将军府里的人总是能听到池问楼这边传来惨叫声。

    尽管不知这边到底在做什么,但将军府中的人都开始暗暗猜测,这边是不是天天都在杀人取乐。

    以前的顾之问虽然骄纵,但从不会做这般血腥的事情,也不知她在大卫到底过得什么样的日子。

    只有池问楼这边知道发生了什么,刑讯逼供,从这些人的嘴里挖出来很多的秘密,可是很可惜的是,他们并不知楚真到底藏在何处。

    楚真行踪成迷,真是吃一堑长一智。

    不过,逼问出了一些十分有价值的消息,那就是楚真在南晋皇都最大的合伙人,他来往了十年的人,就是这南晋的郎中令。

    这个郎中令若是说起来也很有来头,他祖上并非南晋人,而是来自大卫。

    但如今知道他和楚真有勾结,那么这个郎中令的来头就更令人好奇了,兴许他并非大卫人,说不准是前朝人。

    夜幕降临,将军府中的人严阵以待,根据晌午时传回来的消息,据说迎亲的队伍已经进入了南晋,预计后日就会抵达。

    虽说已经有了回来的时间,但是这府里的人却不敢怠慢,因为谁都知道顾沉毅不是那种喜欢将时间浪费在路上的人。即便是去迎亲,可能也会加快速度,所以没准儿明天就会抵达皇都。

    迎亲的队伍回来了,可这将军府却没有准备好一切,会严重的丢失面子。

    楚璃吻也知道时间很紧,但是既然已经挖出了这个郎中令,她自然想赶紧去瞧瞧。

    派其他人去也可以,不过他们手头上都有很多的事情,唯独她现在是个闲人。

    想了想,她还是决定先去那郎中令的府邸探查一圈,不管怎样,先熟悉熟悉路也行啊。

    想到即行动,楚璃吻换了衣服,便悄悄地离开了将军府,趁着夜色,直奔那郎中令的府邸。

    这南晋的门阀极多,比大卫要更为的复杂,因为这些门阀之间大部分都有姻亲,但却未必都和和美美,总之细说起来相当的复杂。

    楚璃吻不管这些,反正扒去不同的外皮,里面的骨头都是一样的。

    潜入到呢郎中令府邸的四周,楚璃吻观察了片刻,随后便寻到机会翻到了那府邸之中。

    府邸比不上棠王府,但是守卫和下人什么的也不少,这个时辰了,仍旧有不少人在值守。

    不过,楚璃吻却觉得这些人兴许大有来头,或许不是普通的下人,没准儿就是楚真手底下的人,隐藏在这里的。装作是下人,其实是奸细。

    小心翼翼的躲避,花费了大约一个半时辰,她将这府邸差不多都转了一圈。

    最后,锁定了一个地方,因为守卫都在远处守着,距离那院子很远。不过院子里灯火通明,显然里面的人没睡觉,正在做什么呢。

    观察了一会儿,楚璃吻弄出了点动静来,惹得那边的守卫也听到了。

    一小队守卫立即跑了出去,楚璃吻趁此机会溜进去。她身形小,速度快,没惊动任何一双眼睛。

    溜进了院子,楚璃吻也不由得睁大眼睛,这果然是一处很重要的地方,这么热的天,这整个一楼所有的窗子和门居然都是紧闭上的。里面灯火通明,明晃晃的。

    二楼的窗子是打开的,但是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人说话的声音。

    停留了片刻,她寻了一处容易攀登的地方,便静悄悄的登了上去。

    如同壁虎一般,楚璃吻爬上了二楼,悬在一扇敞开的窗子旁边,她悄悄探头看了看,然后翻身顺着窗子进去了。

    悄无声息的落地,她蹲在地上,一半的身体被书架挡住。

    这书架距离窗子有一段距离,且书架上头挂着琉灯,将这书架后的窗子照的亮堂堂的。

    其实这就是障眼法,打造出一种这房间十分神秘的感觉,让人不敢靠近。

    如此亮堂堂,但是这房间其实只有两个人,说话的声音压得很低,她听得不是很清楚。

    稍稍探头往外面看,但隔着诸多的物件,她也看不清。

    收回身体,她朝着书架后身的深处看,书架有弧度,几乎将这房间外层都围住了。

    躲在书架后,的确是个很好的选择,但是因为身后就是窗户,灯光明亮,却是很容易让外面看到人的身影。

    压低了身体,她尽量不使自己的头抬高,然后朝着书架的深处挪移。

    挪了一段距离,那两道压低的声音也听得清楚了些,楚璃吻停下脚步听了一会儿,然后继续向深处挪移。

    哪知挪了两步,她微微歪头再往深处看时,就瞧见了一抹黑色的衣角。

    身子一顿,楚璃吻半个身子趴在地上,一边屏住呼吸,继续歪头往前方看。

    黑色的锦靴质地上层,那黑色的袍角布料也相当好,这可不是寻常人能穿得起的。

    再探出些身体,就看到了那人完整的下半身,腿很长,人是靠在书架上的,他头顶上正好有一盏明亮的琉灯,不至于会让窗外的人瞧见他的身影。

    视线落在他的屁股上,楚璃吻就不禁皱起了眉头,这个屁股很眼熟嘛。

    想了想,她继续向前,距离越来越近,那个人似乎也听到了一些声音,身体一顿,然后猛地转过头来看向她。

    四目相对,楚璃吻挑高了眉毛,随后微微撑起身体,抓着旁边的书架靠近他。

    最后,她整个身体也走到了那盏琉灯下,缓缓直起身体贴在了他身边,“你最好和我说清楚了,你怎么会在这儿?难不成,你又是追着我来的?”压低了声音,只有他一个人能听得到。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凤眸流光,那妖异的面上载着若有似无的笑意,头顶琉灯明亮,让他那张脸看起来更像个妖精。

    “冤枉我了,这次可不是追着你来的,是追着那个人。”说着,燕离指了指自己面前书架的缝隙,他在监视。

    微微皱眉,楚璃吻身体一动挤到他和书架之间,顺着那条缝隙看出去,灯火明亮之中,两个人的身影进入视线当中。

    那两个人相对而坐,二人之间的桌子上正在煮着茶,气氛不错。

    左侧的人穿着南晋的衣服,再看那侧脸,应该就是那位郎中令了。

    而他对面的人很年轻,侧脸白白的,很纤瘦的样子。

    这个侧脸,楚璃吻看了一会儿,却是没分辨出来是谁,她没见过。

    “这是谁?”她回头看了身后的人一眼,问道。

    “闻人湘。”燕离微微低头,贴着她的耳朵,轻声告诉她。同时,他抬起双手,置身于她的身体两侧,将她圈禁在自己的怀中。

    轻嗅着她脖子上发间的气味儿,他一边抿起薄唇,呼吸也随之变得浓重了几分。

    “闻人?是那个闻人先生的什么人?”她从不知,闻人先生是有亲人的,他的府上除了下人,再无其他人。

    “他女儿。”燕离回答她,一边贴着她的耳朵轻吻,显然已经有几分心不在焉了。

    楚璃吻抬手拂了他一下,动作却不敢太大,仔细的听着那边两个人说的话,他们在谈论的事情却让她不由得皱起眉头。

    大卫和南晋的此次联姻自然使得两国的关系再次紧密,而这般下来,唯一一个极其风光的那就是顾家了。

    顾家的女儿嫁到了大卫,如今成了皇后。顾家的将军,如今又迎娶了大卫康郡王的郡主,饶是风光无限。

    而这一点,是许多人都不想看到的。

    闻人先生死在了燕离的手里,这个闻人湘对大卫恨之入骨,她眼下与这个郎中令商议的正是破坏顾沉毅婚事的计划,她有人手,并且已经在南晋皇都准备就绪,只等顾沉毅成亲那日呢。

    想她一个小小女子,即便有再大的本事,又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人手?唯一的可能就是,她也在为楚真做事。

    破坏顾沉毅的婚礼,破坏大卫和南晋的关系,的确对他好处多多。

    两个人在商议其中细节,这个闻人湘有多个计划,每一个都很毒辣,玉石俱焚的那种。

    她知道可能杀不了顾沉毅,毕竟他是大将军,武功高强,之前多次的暗杀都没有成功。但是康玉敏不会武功,只是个娇弱的女子,她会被保护住,但她本身却是一个弱体,相对来说杀她很容易。

    而这郎中令掌管的是皇都卫队,虽未必都是他的心腹,但也有很大一部分是他的死忠,可以给她提供很大的便利。

    听他们谈的这些,楚璃吻也不由得冷哼一声,计划的真好啊。

    两只手在她的身上摸摸索索,她努力的忽略,但却根本没办法忽视。

    深吸口气,她抓住那只已经摸上她胸前的手,“别乱摸。”

    “想我么?”贴着她的耳朵,燕离一边亲吻她,一边低声问道。他在调整自己的呼吸,但是却并不成功,喘息声钻进她的耳朵里,痒的人受不了。

    “就算是想也不应该在这儿。不许再乱动了,小心被他们听到。”他这么粗重的呼吸,聋子也能听到了。

    燕离却恍若未闻,抱紧她的身体,一边向前挪移了寸许,让两个人的身体紧紧地贴在一起。

    热气涌上来,她不由得皱眉,这厮简直有毒,那种会让人上瘾的毒。

    他的吻从她的耳朵挪到了她的脖子上,他紧紧地搂着她,修长的手隔着薄薄的布料抚摸她的身体,哪里最为脆弱他最清楚。

    闭了闭眼睛,楚璃吻想让自己清醒些,却根本抵挡不住他的攻击。

    不过片刻,她的脑子就混乱了一大半。

    顺着那缝隙盯着那两个人,他们的商议也到了最后,两个人以茶代酒敬了对方,随后便起身,离开了这房间。

    燕离的心思全然都在她身上,但却好像知道那两个人出去了,他大力的搂住她的腰让她的角度更贴合他。

    这二楼的房门被关上,两个人的脚步声也渐行渐远,亦是无人听到这二楼中响起压抑又欢愉的声响。陌生之地,无端的让人激动,热血沸腾。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