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08、阶下囚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208、阶下囚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黑夜无垠,这下面更是伸手不见五指。

    远处一滩肉泥铺在那儿,看起来颇为瘆人。

    楚璃吻盘膝坐在地上,她一动不动,不时的深吸口气,看起来好像就是在调动身体中的力量,可是一直都没有成功。

    长孙于曳坐在她身边,摆弄着手中瓷瓶的药,一边不时的看一眼坐在身边的人,她看起来不是很好。

    “歇一歇吧,你太紧张了。”她一直都没闲着,长孙于曳觉得再这么下去,她的力气肯定回不来。还是得把心态放平和了,太紧张没有任何的好处。

    楚璃吻深吸口气,“若是放松下来,就更不知这把子力气何时能回来了。不过我倒是好奇,你为什么不离开?若是你想自己走出这里,也很轻松的。”看向他,这一点让楚璃吻很难解,他还待在这儿是为了什么?想看看她到底何时能恢复力气?还是说,他没有自信能够自己出去?

    虽他受了些伤,但那点伤也不足以成为阻碍。

    “若是我没记错,我们可是兄妹。”长孙于曳笑了一声,她这多疑的性子,看来是改不了了。

    “哼,我才不信。都可以去杀了亲爹,我这个妹妹又算得了什么?”撑着地面,楚璃吻深吸口气站起身,肚子疼痛的感觉已经消失了。

    这很好,她可不希望这好不容易出现的生命再出现什么意外。燕离的后宫只有她和金妃两个人,金妃那儿是不可能的,只有她了。

    不管是为了给燕离生儿育女,还是为了那朝廷,她必须得保护好自己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来之不易。

    只不过,这事儿眼下不能让任何人知道。她的信任是有限的,若是被他人知道她肚子里有了燕离的骨血,她就成了最大的砝码,用来要挟燕离的砝码。

    “你总是攻击性这么强,疑心又太重。赶紧离开这儿吧,与众人汇合,这样才不容易再遭袭击。”而且若是现在再被袭击的话,只有他一个人能够抵抗,而她,很危险。

    “从哪儿走?”往上头看,楚璃吻觉得是白扯,若是以前能够上去,但现在是上不去的。

    “这边。”长孙于曳观察了一下,随后朝着左侧而去。

    跟随他走,楚璃吻的步伐并不快,路过那滩肉泥,她不由得看了一眼,还真是惨。

    碎石满地,另一端还有一条小河,河水不多。

    踩着碎石向前走,空间越来越狭窄,两侧的险峰距离近,而且又很高。

    爬上去其实应该是最简单的,尽管很高,但只要力气足,手脚灵便,就能够爬上去。

    可是现在,楚璃吻是做不到了,直至现在,她的力气仍旧没有恢复。

    愈发狭窄,因为黑暗,给两个人的前行也带来了一定的难度。

    一些树根什么的从旁边的石缝里伸出来,经过那里时,两个人不得不转开身体,否则就会被那树根刺穿身体。

    速度一直不快,楚璃吻也不敢走的太快,免得自己的肚子再次不舒服。

    耗费了将近两个时辰,行走的路线才逐渐变得宽敞起来。

    往前看,视野也变得开阔了,尽管天还是黑色的,但不比山峰,所以能看得到所有的轮廓。

    但也就在即将走出这深涧时,前方的长孙于曳停下了脚步。

    随着他停下脚步,楚璃吻也皱起了眉头,她也听到了一些动静。

    长孙于曳后退了两步,站在了楚璃吻的身边,“有人来了。”

    “看样子,我们好像是被围住了。”楚璃吻自然清楚,声音越来越大,很多很杂乱。

    “我手上倒是有一些毒药,但有限,不确保可以放倒这些人。”长孙于曳随身带着毒药,可很有限。

    “那就不要动手,见了我们,我不认为他们会下杀手。可能会受点皮肉之苦,但说不定能见到楚真。把你的毒药,送给楚真怎么样?”对自己眼下的战斗力楚璃吻十分清楚,她不能强撑反抗,自己受伤倒是没什么,却怕伤了肚子里的这个。

    她会这么说,长孙于曳自然很诧异,毕竟她可是个十分能拼搏的性格,任何情况她都不惧怕。

    没了力气,她的胆子也一并小了,让他很意外。

    “你确定?”已经有人进入了视线当中,黑乎乎的一大片,已经将前方的路堵住了。即便他们后退,道路狭窄,也跑不了多远。

    “嗯。”楚璃吻点头,她现在不能拼命,尽管很不甘,但该服软的时候就得服软。这力气不知何时会回来,她得保护好自己。

    闻言,长孙于曳的双手便举了起来,束手就擒,便是如此。

    楚璃吻也举起双手,和他一样,等待被擒。

    前方的人冲了过来,果然是楚真的人马。没得到抵抗,他们都很意外。

    拿出绳子,这伙人快速的将他们俩捆绑住了,捆的结结实实的。

    楚璃吻双腿无力,随着被捆绑,她多次要跌倒似得。

    而长孙于曳手上有伤,他又用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擦蹭了多下,乍一看他好像身上多处流血似得。

    被捆绑的结实,那些人便推着他们俩离开了这里。

    脚下踉跄,楚璃吻没丝毫的力气,但也尽量的让自己走的平稳些。

    长孙于曳就在她前面,他们俩一样,双手被捆绑在后面,身上又勒了一道一道的绳索,简直像是捆粽子。

    “楚真在哪儿?”蓦地,楚璃吻开口道。

    “闭嘴。”押解她的人立即给了她一拳,砸在了她的后背上,砸的她不由踉跄。

    咬紧牙关,楚璃吻忍着疼,果然不再问了。

    在山中走,走的路却很平坦,显然这条路是经过精心挑选的。

    由此看来,他们对这里很熟悉,同时可证明,应该有大批人马都在这山中,这墨崖山南麓不是个幌子。

    兜兜转转,绕过诸多如刀子一般插在山中的险峰,天色渐明之时,也终于瞧见了他们的聚集地。

    无数的帐篷就在一座险峰之下,不止有很多的帐篷,还有很多的人。若是不知道的,准会以为这是某个军队的聚集地。

    瞧见了,楚璃吻和长孙于曳也不由得深吸口气,原来在这儿。

    越来越近,在那驻地来回行走的人也瞧见了他们。

    看见了这些人,楚璃吻的心里有了初步的估算,年轻人不少,但不代表这些人都是从墨崖山之中带出来的,兴许,是后来招兵买马招来的。

    他们盯着她和长孙于曳的眼神儿有些奇怪,但并无仇恨,更多的像是好奇。

    由此,更可断定,楚真身边的元老已经所剩无几了。有与他意见相左而离开的,也有死掉的。

    越来越近,楚璃吻的脚步也愈发的踉跄,她看起来就好像受了重伤。

    而长孙于曳身上都是血迹,看起来也颇为狼狈似得。

    终于,到了一顶较为不错的帐篷前,下一刻,一个人从里面走了出来,正是楚真。

    看着他,楚璃吻唇角动了动,她是真的很想杀了他呀。若此时力量能回来,她兴许也可以试试,险中求胜的宰了他。

    长孙于曳的面色同样不好,相较于楚璃吻,他应该有更多的记忆。而关于楚真的那些记忆,兴许没有愉快。

    “我的一双好儿女。”看着他们俩,楚真的脸上露出凉凉的笑,说着儿女,但显然在他眼中是仇敌。

    “躲藏此处,父亲还真是有勇有谋。”长孙于曳开口,更多讽刺。不过,他笑着,看起来毫无攻击力。其实他们俩和楚真倒是有相似之处,就是这张脸,能骗人。

    “缩头乌龟的行径,有什么可夸奖的?哥哥,你骗人时说的谎话还真不怎么样。”楚璃吻盯着楚真,她的脸有些苍白,但那双眼睛依旧透着诡异,以至于让人难以和她对视。

    长孙于曳轻笑,“有如此父亲,咱们俩也别想骄傲或者自豪了。为了弥补一下心灵的创伤,说一说谎话骗骗自己还不成么?妹妹,你太吹毛求疵了。”

    楚璃吻冷笑,他们俩在损人的时候,配合的还真是默契。

    “我的这一双儿女身体里流的还真是晁氏的血。不过,这身血却用处多多,暂时,你们俩不会有性命之忧。待得挖开了墨崖山的宝藏,我便送你们与晁氏族人相会。”他们俩对他冷嘲热讽,楚真又不是听不出。他看起来是生气的,但是他们俩还有用处,所以也没打算这便杀了他们。

    随着他话音落下,押解他们的人便立即动手,扯着他们俩朝着旁边走去。

    穿过帐篷,再往险峰近处走,便瞧见了一个洞口,黑漆漆的。

    两个人被推进了那洞口里,扑面而来的便是一股腥气。

    一块巨石搭在洞口和中间石台之间,形成了唯一的通道。他们俩被押解到那石台上,石台中间有一根石柱。

    石柱上有铁链子,押解他们俩的人拿起铁链,将他们俩一圈又一圈的缠住,两个人背靠石柱,被结结实实的捆绑在了这上头。

    随着他们在捆绑时,楚璃吻和长孙于曳看向四周,石台面积有限,四圈则是很宽的凹槽,而在那凹槽里,则爬着数不胜数的花花绿绿的毒蛇。

    它们正在爬动,因为太多了,身体互相摩擦,发出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那凹槽侧壁应该是涂抹了什么东西,所以它们并爬不上来。有的爬上去一点,就又滑了下去。

    将他们两个人锁好,押解他们的人忽的从怀里掏出一个瓷瓶来,强迫的将那瓷瓶放到他们的鼻子下,确定他们吸进去了之后才挪开。

    楚璃吻被呛得打了个喷嚏,那是什么东西她不知道,总之很难闻。

    而身边的长孙于曳自闻了那瓷瓶之中的东西后却显得有些力不从心,他原本站的很好,却不想闻了那瓷瓶片刻后,双腿就发软了。

    那些人很放心的顺着那石头桥走了回去,然后在洞口处扳动了什么,那石头桥居然缓缓抬起,最后落在了洞口处,将那洞口给堵住了,严严实实。

    他们很放心的离开了,而且随着他们离开,也不知怎的,四周凹槽里的毒蛇开始活跃了起来。一个一个的高抬起头,好像能轻易的跳出来似得。

    瞧着那些毒蛇,楚璃吻不禁觉得有点恶心。尤其看着它们互相摩擦着,发出那声音,很是刺耳。

    “这铁链子也不算什么,长孙于曳,凭你的力气能轻易的把它扯开,快。”视线从那些毒蛇身上收回,楚璃吻扭头看向身边。

    长孙于曳倚靠着石柱,低垂着头,墨色的长发从他脸颊两侧滑下来,也遮挡住了他的脸。

    “喂,我和你说话呢?”楚璃吻费力的扭头看着他,不由得皱眉。

    “你没觉得难受么?我没力气了,双腿止不住的打哆嗦,而且五脏肺腑都在翻腾。”长孙于曳说着,一边深呼吸。

    “是么?是不是因为刚才他给我们闻那个东西,可是,我没觉得怎么样。”楚璃吻动了动身体,但是根本动不了,铁链子太结实了,又捆绑的实在紧。

    “你没感觉么?兴许是因为你没有内力吧。”长孙于曳一诧,随即便想明白了,那药针对的是身体里的内力。楚璃吻有功夫,但是她没有内力,刚刚那些押解他们的人显然也没过多注意,只是奉命行事。

    “原来是这样。”楚璃吻了然。

    “你的力气还没调上来么?就算要杀了楚真,也得靠近他才行。眼下我们俩被关在这里,怎么杀他?”当初听了她的建议,长孙于曳此时有些后悔了。

    “总是能再看见他。他需要咱们俩去找那墨崖山下的宝藏,没有我们,他是进不去的。兜兜转转,他又藏在了这里为的是什么,不就是那宝藏么。”楚璃吻试探着调动力气,但仍旧不行。

    “宝藏?希望他到时看了不要失望。”长孙于曳冷笑一声,什么都没有,都是假的。

    楚璃吻没吱声,眼下大卫的军队还在墨崖山运送金砖呢,要真是往那边走,她保证楚真死无葬身之地。

    只不过,距离那儿太远了,这是墨崖山南麓,要是往那儿走,又没有捷径,得走上半个月吧。

    “看看这些蛇,大概是闻到了什么气味儿,兴奋的很。朝着我龇牙咧嘴的,我若是靠近它们,或是想过去,它们绝对会跳起来咬我。”长孙于曳看着那些毒蛇,他认为就是因为那瓷瓶里的气味儿,他吸进去了,同时起了作用,这些毒蛇才因此兴奋起来了。

    “也或许是因为你长得太丑了,把它们吓着了。”说着,楚璃吻双臂施力,捆缚着她的铁链子也随之发出哗哗的响声。

    长孙于曳笑了一声,却是没什么力气,“你若调动不上力气来,就老实一些吧。楚真想利用我们进入墨崖山地下的宝藏,待我们筋疲力竭的时候他就会过来了。”

    “我有些力气了。”楚璃吻深吸口气,随后施力,捆缚着他们俩的铁链子再次发出响声。

    接连深呼吸,双臂再次用劲儿,身体也使力向前,那铁链子果然随之裂开了一环。

    借此时机,楚璃吻被捆绑在身后的双手也用劲儿,缠在双腕上的绳子也被挣开了。

    立时感觉轻松了许多,把身上的绳索尽数扯开,随后抓住铁链子,双臂用力,随后便稀里哗啦的掉在了地上。

    旁边,长孙于曳随即也坐在了地上,他双腿无力并非瞎说,是真的。

    深吸口气,楚璃吻看了看自己的双手,因为用力,手心都红了。她力气没有完全恢复,但已经很好了。

    “你可别给我拖后腿,不然我可自己走了,把你撂在这儿。”蹲下,楚璃吻看了看他,随后抬手抓住他的手臂把他往自己这边扯。

    长孙于曳如同软泥似得,顺着楚璃吻的力量直接歪在了她的身上。

    “的确没力气,让我缓一缓。”长孙于曳靠着她,一边调整自己。

    “我力气回来了,不过还是不够。我得把力气攒够了,能把洞口那块大石头搬走。然后咱们就出去,偷袭楚真。”楚璃吻拍了拍他的后背,拍的长孙于曳不禁咳嗽。

    “轻点儿。”她这力气,还真是的大。

    “弱鸡,拍一下都受不了。”收回手,楚璃吻不忘嘲讽他。随后看向洞口处,要是力气回来了,她很有信心能把那大石头挪开。但是,又不太确定过度的使力会不会对自己肚子里的这个造成什么影响。

    思及此,她不禁冷哼一声,燕离这个妖孽。平时她走哪儿他都跟着,这会儿需要他了吧,居然还没出现,欠揍。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