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1、担心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211、担心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等等。你先别急,我只是肚子有些隐隐作痛而已,并没有其他不适的感觉。眼下既然已经到了这里,我想得到确切杀了楚真的消息之后再离开,否则我不甘心。”抓着他的衣服,楚璃吻连声道。此时没有什么力气,所以总是需要浪费很多的语言。若是力气还在,哪还需要说这么多的话。

    低头看着她,燕离的眸子里缓缓积聚一些明显的情绪浮动,“只是隐隐作痛而已。这话你是怎么说出口的?除却你那时中毒,之后你何时有不适过?杀了楚真自然重要,但也无需你拿命去驳,包括你肚子里的这个命。从现在开始,不许说话,听从我的安排。否则,有你好看。”呵斥完毕,燕离弯身将她抱起来,也不打算和她说那些废话,毕竟说了也是白说。

    被他抱着,她又没什么力气,完全挣脱不得。

    楚璃吻倒是真没想到有一天她得听这妖孽的呵斥,而且他完全不听她的。

    自从他们俩在一起之后,约定的可是明明白白,而且他也一直遵守的很好。

    眼下,这妖孽开始暴露本性了,自作主张,且完全不打算听她的想法。而且很明显,他就算真的听她的想法,他也肯定会否决。

    一队人马跟随在燕离身后,快速的离开原地。

    而且即便燕离开了,其他的明卫却是没有任何的慌乱,接下来该做什么,他们很清楚。

    “就算出山,你也得把我的人找到。自从进了山,钟将军那一股人马就没了踪影,还有其他的人,估计他们也在找我呢。”任他抱着自己,她力大无穷,能轻松的将他抱起来。但眼下自己无力,竟也忽然发觉,原来这妖孽这般有力气。

    “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那些人还不至于如此差劲。”燕离垂眸看了她一眼,对于她眼下的态度很是不满。既然有了身孕,自然是自己第一,居然还有心情操心别人,她以前那没良心的样子到哪里去了。

    “我说陛下,你现在的态度才是很差劲。怀孕的是我,你是想把我的孩子吓死么?”他一直板着脸,一副发威的模样,楚璃吻不由得冷哼,和他摆谱是没有用的。

    “吓不死他,你倒是要将我吓死了。你是何时知道自己怀孕的?依我对你的了解,你不是这么粗心大意的人,想必早就有所觉,却一直没有打算将这个消息告诉我。若不是这次你被抓住,若不是因为我利用晓寒鸟找到了你,怕是你会一直担惊受怕。颠簸了一番,肚子也开始疼,这回怕了吧。”燕离很是想重重的训斥她一顿,可是一瞧她那苍白的脸,那些狠话倒是说不出口了。

    “是啊,若是不疼我还真不怕。可是忽然间疼了,我就开始胆怯了。那些人忽然出现,我连反抗一下都不敢,只能被他们抓住。”楚璃吻倒是承认她怕了,尽管惜命,可是眼下,她却更害怕肚子里的这个小生命受到伤害。只有她自己知道,这个小生命来的多不易。

    “幸亏没有事。”听她如此说,燕离也不禁几分后怕。同时又不免生气,她才是那个不讲信用的人,明明说过不许隐瞒对方,可是她三番四次的犯规。

    “别怕了,我没事了。”扯了扯唇角想笑,但是并笑不出来,通身无力,小腹又有些疼,让她想轻松也轻松不起来。

    没有再说什么,燕离抱着她脚下步子也不禁加快。想要走出这山,只能靠步行,而且路极其的不好走。

    尽管如此,燕离倒是一直都抱着她,速度也不慢,能看得出他很着急。

    楚璃吻靠在他身上,呼吸着他身上淡淡的薄荷味儿,不过多久便迷迷糊糊睡着了。

    待得再次睁开眼睛,天色已经暗了。一点光亮就在不远处,并且还在晃动。

    下一刻,楚璃吻就明白自己这是在哪儿了,是马车,已经出了墨崖山了。

    “醒了。渴不渴?或是觉得饿了么?若是饿了,再忍一忍,先喝些水吧。随身携带的食物不好吃,你就不要吃了,再说本来便很多东西吃不得。”身边,熟悉又好听的声音传来,言语之中诸多关切和紧张,尽管他在尽力掩饰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出山了,你走的还真快。让我瞧瞧,你的腿还在不在。”扭头看向他,楚璃吻不禁笑,他这表情真是好笑,就和他那时知道她中毒要活不成时一样,小心翼翼又不想让她看出来。

    “你睡着了,我又加快了速度,天黑之时便下了山。所幸后备充足,有马车,不然我是不敢带着你骑马的。”而且,因为路不平坦,所以马车行的也很慢。

    “墨崖山那儿一定不能松懈了,楚真就在那里,这次一定要杀了他才行。”楚璃吻自然担忧,这才是最终目的。

    “这些你就别再操心了,不然的话,我就把你敲晕,让你一睡不起。”燕离微微皱眉,很是不爱听她说这些。

    “欺负我没力气是不是?现在居然胆敢如此恐吓我。”她也皱眉,这个妖孽,现在居然这般与她说话。

    “还是没力气么?”抓住她的手握住放到唇前,燕离亲了亲她的手背,却感受不到她那能撼动高山的力气。

    “嗯,没力气。那时在山中恢复了些,可现在又没了。”收紧自己的手,但是使不上力气。

    “无力就无力吧,不要再施力了。眼下这会儿你也用不上什么力气,先喝水。”放开她的手,燕离将水壶拿过来,扶着她的头稍稍抬起一些,然后喂她喝水。

    楚璃吻顺势喝了几口,水下肚,她倒是忽然觉得有些饿了,在山中一直都没有吃饭。

    拿开水壶,燕离又把她放下,“你现在不能动,待得到了附近的城池安定下来,找来大夫给你看一看才稳妥。”

    “我知道,所以我现在像个木头似得一动不敢动。”楚璃吻哼了哼,小腹仍旧有些不舒服,但是已经不疼了。但即便如此,她也还是不太敢动弹,毕竟当下情形如何她自己也心里没底。

    “忍一忍。”俯下身,燕离在她的额上亲了亲,一只手却轻轻地覆在了她的腹部。不敢用太大的力气,只能轻轻地抚摸。

    看着他,感受他的动作,楚璃吻懒懒的哼了哼,“感觉很神奇是么?我也觉得很神奇,一个生命就在我的身体里,一点点的长大。这个生命,是我们共同创造出来的。”来之不易。

    “从现在开始,关于我的那些流言蜚语应该不会再有了。”近距离的看着她的脸,燕离的手仍旧在她的腹部轻抚,他也很高兴,但又很担心。

    “流言蜚语?我怎么不知道。”这盛都,又开始传什么瞎话重伤燕离了?

    “金妃‘小产’之后,便有传言,说我坐不稳这帝位,因为生不出孩子来。”燕离笑着说,他看起来并不在意这些流言蜚语,但如今有了孩子,他倒是又在意起来了。

    “坐不坐的稳帝位,居然还要靠孩子?这些人的嘴和舌头都是多余的,待我回了盛都,就把他们的舌头都割下来泡酒。”楚璃吻冷哼一声,她很不喜欢别人说燕离的坏话。

    “泡了酒能喝么?就不怕喝了肚子疼。”燕离轻笑,他很是喜欢她为他气愤的模样,随时随地都能冲出去杀人。

    “可能喝了能壮阳,回去问问金先生。”楚璃吻笑笑,若是壮阳,就给他喝。

    “这个时候还要让我壮阳?你存的什么心思?是善心大开打算让我再娶,还是存心让我难受?”摸着她的脸,虽是苍白,但比在山里时好太多了。

    “可以再娶啊,我又没拦你。但是,我不拦你,你也拦不住我。到时,你的后宫估计就得血光冲天了。”抓住他的手,炙热修长,她很喜欢。

    “真是吓死我了。”燕离就知是这样,这才是她。

    “看来,我得找金先生要一副药来给你吃,让你一年之内不能人道,这样我才放心。”想了想,这个招儿不错。

    “最毒妇人心。”燕离缓缓摇头,他是怕了她了。

    “逗你的,这点信任还是有的。只不过,说到此,还是尽快赶回盛都吧。”她这孩子本就来的不容易,金先生在的话,她的心里能有些底。

    “你现在的身体不能长途跋涉,先在附近的城池歇下,待得好些了再赶路。”燕离不同意,这里距离盛都太远了,以往总是急匆匆的赶路,但也要七八日才能抵达。她现在的身体禁不住折腾,他不能冒险。

    “我能坚持住。”楚璃吻叹口气,她认为自己能行。

    “不许任性,从现在开始听我的。”燕离却直接否决,这个时候不能听她的,她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

    盯着他,片刻过后楚璃吻笑笑,“成,听你的。”这妖孽现在是真的欺负她无力。

    “你听话,由此,我才能放心。若你真的在我眼皮底下还发生意外,我会怨自己的。”燕离压低了声音,尽力的让她听清楚他内心之语。

    “好,我知道了,听你的。”楚璃吻握紧他的手,他的情意从眼睛里流出来,如同大水一般直接将她包围,让她一句反驳的话都说不出口了。

    车马慢行,直至翌日太阳出来后才进入墨崖山附近的城池。

    队伍低调而行,直奔城府。

    明卫先行进入城府亮明了身份,随后队伍便径直的进入城府,毫无阻碍。

    这城府虽不怎么样,但总比山上要好得多。

    车马停下,燕离小心的把楚璃吻抱下去,迎接的是跪了满地的人。

    燕离此时没时间过多言语,只是吩咐府尹将城中最好的大夫找来,便进入急匆匆辟出来的小楼里。

    小楼里已经收拾了一番,床上都铺了崭新的被褥。

    弯身把楚璃吻放在床上,燕离仔细的看了看她的脸,此时光线正好,能看的更清楚些。

    “我没事,已经不疼了。”身下柔软,她也觉得舒服了许多。

    “一会儿大夫来了给你瞧瞧你再说这些不迟。”直起身体,燕离看了看她,随后快步走出去。

    床上,楚璃吻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身体无力的感觉真是让她觉得很没安全感。好像随便一个人都能把她捏碎了,幸好燕离在身边,最起码她是信任他的。

    燕离很快回来了,跟在后面的还有这府里的丫鬟。她们端来了热水,干净的衣服,都是匆匆准备好的,料子却是不凡。

    将身上的外袍脱了,燕离亲自动手,将她身上的衣服一点一点脱下来。

    他如此小心,楚璃吻也不由得笑,虽她不能动,但也不代表她是个玻璃人,会一碰就碎。

    把她的中衣褪下来,燕离一眼瞥见了她后背上多处青紫,“这是怎么造成的?你怎么一句都没说过,疼不疼?”

    “没事儿,撞在了石头上而已。你不用这么小心,我没那么脆弱。”躺下,楚璃吻边说边笑。

    “别再这么大意了,你真应该看看自己这小身板,短短一段时间,怎么瘦了这么多。”燕离皱着眉头,有些费解,她这个样子,想让他不担心都不成。

    “整日奔波,能长肉才怪呢。”楚璃吻却觉得他是担心太多了。

    “别动,先擦拭一番,然后再涂些药。只不过你有了身孕,好像很多药也不能乱用。”接过丫鬟洗好的毛巾,燕离一边自言自语道。

    “别再琢磨了,你都魔怔了。”瞧他那样子,自从知道她怀孕之后,他整个人都变了似得。

    “你才不要再说话了,这般漫不经心,这孩子若是能转移到我的肚子里,定然不会再让他待在你那儿。你这个母亲,太粗心了。”燕离坐在床边擦拭她的脸,一边低低斥道。

    闻言,楚璃吻却笑出了声音来,“以为你是海马呀,还想生孩子。”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