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216、小丑八怪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216、小丑八怪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你给我喝的什么东西?好疼。”抓紧了身下的被子,楚璃吻的脸一片煞白。因着疼痛,她感觉自己的下半身都不属于自己了。

    金先生坐在拖拽过来的小几上,抓过她的手扣住,试探着脉搏,一边道:“喝了这药,你会少受苦。不然的话,依你这一胎的大小来看,你想要把他生下来,会很困难。要知道,有多少女人在生孩子的时候送了命。生不下来,体力衰竭,引发大流血,然后就没命了。再看看你这小身板,你觉得自己能坚持多久?若是按照你以前满身牛力气来看的话,倒是能试一试。但你现在没有力气,为了我自己的脑袋,自然得让你保住命才是。”

    “你这玩意儿是让我保命的?我怎么觉得是送我去西天的?太他妈疼了。”而且随着疼,她感觉自己的肚皮在收紧,明显感觉到肚子里面那个小东西在转动。她抓紧了床单,冷汗穿透,衣服很快就湿了。

    金先生放开她的手,随后站起身,看了一眼候在一侧的嬷嬷们,“可以开始了。”

    嬷嬷们立即行动,金先生也退到了后面,看着楚璃吻那冷汗直流的脸,不由得点头,确认自己的药有了明显的效果。

    他确认自己的药,楚璃吻却感觉生不如死,太疼了。身体被嬷嬷摆弄着,但她已经根本顾不上那么多了,任凭她们摆弄自己,她所有的注意力都在自己的肚子上。

    感觉肚子里那个小家伙好像很难受似得,一直都在动,楚璃吻都怀疑他是不是缺氧了。

    尽管疼,但是她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尖叫声来,不似其他产妇在疼痛时大喊大叫,她只是抓紧了身下的被子,咬紧牙根坚持。

    偏殿里,燕离站在那儿听着卧室里的动静,所有人都在忙碌,以至于楚璃吻的声音就显得不是很清楚。

    深呼吸,他负在后的手却始终攥在一起,泄露了他的紧张。

    金央站在他身边,也听着里头的动静,不时的看一眼燕离,半晌后开口,“陛下不要担心,皇后娘娘很能忍耐,她没有出声,显然她还能忍得住。”

    “那是因为你根本不了解她,即便疼的难以忍受,她也不会出声。”燕离扫了金央一眼,心下已是燥乱不已,他太了解楚璃吻了。

    看着他,金央反倒是不再言语了,的确,燕离要更了解楚璃吻。而他对她的了解,更多的是儿时那段记忆,甚至比现在还要清晰。

    听着里面的动静,燕离接连深呼吸,他很想进去看看。

    而此时卧室里,楚璃吻躺在床上,整个人恍若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

    疼,彻骨的疼,即便那时中毒被泡在药汤里,她觉得也没现下疼痛。

    她觉得自己要裂开了,身体也不是自己的,灵魂要脱壳了一样。

    那些嬷嬷在她下身忙活,又在她耳边吵着让她呼气吐气又使力什么的,吵得她头都要炸开了。

    她已经听不得她们说什么,只能按照自己的想法,怎么舒服怎么来。

    吸气,然后用力,将残留不多的神智集中到下半身,果然感觉轻松了些。

    再接再厉,她一声不吭,但被她抓紧的被子却已皱成了一团。

    纤细的手指泛白,不顾那些嬷嬷们的吵嚷,再次集中自己的注意力。

    只是这一个用力,她就觉得下半身都放轻了,然后就听得刺破耳膜的婴儿啼哭声。哽在喉咙里的那口气松懈下来,她的身体也随之一松,眼前阵阵发黑。

    “是个好胖的小皇子,恭喜娘娘。”嬷嬷恭贺的声音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楚璃吻费力的睁开眼睛,从眉头处流下来的汗却钻进了眼睛里,使得她再次闭上眼睛。

    外面,听到了声音的燕离快步走进来,看了一眼那被嬷嬷抱到一边的光溜溜的小东西,随后便走到了床边。

    “还好么?”用手指擦掉她脸上如小溪一般的汗水,燕离亦是紧紧皱眉,这过程中她一声不吭,必然是疼极了,连说话的力气都没了。

    感受到他的触摸,也听得到他的声音,楚璃吻从鼻子里发出哼声,“老子再也不生了,想生的话你自己生吧。还不如做一头母猪,起码母猪生孩子没这么疼,而且一生十几个。”

    听她说话,燕离不禁失笑,抓住她的手,一边坐在床头,“辛苦了,你一直没有发出声音,我实在心里没底。往后不许再这样了,不管疼还是不疼,你要发出声音来,这样我能知道你到底如何了。”

    “没有下次了,混蛋。”睁开眼睛,楚璃吻瞪视他,在她的视线里,他的脸都几分模糊。

    低头,在她汗湿的额头上亲了一口,“你说了算,没有下次了。”

    “孩子呢,抱过我看看。”也不管那些还在给她处理下半身的嬷嬷,此时此刻,她下半身没什么知觉了,估摸着砍下去都不会疼。

    “很丑。”燕离朝着后面挥了挥手,然后一边低声道,算是给楚璃吻提前打了个预防针。

    翻着眼皮,楚璃吻哽了哽,“不像你么?”

    燕离想也没想的摇头,“不像。”

    无言,看来她的希望要落空了,本还想这孩子能够长得像燕离,指不定多好看呢。

    嬷嬷抱着已经用襁褓包住的还在啼哭的小东西过来,燕离在看到的时候就皱起了眉头,身体向后躲避,他并不打算去抱。

    这和他想象中的,有很大的差别,和他以前见过的小婴孩也不太一样,怎么这么丑?

    嬷嬷将身体伏低,尽量的让床上的楚璃吻看见。

    瞧见那襁褓里的小小人儿,尤其他还在张着嘴哭,楚璃吻也不由得皱眉,“真的不好看。”连可爱都算不上嘛。

    燕离握紧她的手,一边微微摇头,“别气馁,说不定还能有变化。”

    “陛下,娘娘,所有的婴孩生下来都差不多是这个样子的。”嬷嬷忍不住告知,听着这俩人嫌弃自己的孩子丑,这还真是史上第一次。

    “是么?这么说,还有救。”楚璃吻盯着那小东西,皱着的眉头依旧舒展不开。

    燕离仔细观瞧了一番,“但愿如此。只不过,他怎么一直哭?哪里不舒服么?”

    “应该是饿了。奶娘已经来了,奴婢这便抱着小皇子去奶娘那里,吃饱了他就不会哭了。”嬷嬷抱紧了啼哭的小东西,若是放在他们俩这儿供观看,指不定变成什么模样。

    “去吧。”燕离挥挥手,这小玩意哭的他耳朵要爆掉了。

    嬷嬷将小家伙抱走,卧室里也立即清净了下来。

    宫女嬷嬷的速度很快,楚璃吻被整理干净,被子也盖在了身上。

    疲乏感涌上来,脑子也发昏。

    “老娘遭了那么多的罪,结果生出这么丑的孩子来。唉,心累。”因为心累,以至于任何心情都没有,只想闭上眼睛睡觉。

    “别嫌弃了,这的确是你生的,不是捡来的。”燕离握紧她的手安慰。

    “你这算好话么?”无言,楚璃吻不搭理他,真的好累。

    无声的松一口气,燕离坐在床头看着她,直至她呼吸均匀,他才站起身离开卧室。

    外面,那小家伙早就吃饱了,躺在小床里酣睡。

    金先生和金央则站在床边,正在给这小家伙检查身体。

    “怎么样,可有不对劲儿的地方。”这是他燕离的第一个孩子,他和楚璃吻的骨肉,自是得立为太子。但在这之前,必须得确保他没有任何的问题。

    “下臣检查过许多刚刚出生的婴孩,但是这小皇子却有些不同。”金央放开了那小家伙的手臂,说道。

    燕离挑起入鬓的眉,“哪里不同?”

    “二叔来说吧。”看向金先生,金央道。

    “不算大问题,只不过较于寻常出生的婴孩力气大一些罢了。他母亲力大无穷,这孩子也力气大,在情理当中。”金先生在那小东西的腿脚全身摸了一遍,确认道。

    燕离走过来,瞧着那已经酣睡的小家伙,这般看着,倒是顺眼了些,不似刚刚哭的小脸通红,奇丑无比。

    “力气大?只要脑子正常没有问题,朕就安心了。”伸手,燕离捏住他仍旧露在外面的小胳膊,软软的,倒是感觉不到力气大。但,他又的确没见过刚刚从娘胎里出来的婴孩,大概他们比自己的儿子还要软吧。

    “这、、、需待他再大一些才能看出来。”金央看了燕离一眼,淡淡道。

    眉峰一动,“你的意思是说,他也有可能脑子不好?”

    “瞎说什么呢?绝大一部分脑子有问题的孩子生下来就看得出来。年纪轻轻,见识短浅,就不要乱说话。”金先生斥责金央,十足的长辈姿态。

    金央面色淡漠,不过却没争论。

    燕离分别看了一眼他们叔侄俩,随后捏住了那小东西纤细的手指头,“朕的儿子,必然聪慧。”

    金先生难得的露出笑意,“必然。”

    若不是了解他的心性,必然会以为他是在故意奉承。但他显然不是那种会奉承的人,说出这些话来也是出自真心。

    小家伙睡得安逸,奶娘和嬷嬷很快的将他送到了距离卫露宫很近的卫广宫。

    燕离亲自监督,亦是没人出任何的问题,而且从始至终,那个吃饱了的小家伙都睡得十分深沉,根本没有醒来的意思。

    这个时段,楚璃吻也一直都在睡觉,过度的疲乏,使得她连梦都没做过。

    诞下麟儿,可谓普天同庆,盛都门阀进宫恭贺。

    睡了许久,楚璃吻终于把那好像黏在一起的眼皮睁开了,这一觉睡得真是舒坦,没有做梦,全身都舒畅了。

    睁开眼,眼前一阵迷蒙,随后看到的便是走过来的宫女。瞧见她醒了,宫女也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娘娘,您醒了!想吃些什么?或是汤品?需不需要见陛下,长卫宫的内侍一直在候着呢。”

    “陛下呢?”燕离不在这儿,难不成是去看那个小丑八怪了?

    “陛下在长卫宫呢,许多大人进宫恭贺,今日一早,陛下还把小皇子抱到长卫宫了呢。”宫女说着,一边把楚璃吻扶着坐了起来。

    坐起身,她深吸口气,长发坠在身上,却很不舒服。生那个小丑八怪的时候,她整个人都泡在了汗水里,眼下即便换了衣服,但也不舒服。

    “不是说长得丑么,居然还抱到长卫宫去了。”无言,这燕离也不知怎么想的。

    “娘娘,哪有这么说自己骨肉的。奴婢记得还未进宫时,家中嫂嫂生产,生下来的小侄儿瘦的像条干鱼,可嫂嫂和哥哥也从未说过小侄子长得丑,反倒喜欢的紧,整日夸赞。在奴婢看来,小皇子特别的俊俏。”宫女把热水端过来,一边轻声说着。

    “你还真是会夸人。一会儿过去瞧瞧,那丑八怪若是在自己宫里,就把他抱过来我瞧瞧。”睡了一觉,也不知他能不能变得好看些了。

    “是,奴婢这就过去瞧瞧。”将水杯放下,宫女便快步走了出去。

    她离开了,另有几个宫女走了进来,手上捧着水盆等物,准备为楚璃吻梳洗。

    任她们忙碌,楚璃吻闭着眼睛,随着她们搬动自己,她也缓缓地施力,忽然发觉自己有力气了。

    尽管不如正常时那般力大无穷,不过比怀孕时要好得多。

    这是个好兆头,有力气,总是能让她有些安全感。

    简单的梳洗了一番,又换上了干净的中衣,楚璃吻靠坐在床上,觉得舒坦了些。

    就在这时,一行人走进了卧室,看过去,楚璃吻不由得弯起红唇,“听说你今天就开始抱着那个小丑八怪去招摇了?还真不怕丢自己的脸。”

    “娘娘此言差矣,今日再来看看他,可不是昨日那个模样了。”燕离一身血红色的华袍,他整个人看起来春风满面,显然心情极好。

    他走过来,撩袍在床边坐下,身后,嬷嬷小心的抱着襁褓,里面那个小人仍旧在睡觉。

    嬷嬷把小人放下,楚璃吻也瞧见了他,不由得挑眉,“还真是比昨天好看了些。”不再红红的,反而白了些。这小脸蛋儿,也不似昨天那般肿肿的,不过一天一夜,他居然变漂亮了。

    “吃饱的时候很乖,饿了的时候却很吓人,哭的惊天动地。”燕离动手把他抱起来,那姿势竟意外的很标准。

    瞧着,楚璃吻几分稀奇,“居然敢抱着他?我不敢动手,会担心把他弄坏了。”

    歪头看着她,燕离凤眸流光,“他力气很大的,比寻常的婴孩力气都要大。很强壮,你伤害不到他。”

    “是么?”这一点是楚璃吻没想到的,力气也会遗传么?

    “抱抱吧。”将那小人儿放到她怀里,又调整了一下她的双臂,燕离随后将手臂放在她身后搂住,“虽说目前为止仍旧看不出他长得像谁,但想来不会很丑就是了。”

    “真有自信。”楚璃吻嗤笑一声,随后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亲。小脸蛋儿热乎乎的,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儿,但是很好闻。

    虽说有些失望,他没有长得像燕离。但是这个家伙终归在自己的肚子里待了那么久,如今看着,莫名的满心喜欢。

    她始终都觉得,这世上她不能拒绝的只有燕离。但看着怀里的这个家伙,却忽然发觉,好像把什么给他都不够。

    “喜欢了?我昨晚盯了他半夜,越看,越觉得他很是惹人喜爱。”摸了摸他的小脸蛋儿,燕离一边笑道。

    “确实惹人喜爱。”低头在他脸上亲了亲,闻着他身上的气味儿,很香。

    “即便喜欢也不能一个劲儿的亲吻他,这应该属于我。来人,把小皇子抱回去吧。”燕离抬手捂住了楚璃吻的唇,一边道。

    看向他,楚璃吻失笑,“陛下,有失龙威啊。”

    嬷嬷过来,将她怀里的小人儿抱走,那边,宫女陆续的进来,送进来的是飘着香味儿的膳食。

    “饿了吧,用膳吧。”燕离摸了摸她的头,她的脸色看起来仍旧很苍白。

    “我生孩子的事情现在已经天下皆知了吧。楚真那个老东西,怕是也要知道了。我心里隐隐有几分不安,我想尽快的离开这张床,找到这个老东西。”若是他真的开始四处宣扬她的身世,那真的会很麻烦。

    “眼下所有暗卫都在找他,墨崖山,墨崖山周围,总会找到的。你别想这些事情了,会脱发的。”燕离轻声斥责道。

    “就不能说点儿好话,你才脱发,你全家都脱发。”神经病,居然诅咒她脱发。

    燕离轻笑,歪头在她脸上轻吻了下,“好,我脱发。”现下都有精神头骂人了,看来恢复的不错。

    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