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 正文 025、变化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 正文 025、变化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玄翼送来了上官扶狄的画像,以及他此次返回盛都的队伍具体情况,他只带着两个亲卫,可谓是轻装上路,而且似乎也完全没把路上不断遭遇暗杀的事情放在眼里。

    靠坐在软榻上,楚璃吻撑着手中的画像,看着上面的人,发出啧啧的叹息声来。

    “原来,上官扶狄这么年轻。怪不得,年少气盛,不把暗杀放在眼里。何时真的吃了亏,估摸着他就长记性了。”不止年轻,而且很帅。

    剑眉星目,不染邪气的帅,也可以说是满脸正气,一看就不是小人。

    这种人才容易吃亏呢,因为心眼儿太少了。遇上了心眼儿多的,等着吃亏吧。

    看着那边说边摇头的小人儿,玄翼也是搞不懂,她年龄应该更小才是,居然还说上官扶狄是年少气盛,真是不知该怎么理解她的话。

    “成了,记住这张脸了。”将手中的画像扔到一边儿,楚璃吻继续倚靠在那儿,优哉游哉,看起来懒洋洋的。

    玄翼叹口气,“请您一定要记住,切不可忘记。上官将军这一路遭到了各种不同的暗杀,杀手也形形色色,处境很危险。”

    “将军?原来他是武将啊。”燕离和她说了半天也没说这上官扶狄到底是干嘛的,原来是个武将。

    玄翼满眼的不可思议,“太子妃不知道么?”

    “我不知道很神奇么?不愧是主仆,一个德行。我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不行么?”她不知道上官扶狄是谁,好像犯了大罪似得。

    玄翼无言,她不读诗书的事儿南晋和大卫都知道,还敢说自己一心只读圣贤书。

    “你那是什么表情?好歹也叫我一声太子妃,居然敢不屑我。被你主子不屑我也就忍了,还得被你嘲笑。来,咱们俩来一盘,你要是输了,就蹲在那墙角,大喊一百次‘我是猪’。”翻身从软榻上下来,楚璃吻撩了一下顺滑的长发,打算和他比划比划。

    吃了燕离给的药,她的确觉得身体有些发热,手脚似乎也不再冷冰冰的了。

    至于力气会不会增长,她得试试才知道啊。

    看着突然站起身的人,玄翼后退了一步,“属下不敢与太子妃动手。”

    “少废话,接招。”楚璃吻几分不耐烦,不等玄翼再应答,她脚下一踮,随即便跃了过去。

    玄翼自是不与她动手,继而后退。

    不过楚璃吻却是打定了主意要和他试试,他后退也根本无用,再次一跃,便欺到他近前。

    双手抓住他肩膀的布料,微微朝着自己施力后,双手便在他后颈交叉住。

    玄翼被迫弯身,也随即发力想要挣脱。

    可是,楚璃吻的力量却是出奇的大,尽管她没有内力而且看起来又纤细的好像能轻易把她掰断。

    双手用力收回,玄翼再次弯下腰,楚璃吻同时抬腿,膝盖直奔着玄翼的脑门过来。

    玄翼始终睁着眼睛自是看见了,情急之下抓住她的腰,欲直接把她掀起来。

    但楚璃吻的应变要更快,箍住他后颈的一只手收回,以手肘攻击他的臂弯,玄翼的一只手便脱开了她的腰。

    故技重施,她原地跳跃了一下,加大了助力,膝盖直接撞在了玄翼的脑门儿上。

    “你输了。”放开他,楚璃吻向后跳出去,再看玄翼,已经坐在了地上。

    单手捂着鼻梁上方,玄翼只觉得鼻子里面酸酸的热热的。下一刻,两股热流顺着鼻孔流出来,他流鼻血了。

    顺着自己的长发,楚璃吻笑眯眯的,“你这人啊,不懂变通。既然有一股子内力那就用啊,我这披头散发的,你情急之下只要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我的攻击力会瞬间减下一半来。”和这里的人交手这么多次,楚璃吻便有了些见解。他们的功夫和她大大不一样,而且,这里的男人直男癌严重,看不起女人。

    就如这个玄翼,其实他动作很快的,凭他悄无声息的闯进陈良娣的宫殿中就看得出来,他是个好手。

    但是,他思想有障碍。他若是能如他主子燕离那般毫无羞耻的话,必定百战百胜。

    只不过,她也发现了自己的变化,力气变大了。那药,好像确实挺好用的。

    玄翼抬头看了她一眼,鲜红的血顺着鼻子流出来,眼神儿几分激愤,他生气了。

    楚璃吻却根本不以为意,挑了挑眉尾,那模样更像是挑衅,尽管很可爱。

    蓦地,玄翼跃起来,身体形成了一道残影,眨眼间便跃到了楚璃吻面前。手成爪,直奔楚璃吻的脖子。

    上半身后仰,脸上的笑却不曾褪去,看着那掠过她面前的手,随之而过的风吹得她汗毛都在颤动。

    成爪的手过去,楚璃吻便直起了身体,她就好像腰部有一根弹簧似得,是霍的弹起来的。

    动作过快,她披散的长发也甩了出去,正好甩在了玄翼的脸上。

    他条件反射的闭上眼睛,但手却没有停留抓住了楚璃吻的腰带。

    过大的劲力,使得楚璃吻的身体都横了过来。

    不料,楚璃吻借力使力,借着玄翼手上的劲儿,她直接顺着他的身侧翻了过去。

    落下去的同时,手肘出击,准准的顶在了玄翼的后脊。

    一切都只发生在一瞬间,玄翼没顶住,踉跄的朝前方奔了过去,楚璃吻则稳稳地落在了地上。

    抬起自己的手看,楚璃吻也不由得发出几分惊叹声,她两条手臂好热,汩汩发热的那种热。

    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顺着她的双臂往外流似得,可是,又真的什么都没有。

    “玄翼,退下吧。”蓦地,熟悉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那边玄翼也随即站直了身体。

    “属下逾越,请太子妃原谅。”垂着头,也不知玄翼是不是还不服气,但听语气还正常。

    “没什么逾越不逾越的,反正你也没赢。”楚璃吻不甚在意,大家交手比划比划罢了。

    玄翼没有再说什么,举步离开了密室。

    挺拔的身影挂着一件明显不是昨天的红色华袍,墨发束在发顶,扣着一个红色的发冠。

    “我的太子妃显然太过兴奋了,是不是偷吃药了。”走过来,燕离居高临下的看了一眼明显心情不错的小人儿,倒是没想到她和玄翼光明正大的交手,玄翼都吃了亏。

    “哪敢随便吃,还是那两个半颗而已。”她可没那个胆子偷偷吃,毕竟不信任燕离,吃了那两个半颗,心里已经很没底了。

    走到她面前停下,燕离的视线在她的脸上游移了一圈,蓦地抓住她的手。

    楚璃吻皱眉,继而死死地盯着他。

    两指搭在她脉门间,燕离的眸子几不可微的动了下,“你还吃过什么?”

    仰脸看向他,楚璃吻稍有疑惑,“什么意思?”

    “看来,太子妃吃过不少好东西,而且命也很大。两种相遇,居然没死。”放开她的手,燕离重新审视她,看来顾沉毅在她身上花费了很大的心力。

    听他说的话,楚璃吻也不禁心头一动。吃了什么?林月鸣的药应该不算,那么就只有那时解毒吃过的金蟾玉香丸了,那是顾沉毅送来的。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