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2、男女搭配(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62、男女搭配(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单手拎着那沉重的铁栅门,楚璃吻顺着他的力道重新站在了地上,“这叫大力出奇迹,通往小皇宫那密道的巨石,我都能给硬生生的拖出来。”

    “我是在夸你么?”瞧她那略得意的样子,燕离薄唇微抿,语气却还是那般凉飕飕。

    “用的着你夸么?我的力气就是这般大。”把铁栅门放到地上,与地面的石头碰撞,发出了略刺耳的声音。

    “所以,楚姑娘也能从这出口飞出去,不用我帮忙。”看了一眼上头,这出口是从石头里开凿出来的,长度大约有两米且无攀附之物。

    “这叫帮忙么?我是被太子爷连累的,你把我带出去难道不是应该的。”楚璃吻哼了一声,然后翘起自己的腿让他看看,她受伤都是因为他。

    “你若不拽那铁索,我也不会掉下来。”燕离让她自己想想清楚,到底是谁坑了谁。

    “难道不是你把那些守卫招惹过来的?”瞪眼,楚璃吻还真不信辩不过他。

    “又是谁不听指令,自作主张的将康玉卓放了出去?”燕离也不服输,继续道。

    “那又是谁为了哄骗上官将军把我留在这儿的?随时准备牺牲掉我,若不是我自己机灵,恐怕早就死了。眼下居然还有脸跟我辩驳,难道太子爷就不会脸红么?咱们俩可是公平交易,何为公平交易?太子爷难道不清楚么!你不顾我死活,难不成我还得顾着你?笑掉大牙!”双臂环胸,楚璃吻当即便翻脸了,还说不过这个古人了!既然都是小人,那就有个小人的样子,做小人还想立牌坊,美死他。

    “听起来,太子妃是在为上官将军抱不平。”燕离双手负后,视线固定在她噼里啪啦说不停的嘴上,淡淡道。

    “我是在为你脸红!”吐出一口气,她郁闷的要死,和他吵架居然都吵不起来,还以为他能继续和她吵呢!

    “这么多年来因为我而脸红的女人不少,如太子妃这般直白的却是少见,也让我大开眼界。不过,你还是别脸红了,恕难接受。”燕离笑的妖娆,看的楚璃吻也不禁翻眼皮,作孽。

    “少说废话,赶紧离开这儿。我的脚很疼,而且好像还在流血。”不想看他笑,简直勾引人犯罪。

    燕离果然不再说话,单手揽住她的腰,随后踮脚一跃而起,眨眼间便顺着那狭窄的出口跃了出去。

    跃出,落地,迎面相遇的便是数个黑衣守卫。

    眼见出现俩人,黑衣守卫抽出兵器,剑拔弩张。

    看向对面的人,尽管中间隔着一个空洞,可是两边则可通行。这些人若是想过来,毫不费力。

    “选的好地方。”可算找到了时机,楚璃吻立即贬道。

    “不碰见人又怎么会知道这是一条活路?”没放开固定在她腰间的手臂,燕离淡淡回应,言辞之间无不是鄙视她的智商。

    “既然是活路,那就赶紧解决了。”楚璃吻不想拖沓,掰开腰间燕离的手,她猛地逼近对面的人。

    燕离也随即跃过去,数个黑衣守卫也直奔他而来,仗着人多,将他们俩隔离且包围起来。

    一只脚不方便,楚璃吻的速度也受到了影响,上半身快速的翩然躲避那些刀剑,同时伸手扯住了一个黑衣守卫。

    大力而至,即便是身经百战的大男人也挣脱不得。

    将人拽到眼前,挡住了迎面而来的长剑,楚璃吻双手扣住他的颈项,同时借力翻身而起。

    随着身体翻过去,那人的颈骨也被她扯断发出清脆的响声。

    落地,那边燕离也寻的一个突破口与她汇合。

    黑衣守卫调整队形,将他们俩围在中央,刀剑无眼,直奔二人而来。

    燕离左手垂在身侧,有丝丝血迹滴下来。他猛地探出右手,揽住楚璃吻的腰,并大力带着她腾空而起。

    楚璃吻借势出击,双手如山,重力压顶,黑衣守卫接连倒地。

    转了一圈,燕离收力,楚璃吻几乎飞出去的上半身也收了回来。

    双脚落地,她低头看了一眼他的左手,“什么时候伤的?”

    “我若不伤,掉下陷阱落地时你的骨头就碎了。”燕离握紧左手,血也顺着他的指缝流了出来。

    “这个时候你倒是像个男人,居然一声都没吭。不过,没想到咱们俩配合的还不错。”说着,楚璃吻弯身将一个还活着的黑衣守卫的脖子拧断,完活儿。

    燕离却是不语,抬腿跨过地上的尸体,朝着这些黑衣守卫过来时的方向走去。

    楚璃吻跟上,瞧着走在前头的身影,不由得摇头,果然她还是和自私的人配合的更好。那次和上官扶狄并肩作战,大概因为她是个女人吧,所以总想着护着她,反倒弄得她手忙脚乱施展不开。

    而燕离就不一样了,他擅用的左手伤了,她的脚也伤了,所以他便与她配合,各用可用之处,事半功倍。

    他们果然是同一类人,相似之处多达百分之九十九。

    顺着那些黑衣守卫过来时的通道走,果然的,没走出多远,便瞧见了意外之物,居然是兵器库。

    面积超大,从这里看过去密密麻麻的都是摆放整齐的兵器,各自归类,有条不紊。

    楚璃吻见着了,也不禁发出唏嘘之声,“这么多,两年来,吴野的生产量可以啊!这人也真是实在,连偷懒都不会。”

    “你说谁?”看见这些兵器,燕离的面上也无任何意外之色,倒是她说吴野时,他看向了她。

    “吴野,兵器设计师。他被关押在这地下,那次我见着他了。”瞧他的样子,这吴野莫不是个名人?

    “原来他在这儿。”燕离薄唇微扬,看不出高兴与否。

    “很有名么?”居然连燕离都知道。

    “吴野,陶师,这二人是同门师兄弟。一人冶炼兵器,一人钻研机关暗器。三年前,陶师无故失踪,没过半年,吴野也失踪了。这二人如同人间蒸发,再无踪影。他们俩可是天卫场的人,敢动他们,似乎只有齐丞相有这个胆子。”燕离看着那些兵器,淡淡的说着,听不出喜怒。

    “天卫场是什么?”听他的意思,这天卫场很有权势。

    “天卫场乃大卫立国之本,雄狮百万的兵器,皆出自它。”她一副不懂的模样,引得燕离再次看向她,盯着她的脸,她果然是不知道,并非伪装。

    “这么说,他们俩是国家的人。而齐郇为了自己,连国家的人都敢动,果然狼子野心。”厉害了。

    “你只见到了吴野,没见到陶师么?”吴野在这儿,那么陶师必定也在。

    摇头,“只见到了吴野,他被两条铁链锁着,这里的人又拿他的女儿威胁他,所以他才会帮齐郇做事。不过我今天见到他女儿了,想来现在他们俩已经相见了吧。”他们父女相见了,是喜剧;可她就倒霉了,和这个妖人陷在了这里。

    “走。”燕离收回视线,继续朝前走。

    “那这些兵器怎么办?”虽说她不懂什么历史,但想来私自冶炼兵器,这就是犯法的,触犯封建王权。

    “会有人来解决的。”燕离的语气不急不缓,惹得楚璃吻也不禁皱眉,这厮有后招,否则才不会这么悠闲呢。

    往前走了一段路,又出现一个兵器库,这次里面都是铁甲头盔之类的东西,一看就拥有上乘的质量,货真价实。

    燕离依旧只是看了看,面不改色,更好像无动于衷。

    再往前,便出现了三条通道,各自延伸出去,不知终点在何处。

    一见这三条路,楚璃吻就笑了,微瘸的走到中间的那条路,她身体向后靠在了石壁上,然后看向燕离,“太子爷,这回怎么选?”

    燕离也不由得弯起薄唇,妖气横生,“太子妃选一条。”

    “那太子爷再选一条。咱们呢,就走那条谁也没选的,怎么样?”他觉得她选的路有问题,她也觉得他的运气不咋地,那就听老天的好了。

    凤眸流光,燕离微微颌首,“好。”

    “痛快。我选这条。”反手一指,她就选自己身后这条。

    “这条。”燕离也伸手一指,他选的是右侧的。

    楚璃吻点点头,站直身体,朝着左侧那条路走,燕离自是随行。

    走进通道,入口虽有些狭窄,但是里面很宽,依楚璃吻看,通行一辆马车是没问题的。

    “这会通往哪里?而且,你有没有觉得,有点冷。”并肩同行,楚璃吻环顾着四周,一边道。

    “嗯。”燕离淡淡的回了一句,面色却逐渐冷凝起来。

    又前行了差不多三四百米,一个转角出现,冷气侵袭,恍若瞬间堕入了数九寒天。

    楚璃吻也不禁的深吸气,这里到底是干嘛的?

    两个人略小心的走过转角,出现在眼前的是平整犹如精心打磨过的花岗石地面,百米之外,是个冒着气的水潭,六十平米见方,寒气袅袅。

    水潭之后,再无出路。

    瞧着那泛着冷气的水潭,楚璃吻笑出声音,“看来老天也不怎么靠谱。”比他们俩都不靠谱。

    燕离却是什么都没说,一步一步的朝着水潭走了过去。

    楚璃吻则非常注意脚下和四周,踩着燕离走过去的脚印,不敢随意踩踏。

    走至水池边,燕离停下了脚步,垂眸往水潭里看,水下都是冰,怪不得直冒寒气。

    在燕离身边停下,楚璃吻也观瞧了一番,“这也是个陷阱?”抬眼往上看,大概这上头是哪个情趣楼吧,如她上次拽了铁链,就会掉下来。

    燕离却忽然蹲下,伸手,进入冰冷的水潭,抓住了水潭边缘的一块金色的铁环。

    “那是什么?”楚璃吻低头就看到了,也不由得微微探身,想看的更清楚些。

    不料,燕离轻轻地扯动了一下那铁环,他脚下的花岗石石板就倏地抽走了,他脚下一空,整个人便掉了下去。

    楚璃吻眼疾手快的一把抓住他的手臂,却被他带着直接跪在了石板上。冰冷的水没过了燕离的胸口,而且正在以可见的速度上涨。

    “让你手欠!这回你也别再嘲笑我了,咱们俩彼此彼此。赶紧认错,姐姐救你上来。”抓着他的手臂,楚璃吻一边施力把他往上拽,一边嘲笑道。

    不过燕离却在盯着她身下的石板,凤眸一滞,“你别动。”

    “我若不动,你就冻死了。”水冰凉,已经没过了她的膝盖,她完全感觉得到。

    燕离还要说些什么,但是已经来不及了,楚璃吻身下的石板也咻的抽回去,支撑落空,她也随即掉入冰潭之中。

    这冰潭下方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吸着落入上方的人,两个人扑腾了两下,便彻底坠入了水潭当中。

    楚璃吻水性很好,她从不怀疑,可是她在这水潭之中扑腾了两下,就觉得身体沉重,浑身的血液好似也在瞬间凝结。

    暗叫一声不好,她运力四肢想要赶紧浮出水面,可是根本毫无作用。

    下沉,眼前的一切也逐渐变黑,完了!

    昏沉之中,她只觉得被什么箍住了,带着难以言说的温热。她条件反射的靠拢,抱住,希望这温热不要逃走。

    不知过去多久,楚璃吻是被冻醒的,太冷了,冷的她牙齿都在打颤。

    睁开眼睛,看到的就是黑乎乎的石壁,很高,压在上空。

    太冷了,她一时间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被脱光了然后扔到了冰天雪地里。

    太过冰冷,连警觉系统都迟钝了。半晌后才感觉身边有人,楚璃吻动作迟缓的扭头朝身边看去,一个人正盘膝坐在她身边,身上只穿着黑色的中衣,且散在肩背后的长发还在滴水。

    “燕离。”也忘记了假惺惺的要叫他太子爷,楚璃吻直呼名字。

    转眼看过来,燕离的脸色有些苍白,不过眸色却异常明亮,恍若这暗夜之中的两颗星星。

    “咱们俩这是在哪儿?”这儿定然不是寒潭边缘的地方,明显这里面积更大,看上头的石壁就知道了,距离她起码有十几米高。

    “起来看看就知道了。”说着,燕离的视线又回到他的正前方,也不知他在看什么。

    身体冰冷,她觉得自己可能是冻坏了,冻伤若是太严重的话,得截肢的。

    双手撑着地面,她用力的坐起来,盖在身上的衣服也随之落在了膝盖上。

    低头看过去,是燕离的衣服,尽管潮湿着,不过也算是一件遮盖。拿起来,楚璃吻双手颤悠悠的把潮湿的衣服拿起来围住自己,然后才看向燕离始终直视的方向。

    进入视线当中的,是两扇被开启的石门,石门里面,堆积着成山的金银。尽管这里没有灯火,可是它们却好像在闪着光。

    眼睛睁大,楚璃吻也发出一声惊叹,“宝库!”

    “难怪穿山甲人找了这么久都没找到,原来藏在冰潭的下面了。”燕离似乎在笑,终于找到了。

    “弄了半天你在找齐阀的宝库!”运气真是够好的,本还想骂他手欠呢,哪知居然误打误撞的找到了宝库,这妖人运气真好。

    拢了拢身上的衣服,楚璃吻缩起肩膀,太冷了。

    “我说太子爷,你就别看着这些死物发呆了,想个法子赶紧出去吧,冻死人了。”尽管她也很想去触摸触摸这些古代的金山银山,但是她太冷了。

    “刚刚不是还在叫我的名字?随意唤我的名讳,你可知是什么罪?”转眼看向她,燕离倒是不知她胆子这么大,居然还敢叫他的名字。

    “取名字不就是为了别人叫着方便的?少说废话,咱们赶紧走吧。”牙齿都在打颤,她觉得自己的脚趾现在肯定已经坏死了。

    “有那么冷么?”似乎察觉到她的异样,燕离不由得扬起眉尾。

    “你感觉不到么?还是你的感觉神经都坏死了,多冷啊!数九寒天也没这么冷的。”她情愿热死也不想被冻死。

    燕离缓缓眯起眼睛,然后抬手摸了摸她的额头,真的很凉。

    “怎么会这样?这里的温度和我们在上面刚刚进入通道时的温度差不多。”收回手,燕离反倒不解了。

    “等等,别拿走。”抓住他的手,温热袭来,楚璃吻不由得发出一声喟叹,真热乎。

    眼看着自己的手被抓住,燕离挣了挣,却是没挣脱。下一刻,湿乎乎又冰冷的小人儿就贴了上来,“真热乎啊!”

    楚璃吻直接抱住了他的腰,居然发现他的衣服都干了,真是造孽,凭什么她就得湿哒哒的。

    热气顺着他的身体迸发出来,他就好像一个大暖炉,暖的她立即觉得血液都流通了。

    张开双臂,燕离直起身体,垂眸看着箍住自己的人,“放开我。”

    “咱们怎么说也是并肩战斗过的革命儿女,人命关天的时候不分你我。再说,你要是不手欠,我也不会掉进寒潭。把你的热气分给我一点儿,咱们有借有还再借不难,大不了我再为你跑几趟腿儿,你再坑我两回。让我抱一会儿,媳妇儿都娶了几十个了,扭捏个什么劲儿?”她才不管那些,比起要被冻死了,自然得箍住这个暖炉。

    听她一顿噼里啪啦,舌头明显比刚刚好使,倚靠着他还真起了些作用。

    不过,她身上的确很凉,和刚刚把她从水里捞出来时一样。

    双手缓缓落下,一只手不可避免的搭在了她的后背上,“如此体质,实在奇怪。”虽说她没有内力护体,但也不至于被冻成这样。

    “还说呢,就是你那齐良娣干的好事儿。虽说毒被解了,可是我的体质也变差了,这三年来,我的个子基本没长。每到冬天,我的手脚就都是冰凉的。但幸好盛都的冬天没有那么冷,我还受得住。这次却不一样,寒潭啊,太冷了。”所以,她才会变成这样。

    “齐良娣本是我二哥的女人。”看着前方的宝库,燕离淡淡道。

    “所以他暴毙了,你就接手了呗。同情你,你真正娶的有几个?”说来说去,他也没得着黄花大姑娘。

    “你。”燕离回答,只有一个字儿。

    “嗯?你说我?”楚璃吻仰头看向他,然后就笑了,“你还真当回事儿呢!”出乎意料。

    “所以,你的身心不容许丁点背叛,记住你的身份。”手落在她的手臂上,用力收紧,以示警告。

    “神经病,说什么呢?不行,还是冷,你别动。”扭了一下身体,楚璃吻再次用力的箍住他的腰,把脸也贴在了他的胸口,吸取他身上的热气。

    燕离挺直了脊背,垂眸看了一眼把自己紧紧箍住的人,“趁机占便宜呢?”

    “那你就那么认为吧。”楚璃吻笑了一声,这妖人还真自信。

    抱着他取暖,身体果然渐渐地活了起来,不再冷冰冰的好像血液都冻住了似得。

    “对了,咱们怎么出去啊?那寒潭我要是再下去,估摸着游不到一半就得不行了。”所以,得想个法子才行。

    “再等等吧。你有没有暖过来?我的腿麻了。”低头看向怀里的人,她说话时的气息穿透布料直击胸膛,带着些许凉意,却让他有些痒痒的。

    “我这体重还能把你的腿压麻了,你是豆腐做的。”吸了吸鼻子,楚璃吻缓缓松开他,双手却卡在他腰间,因为手还是冷的。

    垂眸扫了一眼卡在他腰间的两只小手儿,燕离倒是没阻拦,“进去看看,齐阀到底敛了多少金银财宝。”

    “让我进去看?我不会算你们这个世界的钱,你自己去看吧。”看着自己的双手,动了动手指头,他的腰真窄,不过很结实。

    入鬓的眉扬起,燕离低下头,“把你说的话再说一遍。”

    “我不会算钱。”仰脸看向他,楚璃吻不知在这个年代不会算钱,有什么问题,难不成所有人都能做会计?

    “前一句。”燕离眼睛也不眨,她的话很有问题,而且不止一次。

    缓缓转了转眼睛,楚璃吻摇头,“忘了。好吧,看在你舍身奉献份儿上,我就先进去瞧瞧,给大佬趟雷。”放开他的腰,楚璃吻撑着地面站起身,虽还觉得身体手脚有些凉,可已经不似刚刚那般难受。

    把燕离的衣服穿在身上,衣服太长,已经拖到了地上。

    头也没回,她举步往宝库的方向走,距离越近,看的也越清楚,如此厚重,货真价实,都是金子。

    所有的金子都制成了金砖的模样,整整齐齐的码放,看不清后面到底有多少,倒是马上要堆积到门口了。

    “燕离,真的都是金子啊!太多了,你发了。”眼睛跟着睁大,楚璃吻赞叹不止,估摸着齐阀几代积攒的钱都在这儿了。是真憋着谋反呢,钱,兵器,就差时机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