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69、太子爷的突然袭击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69、太子爷的突然袭击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重新研究那扇门,楚璃吻观察了一下四周,并没有看起来像是机关的东西。

    当时那个管事的跑进这扇门,如何开门她确实没看到。她站在外面,有柜台挡着,也根本看不见。

    要说这些古人的脑子还不算稻草,四处都能研究出来一些这玩意,要是有个火箭筒,她非得把这里轰了不可。

    蓦地,面前的门发出嘁哧咔嚓的声响,下一刻,外面那层木制的门忽的松动,然后里面的石门就朝着一侧缓缓滑开了。

    透过木制门上的那些镂空,能清楚的看到随着石门打开,里面黑乎乎的,没有灯火。

    转头,楚璃吻看向燕离,他就站在她身后那张桌子旁边。那张桌子上有账薄和茶水等东西,除此之外,还有一盏造型独特的烛台。

    而石门打开,正是燕离的功劳,他转动了那烛台,所以机关是在那儿。

    看着他,楚璃吻没多说什么,但也不得不佩服燕离的眼力,的确是不错。

    所以说,还是古人了解古人,她不属于这里,也根本不能跟着掺和。

    走过来,燕离抬手将那木制的门拽开,出现在眼前的是一条没有灯火的通道,黑黝黝的,泛着一股奇特的味道。

    “这应该是一条逃生的通道,不然他也不会匆匆忙忙的钻进这里来。走吧,瞧瞧他逃到哪儿去了。”楚璃吻观察了一下里面,墙上地上都没有古怪的东西,应该没有机关陷阱。

    她走进去,燕离随后,随着两个人走出去两步,身后的石门霍的关上,都来不及阻止。

    回头,楚璃吻看了看封死的路,随后将视线转向燕离,“你就不应该跟进来,站在外头控制机关,最起码我们俩都不会被闷死在这里。”

    “楚老大不是说这是逃生通道么?既然如此,必有出路。”燕离看起来倒是轻松,并不担心会被关在这里。

    一听他叫自己楚老大,楚璃吻就不由得发出一声冷哼,他在嘲笑她的时候,用的都是这个称呼。

    “太子爷如此自信,那我就听您号令了。请吧,英明神武的太子爷请带路。”侧开身体,楚璃吻让他先行,她是不打算在前头了。

    扫了她一眼,燕离举步便走,楚璃吻暗暗哼了哼,显然这前头是没有陷阱,否则他才不会先走呢。

    跟在后,楚璃吻边走边观察这四周,看这石壁,粗凿而成,没有经过精心的修凿,可见这里并不是什么太重要的地方。否则二十年了,不可能连修凿这里的时间都没有。

    走了大约五十米左右时,通道开始向下,台阶也修凿的很粗糙,但是看得出经常有人在这里走动的痕迹。

    燕离停下了脚步,垂眸看着向下的通道,不动不语。

    楚璃吻亦是不发出任何的声音,站在燕离身边,仔细的听声音。

    不过,下面并没有任何的声音,很安静,显然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

    “没有人。但是,这空气真的很难闻,一股奇怪的味道,说不上来。”楚璃吻微微摇头,这味道她有些熟悉,可是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的确。”燕离也觉得很熟悉,他应该知道的,可是却说不上来。

    “管他呢,下去看看。”楚璃吻如是道,喊得也是比较有力,可是脚下却分毫未动。

    燕离看了她一眼,“楚老大先行?”

    “刚刚一直太子爷在前,尽显英勇,这个时候怎么能怂了?”楚璃吻自然不会先下,关键这厮不可信,要是前头发生了什么,他会第一时间把她当垫脚石。

    薄唇弯起,燕离似乎很无言,抬腿,他踏出去一步,什么事都没发生。

    一步步向下,后面,楚璃吻踩着他的脚印,边走边环顾四周,这石壁和上面的一样,都是粗糙无比。

    修的这么烂,都懒得花时间修整,看来真的不是储藏奇珍异宝的地方。若说是逃生通道,未免设计的有些太过繁复,根本无需往地下挖,逃命时反而浪费时间。

    往下行近百米时,燕离停下了脚步,楚璃吻则微微歪头,穿过他的臂膀,往前方看去。

    结果,看到的却是让她不由得发出一声无语至极的冷笑,“这回咱们俩的选路方法也不管用了。”他们俩选路是三中选二走另一,可是眼下,起码十几条通道,通向四面八方,根本选不了。

    燕离走下最后一个台阶,左右两侧就各有一条通道,再往前,两侧仍旧有,而从入口往里面看,就能看到通道里面的方向各不相同。

    这小小的空间大约六十多平米的样子,显然是专门为了开辟这些四通八达的通道所设置,没有任何的作用。

    挨个通道都观察了一番,楚璃吻抬手将自己的长发挽起来,束在脑后。

    “太子爷决定了么?该进去哪一条查看。”太多了,根本不知走哪一条好。即便好运气再多,可也未必次次都准。

    燕离转过身看向她,随后微微摇头,“哪一条都一样。”

    “何出此言?你又没进去,怎么就知道哪一条都一样?还是说,太子爷有我不知道的透视功能?”不置可否,不管是什么鬼怪,都得进去看看才知道。

    “盛都有几条主街?”燕离看着她,居高临下,以一种老师考学生的姿态,问道。

    想了想,楚璃吻开口,“十二条。”

    “数一数这里的,看看是不是十二条。”燕离继续道。

    转眼看向那些通道,逐一数过去,果然是十二条。

    “你的意思是说,这十二条通道,通向的是盛都的十二条主街?目的呢?”盛都很大,也不知他们挖着挖着会不会忽然碰见。

    “你也说这空气难闻,但是至今没察觉出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是么?我可以告诉你,是火药。”燕离告诉了她。

    眉头一动,楚璃吻微微点头,“是啊,就是火药的味道,不怎么纯,很粗劣,可是也有很大的杀伤力。”

    “听楚老大这么说,你是见过更纯的了?”她的话,很奇怪。

    想了想,楚璃吻不予置评,直接举步进了其中一个通道,燕离随后。

    走了不出百米,便见到了包装好的黑火药,它们被摆放在石壁的高处,正好凿出一个空隙,容下那包黑火药。

    一包不多,可是从这儿看过去,石壁上方凿了无数的空隙,每个里面都放着火药包。

    “这意思,是不是说,他们想炸了盛都所有的主街啊?”这个想法,很疯狂,楚璃吻喜欢。

    “很兴奋?”瞧她那笑起来的样子,好像她马上就要点火似得。

    楚璃吻弯起眼睛,“你猜呢?要是放一把火,整个盛都就都炸了,太有意思了。”

    “若是这盛都真炸了,肯定是你干的。”燕离开始严重怀疑,她是个不安分的小家伙,见不得安宁。

    “我要是把这些火药毁了,你还有理由怀疑我么?”神经,她只是觉得这个想法很好。

    “毁了?这么多的火药,如何毁了?再言,火药很珍贵,就此毁了很可惜。”燕离更想把它们搬回自己那里。

    “别异想天开了,这些玩意儿放在哪里都危险。你若真搬回东宫,就不怕我真的放火,把你的东宫炸了?”还想搬回去,真是异想天开。

    “楚老大说可以毁了这里,如何做?”这么多的火药,毁了可不容易。

    “水。我注意到街上有很多的防走水通道,里面摆放了很多个储水的大缸。那些大缸埋进地里半截,很容易就能穿透。每条长街上,两个相邻的店铺之间就有几个大缸的水可以用,多简单,这里就被毁了。”摊手,这又不是什么太难的事儿。

    燕离缓缓点头,“倒是聪明。”

    “用你说?既然如此,赶紧找出路,然后叫你的人过来尽快把这里毁了。但凡谁放一把火,就惨了。”楚璃吻奉劝,而且很难保她不会亲自放那把火,因为实在太刺激了。

    “只要你管好自己的手不放火,这段时间内就会很安全。出路,我认为,哪一条通道的尽头都有出路。”燕离看向通道深处,淡淡道。

    “你确定?”楚璃吻不知会不会如他所说,反正若是困在这里,再有人点一把火,他们俩就玩儿完了。

    “楚老大有更好的意见?”薄唇微弯,让他看起来妖异无比。

    “没更好的意见。既然太子爷说如此,那么咱们就走着试试看吧。希望那个提前一步逃出去的管事早就溜了,没有藏在这里伺机点火。”绕过他,楚璃吻举步向前,既然都是火药,那么就不会有机关陷阱,可以放心的前行了。

    燕离随后,与她一前一后,两人皆是白衣,在这黑咕隆咚的地方倒是几分显眼。

    “燕离,大宫别院的那个家伙来这里,是不是为了确认火药放置的如何了?既然如此,他就是想真的炸了这盛都。那么,你就不能让他活着离开,而是应该逮住他,逼问出幕后是谁。真的是那个愚蠢的良王?还是西朝的皇帝。”要是西朝的皇帝,那就完全可以大张旗鼓的开战了,也根本不用假惺惺的故作友好。

    “西朝的伪帝不足畏惧,倒是士族多狼子,而且手握重兵,根本不服从帝令。这么多年,上官扶狄在边关打了无数场大仗小仗,哪次都不是西朝的伪帝下的令,他反而无比惶恐。”燕离悠悠的说着,语气诸多嘲讽。

    关于这些,楚璃吻也是第一次听到,毕竟关于西朝,她以前也没什么了解。

    “如此说来,西朝的皇帝是个傀儡咯!那么,那个小子,就应该是西朝的哪个士族派来的,所以他根本不待见良王。”这就说得通了。

    “他们自己也在争权夺利当中,把手伸的这么长,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利益可言。”燕离则是细算其中,从而得出了结论。

    “照你这么说,他们自己屁股都没擦干净,根本无暇朝大卫伸手。那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如此说来,可是更神秘了。

    “有待调查。”至今为止,暗卫也没有查清楚那个小子的来历。

    “真是神秘啊。”弄得她都开始心痒痒了。

    “神秘与否已经不重要了,就算他们耗费精力,也根本寻不到任何的机会。和他们合作的人,很快就会翻脸不认人了。”燕离淡淡的说着,听起来,他很是笃定,就好像预见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你是说陈治晟?你又做了什么?还是之前那一套。那这次可千万别拉上我,我可不想再为你跑腿儿了。”上次差点被冻死,她可不想还没找到镜子,就挂了。

    “楚老大真是讲义气,关键时刻把自己摘除在外。”燕离在笑,尽管很好听,可是细听之下却是诸多嘲讽在其中。

    “我的义气稀少的可怜,太子爷就别妄想了。看看眼前这条路,开始朝上了。”她停下脚步,眼前,台阶出现。

    “火药在刚刚转弯的时候就没有了,显然这条街也到头了。而多出来的这一段,就是出口无误。”转眼看了一下身后,燕离大致猜测了一下。

    “那这出口是哪儿呢?鬼知道咱们上去之后,会碰见什么?”楚璃吻稍稍让开,想让燕离在前。

    走过来,燕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我已经做了一次马前卒,这次是不是该轮到你了,楚老大?”

    弯起红唇,楚璃吻抬手抓住了他的手腕,虽她的手不大,可是确保他不挣脱,她还是绰绰有余的。

    “既然太子爷如此不满意,那咱们同走。谁逃跑,谁就是鳖精。”这样最公平了。

    “你抓住了我,随时可以放手先走,不公平。”燕离看着扣在自己手腕上的那只小手,别看那么纤细,却是力量十足。

    “那你想如何呢?”看着他,楚璃吻几分不耐,磨磨唧唧,斤斤计较。

    “这样才公平些。”把她的手从自己的手腕上拿下来,然后他握住。十指紧扣,互相掌握着对方的手指,这样即便有一人想脱手,也不容易。

    看着两个人相握的手,楚璃吻眨了眨眼睛,“这若是被外人看到了,还以为我在泡你呢。”

    “何为泡?”听起来,就不是什么好词儿。

    笑的眼睛都变成了弯月,楚璃吻缓缓道:“陈良娣就是在泡你。”

    燕离恍然,却又微微皱起了眉峰,“可以不提那个倒胃口的女人么?”

    “那就不提呗。太子爷,请吧。”歪头看着他,俩人这造型,谁也别想逃过,就算有什么危险,也得一同面对了。

    同走,踏上台阶,以相同的速度落脚,再登上第二个台阶。

    一步一步,终于的,尽头出现在眼前,一块石板就在头顶。

    两个人同时抬头看,随后楚璃吻松开燕离的手,“我把它推开。”

    再上前一步,踩着最后一个台阶,楚璃吻抬起双手,却也是堪堪碰到那石板而已。

    “连个石板都歧视我。”放弃,楚璃吻放下双手,无语至极。

    “刘先生等人唱戏时会穿着一指高的官靴,不如,借给你几双?”燕离垂眸看着她,边说边笑。

    “去死。你赶紧动手,我要被闷死了。”给他一个白眼儿,她是个子矮,但也没矮到需要穿厚底鞋撑场面的地步。

    燕离抬手,很轻松的一个动作,而且他也很轻松的接触到了那个石板。

    稍稍感觉了一下,他用力,那石板也被他掀开,露出缝隙,略微刺眼的光线也进入了视线当中。

    燕离稍稍停顿,没有任何的意外发生,他也随即用力,那石板直接飞起来,然后砸在了旁边,发出沉闷的声响。

    抬手挥了挥从上头飘下来的灰尘,楚璃吻仰头看着蓝天,也不知这是哪里。

    “上去。”燕离说了一声,随后微微俯身,一把抱住她的腰,便将她扔了上去。

    楚璃吻单手抓住入口周边的泥土,身体也在那出口上方翻了一圈,随后稳稳落地。

    扭头看向四周,她面色微变,这好像是哪户人家的后院吧。

    下一刻,燕离从下面跃上来,落地之后,也开始环顾四周,凤眸几许阴冷。

    环顾了一圈,楚璃吻看向燕离,“知道这是谁家后院么?”

    微微摇头,燕离也不知道。

    “要是这地下每一条通道的尽头都是这样的,那就说明,他们在盛都有多个据点。真是热闹的非同凡响,做的比想象中的还要大。”这小小的后院精致又静谧,看起来并非普普通通的人家。

    燕离没有应答,视线转向楚璃吻的身后,他蓦地出手,一把压住她的后脑,让她弯下了腰。而同时,他自己也弯身,几枚晶亮又带着尖刺的东西顺着他们的上方飞过,破空之音几许刺耳。

    被压下去的瞬间,楚璃吻就知道发生了什么,待得那几枚暗器从上空飞过,她身体一转从燕离的手臂下转出来,复而站起身看向自己的身后。

    一条长廊的尽头,一个人影忽的闪过,恍若鬼魅。

    “没把我当靶子扔出去接暗器,真是谢了。”脚下一动追上去,燕离也在她身边。她快速的扫了他一眼,倒是意外他居然还有如此好心的时候。

    “不提醒我倒是忘了,下次让你接飞镖。”听她说这种话,燕离怎么也是无法愉快,好心没好报。

    “那就看看咱俩谁快了?哦,我倒是忘了,太子爷不喜欢别人说你快,对你是侮辱。”说着,她一手攀住长廊的栏杆,翻身便跃了上去。

    “知道就好。”燕离没什么好气。

    红唇弯弯,楚璃吻脚下不停,循着刚刚那个人影消失的地方追过去,转过了长廊尽头,看到的便是一个偌大的院子。

    这院子四四方方,除了中央的大院子外,三侧皆是房子。

    唯一没有房间的是一道大门,外面还是一个院子。

    环顾了一下,楚璃吻便逐个的搜查这些房间,每个里面都干干净净,很明显有人在这儿生活,甚至有一间屋子里的水都是热的,但这会儿人却不见了。

    燕离站在院子当中,单手负后,他环视着这里,面色沉冷,甚至几分掩饰不住的阴鸷。

    “都跑了,看来他们是提前得到了消息,所以就慌忙的撤了。我看还有茶水是热的,显然没撤走多久。”搜寻完了所有的房间,楚璃吻走了过来,瞧了一眼燕离,这厮面色十分不好。也难怪,扑个空,会高兴才怪。

    “回去。”燕离不再耽搁时间,转身便朝着大门的方向走去。

    走出这偌大的宅院,才知道身处何地,这是盛都南街的一个寻常宅子。背后就是南主街,仅仅不到一百米的距离。

    两人直接返回了东宫,回到地宫,燕离就没了影子,步伐很快,眨眼间就没了影子,

    楚璃吻则不甚在意,返回死卫营,天京等候多时,见楚璃吻安全回来了,他才算放心。

    “老大,怎么样?那个当铺是不是西朝细作的据点?”站在软榻旁边,看着躺在软榻上的人,天京好奇道。

    “细作没看到,倒是看见一堆黑火药。”几许懒散,楚璃吻微微闭着眼睛说道。

    “火药?”一听,天京的眼睛就瞪大了。

    “眼睛不要睁得那么大,小心眼球滚出来。发现的早,它们不会炸的。”她闭着眼睛,好像都看得到天京的表情。

    咽了咽口水,天京无意识的发出一声长叹,“真是万幸啊。否则,咱们可能会被炸成飞灰。”

    “嗯哼。”懒懒的回应了一声,楚璃吻看起来好像要睡着了。

    看她那完全不在乎的样子,天京倒是稍稍放心,看来那些火药是真的没问题了。如此就好,不会炸了就好。

    夜幕降临,楚璃吻也醒来了,把身上已经脏了的白色长裙换下去,重新穿上红色的长裙,她这才觉得舒服许多,这才是她。

    “老大,不好了,听说明卫出动,抓来了很多人。眼下所有被抓来的人都在东厅,听说,一会儿就都宰了。”天京匆匆忙忙的跑来,向楚璃吻汇报这个消息。

    “抓来的是什么人?”看了他一眼,楚璃吻很淡定。即便天京说那边已经血流成河了,她也不会有多意外。

    天京摇头,“不知道。”

    “去看看就知道了。”楚璃吻拂了拂长发,随后举步离开。

    穿过地宫里长长的通道,走向东厅。东厅是这地宫里专门用来杀人的地方,许多见不得人的事情都是在这儿做的。

    东宫里蓦一时就会有人无缘无故的失踪,大部分,都是在这里送了命。

    还未走进东厅,便听到那里嘈杂的声音,许多人似乎在喊着饶命,还有一些语速极快的在说着什么,情绪激动,所以根本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

    石门没关,走过来便瞧见了里面的景象,果然如天京所说,跪了满地的人,各个被捆绑的结实,不下百个。

    明卫站在各处,东厅四周的矮槽功能如同下水道,在机关还没开启的时候,里面有流动的水,看起来就像是装饰。其实,那是用来清洗血液的。机关开启,流水会冲走流进矮槽中的鲜血,设计的很是先进。

    已经有几个人倒在了矮槽边缘,头耷拉在矮槽里,使得矮槽里流动的水也逐渐变成了红色的。

    东厅最高处,一身血红的燕离坐在那里,他看着下面的那些人,如同俯瞰着一堆蝼蚁。

    环视了一圈,楚璃吻便直接走向了燕离,天京则站在那儿,看着眼前的这场面,他有些不敢靠近。

    “这些都是什么人?”看着这些人,穿着各异,显然身份各不相同,男女皆有,看不出任何的共同点。

    “你我共同去过的宅院,那里的主人们。诚如之前所猜测的,每一条地下通道的尽头都有一座宅院。而他们,就住在那宅院里。明明皆是盛都的百姓,却偏偏做了走狗。既然都不想活了,我就成全了他们。”身子向后,燕离似乎终于放松了些。

    双臂环胸,楚璃吻转眼看着下面的那些人,明卫在逼问,还有几个人已经被押到了矮槽边缘,他们准备杀人放血了。

    “这么说,这些人都是西朝的奸细了。既然如此,现在就应该把那个小子抓住,证据确凿,把他就地正法。”这是眼下楚璃吻最想做的了,那个小东西,她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把他捆绑的如同粽子,然后吊起来,狠狠地鞭打。让他知道知道,什么叫做姜还是老的辣,他太嫩了。

    凤眸流转,燕离看向她,“你想去抓他?”

    “不然呢?以为我爱上他了?”挑高眉毛,她那个模样诸多挑剔,和她甜美的脸蛋形成强烈的对比。

    薄唇无情,燕离看着她,蓦地笑了,“我的太子妃不是喜欢上官扶狄那种木头么?”

    微微眯了眯眼睛,楚璃吻随后轻笑,“说的是呀,上官将军才是男人,宽阔的肩膀,坚毅的眼神,看着他那样子,我就想扒了他的衣服。满意么?不满意的话,我还可以继续说的。”看着他那变黑的脸,她显得笑的更开心了。

    听见的人都装作没听见,天京则直接把头扭到别处,他实在不想掺和这么尴尬的场景。

    燕离盯着她,凤眸如刀,若是眼睛能发射飞刀的话,相信楚璃吻现在已经千疮百孔了。

    “既然你如此喜欢上官扶狄,我把你送给他如何?”他开口,声音冰冷。

    看着他的脸,什么表情都没有,可是看起来也如此妖异。

    “上官将军显然没有那么多见不得人的事情让我做,所以我和他也谈不成买卖。我还是和太子爷比较谈得来,暂时为止,我不会转移阵营的。不过,若是能在离开前,泡一次上官将军的话,那就不算白来一次了。”边说着,她边走近他,然后转身靠在了椅子的扶手上,语气里满是向往。

    坐在那里的人缓缓的深吸口气,蓦地一把抓住她的手臂,施力,她的身体也随之转了一圈,然后便坐在了她的腿上。

    楚璃吻睁大眼睛,弯着红唇看着他,不明白他想做什么。

    凤眸幽深,燕离看着她,几秒过后,他忽然一手罩住她后颈,直接将她带到了自己的面前。

    微微歪头,他吻上她的唇,很用力。

    睁大了眼睛,楚璃吻倒是没想到他会吻她。随着自己的嘴唇被咬住,她睫毛颤了颤,随后便闭上了眼睛。

    心跳攀升,而且很剧烈,他的嘴唇很薄,可是很湿热,让她也不由得想咬住试试什么感觉。

    抬手,她缓缓的圈住他的颈项。

    下面,杀戮仍在继续,明卫各司其职,审问的审问,杀人的杀人,没人关注上方正在发生什么。

    而天京则是直接扭过了身体,一手挠着头,这种场面,如此诡异又尴尬,让他感觉全身上下都不自在。

    半晌,上面的两个人才分开。眸色浓郁,额角更有青筋浮凸,燕离看起来就像随时会把眼前的人生吞掉一样。

    楚璃吻调整着自己的呼吸,一边抬手抹了抹唇角,蓦地笑起来,“太子爷打算泡我?”

    盯着她,燕离眼神依旧,“难道不是你打算泡我么?”

    “所以,我说想泡上官将军你生气了?这个模样还挺可爱,让我更想泡你了。不过,你得好好练一练,技术很差。”抬手摸了摸他的脸,楚璃吻便起身离开了,步伐轻松又得意。

    看着那小人儿骄傲的离开自己的视线,燕离闭了闭眼睛,搭在椅子扶手上的手用力,只听得咔嚓一声,那扶手就被他掰了下来,断口整齐,恍若刀切。

    “太子爷,这几个人知道一些那人的身份,审问出来后是否留他们性命。”玄翼走过来,看了一眼被燕离扔到一边的椅子扶手,随后看向他的脸。很阴沉,很难看,又像被打击了似得。

    “杀了。”他淡淡的吐出两个字,随后便站起身。姿态优雅又独特的抖了抖被压皱的袍子,便举步离开了。挺拔的背影孤寡绝凛,却又异样的魔魅,让人不由得想猜猜看,他的真容是否也有这般魔力。

    返回死卫营,楚璃吻明显心情甚好,天京跟在她后头,不知该说些什么。

    稍稍看了一眼楚璃吻弯弯的眼睛,天京终于忍不住道:“老大,原来你和太子爷那么亲密啊!”在这里几个月了,他还从不知他们是那么亲密的关系。

    “亲密?随你怎么说。”想一想刚刚所发生的事,她就觉得做的还不够,应该把他扒了才对的。最起码能摸一摸他窄瘦的腰,还有屁股。

    看着她那表情,天京咂嘴,“不过,老大你好像喜欢过上官将军?”他听到了。

    “上官扶狄?也不错。不过,我目前对燕离更感兴趣。瞧他刚刚那样儿,大概被气的不轻。其实他也没那么差,味道不错。”食指纠缠着垂在肩颈一侧的发丝,楚璃吻微微眯着眼睛,品评道。

    天京不知该如何把对话进行下去,她已经说的他有点脸红了。

    “你个小孩子好奇的还不少,给流荷发个消息,看看那个小子还在不在大宫别院。这些人都被抓了,他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我要抓住他,拷问出来他到底是从哪儿来的。”到底是西朝皇室,还是西朝的哪个士族。

    天京点点头,“我这就去办。”话落,便快步离开了。

    倚靠着软榻,她姿势慵懒又恣意,卷着自己的发丝,又回想起燕离的模样,她轻笑出声,真勾人。

    美色害人啊,她承认这句话很有道理。但是,她不会强迫自己,毕竟孔老夫子都说过食色性也,这是天性。

    放开卷着发丝的手指,楚璃吻缓缓的摸了摸自己的嘴唇,似乎还残留着燕离的温度以及味道。

    翌日清早,流荷的消息送了回来,而且很紧急,她说晚上明明注意到那小子在房间里,可是今天一早,她代替另一个侍女给他送热水的时候,却发现他不见了,不知何时离开的。

    得到这个消息,楚璃吻睡意全无,连之前的春梦都忘记了。

    迅速的换上了衣服,她便离开了地宫。

    清早的盛都也处于苏醒当中,街上随处可见为生计奔波的人们,不过楚璃吻没时间去注意他们。

    她没有去往大宫别院,而是直奔上次他们离开的杨柳林,那里可以顺着天子山离开,神不知鬼不觉,谁也注意不到。

    杨柳林中的杨柳已微微有些落败之势,地上也铺了一层的枯叶,虽不再恢复遮云蔽日之态,可仍旧显得很茂盛。

    没去看那些杨柳,楚璃吻朝着天子山的方向走,很快,她便进入了天子山的地界。

    这山上的树木枯败的要更严重些,不过离远看的话,也会很漂亮。

    登上山巅一角,楚璃吻看了看周遭的山势,随后选定了一处。

    倚靠着身后的树干,她几许悠闲。泛黄的山中,只有她一抹红色,如同一朵花。

    阳光穿透枝叶照进山中,楚璃吻也闭上了眼睛,享受这微凉的阳光。

    半个时辰后,一些响动从山下传来,楚璃吻睁开眼睛,同时弯起了红唇,终于来了。她就知道,他会走这条路的,而且,他没有她快。

    黑色的身影移动的很快,眨眼间便从山下跃到山上,不过,他也看到了等在山上的人,瞬时停住了脚步。

    看着那歪头瞧着自己的人,他缓缓的把手里卷起来的羊皮塞进了袖口之中。

    “morning!”她抬手,朝他挥了挥,甜美无害,如同一颗糖。

    “我离开的路线你掌握的很好。”居然提前在这儿等着他,让他很意外。

    “猜你的想法很难么?你的那些人已经全部都被俘了,接下来就是你了。”直起身体,她走过来,一边伸展开右手。独属于她的武器,早就戴在了手上。

    “你又怎么肯定他们是我的人?若真是我的人,那些火药早就被点燃了。”看着走过来的人,他微微向后退了一步。

    “按你的意思,你也想解决了那些人?看来,我们还真是多事了呢。交代一下吧,你是谁的人?”继续靠近他,盯着他那看起来十分精致的脸,真像个小孩子。

    “我是鑫国太子的手下,而你们抓住的那些人,则是五皇子的人。我回答了你的问题,你是否也得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叫什么名字?”看着走到眼前的人,他需微微垂眸才行。

    “我叫小仙女,这就是仙女本人。”她反手指了指自己,语气笃定。

    他轻笑出声,“原来你是仙女。我叫于曳。”

    “你叫什么名字我不感兴趣,我对你的脑袋更感兴趣。现在,我就要把它扭下来,当球踢。”抬手,指了指他的脑袋,她势在必得。

    于曳笑的很开心,“那就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