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2、恃美行凶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72、恃美行凶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西朝的良王已经回程了,因着长孙于曳的出现,他是否能活着回去已经不重要了。所以,楚璃吻的死卫营人员也没有出去执行任务,且达到了史上第一次大集合。

    这些人,楚璃吻自然是见过大半的,但这段时间有一直在外执行任务的,这次,终于回来了。

    新年也马上就要到了,燕离很忙,据说是皇上生病了,所以新年时期需要皇上做的事情,就都交给了燕离。

    而皇上一病,那金央也忙起来了,本来还说新年之前要过来为楚璃吻再一次驱毒,但皇上最大,她也被遗忘了。

    楚璃吻却乐得,她是不想见到金央,这个神棍,怕了他了。

    新年到了,这一天自是热闹,当然了,热闹的是外面。

    楚璃吻和流荷两个人也出去逛了逛,不过却并未走远,因为街上人太多了。除了走出家门看张灯结彩的百姓,还有负责今日盛都安全的禁卫军,人太多了,那不是感受新年的热闹,而是做馅饼。

    回到地宫,侍女便把晚餐的菜单报了一遍,楚璃吻没什么可挑剔的,毕竟她对饭菜什么的没有任何的要求。

    “老大,二爷说他弄来了两坛好酒,要今晚拿过来咱们一起喝。但是跟着老大这么久,好像也没看见你喝酒。”坐在软榻另一侧,流荷摆弄着楚璃吻以前戴过的眉心坠,一边说道。鲜少这么闲,她都觉得无事可做了。

    “喝酒?倒是许久没喝了。只不过这儿的酒不好喝,没什么意思。”靠在软榻另一侧,楚璃吻嘴里含着一颗颜色鲜艳的糖果。燕离送给她的糖,已经被她吃掉一半了。

    “老大大概是想南晋的酒了吧。也是,这都四年了,从未回去过,饶是谁也会想念的。就像我,昨天见了我爹一面,陪他吃了一顿饭,今天却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这新年守岁,我应该陪在他身边才是。”流荷怎能不想吴野,相依为命这么多年,在小皇宫又险些丧命,如今更是珍惜每时每刻。

    南晋?鬼知道南晋是哪儿。看了一眼流荷,楚璃吻倒是有几分了解她的心情。就像她现在一样,她很想回到那个世界,那才是她的世界。就算是早些年在街上流浪,无家可归,但那个世界是她所熟悉的,而不是这里。

    “老大,待得太子爷的事情都解决了,你也可以去出任务啊。到时,可以顺带着回一趟南晋,或者去断天关去找顾沉毅大将军啊。”又不是没有办法,其实办法很多的。

    看向流荷,楚璃吻笑笑,并没有接话。顾沉毅?她到现在都不知道他长得是圆是扁。这个只存在于众人嘴里的人,也不知是什么样。若是见了她,会不会发现,他这个妹妹已经不是之前的那个了,会不会一把火把她烧了。

    所以,还是不见的好。

    夜晚来临,侍女来通知,说是饭菜都已经准备好了。

    起身,楚璃吻与流荷前往死卫营的大休息室,晚宴设置在那里,因为今天的人很多。

    果然,她们二人抵达时,所有的人都已经到了,就连周烈都赶了过来。因着他和楚璃吻的关系,他和这死卫营里的一些人也很熟。

    要说死卫与暗卫的相似之处,那么便是经常要外出。不同之处,其实也在这外出之上。死卫还有这种可以聚在一起的时候,但暗卫却是根本不成,他们搜集消息,根本无法回来。

    “今天真是热闹啊。遥想来到这大卫的四年来,这个新年是最热闹的了。”真是不容易,还有如此热闹之时,她那时以为一直到她找到镜子回到那个世界,都不会和这里的其他人产生多余的交集。

    “的确是个热闹的新年,太不容易了。而且,兴许下一个新年,咱们就不会这般齐全了。”小鸡是个魁梧的大汉,可是说出口的话却自带伤感,可见感情丰富。

    “伤春悲秋可不行,难不成明天地球爆炸,今儿就得集体自杀去?来吧,咱们落座,别站着了。”楚璃吻轻笑,话落,她挥挥手,随后便旋身在主座上坐了下来。

    纵观这里,她个头最小,年纪也不大,不过,对于她老大的气派,似乎也无人不满。

    长桌上摆满了菜,桌子的两侧亦是坐满了人,随着楚璃吻举起面前的酒杯,在距离最近的盘子上点了点,发出清脆的响声,众人便也一饮而尽。

    楚璃吻只是酒沾唇,然后便放下了,拿起筷子,却不吃。

    流荷的动作与楚璃吻如出一辙,就连楚璃吻都承认,流荷是学她学的最像的,不仅是表面。

    “二师弟,你们暗卫最近是不是特别忙?”周烈就坐在她身边,已经喝了两杯酒了。

    闻言,周烈点点头,“没错,盛都的这些门阀士族,包括一直独来独往的金央大人还有上官家都彻查了个遍。不日大战,这些人若是不选好位置,恐怕身家性命难保。”他压低了声音,仅对楚璃吻说。

    “这么说,燕离真的打算要血洗盛都了。那这皇上生病,也是个局啊。”怎么会那么巧,这会儿就生病了,而燕离暂时负责了帝都的一切。

    周烈笑眯眯,没有接话,但显然他也是这般猜测的。那皇宫里,太深入的东西暗卫能查到,可是他却也无法知道的一清二楚。调查的结果,应该是直接呈报给了燕离,这一点周烈很清楚,燕离还是不信任他。

    一切似乎都在燕离的掌控当中,他应该是有足够的自信,可就是不知到时能不能一举而胜了。

    蓦地,一个明卫忽然出现,他站在门口稍稍找了一下,便寻到了坐在主座上的楚璃吻。

    他出现,宴上的人自然都有所觉,停止了谈话,然后都看向了他。

    “太子妃,属下有事禀报。”明卫倒是也不怯,尽管他的功夫的确是不如这些死卫。

    “说。”燕离不在东宫,他临走时说会一直都在宫里,明早还要祭祖呢。

    “是碧珠姑娘,她着人通知窦队长,说是陈良娣手底下的人进了上头的寝宫,要见太子妃。这会儿,也不知道碧珠姑娘是不是已经拦不住了。”明卫禀报道。

    “见我?是抓准了燕离不在吧。走吧,既然燕离不在,那就去会会。”起身,楚璃吻准备上去看看。上头就碧珠一个人,对方若几个,她肯定对付不了。

    “老大,我陪你。”流荷也站起身,反正楚璃吻没吃没喝,她也没吃没喝。

    “成,走吧。你们喝着吧,今晚可以通宵,但是酒量不佳的,就少喝点儿,免得明日耽误事儿。”扫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眼,楚璃吻便和流荷快步离开了。

    顺着地下通道上去,流荷边走边不时的看一眼楚璃吻,“老大,陈良娣手底下的确是有两个会功夫的。碧珠会这么着急,估摸着找来的肯定是那会功夫的侍女。怎么办?这大过年的,总是不能被她们欺负了。”

    “不想受欺负,那就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你跟着我也有数个月了,杀人的事情呢没做过几次,做的都是极其简单的。正好这次给你个机会,练练手。”自己找上门来的,想要走,可没那么容易了。

    流荷点点头,她知道年后有大事,所以也一直在担心楚璃吻可能不会带着她。但如果这段时间可以证明自己的话,楚璃吻就应该能带着她了。

    顺着另一条通道返回地面,偏殿后方的卧室里有一面巨幅的山水画,而这个山水画的后面,就是另一个出入口。

    出来后,俩人便听到了外头的声音,啪啪啪,清脆响亮。这一听,就是打耳光啊。

    一听这声音,楚璃吻便皱紧了眉头,流荷亦是发出冷哼,“欺人太甚。”话落,她便直接冲了出去。

    楚璃吻慢一步走出去,绕出偏殿,便看到了已经打在一起的流荷和陈良娣的那个侍女。

    一旁,还有两个侍女押着碧珠跪在地上,碧珠的小脸儿已经被扇的肿起来了。

    几步走过来,那两个侍女也看见了她,还未说话,楚璃吻便飞起一脚,直接将架着碧珠右臂的侍女踹了出去。

    身体如口袋,撞在了桌子上,发出巨大的响声。不过那侍女摔在地上就没了音,已经晕过去了。

    压着碧珠左臂的侍女愣了愣,但也只来得及愣神,下一刻就和前一个侍女一样,飞了出去。

    单手把碧珠拽了起来,楚璃吻仔细的看了看她的脸,瞧这模样,大概被扇了有一会儿了。

    “疼么?自己去找凉一点的东西敷一敷,一会儿我给你找药。”拍了拍她的手臂,楚璃吻道。

    “没事儿,这点儿疼奴婢还是能挨得住的。她们是来送饭的,偏偏要太子妃你出来,她们要看着你吃。奴婢自然说太子妃身体不适已经睡下了,然后她们就开始打人。”碧珠恨自己没力量反抗,否则非得把她们的脸都扇肿不可。

    眸子一转,楚璃吻看到了那边桌子上放着的托盘,上面摆放着四盘精致的小菜,还有一盅汤。

    “送饭?这才是黄鼠狼给鸡拜年呢。”那饭菜,估摸着吃了会死人。

    再看流荷,终于制住了那个侍女,她恶狠狠地扭着那个侍女的两条手臂,把它们掰到她的身后。侍女吃痛,却又无法挣脱,趴在地上狼狈不已。

    “嘴堵上,捆起来,你自行发落吧。”楚璃吻也不想亲自动手,这些个小角色。

    流荷立即执行,而且做的利落,可见这段时间她是没少练习。

    举步,楚璃吻走向那托盘,观察着那些菜,然后抬手把汤盅的盖子拿了下来。

    里面是很浓的汤,看得出来炖的不错,陈良娣手底下的侍女饭菜做的倒是不错。

    “太子妃,这饭菜不能吃,谁知道里面有什么。”双手捧着自己的脸,碧珠走过来,嘟囔道。

    “确实不能吃。但是,可以给她们自己品尝品尝。地上这个就不错,媚儿,过来搭把手。”脚边就躺着一个呢,还晕着。

    流荷将那个侍女捆绑结实了,然后便走了过来。把地上晕着的侍女拎了起来,一手揪着她后颈的衣服,一手掰开她的嘴。

    因为刚刚的重摔,侍女的嘴里都见血了。

    楚璃吻拿起那汤盅,然后把里面的汤倒了进去。

    侍女有所感觉,却是根本挣脱不得。

    半盅汤下去,楚璃吻便松了手,转手放下汤盅,一边轻笑,“看来味道还是不错的,瞧这小脸儿,都紫了。”

    碧珠转过来仔细看着那侍女的脸,果然是紫的,而且还渗着黑。

    流荷微微倾身嗅了嗅,随后道:“一股松子的味道。”

    “燕离曾给我看过多种剧毒,带有松子气味儿的,是红背珠。虽算不上见血封喉,可是吃的太多,也会在两刻钟内没命的。这两刻钟内,人会逐渐的无法呼吸,被憋得肺子都好像要爆炸了一般。瞧瞧,这紫色的小脸儿可不就是呼吸不上来导致的么。快松开吧,让她好好呼吸呼吸最后几口空气。”陈良娣估摸着是真的忍不下去了,这段时间燕离也没召任何人侍寝,每晚都进入这寝宫休息。对外,她是住在这里的,燕离又夜宿这里,什么情况显而易见了。

    她是真恨得不行了,楚璃吻感觉得到,但正因为此,她心情极其好。

    流荷放开那个侍女,她蜷在地上,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而且的确呼吸困难的样子,喉咙里发出来的声音让人不忍听。

    “这盘菜就给她尝尝吧。这药芹味道真不错,炒的火候也很好,可谓色香味儿俱全啊。”拿起一盘清炒药芹,炒的真好啊,可是,这却是用来送人上西天的。

    流荷拎起另外一个侍女,她已经醒了,在她们说话的时候。

    一被拎起来,她就立即求饶,说什么她也是奉命而来,并不是自己存心要害人。

    楚璃吻哪会听她说什么,夹起一筷子药芹,便塞进了她嘴里。一手扣住她的下颌,手上用劲儿,侍女根本挣脱不得,那药芹就直接滑进了她的喉咙里,呛得她直咳。

    “把她放下吧,她能坚挺一会儿,大约两刻钟吧。药芹,毒芹,外形相近,却是不能误食。否则,就小命不保了。剩下这三样菜,媚儿你可以给那位尝尝,毕竟有功夫在身,想必能坚持很久。”拍了拍手,楚璃吻扬起下颌,陈良娣如此看得起她,送来这么多剧毒之物,她若是不给她还一个大礼都对不起她。

    流荷笑笑,“正好我也研究研究这些毒。”这些东西,她还没接触太多呢。

    流荷迅速的把地上的三个侍女拖到了地宫里去,楚璃吻则拉着碧珠回到了偏殿。翻找了一下左右两个偏殿里的抽屉,终于找到了药膏。

    闻了闻气味儿,是对的,拿回来,给碧珠的脸擦药。

    坐在那儿,碧珠微微噘着嘴,但是眼睛却很亮。从始至终,她也没表现过一点伤心委屈,连眼泪也没有一滴。

    给她擦药,一边看着她那样子,楚璃吻也不禁笑,“疼不疼?还真是能撑,进步明显。”

    碧珠想笑,但是嘴角一动就扯着脸蛋疼,没办法就只能把笑憋回去了。

    “其实奴婢早就有心理准备了,这几个月每天都想着可能会有人冲进来打人。今儿发生了,奴婢也没觉得突然,就是有点疼,但忍一忍就过去了。奴婢小时候,后娘总是打人,所以挨打也习惯了。”碧珠说着,倒是也诸多感慨。

    “所以,你得学会打人。”直起身体,楚璃吻把盖子拧上,然后将药盒扔到了一边。

    碧珠眨眨眼,随后点头,“太子妃说的有理。”

    “去休息吧,睡一觉,明天就会消肿了。”坐在软榻上,楚璃吻身子一歪,慵懒恣意。

    碧珠起身,然后把毯子拿过来盖在了楚璃吻的腿上,“太子妃也休息吧,若是在这儿不习惯那就还下去歇着,奴婢在这上面能应付的来。”

    笑笑,楚璃吻看着她,真是佩服,小小年纪,却是一副老妈子的习惯。

    剩下自己,楚璃吻缓缓闭上了眼睛,这新年过得还真是有些出其不意。不过,这一切又在预想当中,陈良娣应该早就对她下过手了。只不过都是小打小闹,她又不在这儿,都被躲过去了。

    这次,明目张胆的直接找上门来,应该还是第一次。

    她的三个侍女有去无回,很快的,就会有下一次的。

    目前来说,她还是得稍稍忍耐,不然的话,可能会通过她而打草惊蛇了。

    陈治晟那里不能惊动,否则,可能会坏了燕离的计划。

    这厮,心狠手辣,他若是成功了,他就得血洗盛都。

    这个世界的人在新年的时候会守岁,到了子时,家家户户的人都会出来送灯。但是盛都有宵禁,所以百姓们会把灯送到街道边缘,大都放置在墙根底下避风。

    在接近天亮时,那些烛火发出的光亮,会照亮整条街,据说特别好看。

    只可惜,楚璃吻没什么心情去欣赏,于寝宫中休息,尽管睡不安生,但有她在这儿,碧珠心里会安定些。

    这个小丫头一直跟着她,楚璃吻不认为自己有情有义,可是也总是不能看着她任别人欺负。

    过了这一晚,新的一年也终于来到,这也是楚璃吻来到这个世界过的第四个新年了。时间这种事情是不能仔细想仔细琢磨的,否则会愈发的焦急。

    一大早,就有几个侍女在寝宫外围转悠,她们看起来是不经意的经过,但那眼睛却一直往这寝宫里瞟。

    碧珠自然看见了,她佯装无任何事情的在寝宫内外出入,除却她的两颊有些红之外,她看起来和平时一样。

    昨天那三个侍女有来无回,陈良娣必然会寻找,但是又不能明目张胆的找。

    但想必她接下来就会想出另外的法子来,不止打探那三个有来无回的侍女,还得把楚璃吻干掉。

    站在窗边,把窗子稍稍推开一些,透过缝隙,就看得到外面。

    几个侍女状似匆忙的从这里经过,她们不止在找人,很明显也在观察这寝宫里是不是有什么猫腻。

    燕离不在,明卫也都随着他一块离开了,所以眼下这寝宫内外是无人守护的。

    昨晚的三个侍女没有回去,现在陈良娣肯定开始怀疑这里有猫腻,派来这些侍女探查。

    不过可惜了,这里还真没什么猫腻,只有她和碧珠两个人。

    “碧珠,你也可以光明正大的出去转转,去陈良娣的寝宫附近也是可以的。光天化日,看她有没有那个胆子将你如何。”陈良娣可不是齐良娣,她不会光明正大做这种事的。

    碧珠倒是也不惧,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裙,便举步离开了寝宫。

    看着碧珠离开,楚璃吻也关上了窗子,就在这时,有人从卧室的方向走了过来。

    “老大,这是今早二爷那里送过来的,陈太尉的走狗们,死也追随,忠心耿耿。”过来的是天京,他手里拿着一沓红色的纸条。

    死卫营的红令很少,但这次,居然是一沓红令,可见燕离是真准备大开杀戒了。

    接过来,楚璃吻看了看,随后点头,“皆是门阀士族,家卫无数。他们也有自己盘根错节的势力,需得一并解决了。希望燕离已经做好后续的工作了,否则一下子死了这么多要职人员,他这大卫的朝堂会乱的。”杀人很容易,可是政治又是另外一回事儿了。

    天京点点头,也认为楚璃吻说的有道理。

    “把这些给小鸡送去,让他分配一下吧。给我留出来几个,届时需要保证尽快完成任务,不要给燕离拖了后腿。”这才是最重要的。

    “是。”天京把红令收回来,随后便转身回了地宫。

    碧珠回来了,她光明正大的在陈良娣的寝宫四周晃悠了一圈,那些侍女看见她了,可是并没有任何动作。

    “在这儿守着吧,暂时来说,她不会再明目张胆的动手了。吃的东西自己在小厨房做,自己小心些。”看着碧珠回来,楚璃吻交代了几句,便快速的返回了地宫。

    新的一年,对于忙碌的人来说,与去年并没有太多的差别。

    皇上似乎病的真的很重,新年之后连续半个月,一直无法处理朝事。所以,燕离也因为这些事儿而被困在了宫里,甚至一连几天都没有回东宫。

    盛都门阀士族很多,偌大的门户,家卫也很多。

    一家三层高的酒楼生意很好,下面吵吵嚷嚷的,大堂里还有说书先生正在说书。

    二楼人也不少,各自透过可以开启的窗户能瞧得见楼下,还能听到说书先生绘声绘色的说书,不可谓是位置绝佳。

    三楼则不然,是独立的雅间,即便是小二来回走动,也会尽量的让自己不发出声音来,免得打扰到雅间内的客人。

    一个房间窗子开了一扇,红色的身影靠在窗边,注视着相隔了两条街的大宅。

    那是陈治晟的心腹苏佰鹤的本家,苏佰鹤乃宫廷郎中令,虽非大卫开国功勋门阀,但也是后起之秀中身份较为贵重的了。

    这苏家的家卫自然是多,苏佰鹤是郎中令,主管宫中禁军,虽盛都之中的禁军不归他调遣,可也是大权在手。

    站在这里,无法窥见苏家全部,但一大半也进入眼底了。家卫巡视,十分严格,并不比小皇宫或是太尉府差。唯一差的就是这宅子有些小了,没有那般豪华。

    盯着苏宅,楚璃吻着重观察这宅子外围的建筑,旁边相邻的宅子倒也算大气,能够用得上。

    那些红令,她自是分到了任务,而且也是相对来说有些难度的,这苏宅便是如此。

    蓦地,房间的门被从外打开,楚璃吻眉头微动,下一刻缓缓偏过头,眼角的余光便扫到了进来的人。

    一身黑色的华袍,身形挺拔,扣着玉带的腰有些窄瘦,却是更让人不禁想伸手环抱住,是不是有看到的那般瘦削。

    走进来后,那房门便自动关上了,显然外面有人守着。

    “你这张脸不能乱跑自己又不是不知道,做什么冒险跑到这里来?”他这些日子可是一直在宫里,在东宫都是稀客了。

    黑袍在身,人还是那个人,却是透着一股别样的魔魅。

    红莲妖娆,黑莲妖异却又带着杀气。而他也是如此,美丽,眼角眉梢却有氤氲着几分残忍。让靠近他的人明知可能会死无葬身之地,却又无法控制自己。

    走过来,燕离伸手将大开的窗子关上了一半,这才看向站在身边的人。小小一个家伙,刚刚及过他肩膀,跟他说话时却总是眼睛朝天的样子,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

    “连续几天可有收获?你的任务都很艰巨,若是人手不够,我可以再调配几个给你。”凤眸狭长,说话时泛着慑人的流光。尽管他并非故意,但显然天生如此,兴许他自己也不知道。

    “不用,我的人手足够了。近些日子和吴师傅交流了一番,他果然是个锻造兵器的天才,我要的兵器已经做的差不多了。放心吧,不会耽误你的事儿。”看向他,楚璃吻也不由得弯起眼睛,这个妖孽,真是有本事勾引旁人对他心生歹念。

    她现在默念阿弥陀佛都不好使了,可见正不胜邪。若是有一天这邪终把胜压倒了,她可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来。

    瞧她那眼神儿,燕离就知道她脑子里在想什么。她若是想做什么,一般时候不会隐藏自己的想法,和她相处这么久,她唯一隐瞒的就是那古镜了。

    诚如她之前所说,她若是相中了谁,肯定会当即就出手,绝对不会犹豫。

    薄唇微扬,他微微点头,“楚老大的保证我还是相信的。”

    忍不住发出一声轻嗤,楚璃吻扭头看向苏宅,“你确定要血洗了这些门阀?他们都在朝上担当要职,若是一下子全部没命,你的朝上可能会乱的。”这一点,楚璃吻不知燕离准备的如何。

    燕离歪着身子倚靠着窗棂,楚璃吻说话时,他也一直在看着她。

    “你以为,这四年来,我在做什么呢?”四年了,他可不是一直在装腔作势。

    仰脸看着他,楚璃吻缓缓点头,“那就好,免得到时你太狼狈,我看笑话的话有点不厚道,可是又免不了会笑你。”

    燕离也轻嗤了一声,“看我的笑话你会得到什么好处?我若大乱,可就没时间给你找古镜了。”

    弯起红唇,“所以,我在好心提醒你呀!”

    凤眸微眯,“谢谢太子妃的好心,到时,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随我出席任何场合了。也无需担心会有其他女人拉我的手,或是占我的便宜。”

    听他说,楚璃吻一边笑,那笑皆是无语,“和你出席什么场合很有意义么?倒是看你干干净净的我很开心,毕竟都希望自己的食物是干净的。若是被别人动了一筷子,或是沾上了别人的口水,我又怎么会吃?”

    闻言,燕离反倒抿起了唇角,看着她那毫不掩饰的模样,蓦地转过脸看向窗外。

    瞧他那样子,楚璃吻也不由得笑,微微歪头看他,果然还在笑。虽乍一看很妖孽,可是却透着一股十分不符合他气质的傻样。

    无言,她摇了摇头,“别跟我装清纯啊,最讨厌白莲花了。”上次亲她不也是很熟练,尽管有点像啃骨头。

    抬手,燕离拍了拍她的头,“我的太子妃人小鬼大,似乎,我们已经无法交流了。”

    “这叫代沟。你和我之间的代沟有多深你知道么?马里亚纳海沟那么深。”隔着一个时空,上千年,完全的无法沟通。

    她又开始说奇怪的话,燕离想忽视也是不可能。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目光带着审视,“再说一遍。”他没听懂,所以也不确定自己是不是真的不知她所说是什么,想要挺清楚,再研究一番,因为他不想表现的很无知。

    “好话不说第二遍。”挑了挑眉,楚璃吻自然不会再说,这厮正在寻找她话语当中的破绽,然后就会开始琢磨,琢磨不明白就会怀疑她。

    又摸了摸她的头,燕离随后道:“陈蓓这几日没有再去骚扰你吧。”

    “你又知道了?齐良娣不是被解除禁足了么,哪知道给了她自由她就开始闹事儿。正好现在东宫陈良娣独大,她就专门去找她麻烦。齐良娣这个女人,是真的天不怕地不怕,从小到大都嚣张,已经习惯了。但说起来,她怎么就忽然解除了禁足?看你现在这个笑,你干的。”看着他脸上的笑,楚璃吻就确定了,就是这个妖孽干的。

    “新年那日我不在,寝宫四周的明卫也都随着我进宫了,她便开始下手了。我想,她是太闲了,该给她找些事情做才是。正好上元节,地方各个牢房里,罪行不重的犯人都被赦免了,东宫自然也要效仿才是。”燕离倚靠着,一边淡淡道。

    “上元节特赦犯人?你这理由用的倒是好。也好,让她忙着吧,免得总是想找我的麻烦,我现在没时间理她。”她现在每天都要出来勘察地形,所有红令上的目标,她都要亲自勘察一番,因为这次要用到新锻造出来的兵器,不了解地形的话,可能会出现失误。而在楚璃吻的认知当中,失误自然是能避免就避免,否则受损害的则会是自己。

    瞧她那小小的人儿说着成年人才会说的话,实在是好笑。

    “干嘛又看着我笑?想勾引我就直说,姐姐肯定立即上钩,绝不会犹豫。”楚璃吻边说边眯起眼睛,一张甜美的脸,却是霸气了得。

    身体移动,燕离将楚璃吻堵在了窗棂边缘,抬起一条手臂撑在了她身侧的窗棂上,就将她圈在了自己的身体和窗子之间。

    双臂环胸,楚璃吻上半身微微向后,看着壁咚自己的人,倒是没想到这厮还会这个。

    但是,他肯定是不懂什么是壁咚,大概就是以为自己这样很帅。

    微微撇嘴,楚璃吻抬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臂,随后身体一转,手上用力,直接将壁咚自己的人掀翻,顺势压在了旁边的窗户上。

    燕离后背撞到窗户,发出砰的一声。楚璃吻两手撑在燕离身体两侧,一边微微仰头看着他,“想壁咚我看我脸红?抱歉,姐姐我还真不会脸红。”说着,她抬起右腿,蹬在了墙上。若不是因为引力问题,她非得把另一条腿也蹬在墙上不可,把他彻底圈住。

    垂眸看了一眼她的腿,燕离忍不住笑,“这又是什么?”虽很想说她粗鲁,可是也不知怎么的,看起来却真是可爱。

    “这是叫你不要因为自己长得风骚,就肆意而为,我可不吃你那一套。”虽说他的勾引她会上钩,但即便上钩也是她主动。

    “我需要恃美行凶么?”低头看着她,燕离反问。

    “那倒是,即便你什么都不做,也有人想生扑你的。”看着他的眼睛,楚璃吻真是不知该如何形容他,真是好看。

    这国家应该定个规矩,长得好看的男人,犯法。

    就在这时,门被从外敲响,燕离眸子一动,“玄翼。”

    下一刻,门被从外推开,果然是玄翼。

    “太子爷,时辰到了,该回宫了。”玄翼穿了一身很朴素的长袍,让他看起来也很不起眼。

    他进来了,楚璃吻还保持着那个姿势,尽管个头小小,可是却完全困住了燕离,让她看起来更高大了。

    玄翼看了一眼他们俩的造型,然后就垂下了眼睛,非礼勿视。

    “你是偷跑出来的?”这人真是神经,既然不能被发现行踪,他还偷偷跑出来干什么。

    “我需要偷跑么?出来自然是有事情要做。”说着,燕离抓住她一条手臂,解除她的圈禁。

    放下腿,楚璃吻也站直了身体,“我看你是来监视我的吧。把你的小心脏放在肚子里,不会坏了你的事儿的。”说着,她拍了拍他的胸口,硬邦邦,手感十分不错,她也不由得弯起了红唇。

    如此光明正大的占便宜,也就只有她做这些的时候不会脸红。也不知道她这个小人儿,是从哪里锻炼出来这么厚的脸皮的。

    “观察的差不多了,你就回去吧。各个宅子的地形图,暗卫会弄到,到时送到你手上,再仔细琢磨不迟。”所以,她也没必要天天往外跑。

    “目标地的地形图是很重要,但是周边的地形也很重要。”像是苏宅周边有一些建筑就可以利用,可以设置狙击手。当然了,这个时代的狙击手没有狙,只有弓箭和弓弩。

    看她的眼神,她是发自内心的在说这些,并非装腔作势。

    由此可见,她是真的很会杀人。

    但是,调查她也遇到了难度,她在南晋的生活,并不是他所想象的那般,反而很平和单纯,就像寻常娇小姐一样。

    这就奇怪了,她会的这些难不成都是来到大卫这四年间自学的么?

    可是,她一直都在半湖,无人教授。这世上,还有自学成才的天才不成?

    知道他又在研究自己,楚璃吻也不想多说,只是扯了他一把,然后伸手指向门口的方向,告诉他该滚蛋了。

    如血的薄唇弯起,他抬手拍了拍她的头,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他的背影,楚璃吻翻了翻眼睛,她讨厌被人摸头,感觉自己像条宠物狗。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