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78、跟踪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78、跟踪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雨越来越大,打得一切都在响,倚靠着窗边,楚璃吻看着外面,有那么一瞬间,她是迷茫的。

    她很确信自己不属于这个世界,可是此时此刻,看着眼前的这一切,她突然感到莫名的宁静。她的心也跟着平和下来,看着这落后的一切,已不再如当初那般陌生。

    “对了,一年前,我曾见过顾大将军一次。他还向我询问起盛都的情形,以及太子爷的为人如何等等。我想,只要有充裕的时间,顾大将军定然会来大卫看望你的。”看着楚璃吻的脸,她显然有些忧愁,上官扶狄觉得,她可能是想家了。

    回神儿,楚璃吻看向他,“真的?”可千万别来。

    上官扶狄点头,“看得出,顾大将军很惦念你。”

    笑笑,楚璃吻觉得自己的脸皮都是僵硬的。本来她和燕离的关系走向就已经恶态了,顾沉毅要是再来掺和那么一脚,把十二年前绑架金央的事情牵扯出来,她的古镜可能就真的泡汤了。

    “我已经四年没有回南晋了,也不知南晋变成了什么样子。”看着上官扶狄,她淡淡道。

    “南晋风光依然好,四季如春。顾大将军驻守的断天关虽然险峻,但是这四年来从未发生过险情。你可以放心的,不必担忧。”上官扶狄显然在尽全力安慰她,尽管安慰的并不怎么样。

    楚璃吻笑着点点头,她才不担忧呢。不过听上官扶狄所说,那南晋好像还挺不错的。

    转头看向外面,雨仍旧在继续,若是往远处看的,是白蒙蒙的一片,倒是好看。

    楼下有马车经过,车轮压过青石砖的声音很响亮,楚璃吻垂眸看下去,瞧见的便是一辆略朴素的马车经过了楼下。

    瞧着那驾车的人,楚璃吻缓缓眯起眼睛,“上官扶狄你看,那个驾车的人,是小皇宫的,我曾见过。”

    闻言,上官扶狄看向楼下,视线落在了那马车上,他缓缓站起身,“看起来,像是齐志文的车驾。”

    “那又是谁?”她只知道齐川武。

    上官扶狄看了她一眼,然后道:“齐家庶子,不学无术,荒淫无度。”

    他这么一说,楚璃吻好像知道是谁了,“是不是特别胖?”

    上官扶狄微微点头,“没错。”

    “这个时候他还满街跑,想做什么?”眼下,刑司应该已经开始调查小皇宫了吧。那小皇宫里的人,都是嫌疑犯,眼下又怎么能在外自由的行走。

    “去看看就知道了。”上官扶狄似乎也有些好奇。

    看了他一眼,楚璃吻站起身,两个人快速离开茶楼。

    顺着那马车行走的方向追赶,果然没用多久,便再次瞧见了它的踪影。因着下雨,马车跑的并不快。

    转过几条街巷,那马车在一户大宅的后门停下了。

    楚璃吻与上官扶狄站在街角处隐蔽,一边看着那马车,一个矮胖矮胖的男人从车上下来,然后便顺利的进入了那后门。

    那矮胖的男人楚璃吻自然眼熟,那个猥琐的东西,喜欢用铁刷子刷女人的后背,弄得鲜血淋漓。

    他消失在后门,楚璃吻也收回了视线,看向身后的上官扶狄,“这是谁的府邸?”

    “苏家。”上官扶狄道。

    “苏?没听过。”楚璃吻真的不知道,关键盛都的门阀士族太多了,上三流,下三流,数不胜数。

    “苏家在朝中只担任一些无足轻重的职位,也成不了什么大事。”上官扶狄微微摇头,即便齐志文真的和苏家有牵连,也根本不会搅起什么风浪来。如苏家这种小门阀,但凡有一点点事儿,整个家族就都完了。

    “那他跑到这儿来做什么?我还是觉得有蹊跷,咱们进去看看?”楚璃吻觉得未必简单,这么危险的时刻,那齐志文还往这儿跑,显然不单纯。

    “好。”上官扶狄看着她,随后点点头,同意了。

    两个人一拍即合,便寻着一处高墙,潜入了苏宅。

    这苏家果然不是大门阀,尽管刻意将一切建造的精致,但明显还是略穷酸。

    府中有家卫,但是不多,而且质量也不行。从上官扶狄的表情中就看得出来,那些家卫菜的很。

    有上官扶狄在,楚璃吻心下就更有底了,两人一路潜到前府,终于在书房前瞧见了给齐志文驾车的那个家卫。他站在书房前,而且还有苏家的家卫,他们将这书房守得严严实实。

    确定了人在哪儿,两个人就退了回去,然后潜到了书房的后身。

    后面也有人,不过也仅仅四个人,站在不同的方位,但显得有些无精打采。

    这四个人好对付,楚璃吻看着上官扶狄做了两个手势,然后便朝着左侧的两个人奔了过去。

    上官扶狄奔着另外一个方向,二人各自分工,速度极快。

    跃至那家卫面前,他还没反应过来,就被楚璃吻敲晕了。

    她的手看似纤细又绵软无力,可是一击之下却如同重山压顶,没有准备,根本抗不过她这一击。

    只是眨眼间,两个人便又重新聚集一处,速度皆不慢。

    对视一眼,两双眼睛皆露笑意,双方的速度一致。

    两人脚下一动,直奔书房。

    书房的后窗很高,楚璃吻站在墙边,头堪堪与窗台齐平。

    自己也发出一声无语的嗤笑,这个头,没救了。

    站在她身边,上官扶狄垂眸看了她一眼,也不由得笑,随后用眼神儿示意她稍安勿躁。她听不到不要紧,他能听到。

    双臂环胸,楚璃吻转过身背靠着墙,面朝外,打算做警戒,偷听什么的,就由上官扶狄来了。

    上官扶狄自是有些不放心,多看了她一眼,这才开始专注的听书房里的动静。

    寂静无声,楚璃吻倚靠着墙壁盯着外围,上官扶狄则认真的倾听书房里的声音。

    大概一刻钟,上官扶狄动了,他抬手拍了拍楚璃吻的手臂,待她看过来,他打了个手势,两个人可以离开了。

    楚璃吻会意,随后与上官扶狄一同遁走,如同来时那般,悄无声息。

    成功的离开苏宅,转了两条巷子,两个人才停下。

    楚璃吻拂了拂自己的长发,然后仰头看向上官扶狄,“怎么样,都听到什么秘密了?”神秘兮兮,实在可疑。

    上官扶狄垂眸看着她,一边叹口气,道:“齐志文和苏茂在商议转移二人收受的贿赂,想来是很多,否则也不会专程的跑到这苏家来商量。齐志文在朝上并无官职,收受贿赂,无不是借着齐郇的名望。他和苏茂同流合污,如今齐家再次惹祸上身,他是担心自己积攒的财产也一并被查搜。所以,还不如尽快转移走。”

    “原来如此。不过,这齐家各主子应该也没什么钱了。我上次见着了一个齐家的人去当铺当东西换钱呢,显然已十分拮据了。”只不过那个人是谁,楚璃吻并不知道。

    “齐家人很多,里里外外,九族在内,少说也有三四百人。各个都是主子,但各自情况千差万别。”上官扶狄了解的比楚璃吻要多,尽管她当时在小皇宫的长莺阁潜伏了许久。

    “是这么回事儿。想要把这么一个庞大的家族连根拔起,也着实不易。既然已经知道他们打算做什么了,这事儿还是得告诉燕离才行。不如上官将军走一趟东宫?”她并不想见到燕离那厮。

    然而,上官扶狄却摇摇头,“我不能出入东宫,当然了,也包括任何其他门阀大宅。上官家从祖上至当下,从不与他家同流抱团,虽是效忠皇室,却还不如说效忠大卫。”所以,他不能去东宫。

    听他如此说,楚璃吻也不由得叹口气,原来他们上官家的立场是这样的。

    “好吧,我也不强人所难。这事儿,我回去告诉燕离吧。不管怎么说,齐家作恶在先,所以,上官将军也别觉得看不过他们当下境况,作孽自有天收,这是他们应得的。齐家若不倒,包括上官将军你在内,很多人都会接着倒霉。”楚璃吻是奉劝他别做那些吃力不讨好的事情,不嫌累。

    上官扶狄垂眸看着她,听着她说,他也隐有笑意,“你说的有道理,放心吧,我回上官家,不会再到处走了。”

    见此,楚璃吻边撇着嘴角边点头,“如此甚好。那,咱们就此别过吧。”拱拱手,最后看了他一眼,楚璃吻便转身走了。

    细雨绵绵,楚璃吻的衣服都是潮湿的,沿着寂静的街巷朝着地宫的入口走。走着,她脚步也逐渐放缓,虽直视前方,可是眸子却逐渐变冷。

    蓦地,她身形一闪,躲进了两个矮房子围墙的缝隙。

    片刻后,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出现在前方,楚璃吻脚下一动,从那缝隙中闪了出去。

    外面的身影自然感受到了,立即转身应对,手成爪,直奔楚璃吻的面门而来。

    楚璃吻探手一把抓住他的手腕,手上施力,他的手腕发出咔嚓的声响,随之变得扭曲。

    他发出一声痛呼来,楚璃吻抬腿便踢在了他的胯下,这一次,他的惨叫声更大了。

    冷哼一声,楚璃吻上前抬手劈在他颈侧,重力之下,那人随即闭上了眼睛,晕死过去。

    抓着他的手臂,恍若拖着一条死狗似得,眨眼间消失在原地。

    细雨冲刷,地上的痕迹也很快被掩盖。

    回了地宫,她拖着一个人,引得瞧见她的明卫立即奔了过来。

    “把这个给二师弟送去,查查什么来路,一直跟在我后头。”把人给明卫,楚璃吻身形一转,便径直的朝着上头走去。

    顺着密道回到东宫,偏殿里,药味儿浓郁。

    闻着这味道,楚璃吻就不禁皱眉,真是难闻。

    从卧室里走出来,楚璃吻便瞧见了那靠在软榻上的人。姿态妖娆,一身红袍挂在身上,胸口微敞,只要动一动手指,就能把他的衣服彻底扒下来。

    他脖子上缠着纱布,一看就是负伤了,倒是让他看起来有那么几分可怜。

    此时,他正在喝药。

    内侍举着托盘跪在软榻边,那托盘举得很高,高过了头顶。

    侍女站在一侧,显然是准备服侍。不过燕离倒是还没那么懒惰,自己一手拿着碗,正在一口一口的喝,表情略痛苦。

    她出现,那边的人自然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抬眼看过来,视线触及她潮湿的头发和衣服,不由得微微挑眉,“出去了。”

    “嗯,闲来无事,就在外面转了转。”走过来,楚璃吻绕过那跪在地上的内侍和福下身体的侍女,然后旋身坐在了软榻上,顺便把燕离的腿往里推了推。

    收回腿,燕离将手里的碗递给侍女,随后朝他们挥挥手。那内侍和侍女立即退下去,这偏殿里仅剩下二人。

    坐起身,燕离调整了下坐姿,舒服的倚靠着软榻,一边看着靠在对面的人,“赶紧擦擦去,一股难闻的味道。而且衣服湿了,很容易风寒。”语气略嫌弃。

    “多谢太子爷关心了,不必了,我说完就走。今日我在外瞧见了一些事情,齐志文去了苏茂家,与他商量如何转移俩人收敛来的财物。我想,刑司已开始调查了小皇宫,他们也会在近期内行动。不管有用没用,我把消息告诉你了,你看着办吧。”说着,楚璃吻站起身,准备离开。

    看着她,燕离眉尾微扬,“你还知道苏茂。”这是个无足轻重的人,搅不起任何的风浪。

    “我怎么可能知道他是哪根葱,上官扶狄告诉我的。”楚璃吻也没打算隐瞒。而且她说出上官扶狄四个字之后,燕离的脸色就微变。

    坐起身,燕离挪动了一下,双腿落在地上,然后微微抬头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人,“你和上官扶狄在外面见面了?”

    “偶遇。”说的好像她去偷情了似得。

    “还真是巧。”他笑的妖异,可是那双凤眸却阴冷无比。

    若是不了解他,单单就看着他的脸,都会让人心下惴惴不安。

    “少跟我阴阳怪气的,告诉了你这事儿,自己去查吧。我也伤着呢,要回去休息了。”瞧他那样子,楚璃吻就不由得发出一声冷哼来,转身欲走。

    “等等。”燕离叫住她,随后站起身。

    他很高,随着他站起身,楚璃吻都不由得抬头看他。

    漆黑的眸子动了动,“做什么?”

    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燕离随后俯身从旁边的小几上拿起一个精致的木盒,然后又抓住了她的手,把木盒放在了她的手里,“糖。”

    低头看着手里的木盒,楚璃吻缓缓眨眼,头发上的雨水顺着她的额头流下来,弄得她痒痒的。

    柔软的丝绢落在她的额头上,将那雨水擦拭掉,且动作很轻,渗着轻柔。

    楚璃吻抬头看向他,还未说话,燕离便开口了。

    “记住你自己的身份,这句话我重复了很多次。若是不想所有人都难堪,恪守本分才是你该做的。不该你想的,那就永远都别想。一旦你做出逾越之事,保证你会喜欢我的惩罚。那个时候,说什么都无用了。”他语气很轻,轻声细语,听起来甚至带着温柔。

    “你这么一说,我倒真的好奇了。太子爷是会掰断我的腿,还是扭掉我的脖子?”威胁,对她没什么用,而且还会刺激到她。

    看着她的眼睛,明显的不服输。而且,燕离也知道,她这个性子,基本上是拧着来,就算嘴上说服气,心里也还是不服。

    “都可以设想一下,但是,肯定生不如死。”嘴上这么说,燕离心头却有那么几分发涩。如果真的发生了,他是会生气,是会爆发,但对她下手,不知道能不能下得去。

    “那我就更想试试了。”夺走他手里的丝绢,楚璃吻擦拭着自己的脸,虽是笑容甜如蜜糖,可是眼睛里那股子劲儿明显没下去。

    “太子妃尽管试,冒一切风险,包括古镜。”他笑着说完,便旋身坐下了,身子向后倚靠,胸口又敞开了。

    一听古镜两个字,楚璃吻就不禁脸色一变,看向他,她随即笑起来,“开开玩笑而已,太子爷又何必那么认真?又有古镜的最新消息了,太棒了,太子爷的人果然神速。”

    瞧她那瞬间变脸的样子,燕离几不可微的眯起眼睛。用别的威胁根本没用,唯有古镜好使。他现在还真想把她的脑袋扭下来,看看里面都装了些什么东西。

    他不说话,楚璃吻虽心下骂脏话,笑容却不变,托着那装糖的木盒,她坐在了燕离身边,“太子爷分享分享,我为你辛苦打探消息,太子爷岂能做小人?”

    她故作谄媚,但也的确不惹人厌烦,大概这世上,只有她这张脸做起这些表情来没那么丑恶。

    “太子妃先交代一下今日的事情吧。”他不说,她得先说。

    缓缓眨眼,楚璃吻明白了,他就是想问,她和上官扶狄都干了什么。

    暗暗发出一声冷哼,楚璃吻想了想,然后道:“我本来是想去街上听听风声的,昨日的事儿,城里的人是如何议论的。然后就碰到了上官扶狄,他正在跟踪齐志文。齐家人,我自然也有兴趣,所以便加入了。我们一路跟着齐志文的马车到了苏宅的后门,后来就潜进去了。之后听了一会儿,就听到了他们的计划。”

    “你亲耳听到的?”看着她,燕离问道。

    想了想,楚璃吻摇头,“窗户太高了,我没听到。”

    “所以,这是上官扶狄告诉你的。”燕离眯起眸子,显然对这件事产生了质疑。

    “你认为上官扶狄会说假话骗我?他那种人,是不会说假话的,爱信不信。”怀疑上官扶狄说谎,还不如怀疑她说谎了,毕竟她擅长说谎话,张口即来。

    燕离的脸色以可见的速度变冷,楚璃吻耸耸肩,“我收回。反正事情就是这样,你想调查就调查吧。”

    发出一声若有似无的冷哼,楚璃吻打开手中的木盒,里面还是颜色各异的糖果,泛着清甜的香气。

    拿起一颗放进嘴里,楚璃吻点了点头,“好吃。”

    燕离看着她,不语。

    看向他,楚璃吻弯了弯红唇,“你也想吃?”

    挑了挑眉,他仍旧不说话。

    拿起一颗,送到他嘴边,他顺势吃掉。

    手指触碰到他的嘴唇,很热,很软,那种感觉楚璃吻很清楚。

    “确实很甜。这味道,和你很像。”他淡淡的说着,像是在做公正的品评。

    看着他的脸,听着他嘴里吐出来的话,楚璃吻动了动嘴角,却是什么都没说出来。脸上莫名其妙的有些热,大概是淋了雨水,风寒的前兆。

    “上官扶狄的确是个不会说谎的人,但是,这也不代表我会相信他。不过这次,我信,信你。”可以说,他算是破例了。

    楚璃吻不置可否,信不信都是他的事儿,与她无关。

    “好了,现在可以和我说说,古镜的最新进展了吧?”她着急的都想给他一拳了。

    似笑非笑,燕离缓了一会儿才说道:“寻找到了前朝余孽活动的踪迹,但是不在大卫,在西朝。”

    “西朝?他们在西朝活动。看来,是你们把他们逼得太紧了,所以在大卫无法活动,就只能去西朝了。”楚璃吻若有似无的叹口气,她不知道西朝在哪儿,到底有多远。

    “眼下,部分暗卫已转移至西朝调查了,相信不日就会有消息传回来。你也无需焦急,只要抓到了这群余孽,没有逼问不出来的。”很简单。

    “那就期盼那些人的动作能快点了,既然找到了他们,古镜就不远了。太子爷,你真是太棒了。从现在开始,我决定,把你排在最帅榜单的第一位。”站起身,楚璃吻微微偏头,好像在朝他行礼,但是不伦不类的。

    瞧她那故作姿态的样子,燕离不由得弯起薄唇,“我的太子妃最好能记住这一点,在你心里,谁才是第一位。”

    不置可否,楚璃吻朝他笑着挥挥手,便转身离开了。

    吃着糖,楚璃吻一路回了地宫,她还是喜欢在这下面待着,因为没有那么多碍眼的人。

    顺着地宫的通道转悠着,楚璃吻缓缓的走到了暗卫营,眼下在地宫的暗卫不多,也仅仅数个罢了,其他的都在外面详查信息。

    他们经过了周烈的精心训练,素质也显然比之前增强了许多,打探消息不是个轻松的活儿,靠的也是自身本领能耐。

    以前多声门主要经营这个,所以经验也很丰富,周烈虽那时刚刚任多声门的大掌柜,但是深知这其中门道。

    石门紧闭,外面有一个小厮在守着,瞧见楚璃吻来了,他动手摆弄机关,然后石门缓缓开启。

    这暗卫营和死卫营可是千差万别,面积很大不说,打开石门,入眼的便是密密麻麻由上至下包围住穹顶和两侧墙壁的蜈蚣骨。

    竹筒滚动的声音经常响起,所以待在这里面的人是别想休息。

    眼下,周烈就在这里,正在忙着分析那些新消息。还有两个暗卫也在这里忙碌,虽不是什么体力活,但是也根本歇不下来。

    “二师弟。”楚璃吻走进来,直奔周烈。

    “老大。”看见楚璃吻,周烈就站起了身,抬手把另外一把椅子拉过来,准备好。

    “你这儿还真是忙,既然如此忙,这坐着的地方就该改造改造,不然迟早累出职业病。”坐在椅子上,楚璃吻微微摇头,弄个能躺靠着的榻多好,这般坐着,屁股都磨平了。

    “习惯了。”周烈边笑着回答,边倒了一杯茶给她。

    “我今天来也没什么大事儿,就是想问问你关于前朝余孽,还有西朝。”看着他,楚璃吻开门见山。

    “前朝?不知老大想了解什么,这前朝与那古镜的关系,我还是没有查出来,所以想来想去,也只能是皇室的一件御用之物吧。”楚璃吻关心的,大概只有古镜了,周烈如是想到。

    微微摇头,“我是想问,前朝的余孽,就是至今还活着的那帮人。”

    周烈恍然,随后道:“其实这前朝皇室的后代,一直都在找机会复国,从我最开始了解前朝皇室的时候,就听说过。以前,多声门也曾打探过他们的消息,但是也无疾而终,他们太会隐藏了。不过,其实也有过一点收获,尽管还未确信真实性。前朝皇室血脉稀少,听说,前朝还未亡国的时候就已经这样了。好像有传说,说是这前朝皇室受了什么诅咒,无论这皇上怎么折腾,宠幸多少女人,生下多少婴孩,最后只剩下一男一女可存活,其他的尽数夭折。”

    听着他说,楚璃吻不由得皱起眉头,还有这回事儿呢。

    “当然了,这些都是传说,真实性不确定。”周烈对于没有确认的信息,都是抱着怀疑的态度的。

    微微点头,“所以,现在那些余孽应该也没多少人了,毕竟人丁不兴旺。”

    周烈想了想,随后点头,“看他们这般神秘,且折腾复国这么久也没个动静,想来是这样。但是,他们应该很有钱。据说,这前朝亡国的时候,皇室逃走,带走了很多的财宝,据说他们还有自己的宝藏,藏在何处也是无人知晓。”

    “这些传说中,都没有与古镜相关的是不是?”微微眯起眼睛,楚璃吻不禁叹口气,想要找到古镜,还是得找到那些前朝的余孽。

    “最起码,我没听说过。”周烈点头,他从未听说过。

    看着楚璃吻的脸,周烈不由得叹口气,“老大也不要气馁,不知太子爷那边可有古镜的最新进展?”

    “有,说是找到了前朝的余孽,在西朝活动过。”这些事儿,对周烈没什么可隐藏的。

    “西朝?这西朝一直都在憋着劲儿呢,百年来一直对大卫俯首称臣,怎么也是咽不下这口气。这前朝的余孽若是真的频繁出入西朝,他们很有可能是联手了。”周烈边说边摇头,若是这般,那么一场大战避免不了。

    “联手与否我管不着,但是古镜一定得找到。对了,这大卫是不是对前朝余孽杀之后快?”燕离总是一口一个余孽,听起来就是这样的。

    “没错,赶尽杀绝。”周烈用的词要更狠一些,同时也代表了大卫皇室除掉前朝余孽的决心。

    听他说这词儿,楚璃吻无端的心头咯噔一声。

    与周烈一席话,楚璃吻心下几分不平静。不平静于古镜不知何时能拿到手,更不平静于这时代的局势,看起来还真是乱啊。

    翌日,明卫来报,燕离找她。

    楚璃吻磨磨蹭蹭半晌,这才离开地宫。

    顺着密道进入寝宫,楚璃吻转出无人睡的卧室,便瞧见了燕离。

    他靠坐在软榻上,但是并未闲着,而是在处理手边的一堆折子。

    这外面可是在传说他就要活不成了,大概谁也想不到,他如此恣意,而且还有精力处理朝上之事。

    “找我做什么?”走过来,楚璃吻丝毫没客气,把他身边的折子一推,就霸占了另外一半软榻。

    看向那些乱成一堆的折子,燕离几分无奈,“批完的折子也在这里,你这一推,把它们都混在一起了。”

    斜睨他一眼,楚璃吻不甚在意,“你再挑拣出来不就完了,多大的事儿。”

    “你这个态度,若是别人,非得脑袋搬家不可。”瞧她那样子,根本不觉得自己惹祸,毫不在乎。

    “你可吓死我吧。”楚璃吻双臂环胸,这些古人真是无可救药。

    燕离无可奈何,凤眸在她脸上盘踞了一会儿,最后只能摇摇头,开始自己挑拣。

    看着他,楚璃吻也不由得弯起红唇,和昨天那个嚣张的样子比可是天差地别啊,今儿活像个受气包,不过倒是挺可爱的。

    “找我到底什么事儿?”看着他,楚璃吻微微歪头,问道。

    “你昨日不是带回来一个跟踪你的人么,明卫审了一夜,用了各种刑,他也仍旧不吐一字。今天一早,趁着明卫换岗,他咬断了自己的舌头,已经死了。”燕离把批过的折子一个一个挑拣出来扔到别处,免得楚璃吻一会儿再捣乱坏事儿。

    “死了?这么刚强。不过我想,应该就是这盛都哪一家派来的。”很大的可能是小皇宫。

    “未必。”燕离则不同意。

    “怎么说?”调整了一下姿势,楚璃吻盯着他不眨眼。

    “若是这盛都之中哪一家派来的,绝不会跟着你。他们跟着任何一个出入东宫的奴才,混入东宫都有可能性,因为他们不会武功。跟着你,就证明知道你是谁,也知道你与传说当中的不同。冒这么大的风险,派来一个武功不济甚至连逃跑都做不到的,难道不是傻么?”终于把那些折子挑拣完,燕离看向她,凤眸流光。

    盯着他的眼睛,“那你什么意思?”

    “或许,就是奔着你来的。”燕离看着她,一字一句道。

    “即便就是奔着我来的,那也是因为太子爷你。”楚璃吻坚决不认为和自己有关,都是因为燕离。

    他几分无言,“待得调查清楚了,你再这般义正言辞的指责我不迟。”他不认为这次和他有关。

    “好,那就还是得麻烦太子爷接着调查了。”她也想知道结果呢,那跟着她的人是怎么知道她的,她一直都觉得自己隐藏的不错。

    “你还是小心些为好,近日也不要再独自出去走动了。”燕离拿起另外一本折子,准备继续。

    眉尾微扬,楚璃吻缓缓点了点头,“好吧。”很显然,这才是他想说的话。

    她如此听话,燕离显然很满意。多看了她一眼,凤眸含笑,魔魅迷人。

    盯着他,楚璃吻也不由得眯了眯眼睛,真是,长成这个样子,随意一笑都像在勾引她。

    她这心呢,也未必就坚定,尽管她对燕离诸多怀疑,但也不碍她欣赏他的美。

    “好看么?”她一直在盯着自己,燕离清清楚楚。

    “好看,特别好看。我早就说过,太子爷别总冲着我笑,很难把持住的。”说着,她抬手戳了戳他红色的衣袖,显然调戏。

    如血的薄唇微微弯起,扯出一个勾人的弧度来,“太子妃的定力和你嘴上说的可是两回事儿。”

    “听太子爷这意思,还嫌我没动手?”这人,开始跟她来明的了。

    “动手?太子妃打算如何动手?”看向她,燕离似笑非笑,很是不解。

    她也笑,视线从他的衣领开始,缓缓下滑。她的眼睛,更像一双手,随着移动,好像也一点点的把他的衣服都扒掉了。

    燕离抿唇,视线转向别处,笑意加深。

    视线重回到他的脸,尽管他看着别处,可是明显在笑。

    楚璃吻也不由得发出一声嗤笑,“美什么呢你?没了陈良娣整天惦念你的**,是不是又不习惯了?”

    敛了笑,燕离看向她,那小脸儿笑盈盈,明显在嘲笑他。

    燕离最讨厌她这笑容,就好像在嘲笑他自作多情。

    面色以可见的速度变冷,“滚吧。”

    喜怒无常,不错楚璃吻早已习惯了。站起身,转身欲走,却蓦地一脚踢过来。

    燕离没设防,小腿被她踢了个结实。

    薄唇紧抿,一边瞪视她。楚璃吻耸了耸肩,随后转身大摇大摆的离开。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