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0、顾沉毅来了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80、顾沉毅来了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距离南晋客人到来的日子越来越近,楚璃吻这些日子也一直都在地宫之中。不时的去找周烈,向他打听一下南晋的人到哪儿了,何时能到。

    都以为她是激动,因为想念顾大将军。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一点都不激动。

    因着这件事,外头什么情形她都没打听过,燕离也没和她联系过,她甚至都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离开东宫了。

    在碧珠那儿打听到了不少,这个顾之问,性格较为开朗,但是也有小脾气,可以说是有些任性。但是,她和顾沉毅的关系的确是好,每次顾沉毅回来,只要没有特别的事情,顾沉毅都会整天陪着她。

    那个时候,顾之问会很开心,甚至开心到脑残的程度。

    顾沉毅一直宠着她,所以顾之问在顾家的地位也很高。但她虽任性,可也不会无法无天任意欺负人。只要没人惹她,她还是很随和的。

    对待下人也不错,最起码在碧珠看来,顾家的大部分下人都很喜欢她。

    靠在软榻上,楚璃吻懒洋洋的,心却飞到了别处。

    见到了顾沉毅,她还得尽量模仿顾之问,但又担心燕离和金央那头出岔子,那样她的古镜就泡汤了。

    真是,处处都是沼泽,没准儿哪一脚就陷进去了。

    而且,燕离明显已经怀疑了。她不担心燕离的怀疑,但是因着怀疑而误了她的古镜,那就糟了。

    说来说去,她担心的就是那面古镜。

    “老大,两张黑令。”天京从内室出来,手上拿着两张黑令。

    “嗯,交给小鸡。”楚璃吻看了一眼,都没兴趣去看黑令上的目标是谁了。

    天京看着她,眨眨眼,随后蹲在了她面前,“老大,你这几天可有些不一样啊。看起来,好像有什么心事。”

    楚璃吻眸子一转看向他,“我哥不是要来了么,在想他罢了。”这件事,所有人都知道了。

    “因为顾大将军啊,那倒是,老大来大卫已经四年了,四年没见到亲人,肯定会想念的。不过老大也不用着急,我听二爷说,明天下午时,南晋的使团就会抵达盛都。到时,老大就能见着顾大将军了。”天京组织语言安慰楚璃吻,他和其他人一样,单纯的认为楚璃吻是想顾沉毅了。

    看着他,楚璃吻缓缓点头,“多谢老四了,你快去把这黑令给小鸡送去吧。”听他说,她这心里就愈发烦躁。

    天京眨了眨眼睛,随后起身快步离开了。

    不由得长吐口气,楚璃吻靠在那里,复又翻身坐起来,明天下午?真快啊。

    一夜很快过去,用过早膳,碧珠就从上头下来了,手中捧着一套衣服,还有一些金光闪闪的头饰。

    楚璃吻围着碧珠转了一圈,然后微微摇头,“因为我哥要来,所以燕离就让我换这身行头。什么玩意儿,他脑袋让屁崩了吧。”

    碧珠忍不住笑,“太子妃,这本来就应该是你该穿的衣服,上头寝宫里挂了好多呢。可是你每天都在这地宫里,有时还要出任务,所以奴婢才没有拿出来。是今儿一早太子爷说的,给太子妃打扮打扮,最起码看起来不是舞刀弄枪的。”

    拿起那金钗,做工精良,一看就不是便宜货。

    摇摇头,“我不戴这玩意儿,压得头疼。这衣服,就勉强穿穿吧。”倒也是,她穿的裙子都很利落,看起来不像太子妃,反倒像保镖。

    碧珠点点头,“那奴婢这就给太子妃换上?”

    “来吧。”楚璃吻张开双臂,也做好了准备。

    碧珠帮忙,把她身上的衣服一件一件的脱下来,然后开始给楚璃吻更衣。

    “太子妃是不是很高兴?”看了一眼楚璃吻的脸色,碧珠笑道。

    “是啊,很高兴。”楚璃吻点点头,事到如今,她已经没什么太多的感觉了,反倒想要见见顾沉毅了。也很好奇,他和顾之问到底是什么关系。

    若是真的很亲近,她倒是也可以拜托顾沉毅找古镜。当然了,前提是顾沉毅不会怀疑她。

    这一个古镜,真是要折腾死她了。想回到那个世界,真是不容易。给燕离当牛做马不说,还得提心吊胆,真难啊。

    过了晌午,楚璃吻便离开了地宫,回了上头的寝宫。

    燕离不在,他代皇上去迎接棠王了。南晋现在无储君,而棠王年轻有为,会成为太子的呼声很高。所以,燕离去迎接他,也不算辱没了身份。

    那个棠王是谁,楚璃吻没有丝毫的兴趣,只是想着顾沉毅,到时见了面,她该说些什么。

    碧珠明显也很高兴,来到这陌生的国家四年了,总算能见到自己国家的人了。虽说那是高高在上的主子,可仍旧觉得很亲切。

    缓步的寝宫内来回的走动,长裙在身,裙摆有一部分拖曳在地上,华丽好看。

    长发散在肩背,不坠装饰,墨发如瀑,顺滑泛着光泽,包裹着她白白的小脸儿,乍一看好似身体有恙。但看她的眼睛,漆黑瑰异,可不是身体有恙的模样。

    瞧着碧珠那高兴的小脸儿,楚璃吻也不由得发出淡淡的叹息,她还真是兴奋啊。

    时间一点点过去,太阳也逐渐的朝着西边的山靠拢,缓缓地,它也沉到了山的后头。

    大地也不再明亮,东宫也开始掌灯。东宫太大了,掌灯也用了不少时间。站在寝宫门口,看着远处的灯一点一点的亮起来,这整个东宫都亮了起来,恍若白昼。

    就在这时,一个明卫快步的从远处跑了过来,身形极快,眨眼间便跃上了台阶。

    “禀太子妃,太子爷的队伍已经回来了,眼下应该已经进入东宫了。今日南晋使团刚刚抵达,太子爷设宴为棠王和顾大将军接风,所以,棠王和顾大将军都来了。”明卫是先一步回来通报的。

    看着他,楚璃吻微微点头,很淡定,“下去吧,我这就去迎接。”自己的哥哥到来,她若是不去迎接的话,显然很奇怪。所以,她还是迎头而上比较好。

    走下台阶,顺着光可鉴人的通道往东宫的正门方向走,果然,在转过一条汉白玉的拱桥时,楚璃吻也停下了脚步。

    前方,一行人正朝着这边走来,当先的有三人,那走在中央的妖孽她当然认识,是燕离。

    可是他两侧,各有一人。年纪相当,挺拔不输燕离,一人较瘦削,一人较健硕。一人身着靛色的华袍,玉带夺目;另一人是银白的劲装,但那料子可是不菲,宫灯之下泛着流光。

    视线在触及那两个人的时候,楚璃吻就愣了,谁是顾沉毅。

    那略显瘦削的人样貌周正,他穿着银白的劲装,看起来很利落,应该是习武之人。可是再看另一人,身形健硕,那华袍穿在身上,似乎已经包裹不住他了。这个身形,更像大将军啊,参考上官扶狄。

    他们一点点走近,楚璃吻的视线也迅速的在那两个人身上移动,想快速的分析出来谁是顾沉毅。

    身后,碧珠站的较远,她也无法向她询问。

    她站在那儿,像个木头一样。那三人走近了,燕离看着她的脸,也不由得弯起如血的薄唇。

    “顾大将军,看来太子妃真的很激动。四年不见,她好像都忘了顾大将军是什么模样了。”说着,燕离看向自己的左侧,那个身穿银白色劲装的男人。

    楚璃吻轻轻地吁了口气,原来这个就是顾沉毅。可是那棠王看起来更像大将军,那般健硕。

    脚下一动,楚璃吻朝着顾沉毅走过去,“哥。”

    顾沉毅低头看着她,刚毅的眼角眉梢缓缓浮起笑意,“问儿长大了,变化很大。若是走在街上,哥哥怕是也不能一眼认出来。”

    仰头看着他,楚璃吻稍稍研究了一下他的眼神儿,看起来很正常。

    “四年了,我要是一点变化都没有,你才该担心呢。”没变化的那是天山童姥。

    顾沉毅轻笑,“说的是。对了,快见过棠王,在南晋的时候,棠王可总是去看望你。”

    楚璃吻眸子动了动,然后看向棠王,他也正在低头笑看着她。

    她被三个高个子包围,哪个都在低头垂眸看着自己,那一时间,她觉得压力甚大。

    “见过棠王。”微微低头,楚璃吻朝着棠王行礼。

    “问儿现在可是太子妃,无需这些礼节了。”棠王声音很低,像是被烟熏过的那种低,很有特点。

    楚璃吻抬头看向他,过多的看了一下他的眼睛,很深,看不清。

    “这四年来,太子妃很想念顾大将军。无事时便会提起,今日终于见到了,已经高兴的不知该说些什么好了。”一只手落在她的头上拍了拍,像是在摸宠物。

    楚璃吻扫了燕离一眼,他正笑看着她,一副和她关系很亲密的样子。

    但是这个时候,楚璃吻又不能拂他的面子。可是一想顾沉毅就在身边,他和顾之问的关系很可能不单纯,那这就很尴尬了。

    “常年驻守断天关,每年也只能回家一次。盛都千里迢迢,更没有多余的时间来探望你。日后何时抽出时间来,问儿可以回家探亲,父亲和母亲都很想念你。”顾沉毅看着她,说道,而且也没有先询问一下燕离的意思。

    楚璃吻点点头,同时斜了燕离一眼,他还是那副笑容,如同妖孽。

    “有你们兄妹叙旧的时候。太子爷可是设了接风宴,咱们就别在这儿聊了。”棠王看着他们二人笑容满面,看起来心情很好。

    “棠王请,顾大将军请。”燕离抬手示意,随后一行人朝着邀月阁走去。

    燕离与棠王边走边说话,楚璃吻自然也与顾沉毅走在了一起。

    她想着该如何开这个话头,所以想了想,还是等顾沉毅先说吧。

    走着,顾沉毅垂眸看了一眼身边的人,“问儿,这几年你的情况我都知道一些。初初来到这里时,你受了很大的苦。”所以,他才会派人送来了金蟾玉香丸。幸好有用,她现今还能活蹦乱跳的。

    “嗯,不过都过去了,现在也不错。”说着,楚璃吻看向他,视线从他的脸滑下来,倒是真的没想到他这般瘦削,看起来一点都不像大将军。就是这眼角眉梢间的刚毅不可忽视,一看就是个意志力很坚定的人。

    顾沉毅看了一眼稍稍走在前方的燕离,随后低声道:“听说,眼下这东宫里,也仅剩问儿和一个良娣了。”

    “没错。其他的女人,在一个多月前的风波之后,都被各自遣送回了本家。”果然,这里发生的事情,顾沉毅大部分都是知道的,他的确很关心顾之问。

    “倒也并非是好事。总之,问儿还是得处处小心才是。母亲很担心你,何时,我可以向太子爷请求,接你回南晋住一些日子。”回本家省亲,这也不是不可以的事情。

    楚璃吻却是并不想回去,那顾家是什么样子都有些什么人,她一概不清楚。再言,她还得找古镜呢,说不定何时,燕离就会把那古镜找回来。

    “哥哥想必也很久没有回家了吧,不知道家中如何了?母亲的身体可还好?”状似关心询问,因为楚璃吻实在不知该说些什么。说多错多,其实不说是最好的。

    “还是老样子。倒是你二哥房里又添了两个婴孩,父亲很是开心。”闲话家常,可是顾沉毅说的是谁楚璃吻一点概念都没有。

    虽说不知他说的是谁,但楚璃吻都能够很好的做戏接住他所说的话,“是喜事,父亲应该高兴。”

    “知道你不喜欢他们,但是为顾家开枝散叶,也的确需要他们。”顾沉毅看了她一眼,也不由得笑,长高了一些,也明显不是个小孩子了。

    楚璃吻点点头,“哥哥说的是。”

    “懂事了,不会再任性的告诉我,不要说你不想听的。”顾沉毅微微摇头,颇为感叹的样子。

    楚璃吻没接话,她的确是不想听他现在说的。

    一行人步入邀月阁,这里早就准备好了,随着他们到来,侍女小厮们跪了一地。

    步入灯火通明的饭厅,偌大的饭厅里除却已经摆放好的美味佳肴外,侍女数个。对面,距离餐桌最远的地方,有一扇白色的纱幔垂坠下来。纱幔是透明的,可以瞧得见后面的乐师。显而易见,他们在这儿吃饭,乐师得奏乐活跃气氛。

    路过那些五体投地跪地的侍女们,众人各自落座。

    楚璃吻坐在顾沉毅身边,对面是棠王,而上首处是燕离。

    侍女起身,各自站在他们的身后,执起酒壶缓缓倒酒。

    楚璃吻靠坐着椅子,视线打从对面的棠王身上掠过,最后落在了身边的顾沉毅身上。

    他也正好看向她,这里光线明亮,看向对方,如此清晰。

    顾沉毅长得不错,那双眼睛里更像是藏了一把没出鞘的刀,锋利却不慑人。

    四目相对,楚璃吻弯了弯红唇,使得她的小脸儿甜美的如同一颗糖。

    瞧着她那模样,顾沉毅也不禁的笑,很是欣慰的模样。

    燕离在与棠王说话,眼睛蓦一时的扫向那对儿兄妹,凤眸不明。

    菜肴飘香,不过这几人却是没怎么动筷。没人试吃,楚璃吻更不会动手了。

    顾沉毅执起玉箸,缓缓的夹菜放到楚璃吻面前的餐盘里,是经过精挑细选的,是他的记忆里,他这个妹妹喜欢吃的。

    看着堆积在自己面前的菜,楚璃吻拿着茶杯,放到嘴边,佯装喝茶的模样。

    顾沉毅不喝酒,同样也喝茶。放下玉箸,他拿起茶杯,然后看了一眼楚璃吻,“少喝些,吃饭吧。”

    “嗯。”点点头,楚璃吻缓缓的拿起玉箸,却有些难下手。她习惯了,在这东宫之中,每日吃的东西都有人试吃。其实若是在外面,随便一个餐馆,哪怕脏兮兮她都没顾虑,因为外面的人又不认识她,更没必要下毒了。

    可这是东宫,她心里头无来由的就是不安定。

    上首,燕离不经意看过来,瞧着楚璃吻拿着玉箸却不下手的样子,他缓缓的抿唇。

    “今日的菜,可有人试吃?”蓦地,他开口道。

    一侧,几个侍女立即动作。

    一个侍女托着干净的餐盘,另一个侍女则托着托盘,上面摆放了几双筷子。

    而一个领班似得侍女则拿过餐盘,拿起一双筷子,开始从餐桌尾部开始,试吃。

    试吃一道菜,用过的筷子就要放到身后侍女手持的小桶中,试吃下一道菜,要用干净的筷子。

    侍女一道一道试吃,那几个人也同时看着她试吃。

    楚璃吻靠坐在椅子上,视线从那试吃的侍女上移开,缓缓的看向燕离。

    他也靠在那儿,姿势和她有些像,他似笑非笑的,凤眸氤氲着魔魅的光,让人无端移不开眼。

    要人试吃?显然他这是做给她看的。

    算他了解她,她没亲眼看着有人试吃,她真的下不去筷子。

    终于,侍女将全部的菜试吃完,然后退到了一边。

    棠王笑出声音来,“太子爷无需这般谨慎,对于本王来说,大卫与南晋乃是姻亲,关系紧密,无需这般。”

    “不可马虎。棠王心胸开阔,自不会在意这些。但,还是谨慎些好,免得有人吃不下饭。”燕离轻笑着说,更像是开玩笑。

    楚璃吻扫了他一眼,要他闭嘴。该说的说,不该说的最好不要说。

    但,显然没人会当燕离是在开玩笑。棠王的视线在顾沉毅和楚璃吻身上掠过,随后笑着执起酒杯。

    顾沉毅眸色微暗,多看了一眼身边的人,她才动筷吃东西。

    燕离影射的是谁,顾沉毅似乎有些察觉。看着身边的小人儿,燕离若是针对她,也不知这四年来,她是怎么过的。

    乐师一直都没闲着,他们奏着悠扬的曲调,让人也不禁跟着舒缓了神经,好像全身都舒服了起来。

    楚璃吻吃了些东西,便放下了玉箸,靠着椅子,一边听着燕离和棠王说话。

    两个人说的无不是两国之间的事情,大卫和南晋的贸易流通还是很频繁的,两国友好,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尤其两国联姻,更是好上加好。

    “太子妃是不是累了?若是累了,便回去休息吧。”喝了一口茶,燕离看向楚璃吻,她靠在那里,一副心不在焉的模样。

    眸子一动,楚璃吻点头,“是累了。”

    “如此便休息吧,而且顾大将军显然是有些体己话要说给太子妃听。”燕离笑道,很是善解人意。

    楚璃吻看了一眼顾沉毅,心下不由得骂燕离多事,非得让她和顾沉毅单独在一起。

    顾沉毅倒是也没推辞,他显然是有话要和楚璃吻说。站起身,他拱拱手,“多谢太子爷。”

    “顾大将军客气了。”燕离微微颌首,很是有气度。

    事情到了这个份儿上,楚璃吻说不也不行了。起身,她冲着棠王点点头,便与顾沉毅一前一后离开了。碧珠跟在楚璃吻身后,显然她是不能回避的。

    不管怎么说,楚璃吻始终是嫁人了,就算与娘家兄弟往来,也得有第三个人在场才是。

    走出饭厅,外面的灯火照在身上,楚璃吻也不由得轻吁一口气,因着外面的开阔,心里果然舒服多了。

    碧珠跟在后面一米之外,垂着头,盯着自己迈步的脚。

    并肩而行,楚璃吻尽量的扬起下颌,但是她也堪堪及顾沉毅的肩膀。他的个子和燕离差不多,也难怪碧珠说整个顾家都是人中龙凤,只有这顾之问是个意外。

    “问儿,在大卫这四年如何?据我打探到的消息,四年之中,你几乎都在受苦。只有这段时间,太子把那些女人遣送回了本家,你才好过了些。”顾沉毅低声的说着,语气里渗着不可掩饰的心疼。

    “还好,我住在一个任何人都不能靠近的地方,还算清净。”楚璃吻回答,听起来有些漫不经心。

    “问儿的变化真的很大,以往受了委屈,总是会第一时间向我唠叨一遍又一遍。是不是因为这四年来大哥都不在,所以,你生气了?”抬手,顾沉毅轻轻地摸了摸她的头,指掌间诸多轻柔。

    感受着头上的那只手,这是第二个人摸她的头。第一个是燕离,他的手很热,摸她的时候像是摸宠物,而且总是会刻意的把她的头发弄乱一些,尽管他不敢弄得太乱。

    而顾沉毅,明显要更熟练,显然这个动作做过无数次。

    楚璃吻看向他,扯着自己的唇角笑了笑,“哥哥也说我长大了,既然长大了,就不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事情,自己能够处理,尽管一时未必会处理好,可是也要尽力去做。”

    听她说,顾沉毅终是笑了。停下脚步,他转过身面对着她,“问儿真的长大了。长大了也好,只是不再需要大哥了。”看着她,他轻轻地叹口气,下一刻,上前一步,轻轻地抱了抱她。

    楚璃吻微微仰头,任他抱着自己,感觉他的手在自己的背上拍了拍,动作很轻。

    这个时候,楚璃吻是真的不知道该如何界定顾沉毅和顾之问之间的关系了。若是他们真的有暧昧,那么在这个时间这个场合,顾沉毅是肯定不会做这些动作的。只有心无愧疚,才可能做这些做的这么自然。

    顾沉毅只是抱了她一下便放开了,笑看着她,很安慰的样子。

    观察着他的脸,楚璃吻也不由得笑起来,暂时来看,顾沉毅和顾之问应该是清白的。

    看来,应该只是关系好吧。

    出了邀月阁,往寝宫的方向走,顾沉毅又询问了一些她在这里的生活状况。楚璃吻也算如实回答,没有说任何的不好,顾沉毅显然放心了许多。

    “有些事情过去了就过去了,太过于久远的事情,也没有再追究的必要。问儿,你一日是我的妹妹,那么就永远都是。”顾沉毅压低了声音,却是很认真的在说。

    可是,这些话听在楚璃吻的耳朵里却是万分的诡异,他说什么呢?

    “听懂了么?太子爷若是对你好,这也是好事。若是对你不好,大哥再想办法,把你接回南晋去。”顾沉毅抬手拍了拍她的肩膀,语气笃定,好似这世上没有他解决不了的事儿。

    看向他,楚璃吻缓缓的点头,“嗯,听哥哥的。”

    顾沉毅将她送回寝宫门口,然后他才在明卫的带领下离开。

    看着他消失的背影,楚璃吻便转身回了寝宫。

    进入偏殿,楚璃吻就抬手抓头发,顾沉毅说什么呢?她盯着他的脸看了半晌,始终没有研究出来他所说的是什么。

    一日是他妹妹,就永远都是他妹妹。

    这句话若是细细琢磨的话,倒是能研究出些门道来。

    倚靠在软榻上,楚璃吻琢磨着,看来,和她之前的猜想没有太大的偏差。

    “太子妃,喝茶吧。”碧珠从外走进来,托着她亲手泡的茶。

    回神儿,楚璃吻接过来,喝了一口,随后看向碧珠,“今天看到大哥,你也很高兴啊。”

    “当然了,来到这大卫四年了,奴婢和太子妃相依为命。一直都觉得寄人篱下,孤孤单单。如今看到了大将军,奴婢这悬着的心总算放下了,咱们也不是没人惦记。”有一种有后盾的感觉,心里踏实了。

    这小丫头想法单纯,楚璃吻却也点头,状似同意。

    “好奇我和大哥之间的秘密么?”蓦地,她问道。

    碧珠眨眨眼,然后点头,“好奇归好奇,但这些事情不是奴婢能打听的。就是这东宫不比大将军府,到处都是眼睛,太子妃和大将军也不能细细的聊。”

    楚璃吻轻笑,“说的是呀。你去休息吧,我一会儿下去睡觉。”

    碧珠点点头,“好,奴婢告退。”话落,碧珠便离开了。

    靠在软榻上,楚璃吻喝着茶,一边想着顾沉毅。看来,她和顾沉毅还真不是亲兄妹。

    只不过,若真不是亲兄妹,那这顾之问到底是哪儿来的?

    而且,他们俩到底有没有暧昧?

    反正依据她暂时的观察来看,顾之问和顾沉毅之间,应该是清白的。

    既然是清白的,那她就放心了,不然还得和顾沉毅演暧昧,太累了。

    今晚,她也算是通过了,顾沉毅只是认为她长大了,倒是没有过多的怀疑。只要她不显露自己的功夫,那么就能糊弄过去。

    唯一担心的就是燕离和金央那头了,十二年前的事情,很可能是南晋顾家做的,尽管不知他们把金鼎大还丹拿去干嘛了。

    不过想一想今晚燕离那样子,看起来在帮助她,可是又明显是试探她。这厮,一个机会也不放过。

    琢磨着,她后颈的汗毛蓦地竖起来,楚璃吻刷的扭头看向偏殿门口,下一刻,红色的身影缓缓的进入视线当中,燕离回来了。

    倒是没想到他会这么快回来,楚璃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真稀奇,居然没喝多。”他若是喝的较多,很容易就能看出来。

    走过来,他步伐慵懒,走到软榻前,他身体一转,便坐了下来。

    楚璃吻抬手把自己被他压住的裙子拽走,一边上下审视他。随着他坐过来,她也闻到了属于他的味道。淡淡的薄荷味儿,还掺着些酒味儿,挺好闻的。

    “棠王和顾大将军已经被送出了东宫,他们住在大宫别院。明日,棠王会进宫,顾大将军可以不跟随。所以,明日顾大将军会来东宫,就是不知太子妃需不需要孤作陪啊?”看着她,燕离边说边抬起一条手臂,绕过楚璃吻的头,然后搭在了她脑后的软榻靠背上。

    眨眨眼,楚璃吻点点头,“太子爷闲来无事的话,那就作陪啊。”有燕离在,虽说他可能又会趁机试探她,可是应该会比她和顾沉毅两个人要好得多。万一顾沉毅说一些她根本就不知道的事儿,她根本不知怎么接话。

    “看来,应该是真心实意的欢迎孤。”搭在她脑后的手抬起,两只手指捏了捏她后脑的头发。

    “少说那些我不爱听的话,你若想跟着,那就跟着,我又没说不行。四年不见,原来再亲近的关系也会有生疏的。现在来看,我和太子爷的关系要更近,有太子爷在,我这心里更舒坦些。”似真非真的说着心里话,她看起来还真是没什么诚意。

    凤眸含笑,燕离缓缓地朝着她那侧倾身,他与她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近。

    “这话,听着还算好听。问儿,你说,顾大将军怎么不叫你小璃呢?”这就很稀奇了,她明明说自己的乳名叫小璃。

    “他喜欢叫什么就叫什么呗?有人喜欢喊我妈,我也不能拂了人家的孝心不是?”看着靠近的人,楚璃吻倒是也没躲,闻着他的气息,真是好闻。

    “时时刻刻想着占别人的便宜呢。”她的论调,是又粗鲁又让人哑口无言。

    “话糙理不糙。我和我哥许久没见了,总是会有些生疏。那时年纪小,喜欢赖着他,因为不管做什么出格的事情都有他给我做主。但是现在不一样了,我长大了,又是太子爷的太子妃,总是不能再如以前,你说是不是?”楚璃吻的头微微向后,就靠在了他搁置在她后脑的手上。他的手很热,穿过发丝,穿过头皮。

    “太子妃说道理真是一套又一套。不过,这些都解释不了,顾大将军为何不叫你小璃,而且,他到底知不知道太子妃身手不凡的事情。”这一点,通过燕离今日的观察,他认为顾沉毅不知道。

    “你威胁我?”微微眯起眼睛,楚璃吻抿起唇。

    靠近她,燕离盯着她的脸,然后微微摇头,“怎么敢?”

    瞧他笑的那个样子,哪里是不敢,反而是特别敢。

    楚璃吻哼了一声,下一刻抬手掐住他的喉咙,起身重力压下,轻松的将他按在了软榻上。

    腿一抬,她骑跨在他身上,长发垂坠,如女王降临。

    “顾沉毅来了,我还没嘚瑟呢,反倒把你得意成这个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顾沉毅是你哥呢。你若是想告状,尽管去告好了,我总是能自圆其说,不信你就试试。不过,那个时候,我可就不能再给太子爷你当牛做马了。寻找古镜固然困难,但我想,如今已得到了诸多的线索,接下来的调查应该不会太困难。”长发将他们俩的脸隔成了一个独立的空间,她只看得到他,他也只看得到她。

    “所以,太子妃现在是在威胁我咯?”很明显,她开始威胁他了,而且理直气壮。

    “怎么敢?”她弯起眼睛,那只手还卡在他的喉咙上,另一只手却滑上了他的腹部。用力的捏,抚摸,硬邦邦的,手感特别好,她早就想这么非礼他了。

    凤眸以可见的速度变暗,燕离看着那正大光明占自己便宜的人,如血的薄唇却缓缓弯起。

    “反正,这是个你让我行得通,我也让你行得通的世界。你给我好处,我肯定也给你卖命,太子爷应该特别明白才是。”占尽了便宜,她的手游移到他的胸口,然后揪住了他的衣服。

    不等燕离回答,她俯身,在她唇角重重的亲了一口,发出巨大的响声。

    翻身而起,她拂了拂自己的长发,“晚安。”话落,她转身离开,潇洒恣意。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