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1、恩爱有加(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81、恩爱有加(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翌日,果真如燕离所说,顾沉毅来了。他没有随棠王进宫,显而易见,他来到大卫就是为了看望自己的妹妹。

    一大早的,楚璃吻也从地宫上来,碧珠在这偏殿里等候她,随着她上来,快速的给她更衣。

    “燕离呢?”张开双臂,任碧珠在她身上折腾,楚璃吻一边问道。

    “太子爷在右偏殿的卧室里休息呢。”右侧偏殿那是燕离的住处,他现在几乎都在那边睡觉。

    “倒是恣意。”她是听说顾沉毅已经到了东宫后才匆忙上来的,哪知那厮居然还在睡。

    “太子妃不用着急,你又不是不知道大将军一向早起,让他等上一会儿,他也不会生气的。”给楚璃吻穿上衣服,碧珠一边笑道。

    楚璃吻扫了她一眼,什么都没说。顾沉毅是什么生活习惯,她怎么会知道。

    碧珠将她的头发梳好,又选了一个眉心坠戴上,那红色的宝石坠在眉心,格外好看。

    整理好,楚璃吻便起身走向右偏殿。

    右偏殿门口明卫和内侍在守着,随着她出现,那内侍直接跪在地上,一大早的就开始行大礼。

    楚璃吻自是没时间搭理他们,而且也已经习惯他们的大礼了。不这般行礼,他们也难受。

    穿过他们进入右偏殿,这里的摆设和左偏殿没有太多的差别,唯一不同的就是这里的空气了。

    空气中散着一股淡淡的薄荷味儿,那是属于燕离身上的气味儿。

    进入卧室,红色的大床格外大,此时纱幔垂坠,让人看不清床上的情况。

    走近,楚璃吻抬手将那纱幔扯开,随后,床里面的人也进入视线当中。

    他躺在那儿,没有盖被子,一身红色的中衣,布料丝滑,单单是看着就知穿在身上是怎样的舒服。

    一只手臂垫在脑下,充当着枕头的角色,同时,他凤眸只掀开了一点,满脸都是懒洋洋的笑,他正在看着忽然闯入的她。

    瞧他那样子,楚璃吻就不禁微微撇嘴,又在勾引她。

    扯着自己的裙子旋身坐下,楚璃吻上下扫了他一遍,“我哥来了,不是你说今日要作陪的么,赶紧起来,别装睡美人了。”

    “太子妃还真是无比惦念自己的哥哥,明明连自己的哥哥长得是什么模样都忘了,过了一夜,把那些情谊都想起来了?”他缓缓抽出放在脑下的枕头,随着话音落下,他也抓住了她的手臂。

    施力,下一刻楚璃吻就被他拽到了床上。

    她没有做抗争,趴在他身上,炙热的气息穿透布料,和她的体温形成了较为强烈的对比。

    “我和我哥的情谊还需要用语言来说么?倒是你,把我往你的床上拉,昨晚亲了你一口还不够是不是?欲求不满、欲壑难填,是不是希望我继续非礼你呀?”单手撑着他的胸膛,楚璃吻看着他,小脸儿上都是笑。

    修长的手抚上她的脸,然后穿过她垂坠下来的长发,“按太子妃的意思,孤是可以随便非礼的了?”

    “不然呢?明明看起来很随便的。”挑眉,她就是这么想的。尽管美色诱人,她也确实很垂涎,可是这就是一块强力胶皮糖,要是真沾上了,难保不会把自己套进去。所以暂时来说,她还不想把自己搭进去。

    “太子妃若是这样说,那孤,可就不客气了。”话落,他猛地翻身而起,轻而易举的将原本趴在她身上的人压在了身下。

    躺在了床的里侧,这床很大,很舒服。由此可见,燕离是个很会享受的人。

    看着压在自己身上的人,楚璃吻也不由得眯起眼睛,脸颊莫名其妙的升腾起一股热气来。

    燕离看着她,凤眸幽深,却又好像有一股翻腾的乌云在眸中游走,很容易将他面前的事物覆盖住,再也无法挣脱。

    什么话都没说,他盯了她片刻,然后便俯下了头。

    眼看着他欺近,楚璃吻条件反射的抬手,以极快的速度盖住了自己的唇,而也就在同时,燕离亲在了她的手背上。

    四目相对,距离近的能数清对方的眼睫毛。

    各自眨了下眼睛,燕离便撤开了,距离她二十几公分,用一种难懂的眼神儿看着她。

    楚璃吻也拿开了自己的手,看着身上的人,她猛地抬手把他推下去,“重死了,滚下去。”

    被掀翻,燕离直接靠在了旁边,微微歪头看着那已经坐起身的人,“上次太子妃可是配合的很。”

    拂了一下自己的头发,又用手指正了正额头上的眉心坠,楚璃吻微微仰着下颌,甜美的小脸儿诸多傲慢,“上次配合,这次就得配合?不管做什么,看的当然是心情。我现在没有这个心情,太子爷没看好时机。”说着,她一手撑着床,身体用力,轻巧的从燕离的身上跃了过去。

    双脚落地,楚璃吻微微甩了甩自己的长发,一如既往的满脸傲慢,“快起来吧,我哥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

    盯着她,燕离薄唇微抿,虽说她一副眼高于顶的样子,可是那脸却是微红,很显然她自己也没发现。

    起身,燕离动作慢悠悠,中衣挂在身上,看起来好像只要稍稍动动手指就能掉下来似得。

    绕过楚璃吻,路过她时,他状似无意的低头。随着他低头,炙热的呼吸打在她的额头上,引得楚璃吻不禁眯起眼睛。

    瞪了他一眼,他却只是笑,笑的人心头痒痒的。

    翻了翻眼睛,楚璃吻转身离开卧室,不能再看那厮勾引人了,实在是难以抗拒。

    在外面等了一会儿,燕离便出来了。依旧是一身红色的华袍,不过却明显不是昨天那一身。胸口微敞,让人不禁想一探究竟。

    “你就不能把这衣服穿好么?眼下这东宫也没有陈良娣觊觎你的**了,越来越肆无忌惮。”视线从他的胸前飘过,她虽是一副斥责的语气,但眼睛上的豆腐却是没少吃。

    瞧她那样子,燕离就不禁弯起薄唇,“太子妃管的越来越多了。”

    “不听老人言吃亏在眼前,要是有谁被逼急了对你强行下手,我可不救你。”与他并肩同行,楚璃吻依旧斜睨他胸口,便宜占得正大光明。

    燕离抬手,手指戳在她的太阳穴上,“孤被非礼,你不是也吃亏了?”

    打开他的手指,楚璃吻弯着红唇哼了哼,“那倒是。”

    轻笑,燕离愈发觉得自己对她实在无可奈何。不按套路出牌也就算了,说出口的话,让人好气又好笑。

    并肩走出偏殿,外面,玄翼和碧珠都已经候在那儿了。内侍和侍女跪在地上,他们见了燕离,就是这幅德行。

    “太子爷,顾大将军已经来了有一会儿了。早膳已准备好,太子爷和太子妃是先用膳还是将早膳移到红阁用?”玄翼开口禀报,一口气说下来一气呵成。

    燕离低头看向楚璃吻,“太子妃的意思呢?”

    “不能让他在那儿等着啊。”所以,还是马上去见顾沉毅比较好。

    “听太子妃的。”燕离似笑非笑,看起来心情不错。

    懒得理会他,随后举步走出寝宫。

    红阁是东宫花园中修建的观景之地,东宫的花草园林是一绝,以前齐良娣和陈良娣称霸东宫之时,只有她们才能来这里。若是别人来了这里,肯定会遭到惩罚。

    但如今,东宫早已不是往时,那些乌烟瘴气的东西,随着死了一批人,也消失无踪了。

    并肩同行,两个人往红阁的方向走。

    “说真的,这东宫我时至今日仍旧没有走遍。待得回了下面,我得向二师弟要一份东宫的地图才行。”东宫许多优质的建筑风景,可是根本没看过。

    “那么麻烦做什么?正好今日大舅哥在,孤便带着太子妃在这东宫走走。尽管这一日无法全部走一遍,还有明日,后日,总是能走遍。届时太子妃喜欢哪里,就住在哪里。眼下在这东宫之中,可没有人与你抢。”燕离说着,那声音好听到极点,引得人不由得心都跟着痒痒的。

    楚璃吻看了他一眼,不由得弯起红唇,“这话说的,真是耐听。不管太子爷真心还是假意,这人情我承了。”说着,她抬手拍了拍他的手臂,好哥们儿似得。

    燕离歪头看着她,如血的薄唇载着魔魅的笑,看了一眼她的手,随后道:“是不是得给大舅哥表演一番,孤与太子妃如何恩爱?”

    他一说,楚璃吻也不由得微微眯起眼睛,这个问题她也想过,可是没想出答案来。

    虽说她昨天暂时确定顾之问和顾沉毅不是德国骨科,但那也不是最终确定。鬼知道他们俩到底怎么回事儿,明明不是血亲,却又表现的那般亲近,比亲兄妹还亲近。既然如此,那总得因为点儿什么才是。楚璃吻不知真正的兄弟姐妹亲情是什么模样,但那般亲近,她总是觉得怪怪的。

    既然如此,她若是和燕离表现的太过亲近,不知顾沉毅会是什么想法。

    反正,她不想生出任何的事端来,乱子再多一点的话,她怕她圆不过去了。

    “太子妃,孤的话没听到么?”瞧她那样子,燕离也不由得眯起凤眸。

    “听到了。表现恩爱?不是我的作风。不过,表演一番我也不吃亏,来吧,亲爱的。”说着,楚璃吻抓住他的手,决定就先这么办吧。到时看到顾沉毅先观察一下他,若是他的表现不对劲儿,那她和燕离的表演就暂停。

    被抓住手,燕离特意多看了一眼,“还挺熟练。”

    “怎么,被陈良娣拉手拉出心理阴影来了?”仰头看向他,别看个子矮,她的眼神儿却极其有攻击力。

    “这事儿还记得呢?”燕离倒是好奇了,这事儿她记得倒是清楚,他是想赶紧忘记的,连想都不愿意想起来。

    “你真有心理阴影了?太可怜了。”楚璃吻边看着他边摇头,一副可怜他的眼神儿。

    “本来都忘了,被你这么一说我又想起来了,还没用膳呢,就想吐了。”燕离也几不可微的摇头,想起那些经历,深感屈辱。

    “大丈夫能屈能伸,被人占点便宜不算什么。再说,你不是没失守最后的防线么,还那么矫情做什么?”手拉手,楚璃吻边走边说。

    燕离不语,楚璃吻不由得看向他,瞧他那脸色,不由得扬起眉尾,“不会吧?你**了?”陈良娣便宜占大了,居然比她先得手,不爽。

    若有似无的叹口气,燕离低头看向她,“你觉得孤会让她得手么?孤宁死不从。”

    无语,楚璃吻不由得翻白眼儿,“行,太子爷贞烈。往后太子爷走哪儿,贞节牌坊就背到哪儿。”

    燕离轻笑,“就你怪话多。”惹人发笑。

    走进东宫花园,空气都染上了清新的味道,很是好闻。

    顺着鹅卵石的小路朝着红阁的方向走,树影婆娑间,看得到一处红色的楼阁。所谓万绿丛中一点红,便是如此。

    “还挺好看。住在这里,每天早起的心情应该会很好。”瞧见了红阁,楚璃吻也不由得点头,这古代虽说落后,但是权贵在享受这方面,却是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都能想得出来。

    “喜欢?喜欢的话可以搬来这里住。偌大的东宫,你想住哪儿就住哪儿,毕竟现在人人都知,孤的太子妃是个母夜叉,比齐婕妤更甚。”燕离看了她一眼,笑道。

    “我若是比得过她,当初也不会被她下毒了。”那个可怜的顾之问,就此香消玉殒了。

    “你近日太过紧张,可能都没关注小皇宫,齐家九族在内将近四百人,都已被羁押在刑司。”燕离提醒了一句,楚璃吻的表现,他都看在眼中。

    楚璃吻看了他一眼,没接话。

    “别那么紧张,你的事情,可以日后再说。”她和顾沉毅,看起来可没传说中的那么亲密。

    “待我想说的时候再说吧。”可不能先许下了。

    “真精明。”想把她套住,真是太难了。

    楚璃吻不置可否,他什么意思她又不是不懂。

    抵达红阁,守在外面的内侍和侍女跪了一地,五体投地,就差整个人趴在地上了。

    越过这些人,两个人并肩走进红阁,第一眼便看到了顾沉毅。

    站起身,顾沉毅今日换了一身银灰色的劲装,虽是瘦削,可眼角眉梢间的坚毅却是无法忽视。

    看着那牵着手走进来的两个人,顾沉毅面色不改,“太子爷。”微微拱手,礼节不输,但也绝不低下。

    “顾大将军实在早。”燕离牵着楚璃吻走近,随着说话脸上挂着笑,却又让人对他不由得生起戒备之心,因为他的笑看起来真的一点都不良善。

    “鲜少如此清闲,但每日都是这个时辰醒来,到了时辰便怎么也睡不下了。”顾沉毅说着,看向了楚璃吻,他就是来看她的,哪知多了燕离这个电灯泡。

    “所以哥哥才应该趁此时机多休息休息才是。长途跋涉来到大卫,我看你也没怎么休息,眼圈都是黑色的。”放开了燕离的手,这恩爱也算演过了。

    “习惯了。”低头看着楚璃吻,顾沉毅露出丝丝笑意。

    看着他脸上的笑,楚璃吻也不由得弯起红唇,这么一看的话,这顾沉毅和顾之问之间,应该是真的没什么。

    只不过,很明显他并不喜欢燕离,连客套都懒得。

    燕离坐在宽大的椅子上,一边看着那兄妹二人,依据他对楚璃吻的了解,她现在脸上的笑尴尬的很。

    “哥哥吃过早饭了么?”坐下,楚璃吻看了一眼燕离,他又在那样笑,她也没办法,只能继续和顾沉毅说话。

    “嗯,用过了。对了,这次过来,我带了一些你最爱吃的食物。四年了,没再吃过南晋的食物,是不是想念的很?”看着她,顾沉毅一边轻声道。

    这种问题,楚璃吻只能点头答应,“是啊,有时的确很想念。”

    顾沉毅笑着,然后看了一眼旁边。站在一旁的内侍立即动手将顾沉毅来时带来的箱子搬了过来,径直的放在楚璃吻旁边的桌子上。

    箱子很重,放在桌子上时发出巨大的声响。楚璃吻也不由得哽了哽,这里面到底装了多少啊?

    看了一眼顾沉毅,楚璃吻起身,然后将那箱子打开。

    满满当当,里面是各个包装严密的食物,打开箱子就闻到了一股甜腻的味道。

    每一个都包裹的很严实,显然是担心这一路颠簸会把它们颠坏了。

    拿出来一个,解开外面的捆绑,然后打开油纸,里面包裹的是白色的甜松糕。

    很软,颜色也不错,而且气味儿很甜。

    笑看了顾沉毅一眼,楚璃吻拿起一块,深吸口气咬了一口,刚入口很不错。

    咀嚼,她的嘴动的有些艰难。

    那两个人都在看着她,顾沉毅显然很欣慰。燕离笑的明显很开心,没人当着她的面试吃,她要难受死了。

    “看起来真是不错,孤尝尝。”起身,燕离走过来,将她手中咬了一口的甜松糕夺过来,看了看,然后咬了一口。

    那口甜松糕就含在嘴里,楚璃吻不眨眼的看着他,直至他咽下去,她才无意识的松了一口气。没人试吃,她真的全身都难受。

    挑眉,燕离看着她,明显告诉她无事,吃了不会死。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