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5、我们都收回(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85、我们都收回(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南晋棠王和顾沉毅来到大卫盛都已经六日了,六日来,燕离自然每天陪同,与棠王商谈的无不是两国之间的事情。

    而顾沉毅在最初那日离开他棠王到东宫来见楚璃吻之后,终于在第七天,又来了。

    这一天,燕离没在,尽管楚璃吻很想再次把燕离拉进来作陪,但他抽不出时间来。

    亭中瓜果飘香,轻风吹袭,虽今日温度高了些,但这里还是很凉爽的。

    对面而坐,不知他怎么想,反正楚璃吻觉得这场面应该挺尴尬的。

    其实她很想问问他为何会和康玉卓在私下里见面,还神秘兮兮的。可是,又不能问他,否则会就被他知道,她去偷听监视他的事儿了。

    “太子爷可与问儿说了回南晋省亲之事?”拿起茶喝了一口,顾沉毅问道。

    “嗯,说了。自然是想回去,哥哥不用着急,待得回去之前,肯定会通知你的。”楚璃吻自是得推脱稳住他,找到古镜之后,兴许之前那个顾之问能回来,那时就让她回家吧,想必她已是很想念了。

    “好,到时我在南晋与大卫关口等着接你。”顾沉毅点点头,他也很是想让她回去走走,这大卫虽是大,但总是比不上自己生长的地方。

    “哥,不知你认不认识上官将军?上官将军有几次和我提起你。”将话题转到这上头,楚璃吻说的极其自然。

    “自然认识,见过数次。”顾沉毅点点头,随后又道:“上官将军为人正直,且智谋无双,我很是敬佩。”

    “在这附近几个国家当中,哥哥和上官将军可是齐名的,相识也在情理当中。不知哥哥是否还认识大卫的其他人,还有大鑫的,虽说国家小,人才却是不少。”

    “问儿到底想说什么?”她的问题,听起来可不是一星半点的奇怪。

    缓缓眨眼,楚璃吻轻笑,“我是想问,哥哥有没有见过大鑫的太子,长孙于曳。”废话,她想问的自然是康郡王。可是,又不能问,只能将话题扭到了明显和他八竿子打不着的长孙于曳身上。

    “长孙于曳?没见过,不过却是略有耳闻。这长孙于曳从娘胎里出来时便身体有疾,一直都在大鑫的皇家别院里养病。直至十二年前,他的病才好,这才离开了别院回到朝中。”顾沉毅说着听说来的事情,尽管他不知这其中真假几分。

    十二年前?又是十二年前。

    金央被绑架是十二年前,这个长孙于曳病好现世也是十二年前,还有那个棠王,也是十二年前才回的皇宫。

    “十二年前,真是发生了不少大事啊。”不由得叹道。

    看着她,顾沉毅微微敛起眉目,“问儿是想起了什么?”

    “没有。”摇摇头,她看了一眼亭子外的人,随后微微倾身,压低了声音道:“哥,你来到盛都这几天来,有没有见到金央大人?”

    顾沉毅想了想,“你是说那个头发全白了的年轻人,见过几次。”

    “没有觉得他眼熟么?”金央的特征如此明显,而且年少之时已是白发,但凡见过他一次就绝不会忘记。

    顾沉毅微微摇头,“从未见过。怎么了?”

    “金央好像见过我,但是我不记得了。”试探性的,楚璃吻说道。

    “那应当是我和你回顾家之前的事情吧。你确定自己从未见过他么?”在顾沉毅看来也是如此,特点这么鲜明,即便再久远,也应该能记住一些才是。

    “没见过。”楚璃吻摇头,她会见过他,那才有鬼。

    这个身体的身世究竟是如何,想来顾沉毅也未必清楚,从他的询问就看得出来,他并非全盘了解。

    “你已不记得太久远的事情,但是这个金央却说见过你。我想,你还是避开些较好,免得再生出不必要的事端来。”顾之问的身份知道的也只有顾家的长辈而已,尤其眼下嫁给了燕离做太子妃,就更不能再生出意外来了。

    “我知道,哥哥不必担心。”这也正是她所想的,想起他叫她小璃,她就觉得后脖颈的凉风一阵一阵的。

    没问出顾沉毅和康郡王的关系,楚璃吻也不再设法盘问了。燕离若是想知道,早晚会想方设法查出来的。

    顾沉毅在东宫坐了一上午便离开了,临走时,他细心交代楚璃吻一切小心,有事的话,尽快通知他。无论遇到什么事情,都有他做她的后盾。

    顾沉毅的这种情义,让楚璃吻很是费解,她不明白他心里怎么想的。既然不是血亲,又缘何有这么深的感情。这感情从何而来,甚至超越凌驾于血缘之上。

    送走了顾沉毅,楚璃吻一直紧绷的肩膀才塌下来,这一上午脑子都在转悠着,累死她了。

    缓缓的返回红阁,花草树木形成了无敌的美景,还能遮挡住天上的太阳,怎是一个宜人了得。

    前方,鹅卵石铺就的小路上,天京正等在那里。和楚璃吻一样,总是在地宫待着不见天日,这冷不丁的出现,皮肤白的丧心病狂,将所有的人都比了下去。

    瞧见了他,楚璃吻就知是有事情,“又怎么了?”

    天京走过来,一边道:“没什么大事儿,就是二爷跟我说,上官将军要启程离开了。不过这次他不是回边关,而是前往康郡王的封地,去接那个敏郡主来盛都。”

    “就这事儿?”挑眉看着他,楚璃吻摇摇头,这小子是闲的没事儿干了。

    “上官将军去接敏郡主,咱们东宫的人也得出发了。二爷说,这次去接敏郡主,是由老大你做领队,带明卫前去迎接。”这事儿天京听来的时候是有些怀疑的,可是瞧着眼前楚璃吻不变的脸,他缓缓点头,他信了,这事儿是真的。

    “如此说来,这事儿定下了。成,我知道了,这就准备。”估摸着那头顾沉毅和棠王走了,她就得出发了。

    “老大,你真去啊?”天京很是费解,她堂堂太子妃,干嘛要去接一个侧室。就算她是康郡王的郡主,那也是侧室,楚璃吻可是太子妃。

    “不是真的难不成还是假的?既然太子爷希望我去,那就去好了。”燕离到底有什么目的,去了就能知道了。

    天京一脸的佩服,“原来老大胸襟如此宽广。”他往常还真没看出来。

    瞪了他一眼,楚璃吻绕过他,“太热了,有事儿过来说。”

    天京立即跟上,说真的,这红阁他还没来过呢。在东宫这么久,他一直都在地宫生活。上头腥风血雨的,他若贸然上来,难保不会惹着谁。所以那时,他很是小心翼翼。

    如今,这也算是媳妇熬成婆了,跟着楚璃吻,还能进红阁享受享受。

    瞧他那兴奋劲儿,楚璃吻也不由得弯起唇角,“我去接康郡王的郡主,你也跟着去?”

    “真的?太好了,多谢老大。”天京一听就答应了,格外兴奋。

    “别高兴的太早,跟着我走这一趟,凶险难料。你最好听指挥,不然到时丢了性命,可别怪我没提醒你。”进了红阁,楚璃吻直奔软榻。

    旋身坐下,身子向后倚靠,全身的骨头都放松了下来,舒坦。

    “还有性命之忧?老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还是说,太子爷另有安排。”一听这话,天京就凑了过来,在软榻旁的小几上坐下,他一边紧盯着楚璃吻的脸。

    “燕离做事你又不是不知道,总是有自己的打算。虽然我现在还没猜出来,但我想,不会简单就是了。这康郡王我见过,看起来是个脾气不太好但十分耿直的人,他和上官扶狄交好,应该不是小人。如今把女儿嫁给燕离,也是观察了许久。但,燕离是个小人,这一点怕是康郡王没看出来。”所以,楚璃吻认为,燕离应该是不想娶康郡王的郡主。

    这个联姻的规矩可是传承了几百年了,就像一道枷锁,锁住了皇室和康郡王。燕离可不是个愿意受束缚的人,他应该是想打破。

    就是不知他打破的方式是什么了,若是想借她的手杀掉康郡王的郡主,却是有些异想天开了,还不如想个法子去诬陷康郡王,直接把封地收回更好。

    楚璃吻这般说燕离,天京没法儿接口,但心里是同意的,燕离的确是个不知仁义道德为何物的人。

    “老大,这么说,这一趟,危险重重?”这为燕离杀人没什么,若是被当成了替罪羊,天京可是不愿意。

    “也难说。有上官扶狄在,燕离明知他会尽全力保护康郡王的郡主,应该不会让我们去做杀人越货的事儿。不止我们危险,上官扶狄也可能会落个办事不利的名声。燕离不至于如此陷害上官扶狄,毕竟他是个好用的人。”楚璃吻分析了一下,然后否定了。

    如此一来,天京就更糊涂了,不过,看着楚璃吻,他是放心的,在他看来,她的脑子非常厉害,绝对不比燕离差。

    “不管如何,我都跟着老大走这一趟。”天京打定了主意,必须得跟着走。

    “嗯。你去做好准备吧,此去山高水远,把需要的都准备好才是,免得半路出岔子。”看向他,楚璃吻吩咐道。

    “好咧。”天京一口答应,随后从小几上跳下来,便快步离开了。

    棠王与顾沉毅此次来到大卫要做的事情已经做完,南晋使团也准备离开了。

    楚璃吻没有去相送,不过却交给燕离一些东西托他交给顾沉毅。燕离自然检查了一番,见只是一些大卫特产,便放心了。

    楚璃吻无言,不过已经习惯了他多疑的性子,愿意检查就检查好了。

    燕离亲自将棠王和顾沉毅送到了盛都外,直至晌午时分才回了东宫。

    南晋的使团走了,这边也开始准备去康郡王的封地接敏郡主了。燕离调派出了一队明卫,准备跟在奉皇命的上官扶狄的后面出发。

    其实两个队伍本可以合拢为一队,但燕离明显不放心,因为楚璃吻这个喜好美色的小人儿。

    明卫领队被叫进了寝宫,也不知燕离都交代了些什么,反正半个时辰后他才出来。

    那个领队进去了多久,楚璃吻就在外等了多久。那领队出来,一眼看见了楚璃吻,他立即拱手弯腰,行了个大礼。

    瞧着那给自己拘礼的人,楚璃吻无声的哼了哼,长眼睛的都看出他的尴尬和心虚来。

    绕过他,楚璃吻走进了寝宫,偏殿里,燕离果然在,身边还有一堆折子,堆积的像小山。

    不过,他并没有处理折子,反而靠在那儿,单手撑着头,眼睛盯着一处,心思都已经飞走了。

    走过来,楚璃吻上下打量了他一番,随后转身坐在他旁边。随手扒拉了两下那堆折子,“想什么呢太子爷?”

    眸子微动,“这一路明卫都会紧紧盯着你,所以不要做越轨之事,否则有你好看。”他依旧盯着那一处,嘴上的话却是对楚璃吻说的,且透着冷厉,满是威胁。

    翻了翻眼皮,“那么多人,我还能飞奔过去把上官扶狄吃了?再说,和他相比,明明你更容易得手,我就算下手,你也是第一个。”靠在那儿,楚璃吻边说边冷哼。

    缓缓转过来,燕离看向她,“岂会让你得手。”

    瞧他那样子,楚璃吻就不禁笑出声音来,“行了你,没事儿闹什么脾气。明天上午我们便启程了,还有没有交代的?没有的话,我就回去准备了。”若是他有什么计划,她希望他现在就说,也免得到时她不知实情,再坏了她的事儿。

    “去时不要与上官扶狄同行,回程的路上,还要以郡主的意思为准。她或许不会想要上官将军的护送,还会刻意远离他,你们也都要答应她。金枝玉叶,不能受苦。”燕离一字一句,听起来,好像真的很了解自己要娶的那个女人似得。

    楚璃吻缓缓皱起眉头,“你怎么知道人家不会和上官扶狄同行?你以为人家要嫁给你,就得对所有的男人敬而远之?这莫名的自信是谁给你的?”简直天大的笑话。

    “该对所有男人敬而远之的人是你,孤的太子妃。”抬手搭在软榻的靠背上,燕离看着她,凤眸诱惑,却警告诸多。

    三句话不离这个,楚璃吻也是无奈。

    “别瞎扯这些没用的,告诉我,你是怎么知道康郡王的郡主会刻意远离上官扶狄?他们俩,有奸情?”只有有奸情,才会故意远离。

    “或许吧。”燕离似笑非笑,也不说真假。

    “暂且信你,我会按你说的做。不过,若是一旦发生什么意外,我是会第一个逃走保命的。你那个小媳妇儿的死活,我是不会管的。”所以,他最好别做什么套,把她套里面,他也别想好过。

    她这语气,十足的威胁,不过燕离却丝毫不以为意,反而满面笑意,“她若死了,太子妃还是东宫第一,孤理解你。”

    送给他一个白眼儿,楚璃吻站起身,“再没有什么交代我就回去了。”

    看着她,燕离蓦地抓住了她的手。

    他的手很热,包裹住她的手,让她也不禁觉得很是舒坦。

    扭头看向他,楚璃吻眸子动了动,看了一眼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怎么了?”

    “山高路远,无需焦急。还有,把这些带上,孤已经代你试吃过了,可以放心的吃。”说着,燕离看了一眼旁边的小几,上面放着两个小木盒,很是精致。

    看过去,楚璃吻挑眉,“糖?”

    “你爱吃的。”说着,燕离放开了她的手,紧邻放开时,指尖摩擦,他的热更是感染了她。

    看了他一眼,楚璃吻收回手,“以后有话说话,别乱摸我。”

    燕离只是笑,薄唇如血,却煞是勾人。

    将小几上那两个小木盒拿起来,沉甸甸的。分别打开看了看,果然都是糖,不过两个木盒里的糖却不一样。

    一个盒子里的糖泛着水果的清香,另一个则是花香,很好闻。

    “谢了。”盖上盖子,楚璃吻点点头,很满意。这落后的古代,没什么东西能得她的喜爱。倒是这糖很纯正,没有什么添加剂之类的东西,很好吃。

    倚靠在那儿,他承了她的谢,眉眼含笑,惑人的很。

    瞧他那样子,楚璃吻不由得眯起眼睛,随后就伸手在他胸上抓了一把,这便宜不占她浑身难受。

    被非礼,燕离不由得皱眉,“有事说事儿,别乱摸。”

    这句话,甚是耳熟,就是刚刚楚璃吻说过的。

    笑出声,楚璃吻指了指他,“我收回。”

    “孤也收回。”他也笑,随后抓住她的手,一边看着她。凤眸幽深,她的脸完整的印在他的眸子深处。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