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6、太子爷的死命令(二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86、太子爷的死命令(二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翌日,队伍整顿好,楚璃吻也准备妥当要出发了。此去自然不比寻常,她与所有人一样,皆是骑马而行。

    迎接康郡王的郡主的座驾已由上官扶狄带领离开了盛都,而这东宫只是出一队人马,意思意思罢了。

    一身男装,长发利落的捆绑在脑后,完整的露出她的脸庞。其实若单单看她的打扮,倒是很有男儿气概。只不过,若是看她本人的话,破绽百出,谁都看的出她不是个男人,而是女人伪装的。

    皮肤太白,五官太柔,气息甜美,个头太矮。哪一点都足以说明,她不是男人。

    但是,楚璃吻却不管那么多,最好谁也别拆穿她,否则有他们好看。

    天京跟在她身边,换上了和明卫一样的劲装,只不过看起来缺少了那股子煞气,一看就没杀过人。

    明卫各自上马,天京也跑到了属于自己的那匹马旁边,很是稀罕的摸着马儿的鬃毛。

    楚璃吻看了一眼,便走向了站在不远处的燕离,玄翼跟在他身后,低垂着头。

    “我走了。”看着他,楚璃吻不由得弯起眼睛,阳光下,他真是好看到爆炸,妖精。

    “一路小心。待孤处理完手头上的事儿,就去监视你,不要做坏事。”用手指戳了戳她的鼻子,燕离明显威胁和恐吓。

    楚璃吻自是不信,他是不会离开这盛都的。

    “成,我等你来抓我现行。美丽勾人的太子爷,告辞了。”转身,她的手顺势划过他的胸前,占便宜占得正大光明。

    扫了一眼非礼自己的手,燕离弯起薄唇,“别太着急,一路慢行。”

    “妥了。”边往外走,楚璃吻边朝后挥挥手,知道他什么意思,别和上官扶狄同行嘛,晓得。

    离开东宫,骑马而行,打马,马儿也奔了起来,眨眼间便出了几条街。

    街上行人不多,队伍穿过长街,直奔盛都城门。

    上官扶狄一早时已经出发了,他们出了城想必也会快马加鞭,现在肯定走的很远了。

    队伍出了城,空气都变得不一样了。天京更是如脱缰的野马,就差用自己的四肢代替马儿飞奔了。

    天气虽是热,可是快马跑起来,依旧很是凉爽。

    楚璃吻骑马的技术很是不错,尤其这个世界的马儿,精品诸多,很好驾驭。

    “太子妃,咱们无需加快速度,太子爷有吩咐,跟在上官将军后面就行。”明卫的小领队驾马至楚璃吻身边,说道。

    “叫老大。”楚璃吻扫了他一眼,她这幅打扮,叫什么太子妃。

    小领队立即点头,“老大,咱们慢下来吧。”

    “知道你主子是什么心思,放心吧,我不会越过上官扶狄或是和他同行的。只不过很久没骑马了,想遛遛马而已。把你的心放在肚子里,我不会去找上官扶狄,你也能顺利完成看管我的任务。”楚璃吻十分清楚这小领队领了什么任务,她也不为难他。

    “老大,属下并没有看管老大的意思。”小领队很是为难。燕离可是给他交代了半个时辰,要他如何看好楚璃吻,哪怕是步步紧跟,也一定要看着她,不许她和上官扶狄有近距离的接触。

    这种任务,就不是任务,接与不接,两头都不讨好,里外不是人。

    队伍快马加鞭,诚如楚璃吻所说,其实就是在遛马放风儿,谁也没想过去追上官扶狄。

    可是,他们的速度很快,即便不想碰到,也难免会发生意外。

    傍晚时分,便能瞧得见设置于前方的驿站,然而,除了驿站,他们还瞧见了另外一个队伍。那一行队伍车马俱多,正在缓慢的进入驿站。

    瞧见了那队伍,明卫小领队的脸都变色了。还说不和上官扶狄碰上呢,这可好,第一天就碰上了。

    骑坐于马背上,楚璃吻扭头看了他一眼,几分无言,“别弄一张死老婆的脸给我看,不会为难你的。若是大家不介意,那咱们今晚就在这儿过夜吧。”官道不可谓依山傍水,而且现在正值盛夏,就算在林中夜宿也不会冷。

    一听这话,小领队恍若得到了赦令,连连点头答应,同时挥着手,要身后的队伍进山寻找适合休息的地方,今晚就夜宿于此了。

    坐在马背上,楚璃吻几不可微的摇头,看来燕离真是给他下了什么死命令了,以至于一瞧见上官扶狄的队伍,脸都白了。

    死妖精,不干好事儿。

    “老大,真在这儿过夜啊?前头明明有驿站,咱们可以吃上热乎饭,喝上热乎水,没准儿还能洗个热水澡,干嘛在这荒郊野地的过夜。”天京骑着马从前头跑回来,很是不解。

    “这种天气,你不喝热水,不洗热水澡,也不会死的。”看着他,楚璃吻一字一句提醒,她还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就是想享受一番罢了。

    闻言,天京只能闭嘴,“听老大的。”

    明卫速度快,很快的便在左侧山中寻到了一处山坳。山坳几十米之外就是一条小溪,溪水清澈,流动时的声音也格外好听,叮叮咚咚的。

    明卫各司其职,有负责马儿的,有负责生火的,有负责打猎解决今晚吃食的。很明显,这些人经常夜宿野外,这可不是第一次。

    在小溪边走了一圈,天色暗了,楚璃吻也缓缓地回了驻地。篝火已经升起来了,照的整个山坳都亮堂堂。

    天京较为好奇,跟着那些明卫四处走,对于这野外求生,他很明显是想学一学。

    “老大,咱们明日到前方的官驿换马,上官将军应该一早就会启程,所以咱们只要比他们晚上一些出山就行,老大以为如何?”明卫小领队把水壶给楚璃吻送过来,一边小声禀告道。

    眸子一转看向他,楚璃吻没什么表情,但若细看,她满脸都是无语。这无语不是针对小领队,而是燕离那厮。

    简直神经病,他犯神经病不要紧,瞧瞧把这小领队逼得,都要疯了。就怕她忽然冲出去见上官扶狄,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老婆要偷人呢。

    “你来规划时间,不用跟我说。”微微摇头,楚璃吻告知,同时也希望他别那么紧张。

    小领队明显很尴尬,可是又没办法,这上头就是这般交代的,他只能领命,决不能怠慢。

    这一夜,伴随着泉水叮咚,很快的便过去了。盛夏时节,太阳出来的也早,待得太阳出来,众人才准备启程。

    将残余的篝火熄灭,各自牵马,然后缓缓的离开山林。

    上了官道,阳光更盛,也更清楚的瞧见前方的官驿。

    众人骑马前往官驿,让那小领队松一口气的是,上官扶狄已经走了。

    瞧着那小领队放松下来的脸,楚璃吻不由得发出一声嗤笑,简直了,燕离这厮快把自己的属下给逼疯了。

    换了马,又在官驿装了些路上吃的食物,随后便启程出发了。

    今日天气不错,新换的马儿也跑的快,官道平坦,若是一直这个速度,相信很快就会抵达康郡王的封地。

    接下来,两天的路程,没有再看到上官扶狄,那小领队明显放松了许多。

    康郡王的封地在西北,那是一座城,但自开国始,康郡王的封地就在这里,所以,现在这西北可以说都是康郡王的封地。

    而且这里距离上官扶狄镇守的西关也很近,其实若是细细想起来的话,他们在西关似乎形成了另外一股势力了。

    自从进入了西北,楚璃吻也不由得开始思考这些问题,说不定,燕离的最终目的就是这个。

    但是,想解了康郡王在西北的威望,并不容易啊。

    西北较之盛都要凉爽些,尤其快马奔跑时,迎面吹拂的风更是爽快。

    太阳偏西,队伍在官道上行进,傍晚之前若是还看不见官驿,那么今晚又得在山中过夜了。

    不过众人并不以为意,天气这般好,在野外过夜一点问题都没有。

    果然,天色暗下来,官驿还是不见影子,明卫骑马在前,打算寻找适合停留过夜的地方。

    然而,就还在寻找之时,楚璃吻却隐隐的瞧见前方官道的尽头,有一些人若隐若现。

    “看前头,好像是上官将军的队伍。”微微眯起眼睛,黑夜里视物对楚璃吻来说并不难,但是太远了,看不太清楚。

    一听上官将军,那小领队立即打起了精神,瞪大了眼睛往前头看,然后缓缓的勒马。

    “好像还真是。老大,咱们别往前走了。”几天了,哪想到又碰见上官扶狄了,小领队很是难做。

    看了他一眼,楚璃吻叹口气,“成,不为难你,就在这儿歇下吧。赶紧叫你的人去找休息地,马而跑的都累了。”摸了一把马儿的脖子,流汗了。

    小领队松一口气,“谢谢老大。”她只要不为难他,他就谢天谢地了。

    队伍停在官道上,几个明卫分别进入官道两侧的山中,寻找休息地。

    盯着官道尽头,那一队人很明显是停在那里,没走动。

    蓦地,楚璃吻微微眯起眼睛,她怎么觉得,有人在半空中跳动呢。

    “领队,这前头,好像打起来了。”弯着红唇,楚璃吻笑道。

    闻言,忙碌的小领队立即调转马头看向前方,盯了一会儿,不由得点头,“确实打起来了。”

    楚璃吻笑眯眯的看向他,“遇到这种事,你说我们是过去呢,还是在这儿看热闹?”如何对付这种突发情况,不知燕离有没有交代给他。

    小领队明显在绞尽脑汁的想如何解决这事儿,楚璃吻看着他,不由得笑出声,“蠢死了,燕离就没交代给你?果然什么样的主子什么样的下属。这前头,上官将军明显中埋伏了,这儿距离西关很近,上官将军也多数是在这里与人结仇。想埋伏他,那么肯定十分了解,所以人数不会少,而且也应该都是高手,否则都是送人头。这种情况下,上官将军的胜算,你认为是多少?我们是否需要前去搭救,搭救与不搭救,这两种选择之间的得利其实在脑子里稍稍算一下就会清楚了。领队大人,算明白了么?”

    小领队其实也很为难,若是他没领燕离的命令,他肯定会去搭救的。

    但是现在他领了燕离的命令在先,就不能擅做主张。

    瞧他还在纠结,楚璃吻也是无可奈何,双臂环胸,一边叹气。

    天京骑马立于楚璃吻另一侧,瞧着小领队那样子,他深表同情。想必太子爷,真的给他下了死命令,否则他也不会这般为难。

    “那,老大的意思是?”想了想,小领队看向楚璃吻,他觉得还是先了解一下她的意思比较好。

    “我的意思?我的意思是,一会儿等着给上官扶狄收尸。”看着他,楚璃吻弯着红唇,一字一句道。

    天京无言,上官将军哪会那么容易死。

    一听这话,小领队纠结,似乎也觉得不去搭救说不过去。

    “从现在开始,一直到明日一早,就由老大做主。还希望,老大不要和上官将军生出别的事端来,否则,属下吃不了兜着走。”他真的很为难。

    “我还能做什么?你和你的主子,想的都太多了。”燕离不在,她也没兴趣拿他的人撒气。只能摇摇头,然后双腿轻夹马腹,“走。”再拖下去,前头指不定怎么样了。

    小队立即随着出发,没人拖沓。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