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88、半路生事(二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88、半路生事(二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康玉敏引着楚璃吻到了上房,这郡王府里的下人动作很快,这里已经洒扫一新,而且点了新的熏香,很是好闻。

    “太子妃无需客气,就把这里当成自己家。尽管,这郡王府可能比不上东宫,但胜在舒适。”康玉敏引着楚璃吻进了房间,然后亲自动手去打开窗户,通风。

    环顾了一圈,楚璃吻看向她,她正在倒茶。一举一动,都很是得体,透着温柔。

    “快坐吧,喝杯茶。”端着茶过来,康玉敏看着她,不由得微笑。

    看着她的笑,楚璃吻不由得挑眉,这笑容,可真值得研究。

    坐下,楚璃吻接过茶,却没喝。看着在自己身边坐下来的人,她开口道:“待回了盛都,你我可能会日日见面,我这个人刚见面可能觉得还不错,但相处久了就会知道,我这人挺讨厌的,还希望敏郡主到时不要见怪。”

    康玉敏看着她不由得轻笑,“太子妃说的哪里话,不管从哪方面看,太子妃都很惹人喜爱。”

    “真的?这话,我就信了。敏郡主得知道,这东宫的人呢都很讨厌。除了我之外,还有一个人更讨厌,那就是太子爷。”这句话,纯属报复。

    提起燕离,康玉敏脸上的笑淡了些,显然她对燕离没什么兴趣。

    楚璃吻自然观察到了她的表情,不由得动了动眉毛,“我倒是很希望咱们能好好相处,敏郡主也知道,前些日子东宫死了很多人。那些女人,都被遣送回了本家,少了那些女人勾心斗角,这生活也很没意思。但是,勾心斗角的,也没什么好处,因为最后总是会以见血为结尾。”

    “这种事情,任何一家都是不可避免。”康玉敏很淡定,这种事情,她从小到大见过太多了。女人之间总是很容易争斗,而这争斗的源头就是因为男人。

    看着她,显然一副并不在意的样子,楚璃吻更加确定了,这个敏郡主的心早就飞了。

    可怜燕离啊,人还没娶过去,绿帽子就坐实了,真可怜。

    回去见了他,她非得好好嘲笑他一番不可,长得像个妖,哪知是个武大郎的命。

    康玉敏和她谈了一会儿,侍女便来了。随后她起身告辞,并且嘱咐楚璃吻多多休息。

    瞧她那眼神儿,充满了关爱之色,就好像在看一个小辈似得。

    眼神儿都这样,楚璃吻已确认无误,这敏郡主,倾心顾沉毅。尽管不知顾沉毅是什么意思,但她显然已经把自己摆放到她嫂子的地位了。

    这事儿啊,有意思了。

    休息了一晚,天京才抽出时间来找楚璃吻。说是康郡王那边已经开始准备了,明日一早就能启程。

    “敏郡主可有什么要求?”临来时,燕离可是交代给她很多呢。

    天京摇头,“没有。对了,康小世子会随行护送敏郡主。”

    “他?”楚璃吻微微皱眉,燕离应该是早就知道什么,所以才会对她有那一番交代。而如今康玉卓也随行,她就更觉得心里不安了,总觉得有什么事儿会发生。

    看着楚璃吻的脸色,天京也不由得深吸口气,“老大,是有什么蹊跷么?那个康小世子,依我看,也没什么。”没头脑,很单纯的样子。

    “暂时还不知。这郡王府不错,都休息着吧,无事也不要出去乱走。明日一早,我们便启程。”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楚璃吻认为,就算有什么事儿发生,也有燕离在呢,毕竟他早就说过,不管出了什么事儿都有他担着。

    明卫领了楚璃吻的命令,各自都在房中歇息,没有出去乱走。

    外面,康郡王府也正在准备,随着敏郡主一同送往盛都的,有很多东西,那应该就是聘礼。

    休整了一夜,楚璃吻也没离开过房间,一夜过去,一大早的,便有人来通知,上官扶狄那儿已经准备好了。

    楚璃吻带领明卫迅速集结,抵达郡王府的前院时,康郡王等人都在。

    聘礼多达十几车,康郡王也安排了人专门护送聘礼。而那边,康玉卓和康玉敏也已经准备好了,正在与康郡王道别。

    康玉敏满脸都是泪水,康玉卓的脸色也不太好。康郡王摸着康玉敏的头,正在安慰她。

    可是康玉敏真的很伤心的模样,瞧她那哭着的状态,好像这辈子都见不到康郡王了似得。

    终于时辰到了,康郡王拍了拍康玉敏的头,让她赶紧上路吧。

    走出郡王府,那豪华的马车就停在府前。康玉敏在康玉卓的搀扶下上了车,这边楚璃吻和上官扶狄向康郡王告辞,便各自上马,启程。

    队伍很长很长,前方上官扶狄打头阵,中间是宫中的车驾,东宫明卫行在车驾后头,最后面,则是康郡王府护送聘礼的大队。

    出了粟城,车马也渐渐地跑了起来。

    没过多久,马车的窗子被推开,下一刻,康玉敏把一直骑马行在马车旁边的康玉卓叫了过去。

    康玉卓凑近马车,一边俯首靠近车窗,听着康玉敏把话说完,他就直起身体,然后调转马头朝着后面过来了。

    看着接近的人,楚璃吻缓缓眯起眼睛,来了。

    燕离说的那个事儿,看来他还真不是瞎编。

    康玉卓骑马过来,在楚璃吻身边调转马头,随后道:“太子妃,我姐说,这去往盛都的路与粟城就大不相同了。为了避嫌,她还是和东宫的人马一同行走较好。上官将军虽然是个君子,但也理应避开些。”

    看着他,楚璃吻似笑非笑,“所以敏郡主的意思是,要和前方开路的上官将军拉开些距离?”

    “对,远一些不怕,反正这一路也不会有什么危险。”康玉卓点点头,就是这个意思。

    “好,听敏郡主的。”点点头,她答应。

    “多谢太子妃。”见她答应,康玉卓立即拱拱手,随后便快马跑向了前头。

    “老大,这又是怎么回事儿?上官将军,可是正人君子。”天京追上楚璃吻,一边问道。

    “谁知道呢。”她笑着,看起来心情不错。

    康玉卓跑到了最前头和上官扶狄交涉,交涉了许久,他才骑马回来。

    不过片刻,上官扶狄也骑马过来了,楚璃吻看了一眼那立即紧张起来的小领队,笑出声。

    “敏郡主不想我与这队伍距离太近,所以,我会在前一里之外开路。把这个拿上,但凡有事,朝天放信号,我会立即过来的。”说着,上官扶狄将一个一掌长的竹筒交给她。

    “不会出什么事儿的,这是大卫,又不是战乱之地。”接过,楚璃吻一边说道。

    上官扶狄点点头,“小心些。”

    “嗯。”弯着红唇,楚璃吻答应。

    上官扶狄驾马回到了前头,很快的,便带领着自己的队伍快马向前奔去。

    这边,楚璃吻也调派队伍,移到了前头,有开路有断后,尽管人不多,可是分配均匀。

    楚璃吻是开路的,不时的回头看一眼那车驾,康玉卓一直守在一旁,不时的与车里的康玉敏说话。

    这姐弟二人的关系还真是好,单单是看着就不禁羡慕,有个兄弟姐妹好处多多。

    临近傍晚时,队伍也抵达了沿途的官驿。上官扶狄的队伍早就到了官驿,而且都已整顿好。且因为敏郡主的顾忌,上官扶狄也将自己的人安排在了远处。

    这一晚,风平浪静,不过后半夜时,天空却缓缓有乌云飘上来,遮挡住了天上的星辰。

    翌日,天上下着绵绵细雨。

    骑马的人披上蓑衣,戴上草帽,然后陆续的离开官驿,上路。

    依旧骑马在前,看着前方,上官扶狄的队伍只有隐隐约约的一些影子。再加上这细雨蒙蒙,能见度更低了。

    天京不时的往后看,他是很担心会出什么岔子,尤其今日天气如此不好,他就更是觉得心里焦躁不安。

    “老大,这雨若是下的太大了,咱们就停下来吧。”戴着草帽,可是时间久了也没什么用了。

    楚璃吻看了他一眼,“那就得问问敏郡主了,现在这队伍里她是老大。”

    天京无言,“老大,你来真的?”她可是太子妃,那敏郡主嫁过去也是侧室。

    “难道我像假的?”楚璃吻挑了挑眉,她认真的很。

    天京很是无奈,作为太子妃,她应该把杀人时的那霸气拿出来才是。

    不管他,队伍继续前行,马儿跑的不是很快,但是雨却越来越大。

    官道两侧的山逐渐浓密了起来,绵绵的雨打在树上,发出沙沙的声响。

    天上的云很重,似乎已经要压到所有人的头上来了。

    官道开在山中,缓缓地,有一个拐弯。进入这拐弯的区域,前后就都瞧不见了。

    也就在这时,山中的沙沙声忽然变大。楚璃吻看向山中,眸子微微眯起,“告诉所有人,警戒。”

    天京一激灵,下一刻调转马头朝后走去。

    然而,就在天京刚刚走过车驾时,两侧山中忽然陆续跳出手持长刃的黑衣人,眨眼间便将这段弯道包围。

    “警戒!”前后的明卫扬声高喊,下一刻快速的骑马汇聚于车驾周边,一致对外。

    黑衣人成群结队而上,训练有素,轻功了得。

    明卫自是抵挡,但人数相差太过悬殊。

    楚璃吻跃下马背,朝着康玉敏所在的马车而去。她速度不慢,可是那些黑衣人的速度更快,几个人绊住马车旁的明卫,另几人一跃而起,直接劈开了马车。

    马车里,康玉敏站在那儿几分慌张的样子,服侍她的两个侍女则被吓得已经趴在了车板上,动也动不了。

    劈开马车,两个黑衣人架住康玉敏,随即跳走。康玉卓本就武功不济,眼看着自己的姐姐被抓走了,不管不顾的骑上焦躁不安的马儿,冲进了官道旁的密林当中。

    拿出身上的竹筒,楚璃吻朝着天上扭开,一股紫色的烟飞上天空。可是正在下雨,那紫色的烟也没飞上去多高,便灭了。

    无法再管,楚璃吻调派了一下明卫,要天京和几个人守在原地,其他几个人跟着她进山追人。

    进入山中,雨更大了,都是积聚在树冠上,人一走过,树木摇晃,那些雨水都落了下来。

    身上的蓑衣和草帽早就扔了,雨水打下来,从头到脚被淋了个透。

    快速追击,能听得到康玉卓大呼小叫的声音,时大时小。

    众人追击,也是顺着康玉卓的声音。不过楚璃吻却蓦地停下来,雨水顺着她的额头往下流,睫毛都湿了。

    “你们几个继续顺着康玉卓的踪迹追他,你们几个跟我走。”话落,她脚下一转,朝着另一个方向追了过去。

    小领队带领一队人去追康玉卓,而另几个人则随着楚璃吻朝着别处追了过去。

    越进深山,山势越崎岖,陡峭的十分不好走。雨水很大,但是依稀的,也能瞧得见一些人走过的痕迹。

    登上山巅,还想往下,楚璃吻却猛然收住了脚,下面,是一处断崖。怪石横生,还有一些树木横七竖八的生长着。因为下雨,那断崖下白雾渺渺,根本看不清有多深。

    “老大,怎么办?”明卫查看了一下周边,随后又返回,已经找不到人的踪迹了。

    “你们两个在上面,你们俩跟我下去。”稍稍考虑了下,楚璃吻便做了决定。随后俯身扣住一块凸起的石头,她便跃了下去。

    另外两个明卫跟着她陆续跳下去,眨眼间的,就被白雾挡住了踪迹。

    其实,这下面没有多深,因为下面雾气太多,所以才会让上面的人觉得这下面很深。

    抓着树枝,楚璃吻和两个明卫落在了地上,稍稍观察了一下地上,尽管有些雨水都来不及渗入土地中,但那些杂草却歪歪斜斜,显然是有人踩踏过。

    果然在这儿,三个人循着那踪迹向前追,哪知追出去几百米后,一条水势汹涌的河流出现在眼前,截断了去路。

    看着眼前的河,楚璃吻稍稍观察了一下,随后分配,“你去对面,你往上游走,我去下游。两刻钟之后,咱们在这儿见面,不管有没有发现,都必须回来。”

    两个明卫对视了一眼,随后点头,“是。”

    三人分开,朝着不同的方向寻找,楚璃吻沿着河流往下游走,边走边巡视周边的踪迹。

    雨很大,她全身都湿透了,雨水顺着脸往下流,简直跟洗澡了一样。

    走了将近一刻钟,楚璃吻忽然停下脚步,转头看向左侧的密林,一丝悉悉索索的声音传了过来。

    几不可微的眯起眼睛,睫毛上的雨水也因为她的动作而流了下来,“出来。”

    下一刻,密林当中,一个身影挪了出来,不是别人,居然是康玉卓。

    瞧着他,楚璃吻发出一声嗤笑,“跑的还挺快,那几个人追你居然都没追上。”

    康玉卓亦是满身泥水,看起来较为狼狈。

    走过来,康玉卓抹掉脸上的水,一边道:“那也不如你厉害,居然在这儿截住了我。”

    “那些黑衣人把敏郡主带到哪儿去了?”双臂环胸,楚璃吻看着他,直奔主题。

    康玉卓眨眼,然后摇头,“我怎么会知道?眼下这情况,你不如回去通知上官将军吧,然后一起找。”

    “少跟我打马虎眼,那些黑衣人明明就是你们安排的。应该换个说法,是你和敏郡主安排的,特意演这一出戏。”别以为她没看出来。

    康玉卓哽了哽,“你别胡说,我不知道那些人是做什么的,为什么会劫走我姐。”

    “你和敏郡主的感情这么好,她被劫走,你居然一点都不着急。而且,刚刚你去追,走的居然是另外一个方向。还说不是你搞的鬼,再嘴硬,小心我揍你。”最后一句话,眼睛瞪大,康玉卓站在对面无端的一个激灵。

    “你别诈我,我什么都不知道。”康玉卓扬起下颌,一副打死也不说的样子。

    “敏郡主之所以冒险,是因为她不想嫁给燕离,因为她早就有了心上人。这个心上人,想必我也认识,还和我很熟,对不对?前些日子,你偷偷潜到盛都,就是为了见敏郡主的心上人。我想当时你应该都向他和盘托出敏郡主的意思,但我想,他没有答应。就算我哥没有答应,敏郡主依旧选择冒险,还真是情根深种啊。”楚璃吻一字一句,康玉卓的脸色也变了又变。

    “你是怎么知道的?”看着她,康玉卓很担心,燕离是不是也都知道了。

    “我有脑子。”简而言之,嘲笑康玉卓没脑子。

    康玉卓看着她,气鼓鼓了半晌,猛地抽出一把刀子来抵在自己的脖子上,“我告诉你,不准去追我姐。你要是不听我的,我就死给你看。”说着,手上用劲儿,刀尖也刺破了皮肤,血也随之流了出来。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