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1、简单的理由(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91、简单的理由(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燕离一袭黑袍,衣料上沾了些泥土。

    轻松的把楚璃吻抱起来,他脚下一转就准备走。

    “等等,他们俩怎么办?”一手抓着他胸前的衣襟,在她的视线里,他的脸仍旧有些扭曲。

    燕离扫了一眼上官扶狄和康玉敏,随后又看向怀里的小人儿,“我只能救一个。所以,我选择救你,他们俩就只能等死了。”

    “你都不考虑一下么?”上官扶狄可是考虑了很久呢,在私情和忠义之间,他选择了忠义,可见选择很重要。

    “废话真多。我想要你活,其他人就得死,死的是谁,根本不在我考虑范围之内。还有废话么?没有赶紧走了。”燕离垂眸看着她,很是不耐,甚至想骂人。

    听他说的,楚璃吻也不由得笑,“走吧。”说的也对,死的是谁,又有什么关系。

    抱着她,燕离转身便走,走的是他们刚刚走过来的那条路。上官扶狄和康玉敏被留在原地,那两个人好像都把他们俩给忘记了。

    沿着来时的通道往外走,可还没走上一百米,就听得前头崩塌的声音。

    燕离脚下一顿,“不好,前面塌了。”

    “真够倒霉的,那怎么办?你怎么下来的?”楚璃吻无语,他这忽然出现,好像从天而降似得。

    “当然是打洞下来的。”燕离回答,随后迅速的判断,下一刻抱着她转身,只能重回这通道深处。

    往回走,路过上官扶狄和康玉敏所在的地方,他们俩还在那儿,而且都晕了,康玉敏抽搐的更严重了。

    燕离根本都没看他们,抱着楚璃吻快速的朝着深处走进去,后面,塌方的声音也越来越近。

    通道深处,腐味儿也愈发严重,楚璃吻尽管吃了药,可是头依旧昏昏的。

    “这瘴气有毒,你确定自己能撑得住?”看向那抱着自己的人,幸亏她不重,否则他还真抱不动她。

    “进来的时候察觉到这里的空气有异,我便提前吃了药。”燕离盯着前路,脚下不停,一边回答道。

    “那你为什么抢上官扶狄的药?”这个人,自己有药还抢别人的。

    “我也只有一颗。”燕离看了她一眼,说道。

    无言,楚璃吻冷斥一声,“鄙视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再说,我夺了药,才能救你。”他想救她,所以也不在乎从谁的手里抢夺药,死的是谁他也不在乎。

    “那你就不能把你的药留下来给我吃?说来说去,还是得鄙视你。”楚璃吻接连冷哼,但说完了却发觉,这不是她能说出口的话。就像燕离所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如果是她的话,自己有药,也肯定给自己吃,不会让给别人的。

    他们俩和上官扶狄比起来,那可真是天上地下。没法儿比,但凡有点自知之明,都得羞愧死。

    “好,再有下回,肯定把药让给你。”燕离无法,不想和她再争辩,只得妥协。

    听他这么说,楚璃吻却笑出声,“成。”

    燕离向前走,却忽然脚下一顿,然后看向怀里的人,“两条路,走哪条?”

    闻言,楚璃吻扭头看向前方,果然,两个黑漆漆的通道出现在眼前,破破烂烂,一看也要塌方了,坚持不了多久了。

    “两条,咱俩没法儿选。不然这样吧,咱俩一同指路,看看有没有那个运气,能反选出一条路来。”说着,楚璃吻放开一直抓着他衣襟的手。

    燕离看了她一眼,随后点头,“好。”

    两个人对视,下一刻楚璃吻伸手,“这条。”

    “右。”

    两人速度一致,而且选的都是右边这一条。

    楚璃吻轻笑,“左边这条,走吧。”

    燕离脚下一转,径直的走向左边那条通道。

    微微低头,进入通道,这里面很低,燕离也不得不低着头走路。

    他低着头,楚璃吻看他看的更清楚了,眼前还有些发花,但是头没那么沉重了,“你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她还说他不会离开盛都呢,哪想到他居然真的溜出来了。

    “晓寒鸟。”燕离回答,告知她原因。因为她吃了药,所以不管她藏在哪儿,他都能找得到她。

    “原来如此。这晓寒鸟真起作用了,这才是用到了正途。”通道狭窄,燕离横抱着她,她的脚都撞到了旁边的石壁。

    “我跟着晓寒鸟先一步找到了你,接下来,他们就会来找我。”燕离说道,也算是安慰楚璃吻。

    “我听着后头还有坍塌的声音,上官扶狄和康玉敏估计被活埋了。真是造孽,都怨康玉卓那小子。”哼了哼,想想上官扶狄,她唯一见过的君子,就这么没了。

    “不用你操心,上官扶狄的人若是动作快,应该能在他们被活埋前把他救出去。”由此可见,燕离在外面的时候看到上官扶狄的近卫了。

    “希望如此吧。”楚璃吻却没那么乐观,塌方的速度那么快,即便上官扶狄的近卫是穿山甲,但定位未必准确啊。

    “历经生死,这回知道谁好谁坏了?”听她一副担心上官扶狄的语气,燕离很是不满。

    “综合品评还是你坏,不过,即便是坏的,也坏的很得我心。”最起码,没对她见死不救。

    “我说的不是这个。”瞪视了她一眼,燕离不愉。

    “成成成,我知道了。你是我亲老公,你最好。”楚璃吻抓着他的衣服,尽管眼前还发花,但是却不阻碍她把手伸手他衣襟里。

    垂眸看了她一眼,燕离薄唇微弯,显然满意了。

    向前走,路愈发狭窄,燕离的手臂把楚璃吻的头往自己的怀里拢,但是她的脚却还是不断擦蹭到旁边的石壁。

    “背着你。”燕离停下,然后把楚璃吻放下来,随后在她面前蹲下了身体。

    看着那蹲在自己面前的人,楚璃吻不禁无声的笑,她俯身趴在他的背上。

    燕离起身,背着她,继续向前。

    双臂环着他的颈项,楚璃吻下巴搁置在他肩头,一边微微歪头瞅着他的耳朵,“你怎么离开盛都了?”

    “你走的第三天我便离开盛都了,哪知到了这里,便瞧见官道上狼狈的队伍,就知道出事儿了。幸好我带着晓寒鸟,否则你就死定了。”燕离回答道。

    “多谢了。”抽出一只手,楚璃吻摸上他的耳朵,摸了摸,然后开始折叠他的耳朵,想把它扣在一起。

    燕离微微扭头,“别捣乱。”

    “不对啊,我走的第三天你就离开了盛都,为什么今天才抵达这儿?你路上做什么去了?”手臂重新勒住他的脖子,楚璃吻问道。

    “轻点儿,谋杀亲夫呢。”被她勒得,燕离不禁仰头,别看中毒了,手劲儿依旧大的很。

    “我刚说你是我亲老公,你就在这儿说自己是亲夫,接的真溜。”放开了手,楚璃吻又捏他的耳朵,还是好奇,“你跑到这儿来做什么?”

    “当然是想看看,敏郡主要如何逃婚,顾大将军要如何接纳了。”任她捏自己的耳朵,尽管她更像是在蹂躏,捏的他发疼。

    “你早就知道了是不是?当初在藏香楼的时候,你就听到康玉卓和顾沉毅说了什么。你故意让我来帮你接亲,就是因为你知道,我可能会放过康玉敏,毕竟我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楚璃吻把他的耳朵扣在一起,一边说道,燕离这厮就是想让康玉敏逃婚成功。

    “知道就好。”燕离当初的意思就是如此。上官扶狄是个怎样的人他清清楚楚,康玉敏想要从他手里逃出去,绝无可能。

    “不过,可怜的还是你,太子爷。我怎么看你,都觉得你头上是绿的,啧啧。”躺在他肩头上,楚璃吻一边盯着他一边嘲笑。

    “若真有绿,那也是你置办的。你最好把持住自己,否则,要你好看。”虽是如此警告,但语气却与以往不同,毕竟刚刚他们舍弃上官扶狄而去,她没任何的不舍。

    不置可否,他经常说这话,她已经无感了。

    随着他们说话间,道路愈发的狭窄,而且已狭窄到行走困难的地步。

    燕离停下脚步,看着前面仍旧狭窄的路,“这前面,不知还能不能通行了。若是忽然出了什么意外,恐怕咱俩都走不出去。”连转身都困难。

    “咱们俩选出来的路,两倍衰运,你以为闹着玩儿呢。既然你那时是打洞下来的,敢不敢在这儿再打个洞,咱们出去。”楚璃吻看着前路,这般狭窄,要把她逼成幽闭恐惧症了。

    “打洞?倒是无需那么费力。你看前面,那石壁上的石头是不是凸出一点。有明显的刮痕,我想应该并非只是一块石头。”燕离已经观察了有一会儿了,上面被刮凿的痕迹很明显。

    “你试试吧。要是真不成,我就把你吃了,免得被饿死。”趴在他的肩膀上,楚璃吻依旧眼花,她看不太清楚。

    背着她略费劲的走过去,抵达那块凸出的石头旁边,燕离先伸手试探了一下。

    随后,手上施力,用力的将那石头往里推,随着他用力,那石头果然动了。、

    楚璃吻也不由得支起脑袋,“还真成了。不过,这种绝地,还有这种东西,我认为得小心。”

    “闭嘴。”她一直在他耳边说话,吹出的气不断的打在他耳朵上,痒痒的。

    手上用劲儿,逐渐施力,那石头也缓缓地朝着里面滑了进去。空出的地方不大,但足以让人爬进去。

    石头越走越深,似乎没有尽头。

    燕离的手臂都进去了,但那石头明显还能往里走。

    收回手,燕离看了一眼背上的人,“你下来等着,我进去看看。”

    “你真要以身犯险?不符合太子爷你一贯的作风啊。”他可是从不涉险的,向来都是要别人做替死鬼。

    “太子妃的意思是,想要先进去探路?”把她放下来,燕离一边问道。

    “不了,这个时候就不和太子爷争抢了,你先。”扶着石壁坐在地上,楚璃吻晃了晃头,还是眼花。

    看着她那模样,明明虚弱不堪,嘴上却一点都不吃亏,伶牙俐齿,像个小豹子。

    甩了一下袍子,燕离钻进了那容出来的石洞,伸手继续推那石头,它还在往里面滑。

    楚璃吻看着他的腿一点一点的消失在石洞里,她也伸手抓住石洞边缘,然后撑着站起身。

    看着那钻进去的人,楚璃吻也不由得担心,“你小心些。”

    “嗯。”燕离回应了一声,身体继续朝里面移动。

    许久,在楚璃吻的视线当中,燕离的身影变成了一个点儿,他的声音才传来。

    “进来,这里有出口。”

    闻言,楚璃吻撑着石洞爬上去,手脚并用,朝着里面爬。

    这个石洞地面皆是石头,在里面爬,手和腿都被硌的发疼。爬一段距离,她便停下来歇歇,一刻钟之后,她才接近了燕离。

    然而,燕离下一刻就神奇的站了起来,她的视线内,只看得到他的小腿。

    接下来,燕离的腿也在她的视线里消失,他顺着上方的通道上去了。

    楚璃吻向前爬了爬,然后仰头,果然看到了头顶的出口,出口很长,但是依稀的能看得见微弱的光。

    下一刻,一根手臂粗却明显要糟烂了的木头从上面伸了下来,“抓住。”

    抬手抓住,木头湿乎乎的,楚璃吻也不由得撇嘴,“你就不能找一个干净点儿的么?”

    “抓紧了。”燕离懒得废话,感觉她抓紧了,他便用力,楚璃吻的身体也离开了狭窄的石洞。

    一点点往上,然后她的手被抓住,那根木头也失去了作用,两个人同时松开了它。

    将楚璃吻从那里拽出来,燕离一把抱住她,她也抓住他的衣服,总算出来了。

    哗哗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来,但是这里却十分昏暗的,不过空气新鲜,带着明显的湿气,这不是地下了。

    “这是哪儿?”适应了这里的光线,楚璃吻也看到了这乱糟糟的四周,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大木头,还有一些石块,一堆一堆的,看样子这里以前是个房子,只不过不是正常的那种房子。

    “不知道,但看样子,以前应该是个庙。”把她放下来,燕离单手揽着她的腰,从上来开始,他便观察了一遍,虽是破败,但暂时没有危险。

    “先去看看外头,听这声音,外头还在下雨呢。”而且下的很大。

    “走。”揽着她,便往外走,迈过地上横七竖八的烂木头,脚下也都是雨水,可见这房子有多破,漏雨很严重。

    穿过那些烂木头,也走到了破墙边,窗子什么的早已破烂,为今只有墙体的下半部分还屹立在那儿。

    看向外面,尽管此时已天黑,可是仍旧比地下要明亮几分,能看得到倾盆而下的大雨,拍打的外面茂密的大树噼里啪啦作响。

    大树茂盛繁多,地上杂草齐腰,这地方看起来已经废弃多年了。

    “也不知道这是墨崖山山脉的哪一处。敏郡主说,墨崖山左峰较为安全,只要穿过去就是断天关。”在地下那么一通乱走,也不知这是哪儿了。

    “天亮了才能知道这是哪儿,现在看不清。你感觉如何?”看向她,燕离微微皱眉,她的脸色很不好,苍白泛青。

    “头晕眼花,身体无力,那一颗药,果然没有太大的作用。”倚靠着他,楚璃吻也懒得用力气。

    “去那边坐着,你休息一会儿,我想办法生火。”烂木头倒是满地都是,可是下雨,都湿了。

    “嗯。”任他扶着自己,楚璃吻也根本不用力。

    揽着她回到破屋里的高处,四周都是泥块,显然这里以前摆放了一个什么石塑,但是都坍塌了,如今只剩个底座还在。

    坐在底座上,这里倒是没有雨水,楚璃吻深吸口气,实在没力气,双腿都软绵绵的。

    把她放下,燕离便搜查四周,准备找一些还干燥的木头生火。

    单手托着头,楚璃吻也追随着燕离的身影,光线太昏暗,她也眼花,连看他都看不清楚。

    “上官扶狄和敏郡主若是死了,你就不怕会生出什么大麻烦来么?不管怎么说,上官扶狄可镇守西关,他若死了,西关谁守?毕竟,好像没人能比得过他。”为了救她,燕离不可谓损失惨重。

    “大卫辽阔,还找不出个守边关的人么?你真的担心我的处境会变得很难,还是心疼上官扶狄死了?”她说什么他都能接,但是只要说道上官扶狄,他的心情会立即变得很差。

    “好好好,我不说了还不行么?太子爷啊,任性。”她正经的和他聊天,他居然还这个语气。

    “失去上官扶狄,的确是个损失。不过,我不想让你死,那么其他人谁死都无所谓了。”就是这个道理,他在地下的时候也是这般想的。

    听着他这番话,楚璃吻却不由得心头一动,还真是个简单的理由,不过,她很喜欢这个理由。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