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5、情情爱爱(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95、情情爱爱(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缓步的走回来,楚璃吻双臂环胸,小脸儿上没什么表情。

    她脸色发白,唇也没有血色,眼睑下依旧有些泛青,显然那瘴气的毒仍旧盘踞在体内。

    “康玉卓与你说了什么?”看着走回来的人,燕离居高临下的看着她,问道。

    回神儿,楚璃吻眸子一动,随后扬起下颌点了点,方向是顾沉毅和康玉敏那边,“还能做什么,不就是为了他姐那点事儿。他想让我求求你,在皇上面前为敏郡主求情,成全了她和我哥。”谎话,无不是张嘴就来,而且合情合理。

    燕离看了一眼康玉敏和顾沉毅,“让我求情,有什么好处。”

    “那你就不帮忙,反正你也是想让康郡王去求情。”楚璃吻翻了翻眼睛,事儿还没办呢,倒是先想着好处了。

    “所以,求我还不如去求他们的爹。”这会儿,康郡王肯定已经知道康玉敏逃婚的事情了,定然急的已赶往盛都。

    楚璃吻不置可否,如此冷血,她也见怪不怪了。

    各路人已聚齐,这会儿就准备下山了,康玉敏和康玉卓两姐弟始终都在顾沉毅的队伍当中,对燕离明显敬而远之。

    上官扶狄的亲卫重新担起了开路和断后的责任,毕竟他奉皇命接康玉敏回盛都,所以即便此时这种情况,上官扶狄也必须确保康玉敏一直都在他的视线当中,不能让她再次消失。

    燕离与楚璃吻走在前,前方有人开路,他们走的更为顺畅。这墨崖山的山势的确很崎岖,必须得时时刻刻注意脚下,否则说不定何时就会踩空。

    而且因着上次他们中招掉进山中的地下陷阱里,此番上路,更加谨慎。

    被燕离扯着,楚璃吻走的并不是很轻松,虽这身体比昨日好了些,但终是不敌正常时,走了没一会儿就开始双腿发软。

    不过,有燕离扯着她,为她分担一些,她才没有特别的狼狈。

    “你瞧瞧后头,是我难看还是他们难看?”往上坡走,楚璃吻不由得弯腰,但是不免觉得自己可能姿势难看。

    燕离淡淡的看了她一眼,随后回头看了看,“放心吧,都没你难看。”

    “去死。”没好话,让她不顺心,他可开心了。

    如血的薄唇弯起,燕离心情明显见好,“没人看你。你又不是倾国倾城难见的美女,看你做什么。”

    “是啊,要看也是看你,毕竟你长得比任何女人都要好看。”这厮对自己美貌的自信,用语言可无法形容,那是相当自信。

    “的确如此。”燕离绝不谦虚,就是如此。

    翻着眼皮瞪了他一眼,楚璃吻无言以对,这人,能把天聊死。

    最后一步陡坡,燕离一把挟住楚璃吻的腰,轻松的将她甩到了山巅上,再往前,就是下坡了。而且再往远处看,隐隐的,能瞧见平坦的官道,很好,他们已经走出来了。

    “太子殿下。”蓦地,顾沉毅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楚璃吻和燕离回头看过去,顾沉毅正走过来,后面是互相搀扶的那姐弟俩。

    笑意染上眉眼,燕离的笑看起来很是惑人,“顾大将军有话要说?”

    顾沉毅微微点头,随后看向楚璃吻,“问儿,你先在这儿等着,我有些事情要与你单独说。”

    “嗯。”颌首,楚璃吻其实也差不多能猜得出来他想说什么。

    随后,燕离与顾沉毅便走到了一边,随后明卫和顾沉毅的亲卫将他们俩围住,外面的人更无法知晓他们在说什么了。

    康玉敏脸色苍白,不过心情明显看起来不错,走到楚璃吻近前,她笑着道歉,“都是因为我,连累的你和上官将军都险些丧命,我实在不知该如何表达我的歉意。”

    楚璃吻看着她,面上露出笑意,心下却在连连叹气,她若是知道当时在地下燕离和自己根本没管她的死活,不知还能不能说出道歉这两个字来。

    “无论如何,结果是好的。只要此番进盛都,敏郡主见了皇上后,坚决的表达出自己的想法,太子爷也会帮敏郡主说话的。”楚璃吻微微摇头,一边说道,看起来还真是好心出主意。

    不过,康玉敏的确是死心塌地,这次到了盛都,无论要面对的是什么,她都会坚持自己心里所想,绝不会妥协。

    看着康玉敏坚定的眼神儿,楚璃吻也不由得笑,这回,燕离能如愿了。

    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计算当中,利用了一切可利用的,楚璃吻想不佩服他都难。

    不过这种人,还是得离他远一点为好,否则,说不准什么时候就被他套进去了,还得给他数钱。

    康玉卓扶着康玉敏,不时的往顾沉毅和燕离那边看,外面那些护卫在挡着,他也看不见他们,更听不到。

    “太子妃,姐,你们说,太子爷和顾大将军在说什么呢?”他很好奇,这两个人,应该是在讨论如何让他姐成功的解除婚约。

    楚璃吻看着康玉卓那样儿,真是单纯无知啊。

    康玉敏则很平静,她很信任顾沉毅,不是一般的信。

    许久后,那边的护卫撤开,燕离和顾沉毅回来了。

    从他们的脸上看不出什么来,因为燕离似笑非笑看起来像个妖精,而顾沉毅则没什么表情,较为严肃。

    四目相对,楚璃吻笑了笑,随后走向顾沉毅。

    看着楚璃吻,顾沉毅的脸上浮起笑意,对自己这个妹妹,他是很温柔的。

    两个人走到别处,顾沉毅的亲卫做了拦截,将他们兄妹俩与其他人隔离开。

    停下脚步,顾沉毅垂眸看着楚璃吻,眼神儿微微变得严肃,“问儿,以后不要再做这些危险的事情了,再说这些事情本来也不该你来做。太子是个心机深沉的人,你和他虽是夫妻,却也要谨慎些才是。”他现在很担心,燕离会故意让她涉入险境。

    看着他的眼睛,楚璃吻能看出他的担心来。燕离确实是个危险的人,他会担心也在情理之中。

    点点头,“好,我会小心的。”燕离的险恶,她比他们都清楚。

    “不要当做儿戏,此次是万幸,你没有闪失。下次,可就没这么幸运了。”顾沉毅叹口气,燕离不想娶康玉敏,这在顾沉毅的意料之外。毕竟,娶了康郡王的女儿,对他好处多多。连这好处都不想要,实在让人难以理解。

    尽管顾沉毅说的有理,可是楚璃吻却并不认同,因为他并没有看到在地下时发生的事儿。

    燕离想让她活,所以也根本不在乎别人的死活。顾沉毅若是知道了这事儿,估计他也就不会这么说了。

    “回到大卫盛都,你什么都不要做,就待在东宫。若是要你进宫面圣,你也不要说话,免得落人口舌。”顾沉毅低声交代,尽管他也有意娶康玉敏,但是他绝不想让自己的妹妹陷入麻烦之中。

    微微弯起唇角,楚璃吻点头,“好,听你的。”

    抬手,顾沉毅摸了摸她的头,“一会儿我便回南晋,我会去见棠王,几方助力,这件事能成。”

    “这是为了你的终身大事,怎么你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别太紧张,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不可能人人都像上官扶狄那么高尚。”瞧顾沉毅的表情,很难想象他是准备娶媳妇儿。

    闻言,顾沉毅笑了笑,“习惯了,我心里其实也是高兴的。玉儿很勇敢,和她比起来,我反倒畏畏缩缩。”是他之前顾虑太多。

    “行了,好事儿即成,别想那么多了。赶紧回去吧,我们也要回盛都了。燕离虽不想娶敏郡主,但也不会亏待她的,这一路会好好照顾她的。”两方折腾,用不了多久,这好事儿就能成了。

    兄妹俩说完,顾沉毅便带着自己的人离开了。康玉敏明显舍不得,一直瞧着,直至顾沉毅的身影消失,她才收回视线。

    期间,楚璃吻一直在看着康玉敏,她眼睛里的情意做不了假。这种东西,还真是让楚璃吻费解,为了一个人可以付出生命,到底是为了什么?

    她一直在观察康玉敏,燕离自是看得到,她眼睛里都是迷惑,可见是遇到了不懂的东西。

    一行人下山,用了将近两个时辰,才回到官道上。

    官道上,一行队伍正等在那里,小小的晓寒鸟飞在半空,显然一切都是它的功劳。

    瞧见它,楚璃吻也不由得弯起唇角,这个小东西,能耐真是大。

    这次若不是它,她就被困在那地下陷阱里,兴许活不成了。

    候在这里的是明卫,马车,马匹样样准备好。

    共两辆马车,一前一后,距离较远。

    燕离扯着楚璃吻直接进了前面的马车,而康玉卓则扶着康玉敏,进了后面的马车。

    上官扶狄尽管还有些不适,但显然要骑马而行。各自上马,队伍出发,没浪费一点时间。

    坐在马车里,楚璃吻靠在那儿,姿势懒散。

    对面,同样懒散的是燕离,而且他赤脚踩在马车的地毯上,那脏了的靴子早在他进马车的时候就脱下扔出去了。

    “想什么呢?遇到了什么难解的问题?”看着对面的小人儿,她盯着一处,正在发呆。

    听到他说话,楚璃吻回神儿看向他,“倒不是什么难题,就是无法理解,所以在想为什么。”

    “说来听听。”弯起薄唇,燕离笑道。

    瞧他那勾人的脸,楚璃吻不由得撇嘴,“无不是那些凡人的情情爱爱,恕我实在难以理解。瞧康玉敏那眼神儿,好像为了我哥去死都愿意,真是瘆人。”

    “如此美好之事,在太子妃的嘴里,居然如此恐怖。”瘆人?

    “没看出美好来。这世上,最珍贵的就是命。居然可以为了另一个人连命都不要了,这人定是被洗脑了。”越说,楚璃吻就越觉得情情爱爱那些东西十分危险,不止智商下降,连最基本的本能都失去了。

    燕离看着她,下一刻缓缓地点头,“确实如此。”

    “你看,你也觉得匪夷所思吧!”边说边摇头,今儿康玉敏让她叹为观止了。

    “虽是危险,可是,越危险的东西,就越吸引人。”一旦沾染了一些,就会无法控制的想尝试再尝试。

    “听太子爷这意思,你也想试试?”他这种人,居然还想这些,真是够奇怪的。

    “观察这个过程也是好的,不如,你来试试?”他看着她,建议道。

    闻言,楚璃吻立即冷哼一声,“算了吧,我可不想引火**。”

    轻笑,燕离却又无端的叹了一口气,这个小人儿,真是爱自己啊。

    “不过,今日我倒是听顾大将军说了一些我不知道的事情。我的太子妃,虽不爱诗书,却擅音律。而且,从未习过武功,甚至一再表示,会武功的人都很粗鲁。”燕离笑看着她,一边幽幽道。

    楚璃吻听着,一边微微扬起下颌,“所以,太子爷想怎样呢?”

    燕离微微摇头,“不怎样。只是,太子妃隐藏的很深呐,连自己的哥哥都被骗过去了。这又是为了什么呢?毕竟,顾沉毅可是一直待你很好,也看不出他包藏祸心,太子妃为什么不信任他呢?”这让他很费解。难不成,她真的无法做到信任何人?这么多年的相处,顾沉毅一直真心相待,也无法换取她的信任。

    “不是不信任,只是,有些事情难以启齿。我不想说,不管是谁,都不想说。”就这样。

    她如此说,燕离也没办法再逼问,凤眸幽深,看着她,诸多探究。

    楚璃吻不理会他,反正她不会说,怎么样也别想让她说。

    队伍在路上行了四天,这才瞧见盛都的影子。

    马上抵达盛都,康玉敏明显有些紧张,康玉卓一直在陪着她,寸步不离。

    队伍进入城门,嘈杂之声入耳,楚璃吻也不由得长舒口气,终于回来了。尽管这地方未必有多好,可是总比荒郊野岭的要强得多。

    她这一身十分难受,很想泡个澡,再让侍女按摩一番,想想就舒服。

    “进宫面圣,太子妃可想去?”看着她那懒散的样子,燕离问道。

    摇头,“我就不去了,还是很累,想回去休息。”

    “也好。一会儿叫金央去东宫,给你瞧瞧。”燕离倒是没强求。

    尽管楚璃吻不想见到金央那个神棍,可是他的医术还是不错的,让他给自己看看,也好。

    马车停下后,燕离便下了车,这车调转方向,直奔东宫。

    想想前几日燕离和她说过的话,楚璃吻就不禁冷哼,这厮,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和顾沉毅单独说话的空当,就把顾之问以前的事情挖了出来,算他狠。

    他现在肯定满腹疑问,对她也肯定无比怀疑,只不过,他什么都查不到,接下来他会抓心挠肝的,势必要查出来。

    看来,她得先编一些听起来很真的谎话了,把他安抚住,这样才能乖乖的给她找镜子。

    可是这谎话不好编,这厮聪明着呢,她得好好想想。

    回了东宫,马车一路抵达红阁附近,马车进不去了,才停下。

    下车,返回红阁,碧珠瞧见她狼狈的样子,不禁皱紧了眉头,“太子妃,你这怎么弄成这样?这头发里,还有土呢。”

    “无事。赶紧去准备热水,我洗个澡。”她知道自己什么样儿,她都要受不了了。

    侍女很快的准备好热水,楚璃吻脱光了衣服,然后沉进浴桶里,热气弥漫把自己包围,真是舒服啊。

    碧珠站在她身后为她洗头发,一边歪头看她的脸,“太子妃,你到底遇到什么了?这头发里的土,划拉划拉能攒一小盆。”

    “差点被活埋了。”闭着眼睛,她一边回答,此时此刻,舒服多了。

    “啊?”碧珠睁大眼睛,“真的?”

    “你别一惊一乍的,我的头发要被你扯下来了。”楚璃吻微微皱眉,这小丫头别看没什么力气,扯头发却疼的很。

    碧珠立即道歉,一边用瓢舀水冲她头发里的土,真是太脏了。

    片刻后,一个侍女从外面走了进来,隔着纱幔,她低头禀报道:“禀太子妃,金央大人已经到了。”

    “还挺快。让他先等着吧,若是着急,可以明日再来。”睁开眼睛,水从睫毛上落下来,脸很苍白,眼睑泛青,依旧还是中毒之相。

    “是。”侍女退下,这边碧珠也站起身,把另外一个桶拎来,接着给她冲头发。

    “太子妃,你的脸色真的很不好。”看着楚璃吻的脸,碧珠也不由得担心,她的脸毫无血色,连嘴唇都是苍白的。

    “嗯。”她知道,这个身体,实在太差了。所以,为了自己能长命,她还是离开这个破落的地方才行。否则,说不准哪一天就挂了。

    这儿的医疗技术太落后了,根本救不了她。

    ------题外话------

    最近晚上总是错过最后审核时间才上传,所以更新时间也就延迟了,审核编辑九点上班,新章节也得九点以后才能通过,抱歉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