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098、太子妃的风骨(二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098、太子妃的风骨(二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楚璃吻在卧室里等了很久,外面的刘先生才离开。

    抱着双臂,楚璃吻一步步的走出来,便看到倚靠在软榻上的燕离。他视线盯着一处,显然正在想着什么。身边,是一堆的折子,正在等着他批阅呢。

    尽管现在皇上已经不需要卧床养病了,可是很明显,这些事情还需要他来做。

    走过来,楚璃吻不由得弯起红唇,“太子爷在愁着娶哪家姑娘呢?”把他愁成这个样子。

    眸子一动,燕离看向走过来的人,“想嫁给孤,也得提前照照镜子才行,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听他这么一说,意思很明显了,他是不会屈服的。

    联姻虽是能让利益最大化,可是,威胁也更大,他不喜欢。

    这个弊端,从开国到现在,无所不在,他深知。

    “既然不想娶,那么就得壮大自己才是。否则,想要什么要不到,那不是尴尬了。”在软榻的另一侧坐下,楚璃吻扫了一眼那些折子,真够为难他的,每天还得看这些玩意儿。

    “太子妃言之有理。”别看她不懂什么朝政,但有时说话绝对一语中的。

    朝他挑了挑眉,楚璃吻笑的得意,“眼下这东宫平静,倒是死卫营很多事。所以,届时有任务,我就接了。”而且,她还可以趁机往西朝那边溜达溜达,先探探风。

    “又想离开盛都?你要做什么。”看穿她的心思,燕离自认为还是很容易的。

    “我又能去做什么?还不是为太子爷当牛做马。你若一心想养着我,吃香喝辣,我也没什么意见。”摊手,她一副很愿意享受的样子。

    燕离看着她,那凤眸幽深,极具穿透力。

    “近几日,盛都之中倒是发生了不少偷窃之事,既然太子妃这般闲,不如去街上抓贼。抓住一个,孤便有赏赐。抓的越多,赏赐越多。”她既然很闲,那他就给她找些事情做。

    “抓贼?你确定?”楚璃吻哼了一声,他还真不怕这盛都被她搅和乱了。

    “这个任务,就交派给太子妃了。孤亲自下达命令,太子妃心情如何?”按理说,她应该感到无比的荣幸才对。

    “嗯,多谢太子爷了。我呢,会尽全力完成太子爷交代的任务。”说着,楚璃吻站起身,面对着他,她笑眯眯的挽起衣袖。

    瞧她那举动,燕离不由得扬眉,“想揍人?”

    “怎么舍得打你?”将衣袖挽好,楚璃吻笑看着他。随后,她俯身,双手捧住他的脸,歪头欺近,在他脸上重重的亲了一口。

    燕离本以为她是准备揍人的,哪想居然是占他便宜。

    眯起眼睛,他弯起薄唇,看着那站直身体的人,“感觉如何?”

    “爽。”放下衣袖,她转身便走,大有提了裤子不认人的风骨。

    盛都一如既往的繁华热闹,十二条主街,人来人往,商铺林立,看起来生意也都很不错。

    蓦地,一个身着华服的少年忽的从一家茶楼里跳出来,一个飞扑,便把路过茶楼门口的一个男人扑倒在地。

    被扑倒的男人愣了一下,随后便大肆挣扎,那少年力气不如他,那人很快的把少年踹开,然后挣扎着爬起来准备逃跑。就在这时,一个茶杯从楼上射了下来,那茶杯恍若长了眼睛,准准的打在那欲逃跑之人的脑门儿上。

    停在那儿,那人的两只眼睛缓缓地对在一起,随后便软软的倒在了地上。

    康玉卓从后面跳起来,又扑到那男人的身上,把他的两只手扭到后面,“跑呀?跑呀?无耻小贼,看你往哪儿跑。”

    那小贼被打得现在头还晕着,根本无从反抗争辩。

    下一刻,两个官差从长街的另一侧跑过来,从康玉卓手里接过人,一边道:“多谢康小世子。这两日来,康小世子可是抓了七个贼了,实在英勇。”

    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灰尘,康玉卓也拱拱手,“别客气,为民除害,应该的。”

    两个官差押着那小贼离开,还从他身上搜到了他刚刚得手的钱袋。

    看着他们离开,康玉卓立即抬手揉自己的胳膊,这个小贼力气大的很,刚刚被他一番踢踹,疼死了。

    不过转眼一瞧茶楼四周围观的人,康玉卓又把手放下了,朝着那些人点点头,他便转身回了茶楼。

    二楼,一个雅间,窗子半开。一个人坐在窗边,面前却仅剩一个茶杯盖子,那个茶杯刚刚被她当成暗器扔出去了。

    片刻后,康玉卓回来了,边揉着自己的手臂,边走进雅间,然后一屁股坐到楚璃吻的对面。

    “这抓贼还真不是个轻松的活儿,看看我的手,这个小指肿成这样。我可就剩这一个小指头了,要是没了,你得赔我。”把那只完好的手在楚璃吻面前晃晃,果然小指肿了。

    看了一眼,楚璃吻哼了哼,“是你非要跟我凑热闹的,我又没拖着你。不过,仅仅两日就成了盛都的抓贼英雄了,感觉如何?”在她看来,这小子享受的很,喜欢当英雄。

    说起这个,康玉卓不由得点头,“确实不错。现在,这盛都大部分人都认识我了。”上次他在盛都出名是被齐郇抓住然后被剁掉了一根小指,虽说他是受害者,可是很不光彩。

    但这回可不一样了,人人都夸他为民除害,眼疾手快,是贼的克星。

    瞧他那略得意的样子,楚璃吻轻笑,“让你过足了瘾,而且因此,康郡王也不再骂你不学无术,可谓一箭双雕。”

    “说的是啊,不然的话,我现在还被关在别院里头闭门思过呢。”他可受不了整天被关在房间里,连拉屎撒尿都不得出门,和坐牢无异。

    “正好康郡王和皇上都为敏郡主逃婚的事情生气,你做做好事,表明一下自己的忠肝义胆,也能让他们消消气。”看着他喝茶,楚璃吻一边说道。

    康玉卓点点头,“太子妃说的很是有道理。所以,我打算接下来还每日跟着太子妃做事。这如何认出贼来,我没什么经验,还得有劳太子妃了。”

    这两天抓的贼,可都是楚璃吻认出来的,这些人眼疾手快,动作不拖泥带水,真的很难抓住他们。

    “成,这又不是什么大事。不过,我倒是有一件事想向康小世子讨教讨教,不知小世子意下如何?”看着他,楚璃吻显然早就打定主意了。

    “太子妃请讲。”康玉卓放下茶杯,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依旧笑着,楚璃吻微微倾身,“上官将军驻守的西关离西朝是最近的,但是,你们郡王府的封地距离西朝也不算远。我想知道,若是想进入西朝,会很难么?”

    闻言,康玉卓不由得坐直身体,“去西朝?其实也不算难。现在两国通商,只要能混入商队的队伍里,很容易就能进西朝了。但前提是,不能随身携带那些较危险的东西。”

    “原来如此。”微微点头,楚璃吻也算有了解了。

    “太子妃想去西朝?很容易,你来粟城啊。这粟城里有许多商队我倒是认识,我可以给你安排。”康玉卓说道,而且很有信心的样子。

    不过,他这小小少年,楚璃吻却是不敢真的相信他。

    “到时再说吧。瞧,太子爷的队伍过来了。”顺着窗户往外看,很容易的便瞧见了一行队伍从长街的一头走过来。明卫骑马开路,而中央则护着一辆马车。马车精致,镏金嵌宝,但凡路上遇到的行人,无不避让开。

    “那咱们也下去吧。我还正想去东宫瞧瞧呢,现在这盛都可都在传说,东宫谁也进不去,因为太子爷有个杀人不眨眼的太子妃。”这事儿,康玉卓在这街上逛的第一天就听到了。

    “那你进了东宫可就别想出来了,而且东宫可比小皇宫残忍,只留下一个小指怕是不行。”站起身,楚璃吻也举步往外走。

    “那留下什么?”知道是在开玩笑,康玉卓边走边笑着问。

    转眼看向他,楚璃吻的视线从他的脸缓缓滑到他的下半身,“把你身上像手指的东西都剁下来。”

    康玉卓愣了愣,然后就笑出声,可下一刻又敛了笑,“你骂我?”怎么可能像手指?太细了。

    楚璃吻双臂环胸,“自己悟。”

    两个人离开二楼,那一直候在旁边的小厮看着他们俩的背影消失,手才从自己的裤裆上拿开。

    下了楼,正好东宫的队伍到了茶楼前,明卫看到了楚璃吻,自动的勒马,后面也陆续停了下来。

    “今儿又抓着了三个,太子爷给钱吧。”缓步走到马车旁,楚璃吻抬手敲了敲车窗,然后便倚靠在车身上。

    下一刻,马车的窗子被从内打开,一张魔魅妖异的脸露了出来。

    看着外面的小人儿,燕离似笑非笑,“昨日给了钱孤才听说,抓贼的是康小世子。你这是行骗,孤应该治你的罪。”

    “别管谁抓的,太子爷金口玉言总是不能说话不算话。你可知道,这说话不算数的人,生孩子没屁股的。”她微微拢着眉头,说的很是认真。

    一只手从窗子里伸出来,准确的捏住她的脸蛋儿,“诅咒孤?你最好能保证自己不生孩子,不然有你哭的。”

    打开他的手,楚璃吻扫了一眼旁边,街边商铺里的人,都在偷偷的往这儿瞧。

    尽管不知道她是谁,可是这太子爷当街调戏她,估摸着,接下来她再在这街上行走,大家就都认识她了。

    康玉卓瞧着他们俩,不禁笑,他见过这么多的夫妻,他们俩是最特别的。

    他还在笑,却瞧见楚璃吻猛地扭头看向他,那眼睛里带着杀气,慑的他一愣。

    下一刻,楚璃吻两步抵达他近前,同时,旁边的明卫抽出了刀剑,气氛在一瞬间转变。

    她的手力若千钧,一把将康玉卓推开。他脚下不稳向后趔趄,险些跌倒。

    然而,就在他被推离原地时,一支长箭从高处射下来,箭尖锋利。

    楚璃吻探手一抓,那支长箭未落地,便被她抓在了手里。手上一阵翻转,长箭在她手中也瞬间转了个个儿。她手上运力,长箭被她大力甩出去,直奔旁边茶楼的楼顶。

    下一刻,一个手上还持弓的人从楼上滚了下来,本是他射出来的长箭,此时却插在他的脑袋上。

    康玉卓睁大了眼睛,瞧着那躺在地上的人,不由得轻吁一口气,“太子妃,你好厉害。”

    楚璃吻拍了拍手,“小意思。”

    一队明卫已出去查看,不远处看热闹的百姓也被惊着了。不过,近来这盛都之中却是没少发生这些事情,而且目标都是朝中的大人物。

    “孤的太子妃,当真威武。”马车里,燕离一如既往的恣意,尽管发生刚刚的事情不知刺客刺杀的目标到底是康玉卓还是他自己。

    “关键是这刺客太差劲。抓贼什么的没有意思,不如,我来会会盛都里的这些刺客吧。刺客可比小毛贼值钱,太子爷的赏可得加倍。”抓刺客可比抓贼好玩儿的多。

    看着她,燕离缓缓点头,“既然如此,就交给太子妃了。盛都的安危交到太子妃的手里,孤的心怎么这般不安?”说着,他不禁叹口气,这个决定未必正确,毕竟这个小人儿看热闹不嫌事儿大。

    闻言,楚璃吻不由得冷哼一声,“太子爷的担心是对的,别惹我,否则我也学西朝的人,把这盛都各处放满火药。到时,只要一把火,这盛都就彻底变成废墟了。”威胁,楚璃吻瞪了他一眼便离开了。跨过地上的尸体,趁着她心情好,去抓刺客。

    康玉卓想了想,便立即跟上了楚璃吻,尽管有些危险,但他还是想跟着。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