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4、玉佩救命(二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04、玉佩救命(二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在各个房子上游走的五个人方向一转,直奔他们俩而来。

    本来打算遁走,可是眼下,摆明了想走也走不了了。

    两人停下脚步,随后站在一起,这方位方便于攻击,但又同时给对方做防护。

    那五个人瞬间到了眼前,从高墙上跃下来,悄无声息。

    离得近了,也看清了这五个人的脸,都很年轻的模样。

    他们站成一排,就立于他们二人的对面,打量着他们俩,眼神不善。

    根据他们刚刚行走的路线,很可能他们是要进入太子府。而他们俩就在太子府外鬼鬼祟祟,显然这几个人是不会就此罢休的。

    楚璃吻右手上的铁刺早已蓄势待发,从这几个人转弯朝他们俩过来开始,她就知道避免不了。

    两方僵持了不过一分钟,那五个人随即而动。五个人更像一缕青烟,直奔他们俩而来,以包围的形势。

    楚璃吻和燕离也在同时出手,五对二,并非那么容易,而且他们的武功明显更高一筹。

    一双手对四双手,她右手有铁刺,左手重力如山,但是却仍旧被逼得步步后退,和燕离也逐渐分开。

    他们的内力明显十分雄厚,掌风擦着脸颊而过,她觉得半张脸都麻掉了。

    这种功夫,她也只见过一次,就是大卫雷字军的统领。和他交手,她也受了伤。

    如今一次就是两个人,她自是十分谨慎,但每一招都毫不留情。

    右手拍向面前之人的脖颈,他知道她手上有什么,所以侧颈避开,又抬手挡住了她的手,顺势推开。

    而楚璃吻的手则没用丝毫反抗之力,顺着他推开的势道,手背直接拍向另外一个人。

    手背上的尖刺刺入他挡过来的手臂上,楚璃吻顺势顶膝,打算故技重施。

    不过,那两个人却配合默契,闪身跳开,又双侧猛地出手,她的两只手臂立时被缠住。

    往回挣,不动分毫,她脚下一踮,身体腾空,在半空翻转了一圈。她力气很大,如此一番动作,那两个人也不由得挪动脚步。

    但,即便如此,她也没有挣脱。

    而且在落地之时,也看到了前方的燕离,他的情形也不怎么好,被三个人围攻,他已经分身乏术了。

    蓦地,他被打中,身体踉跄,连衣服都被扯开了。

    也就在这时,一个东西从他身上掉了下来,落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那围攻他的三个人同时将视线落在了掉在地上的那个东西上,三个人的攻击也在同时收住。

    “撤。”下一刻,其中一人喊了一声,这边已经禁锢住楚璃吻的两个人立时松开了她,随后便和那三个人一同遁走,眨眼间消失在眼前。

    一切发生的很突然,楚璃吻也愣了半晌,她的两条手臂疼的不得了。若是那个人不喊撤,估摸着她这两条手臂都得骨折。

    走向燕离,他也站起身,一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一边捡起从他身上掉落下来的东西。

    看向他的手,楚璃吻的眸子动了动,居然是那半块玉佩。

    燕离拿着那半块玉佩,一边转眼看向她,“原来,你的玉佩还有救命的作用。”

    “先赶紧离开这儿吧,废话以后再说不迟。”活动了一下双臂,楚璃吻转身便走。

    燕离随着离开,仍旧单手捂着胸口,被打了一掌,他很疼。

    两个人快速的离开太子府周围,终于听到了人声,两个人也停下了脚步。这条巷子里没有什么人,倚靠着身后的墙壁,各自喘息。

    燕离缓缓的举起那半块玉佩,一边道:“他们看到这块玉佩的时候,表情很难懂。最后,他们又用一种诡异的眼神儿看了我一眼,便走了。我的太子妃,那些人和你到底是什么关系?”

    “我也很想知道。而且,你没看到么,我的两条手臂差点被他们卸了。你觉得我和他们有关系,他们会这般对我么?若说有关系,也只能是那半块玉佩。”楚璃吻微微皱眉,心里却大致猜出一些来。这玉佩是被人认出来了,只可惜,他们不认识人,只认识玉佩。

    而且这玉佩是从燕离身上掉下来的,没准儿,他们已经认错了人。燕离那面相可男可女,毫无悬念可言。

    “可是这玉佩,是你的。”燕离晃了晃手里的玉佩,说话时声音压得很低。

    视线固定在那玉佩上,楚璃吻的大脑也在飞速旋转,这个问题,该如何回答。

    “回答不出来了?刚刚那些人,明显是要回太子府,你和长孙于曳有关系?”燕离看着她,面上没什么表情,但是那双眼睛却极具穿透力。

    深吸口气,楚璃吻摇头,“我和他没有任何的关系。这半块玉佩,据我哥说,是我随身携带的,但是我不记得了。也可以这么说,小时候的事情我都忘了,大概是遭受到了什么创伤。”她这么说,尽管若是别人和她这么说她也不会信,但她希望燕离能信,还没找到古镜,可别再出什么岔子。

    燕离缓缓扬眉,显然并不信她的话。

    楚璃吻亦抬起下颌,爱信不信。

    “所以,你不是顾之问。”这一点,燕离终于肯定了,她绝对不是顾之问。

    “或许,南晋顾家就没有顾之问这个人。”这样说,更准确。

    “那我娶的是谁?”燕离反倒笑了,他娶的是个鬼不成。

    “有些事情我也不太清楚,我跟你说过,我不记得了。”这件事,总体说来她也有些糊涂,可是古镜近在眼前了,她也不想去追究了。

    “不管如何,今日倒是借了这半块玉佩的光,而且这东西是从我身上掉下来的。他们没有认出你,那么肯定会认为这玉佩是属于我的。接下来若有什么,他们定然会来找我。我的太子妃,不管你说的是真是假,早晚有真相大白的那一天。我暂且信你,希望你不要让我失望。”看着她,燕离仍旧把那半块玉佩收了起来。

    “爱信不信,我没有任何的目的,只想找到那面古镜,仅此而已。”这人本就多疑,如今更是怀疑的不得了了。她也解释不清,如此复杂,就更不想解释了。

    她如此态度,燕离也不生气,在他看来,她这就是死鸭子嘴硬而已。

    两个人返回璃楼,他们俩都受了伤,所以也根本没办法去查看璃楼的地下密室。但他们俩不能去,别人可以去,燕离回来后便将这件事交代给了明卫。

    坐在房间里,楚璃吻看着燕离胸前的伤,那是一个掌印,微微泛青。

    显然他是躲了的,否则,不会只是青色,说不定会更严重。

    “这些人的功夫,比我见过的都要厉害。”可以说是她目前为止,见到的最厉害的了。而且配合默契,虽年龄不大,但这种默契是一般人没有的。

    “没错。”燕离看了她一眼,然后把药膏拿起来,“过来给我擦药。”

    “你倒是不怕我趁机弄死你。”哼了一声,他怀疑她,却还敢用她擦药。

    “即便弄死我,也不是现在。”燕离似笑非笑,诚如他之前所说,他暂且还是信她的。

    走过来,楚璃吻旋身坐下,拿过药膏,然后给他擦药。

    离得近了,他又敞开胸口,身上的热气伴着淡淡的薄荷香迎面而来。

    楚璃吻不由得眯起眼睛,一边道:“如果那些人来找你,怎么办?”

    “抓住。”很简单,他现在就想知道楚璃吻是什么人。若顾之问是不存在的,那么她到底是谁。

    “希望你能得手。”那些人武功高强,想要抓住显然不易。

    “有这半块玉佩,他们不会坐视不理。”想起那几个人看着他的眼神儿,燕离不由得眯起凤眸。看着在自己胸前忙活的人,他其实很希望她能跟他说实话。可是很显然,她不信任他,也可以说,她谁也不信。

    这一点楚璃吻也同意,看到了玉佩,他们便离开了,接下来,他们肯定会调查的。

    “细皮嫩肉的,摆明了勾引我。”擦完药,楚璃吻顺势摸了摸他的腹部,硬邦邦,手感十分好。

    被占便宜,燕离也不由得笑,“太子妃果然是公私分明。”对他的防备是十级,可是占起便宜来好像都忘了要防备他的事情,公是公,私是私,让他都不禁叹为观止。

    “摸你一把就这么多的废话,若是把你睡了,还不得被你吵死。行了,把衣服穿上吧,你是伤患,恰好我也没有和伤患纠缠的嗜好。这玉佩放在你身上,那些人来找呢也是找你,与我无关,也请你不要再试探我了。我唯一感兴趣的就是那面古镜,而且我也说过,找到了古镜,我就会告诉你我要古镜做什么。这句话依然算数,我不会食言的。”擦了擦手上的药膏,楚璃吻一边说道。

    看着那潇洒的小人儿,好像喜欢纠缠的人是他一样。

    “好,希望太子妃能说话算数。而且,我认为,我有必要再找顾大将军谈谈。”嫁给他的话,居然不是他妹妹。

    “随意。”楚璃吻不甚在意,尽管他此举很可能给顾家带来很大的灾难。

    “不过太子妃可以放心,我娶了你,此事已成,无法更改。”所以,他找顾沉毅,也只是想以此施压占据上风,而且还可以知道他这个太子妃的真实来历。

    听他这话,楚璃吻就翻了翻眼皮,最后送给他一声冷嗤,“明卫有收获就来告诉我。”话落,她转身离开,并把房门关上了。

    脚下无声的回了房间,楚璃吻就开始揉自己的双臂,手臂上曾被抓住的地方有青紫的手指痕迹,可见当时抓住她时,那两个人抱着的是什么心,就想置她于死地。

    他们认得那半块玉佩,想来应该与前朝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可是他们刚刚明显是要前往太子府,难不成,他们和长孙于曳已经有了勾结?

    长孙于曳和这西朝的门阀白家相争,据说斗得两败俱伤。可是后来长孙于曳另有一股力量,便一举拿下了白家,这股力量,莫不就是前朝的余孽。

    这样看来,他们已经打入了西朝内部,并且是从长孙于曳那儿打入的,想要吞并西朝,似乎也变得更容易了。

    想想他们还真是厉害,不过这西朝太小,也给他们有了空子可钻。在大卫就不会那么容易了,毕竟门阀士族众多,派系林立,他们是无迹可寻。

    不过,他们今日见到了那半块玉佩,也就有机会了。正好燕离是大卫太子爷,两个国家的太子,也不知他们到底会偏向于哪一个。

    而燕离也摆明了要拿那半块玉佩做鱼饵呢,就是不知能不能钓上来大鱼了。

    一夜过去,长街又恢复了熙熙攘攘,不时的有快马经过,车轮轧轧,发出很大的声响,在这客房里完全听得到。

    昨晚,明卫试图闯入楼下柜台后的密室,可是,那掌柜的在后半夜离开后,却有两个小二守在那儿。那两个小二明显是值夜班的,精神抖擞,而且厨房一直都有人,想把那两个小二弄晕都没有机会。

    看来,那地下密室真的挺重要,否则也不会这般守着防卫。

    由此,楚璃吻就更加好奇了。

    早饭还没送来,楚璃吻便下了楼,柜台前,还是那个掌柜的,正在扒拉算盘呢。

    “掌柜的,不知早饭什么时候能好?你们璃楼的骨汤面真的很好吃,我想今日的早饭能不能上两碗面?”走到柜台前,楚璃吻笑容满面,十分良善。

    那掌柜的抬起头来看了看楚璃吻,随后点头,“可以可以。璃楼的骨汤面是特色,别处吃不着。夫人可以回房等着,一会儿在下便让小二先给夫人送去。”

    “那就多谢了。”点点头,楚璃吻笑眯眯,视线却越过那掌柜的,看向他身后的柜台。

    柜台上摆放着很多的酒瓶,每一排的酒瓶都是一样的,做工精致。

    其实这么看,也看不出那些酒瓶是空的,燕离到底怎么看出来的。

    柜子是实木的,凸出墙面很大一块来,若看它和墙壁之间的接缝儿,倒是能看出些蹊跷来。

    多看了几眼,楚璃吻便转身上楼了,踩着楼梯,她一边回头往下看,看的依旧还是那柜子。

    站在这高处,一看之下倒是能看出许多的门道来,诚如燕离所说,这柜子果真有蹊跷。

    得想个法子下去看看,没准儿古镜就藏在那下面呢?

    这一天的时间下来,明卫倒是发现了一些蹊跷之处,有蹊跷的是厨房里的厨子。

    一个大厨明显地位较高,他在后厨基本上不做什么,偶尔的有什么极具特色的菜,这位厨子才会亲自动手。

    而且,掌柜的对这大厨毕恭毕敬,态度让人难解。

    如此一来,这个家伙很可能是这整个璃楼的老大,和前朝余孽有联系的人。

    既然如此,那么就得从这个大厨下手了。

    天色暗下来,街上的人却不少,他们来来往往,也有不少出入璃楼的。

    站在窗边观察,楚璃吻已经看到不下十几个人出入璃楼了。他们在这璃楼并没有待很久,差不多都是一刻钟左右便离开了。

    而一直观察璃楼内部动静的明卫也看到了蹊跷,不少进来的人和掌柜的寒暄两句之后,便进了后厨。

    那个大厨还在厨房中,而那些人进入后厨,都和那大厨说了几句话。虽距离太远没听清,可明显是在接头。

    听到这些消息,楚璃吻也不由得心下几分惴惴,怕是昨晚发现半块玉佩的那些人,开始发消息了。

    若是这样,他们得赶紧离开这里才行,不然没准儿就被包围了。

    但是这事儿她又不知该怎么和燕离说,他那么聪明,会很容易就猜出那半块玉佩和前朝有关,那么就说明她也和前朝有关。

    真是让她头疼不已,这西朝,比想象的要更危险。

    蓦地,房门被打开了,一身黑衣的燕离走了进来,明显今晚准备夜探这璃楼的地下密室。

    楚璃吻看向他,随后关上了窗子,“再等等吧,后半夜再动手。”后半夜不会有客人再上门,比较好动手。

    “需要尽快离开了,今日出入璃楼的人太多了。”刚刚那些出入后厨的人,显然都是前朝的余孽。

    “嗯,我也是这般想的。不过,我们最好把那个厨子抓住,他很明显地位较高。”把他抓住的话,没准儿能盘问出什么秘密来。

    “好。”燕离微微颌首,这些个前朝余孽,如今还在折腾,不全部斩杀实在让人难以心安。

    看着他那充满杀意的眼睛,楚璃吻不再多说什么。他若是知道她也和前朝余孽有关联的话,不知会怎样。而且说不定,他现在已经开始怀疑了。

    所以,她就得更快找到古镜了。今晚夜探璃楼密室,若是找不到古镜,就得撬开那个厨子的嘴了。希望他的嘴能松一些,不会耗费她太多的力气。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