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07、逃生路(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07、逃生路(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一路朝着关口走,虽然两人速度够快,但是这一路上仍旧遇到了不少巡查的兵马。

    这些人明显是要抓人,只不过,对于目标却不是很确定的样子。

    楚璃吻和燕离乔装打扮,穿的破旧,身上无任何的光鲜之处。而且骑着的马也换成了马车,驾车的马儿极其不起眼,皮毛发黄,看起来明显营养不良。

    马车也很破旧,燕离一副久病之人的模样躺在马车里还盖着被,车里泛着一股药味儿。

    这一路上,他们已经被检查过很多次了,不过,都没有露馅,可见他们演的十分好。

    只不过,楚璃吻扮演儿子却演的不是很专业,燕离已经抱怨过很多次了。她扮演的不像是要带他这个父亲去看病,反而是着急把他埋了。

    楚璃吻冷嗤,她能和他一路演戏已经很不错了,他那张脸太刺眼,谁跟他一起谁吃亏。

    若是给她个选择的机会,她肯定不会选他,随便哪个明卫都可以,不管是扮夫妻还是扮兄弟姐妹都毫无问题。

    对此,燕离很是不满,然后骂她不孝。

    无言,这厮耍起赖来,真是骂不过他。

    驾着马车,朝着关口走,越来越近,查的也越来越严。

    不过,两个人却并不打算从这关口出去,因为两国驻守边关的兵马太近了,这边但凡有点动静就可能打起来。有冲突不算什么大事儿,但总是不能因他们俩而起。一是盛都那边燕离是在东宫养病,他在这头若是露了脸,于他的名声没任何好处。二是楚璃吻还要去墨崖山,她不想打草惊蛇,担心那些前朝余孽会提前防备。

    接近关口,楚璃吻便将马车赶到了树林里,随后,燕离从马车上下来,一边扯掉身上的布衫。

    “这布料实在太差,摩擦的皮肉都在发疼。”他把布衫扔了,然后换上自己的衣服,表情明显好了许多。

    看着他,楚璃吻几不可微的摇头,“你应该多看看街上的那些乞丐,他们都没有衣服穿。你是生在了帝王家所以可以挑选,但那些乞丐连挑选的权利都没有。”所以真是不知足啊。

    “这是在教训我?”入鬓的眉挑起,他那个表情很是妖异。

    “没,就是感慨一番罢了。”说着,楚璃吻也把身上的布衫脱了,这些衣料不结实,走在山中很容易就被撕裂了。

    “这话若是别人说,你肯定不会反驳。重点是我在说,所以你一定得想办法反驳一番心里才舒服。”燕离已经看透了。

    瞧着他,楚璃吻眨了眨眼睛,“你说对了。”

    这回轮到燕离无语,她还就这么承认了。

    换上自己的衣服,楚璃吻也觉得舒服了许多,重新把头发捆绑上,然后便开始观察这山势,挑选合适的路线,赶紧离开。

    蓦地,马蹄声传来,由远及近。两个人对视一眼,随后便牵扯着马车朝着树林深处走去。

    那队兵马很快的经过了树林外面的官道,尘烟飞扬,一眨眼就不见了。

    听着他们过去,两个人对视一眼,不由得笑笑,随后便放开了马儿,任它自己穿梭,而他们俩则快速离开了。

    山中茂盛,而且动物很多,这一片属边关,所以无论是猎人还是药农都不会进来,就导致有很多在别处受惊的小动物跑到这里来躲避。

    两个人在山中奔走,不时的便撞见一个小动物,把它们惊得四处逃窜。

    很快的,便越过了两座山,而且越往这边,也愈发危险,因为山中不时的巡逻的小兵。

    这些小兵手上都拿着传信号的东西,一旦发现不对劲儿,他们会立即传递信号。

    果然,想什么来什么,在天色暗下来时,两个人便听到了不同寻常的声音,那不是小动物的声音,而是人行走时才会发出的响动。

    两人随即噤声,然后伏低躲避,前头几十米外的两山之间的山坳中,四个巡逻的小兵组成一队,正在巡山。

    他们前后两个人身上都背着一个硕大的竹筒,那就是用来通信的东西,无论白天还是黑夜,只要朝天上发射,就会发出亮光且声响巨大,恍若炮仗。

    两个人噤声躲避,可山上不时的有小动物哧溜的跑过,惹得山下的巡逻小兵不断的往这上边瞧。

    等待着,将近一刻钟之后,那四个巡山小兵才走远。

    “还得再翻几座山?”下了山,楚璃吻微微摇头,她已经不记得还要翻几座山了。

    “不要急,两座。”燕离的心态倒是十分好,看起来也不着急的样子。

    叹口气,两个人继续前行,翻山越岭,即便再如履平地,可依旧还是很累。

    终于最后一座山近在眼前,两个人正准备跃下沟壑,却不想一小队巡山的小兵又出现了。

    两个人随即停下脚步,看着山下的那一行小兵,显然得等他们走过去后再行动。

    不过,世事总有意外。两个人低伏身体屏息躲避,哪想却听到两人之间的地上有悉悉索索的声音。同时低头一看,居然是一条手腕粗的蛇盘踞在那儿。因为他们俩的忽然出现,打扰到了它的休息,它吐着舌头仰起头,开始发动攻势。

    看见这么恶心的东西,两个人随即跳了起来,动作一致。

    两个人同时跳起,自然发出了声音。下面巡山的小兵立即看过来,“谁在那里?”说着,他们抽出兵器,另外两个则把背在身上的信号筒拿下来,准备发信号。

    半山上,两个人对视了一眼,便立即冲下了山。

    两个人速度极快,但那几个小兵胆子也相当大,看着他们俩下来,他们便迎了过来。

    两个人分工明确,一个人处理那三个迎上来的小兵,另外一个人则去搞定那发信号的两个小兵。

    楚璃吻动作迅速,抓住那发信号小兵的手,施力,他的手腕便发出了脆响,然后伴随的就是他的一声痛叫,信号筒也掉了下来。

    一脚把那信号筒踢飞,腿收回时,顺势踢在了他的腰腹,手一松,那小兵就直接倒在了地上,晕死过去。

    搞定这个,目标自然就是下一个。那个小兵动作很快,此时已经扯住信号筒的线了。

    楚璃吻伸手过去,要把他手里的信号筒夺下来,但已经来不及了,那根线被他一下子拽断了。

    金黄的火花一股大力直冲天空,只是眨眼间,便在天上炸开了。金色的烟火如此闪亮,而且炸开的声音也相当大。

    楚璃吻仰头看,也不禁发出一声惊叹,这个时代,居然还有这么好的烟火,技艺不错嘛。

    就在她还欣赏烟花时,燕离过来将那发信号的小兵一掌拍倒,随后看向眼睛睁得老大的小人儿,“好看么?”

    “不错。”点头,她也认证,工艺十分精良。

    无言,燕离几不可微的摇头,“走了。这东西大卫也有,回去看。”说着,便拽着她快速离开原地。

    扯着她,两个人迅速的跃上了最后一个山头,过了这座山,便是大卫了。

    终于进入了大卫的地盘,两个人都不由得松口气,总算过来了。

    对视一眼,楚璃吻甩开他的手,随后一屁股坐在地上。

    燕离则站在那儿观察了一下四周,没有任何异物,他才放心的坐下。

    “没有蛇。你可真够怂的,蛇又不是没见过,弄死它就得了,居然还跳的那么高。”看着他,楚璃吻满眼嫌弃,想起他刚刚那个样子,真是蠢。

    燕离斜睨着她,“那你呢?”如果他没记错,她也一样,跳的可比他高。

    哽了哽,楚璃吻扬起下颌,“那种东西,女人都怕。”

    “原来,你是害怕了。”燕离满眼稀奇,他还以为她什么都不怕。

    “是恶心,恶心那种东西。”怕倒是没什么可怕的,只是忽然间看到,把她吓了一跳。

    “我也一样。”所以,她就不要站在高点上来说他了。

    楚璃吻不由得撇嘴,但是又觉得很好笑,他那样子真是太蠢了。

    燕离看着她,就知她在想什么。薄唇也不由得弯起,的确挺好笑的。

    俩人休息了半晌,这才再次启程,到了大卫的地界,就怎么都不担心了。

    天亮之时,两个人也终于出了山。在土道上又走了许久,太阳都升到了头顶,这才上了官道。

    “太子爷,你的人何时能过来接我们?”官道很长,两面不见村镇,鬼知道还得走多远才能见到人烟。

    “且走着吧。”燕离看了看,便带着她顺着官道向南行。

    时近晌午,楚璃吻嗓子冒烟儿,对身边的人很是抱怨。

    不过,燕离显然也不怎么好,他也没试过走这么长时间的路,仅靠两条腿。

    蓦地,有马蹄声传来,楚璃吻回头看过去,只见一辆马车从官道远处驶了过来。

    一瞧见马车,楚璃吻的眼睛就亮了。她随即停下,一边把袍子甩开,然后就往上拽自己的裤腿,打算把自己的腿露出来。

    “你做什么?”她这忽然间的,像是神经病。

    “拦车呗。露大腿拦车,一拦一个准儿。更何况我这么白,隔着二里地都能看见我的腿。”她自然是要拦车,否则还能干嘛。

    闻言,燕离立即翻了翻眼睛,伸手把她扯到自己身后,同时另一只手抬起,手上捏着一块金光闪闪的金块,“你觉得有了这个,还有人看你大腿么?把裤子穿上,成何体统。”她这想法都是从哪儿来的,简直毫无逻辑。

    盯着他手里的金块,楚璃吻不由得挑眉,“你身上还有钱?早说呀。”说着,她把裤子重新放下。

    鄙视的瞪了她一眼,燕离抓着她等待着马车的接近。

    很快的,马车就到了跟前,燕离手里的金子闪闪发光,那马车也立即停了下来。

    驾车的是个年轻人,视线好不容易从那金子上移开,然后看向燕离和楚璃吻,“二位,想搭车?”

    “嗯,这是给你的酬劳,到了前面的城池,把我们放下就行了。”说着,燕离走过来,把手里的金子扔给他,然后便上了马车,他也不管马车里还有没有人。

    年轻人接过金子,还用牙咬了咬,见是真的,喜不自胜。

    两个人上了车,却见车里躺着一个睡着的老汉,马车里弥漫着一股药汤味儿,显然这老汉生病了。

    坐在了马车边缘,楚璃吻的视线从那老汉身上移开,然后看向燕离,似笑非笑。

    他们俩那时可就装扮成这样的,可现在碰上真的了,这般一相比,就知道燕离扮演的有多假。而那些搜查的官兵居然都没看出毛病来,他们更蠢。

    燕离则看也不看那老汉,面无表情,看起来很是难以接近。

    大概过了两刻钟,就听到外面驾车年轻人的声音,“二位,前方就是粟城,正好我们也是到粟城看大夫,我这就进城了。”

    闻言,楚璃吻眸子一动,然后就笑了起来,“那么大一块金子,结果只买了这么短的时间,真有钱。”

    燕离看向她,“我若不花那金子,你就得用你的腿换这么短的时间了。”

    “我这叫足智多谋。”楚璃吻根本不在意他的讽刺,露大腿拦车,这个很正常。

    不搭理她,燕离一副生气的样子。

    很快的,马车就进城了,能听到外面熙熙攘攘的声音。

    马车在路边停下,楚璃吻和燕离便下了马车。那年轻人满脸笑容,同时似乎又有点担心他们俩会把那金块要回去。

    楚璃吻和燕离转身离开,眨眼间便消失了踪影。

    离开盛都时,同行了许多人,很多人都停留在了粟城。

    燕离很精准的找到了他们暂居的酒楼,果然,这整个酒楼都被包下来了。他们进去,便看到了正在一楼晃荡的天京。

    “老大,太子爷,你们回来了。”一瞧他们两个人,天京就蹦了起来,然后直接冲了过来,直奔楚璃吻。

    燕离多看了他一眼,并没有理会,径直的上楼了。

    瞧着燕离的背影,天京耸了耸肩,然后看向楚璃吻,“老大,你们没受伤吧?这些日子我每天都在想,你们可别受伤,万一受伤了,在那西朝可怎么办啊?”跟着楚璃吻往楼上走,他一边如同机关枪似得说话。

    “行了,你可别嘟囔了,我都要累死了。赶紧叫厨房给我做点吃的,再准备热水,我要沐浴。”几分不耐烦,楚璃吻挥了挥手,要这个烦人的家伙把嘴闭上。

    天京一听立即点头,随后转身就下了楼。

    上了楼,流荷也从房间里出来了。几步跑过来,然后扶住楚璃吻的手臂,“老大,你身上怎么一股药味儿。”

    “坐车的时候沾上的。不过都无关紧要了,这几天在粟城如何?”随着她走进房间,楚璃吻一边懒懒的问道。

    “这粟城都已经被我摸清了,对了,我还混进了康郡王府,见到了敏郡主。”流荷说着,几分兴高采烈。

    “她怎么样?应该很开心吧。”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心情显然会不错。

    “嗯,确实很开心。”流荷连连点头,认证了康玉敏的好心情。

    楚璃吻也不由得笑,她和顾沉毅结婚,还是很般配的,郎才女貌。

    “老大,这一趟收获如何?”坐在楚璃吻身边,流荷问道。

    看了看她,楚璃吻点头,“当然。”墨崖山,她必须得去。

    “那,你要找的东西,能找到了?”流荷知道她心心念念,同时也很希望她能够找到。

    “应该吧,若是找不到,我会把他们都宰了。”那些前朝的人,希望他们不会说谎。

    流荷立即拍了拍她的手,“肯定会找到的。”

    看着她的动作,楚璃吻不禁笑,“你是不是以为我已经要发疯了?放心吧,我没事儿,只要他们不撒谎就好了。”

    “没有,只是不想让你太着急。”流荷立即摇头,她只是觉得楚璃吻真的很着急,特别着急的那种,好像找不到这个东西,她就会死了一样,让她也跟着有些揪心。

    身子向后,楚璃吻舒服的倚靠着,“是很着急啊,特别着急。”这古代的局势真的很紧张,尤其身边还有燕离这个多疑又心狠手辣的人。若是知道她和前朝有关系,得第一个拿她开刀。

    唉,真是艰难啊,所以,她得早点儿离开这儿。

    这里本就不属于她,尽管一切事情都显得很奇怪,她内心也觉得奇怪,而且有些抗拒知道更深的内情。

    所以,一走了之是上策,这样就什么都能避开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