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1、太子爷的这一剑(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21、太子爷的这一剑(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暗红色的布顺着高高的台阶掉了下去,落在了地上,没发出任何的声音。

    宫殿的最高处,一面古镜矗立在那里。镜面清晰,很明显,这个世界不具备这种技艺,所以也根本造不出来这种镜子。

    古镜有一人高,周边银质的雕刻,虽算不上最值钱,可是却莫名的渗着一股诡异的气息。

    所有人的视线都固定在那古镜上,知道楚璃吻一直在找的就是这个,可是如今看了,他们很不明白这古镜有什么用处,看起来并没有很特别。

    燕离缓缓收回视线,然后看向楚璃吻。她的眼睛都已经直了,盯着那高处的古镜,看起来好像魂儿都已经飞走了。

    抬手,在她的眼前晃了晃,“近在眼前了,不是要照镜子么?”

    听到燕离说话,楚璃吻才回过神儿,看向他,她蓦地笑了,那张脸虽是有些苍白,可是此时却笑的如同蜜糖一般,“真的近在眼前了。”

    那边,被捆绑的五个老人中,那曾为他们带路的老人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他在说着什么。

    只不过,此时已经没人理会他了,都盯着那最高处的古镜,不禁的都想上去瞧一瞧。

    “上去看看吧,我倒是真的想见识见识,这古镜到底有什么秘密。”说着,燕离站起身,顺便将楚璃吻也拽了起来。

    站起来,楚璃吻的脚下有些踉跄,燕离拉着她,不禁轻笑,“太激动了?”

    “是啊,太激动了。看我的手,都在发抖。”抬起右手,果然,她的手指都在抖动。

    “是真的因为激动,还是因为刚刚受伤了。”抓住她的右手,很凉,而且还冷汗直流。

    眸色微变,燕离握紧她的手,然后轻叹口气,“别太激动了,眼下这面古镜已经在眼前了,将它搓圆揉扁都随你的便,放松。”

    “你怕我会激动的昏过去?”听他说话,楚璃吻不禁笑出声,太好笑了,她心理素质就这么差么?

    “难说。”抓着她的手,一直到现在为止,她的手仍旧在流汗。

    哼了哼,楚璃吻随后看向那高处,灯火明亮,使得那镜子好像都在发光。

    所有的人都在观瞧,而且很明显已经想上去了。

    不过,在上面的两个暗卫却开始走动了起来,他们俩站在镜子前,又互相挪了挪位置,反反复复了几次,看起来有些奇怪。

    “你们俩怎么回事儿?”下面,暗卫小队长忽然问道。

    “殿下,这镜子太奇怪了。”上面,暗卫转过头来,脸上一片煞白。

    瞧见了他们俩的脸,下面的人都吓了一跳,难不成那镜子里有鬼?

    燕离也不禁面色微变,“如何奇怪?”

    那两个暗卫对视了一眼,然后深吸气,很明显在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殿下,这镜子照不到人。属下二人在这里,可是镜子里什么都没有。它照着的还是对面的廊柱,就好像属下二人、、、属下二人是鬼。”

    此话一出,下面的人也在同时变了脸色,下一刻,几个人同时冲了上去,各个脚步都很急。

    镜子照不到人?这个楚璃吻并不清楚,她在见到那镜子的时候,身边也没有其他人。

    看着他们冲上去,然后到了最高处,随着照镜子之后,也不同程度的发出了惊呼声,镜子里真的没有他们。

    燕离几不可微的皱眉,随后看向楚璃吻,“你知道这个古怪?”

    “我只是知道这面古镜很特别,但是,这个我不知道。”楚璃吻微微摇头,难不成是因为地点或者时间什么的不对?如果这样的话,该怎么办?扫了一眼那边正盯着她瞧的五个老人,想要把这古镜带走并不容易,这里只有五个老头,可是外面却有很多呢,各个都是高手,把古镜拿走,得费很大的力气。

    这期间,已有不少人跑上了古镜前,这种镜子谁也没见过,甚至都没听说过。

    天京和流荷也上去了,不过天京有些小心,他站在下面一些,然后瞧着其他人照镜子,他微微翘脚看,只见那镜面清晰,前所未见。

    而且,镜子反射着对面的廊柱,廊柱上盘踞的黑龙都反射的很清楚,可是怎么会照不到人呢?

    看着,天京不由得有些冒冷汗,“你们说,会不会,我们已经死了,所以这镜子才照不到我们的?”

    他的声音很低,又小心翼翼,却瞬间让所有人都噤声。

    众人缓缓地转头看向他,天京也不由得咽口水,他的汗毛都竖起来了。

    “我只是这么猜测,你们别害怕啊。”天京看着他们的眼睛,缩了缩脖子,解释道。

    “你的想法实在惊人,还是闭嘴吧,别说了。”流荷也被他说的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再看了看旁人的眼神儿,显然都被吓着了。

    天京讪笑,他也不是故意的,可是,真的有这个可能。或许,他们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死了,兴许是在险峰,也兴许是刚进山的时候?

    看着天京那愈发惊恐的眼神儿,流荷也不由得咽口水,抬手拍了拍他的头,然后示意他离开这儿。

    站在上面已经照了镜子的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无不心下惶惶,他们不会真的死了吧?看那镜子,没有照到他们不说,他们站在镜子前,镜子里的景物依旧是对面,看起来就好像他们变成了透明的。

    而鬼魂,不就是透明的吗?

    一群人在上面面色各异,下面,楚璃吻也愈发不确定了。

    燕离看向她,“上去看看吧,这镜子到底和你想象中的是否一样,你亲眼看看就知道了。”不能听他们乱说,毕竟凭他们的脑子,也只是乱猜罢了。

    点点头,楚璃吻刚刚也被他们的恐慌惊着了,眨了眨眼睛,她看着燕离,这心倒是定下来了。

    “嗯,走吧,上去瞧瞧。”说着,她脚下一动,抓着燕离的手,两个人便朝着汉白玉的台阶走了过去。

    踏着阶梯,两个人一步一步,随着越走越高,那镜子也看的愈发清楚了。镜子四周的雕刻,楚璃吻一寸一寸的查看,嗯,都和记忆中的一样,就是这面镜子,没错。

    上面的人都让到了边缘,看着走上来的那两个人,很希望一直在寻找这面古镜的楚璃吻能给出一个说法来,不然他们真的会认为天京说的是真的。

    终于踏上了最后一阶,楚璃吻和燕离的视线也固定在了那面古镜上,两边的人也不由得将视线从他们俩身上移开,然后看向古镜。

    哪想,在看到古镜的同时,所有人都睁大了眼睛,古镜之中,有一个人的影子。

    楚璃吻出现在镜子当中,黑色的袍子,简单捆绑起来的长发,露出的小脸儿几分苍白,但眼睛却漆黑明亮。

    不过,那镜子里也只有她一人罢了,在她身边的燕离却没有出现在镜子当中,他就像也变成了透明的,

    燕离的凤眸也不由得睁大,看着镜子里的楚璃吻,她显然也很震惊。

    转头看向她,楚璃吻也扭头,镜子里的人和她动作一致,显然这一切都是真的,镜子里照出来的人就是她。

    四目相对,燕离看着她,“照不出别人,照不出我,为何会照出你来?”

    “我也很想知道呢,这镜子太诡异了。但也正是因为它的诡异,我才会有今天。”说着,楚璃吻走近镜子,镜子里的自己很清楚,而且也没产生任何的变化,还是她这一身装束。

    燕离走过来,旁边的人也聚过来看着镜子,所有人都站在这儿,可镜子里却只有楚璃吻一人,这多奇怪。

    天京和流荷也从下面跑了上来,透过众人的缝隙往镜子里看,果然瞧见了楚璃吻。

    两个人不由得变了脸色,天京想了想,又一个想法冒了出来,“老大,我们这一群人,不会只有你还活着吧?而我们都死了?”如果是这样,他好不甘心,不该这样的,他还没活够呢。

    燕离抬手,摸了摸那镜子,他的手指都贴在了镜面上,可是镜子里什么都没有,看起来他的手指好像还真是透明的。

    “看起来,这个说法倒是有些可信,只有你活着,而我们都死了。”所以,他们在这镜子里,都是透明的,因为是鬼魂。

    “你们没死,只不过是这面镜子真的有问题。我能在这镜子里出现,是我也不想的。”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楚璃吻不知,还得等多久才会有变化。

    因为这个镜子来到这里的时候发生的事情她记的不是很清楚,一切都太诡异了,让她现在想起来也不由得后颈冒凉风。

    “现在已经照到了镜子,接下来呢?”燕离转身看向她,很想知道她接下来要做什么。那时她只是说,要照镜子。

    “我也想知道呢。”楚璃吻盯着镜子里的自己,眼睛也不眨,过于投入,让她看起来也有几分诡异。

    燕离微微歪头,仔细的盯着她看,她真的太奇怪了,和这镜子一样的奇怪。

    时间一点一点的过去,黑夜也即将过去,这里处于高处,所以也第一时间见到了太阳。

    随着太阳出现,这宫殿外最上方的明灯也自动的灭了,就在这同时,镜子里的景象也变了。

    镜子里不再倒映对面的廊柱明灯,反而缓缓地变成白蒙蒙。众人看着镜子,也不禁发出唏嘘声,都没想到这镜子会自己变化。

    楚璃吻也在同时心跳加速,终于要来了么?

    看着她放光的眼睛,燕离转身看向镜子,凤眸微眯,他的脸色也变得有些危险。

    随着镜子里全部变白之后,唯独还在镜子当中的楚璃吻也缓缓发生了变化。

    最开始变化的是她的腿,本来是长袍,可是长袍不见了,却变成了裤子。

    黑色的紧身裤勾勒的她的腿也很细,一点一点的,变化到了腰。她的下半身很纤细,线条也很美。

    一寸一寸,上半身也变了,一字肩的白色衬衫,让她的脖颈和锁骨都露在外面,极其优美。

    长发落在肩上几缕,依旧还是白白的脸也出现在了镜子里,虽和现在的脸是一样的,但眼角眉梢间却多了几分成熟。甜美,但又平添一丝性感在其中,她也看着镜子外,就好像正在和镜子外的楚璃吻对视。

    谁也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盯着镜子里的人,已说不出话来了。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楚璃吻不由得弯起红唇,这镜子还是管用的。看来,她终于能离开这里了。

    离开这里,告别这落后的古代,也将告别这里的人。

    眸子一转,她看向燕离,他在看着镜子里的她,满脸不可置信。

    真是可惜了,她还没睡他呢,这就要离开了。

    燕离已经说不出什么来了,看着镜子里的那个人,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自己是在做梦。

    可是,那镜子里的人分明就是她,可怎么穿的这般奇怪?

    凤眸一动,他转头看向她,她正在看着自己,用一种虽高兴但又抱歉的眼神儿。

    看着他的脸,楚璃吻弯起红唇,虽然很想告诉他,她每次看着他的时候都想把他扒光,因为他太让人有**了。

    可是,现在说这些也没有什么用了,因为说了,她也办不到了。

    盯着她脸上的笑,燕离的凤眸几不可微的眯起,薄唇如血,他也扯了扯唇角,如果他没看错,她这是要永别的表情啊。

    永别?

    眉头一动,燕离再次看向那镜子,镜子里的人不如刚刚那般清晰,反而有些模糊了。

    一切的猜测都起于一瞬间又止于一瞬间,燕离再次看向楚璃吻,然后反手,一把将身后暗卫随身携带的长剑拔了出来。

    运力于长剑,锋利的长剑在空中划了个圈,楚璃吻的视线也随着那剑而动,下一刻,眼睁睁的看着那长剑落在了古镜上。

    清脆的响声刺痛了所有人的耳膜,镜身在同一时刻出现了无数条的裂纹,使得镜子里已经开始模糊的人都裂开了。

    迸裂只在一瞬间,裂开的镜子哗啦啦的落了下来,掉落在地,又产生了一次碰撞,碎成了渣滓,如同落了满地碎宝石。

    视线缓缓地落在地上,楚璃吻的大脑在镜子破碎之时便一片空白,看着地上的那些碎片,她耳朵里和脑子里回响的也只有它们清脆的碎裂声,刺得她的心脏都在一时间扭成了一团。

    所有人都没想到燕离会这样做,瞧着那只剩下一个银质框架的古镜,也没想到它会如此单薄。

    这古镜的背面没有做任何安全的防止它会损坏的措施,随着燕离这一剑,只剩下周边的框架还在。

    众人的视线落在地上的碎片上很久,然后才缓缓的移向楚璃吻,她一直都在找古镜,找了这么久,如今终于找到了,最后却变成了碎片。

    楚璃吻看着地上,一时间仍旧没有回神,她刚刚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开始变得模糊,然后她就觉得自己有些发晕。可是随着这古镜成了碎片掉了满地,那要晕过去的感觉又消失了,她现在很清醒,清醒的不能再清醒了,尽管好几天没睡过一个好觉。

    眨眼,她缓缓抬头,看向燕离。

    而燕离也在盯着她,眼神不善,脸色也极差。

    四目相对,楚璃吻只觉得有一颗炸弹在自己的头顶炸开了,砰的一声,炸的她脑袋都变成了两个大,“你疯了!”

    燕离反手将剑又插回暗卫手中的剑鞘之中,他没有回头,却不差分毫。

    “是你疯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你十分有必要给我解释一下。你的解释我若不满意,我便把你羁押起来,直到你解释清楚为止。”他说,而且有些咬牙切齿。她一直都在骗他,什么照镜子,这就是她所谓的照镜子。

    “解释?成啊,把你的脑袋卸下来,我给你解释个清楚。”话落,楚璃吻抬手成刀,直奔燕离面门劈过去。

    燕离身形一偏闪躲,同时出手扣住她的手臂,欲把她擒住。

    腿曲起,朝着燕离的腿弯攻击,燕离后退一步,同时探出另外一只手,准备把她的双手全部擒住。

    楚璃吻动作迅速,躲开他探过来的手,然后手势一变,直奔他的喉咙。

    如此狠招,可见她是生气至极。燕离扯着她疾步后退,后面的人也迅速的躲开。这高处一共也就那么大,随着燕离后退到边缘,脚下一空,两个人随即从上面掉了下去。

    衣袂翩飞,倒是很美,只不过掩盖不住俩人之间的火气,能把这里炸成废墟一般。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