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4、原来是敌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24、原来是敌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要我燕氏做牛做马,太子妃实属妄想。”燕离笑出声音来,想翻覆大卫,可没那么容易。

    轻嗤一声,楚璃吻懒得理会他,就知道他会这么自大。

    走到那五个老头近前,楚璃吻停下脚步,双臂环胸,她看着他们,他们也在看着她。

    燕离站在一边,瞧着他们的视线相对,这个场面,看起来真的很诡异。

    如血的薄唇弯起,燕离过多的看了看那五个老头的表情,尽管嘴被堵着,但是他们脸上的神情却是做不了假。

    那是什么表情?燕离也说不上来,太复杂了。所以,他觉得事情也变得更复杂了。

    或许,他应该在一切变得复杂前,把这几个老头杀了,以绝后患。

    “前朝晁氏的至宝,那面古镜,已经碎了。对此,你们看起来倒是淡定,显然这个至宝也不怎么样。”看着他们,楚璃吻淡淡道。

    五个老人看着她,明显有话说。

    楚璃吻挑眉,“怎么,回答不出来了?还是说,这个至宝一般般,还有别的?”

    “他们明显想说话,只不过嘴被堵住了。”燕离好心提醒道。

    挑了挑眉,楚璃吻斜睨了他一眼,“用不着你多嘴。”说着,她俯身,把他们嘴上的手绢拿了下来。

    几个老人不同程度的缓解了一下嘴上的不适,随后互相对视了下,明显有许多话想说。

    “别互相给眼神儿了,我就问问,还有没有类似于古镜这样的宝贝。如实交代的话,你们的命兴许就保住了。”盘膝而坐,楚璃吻看着他们,很明显的威胁了。

    “这古镜的来历,你可知?”蓦地,一个老人说话了,他的年纪看起来明显比其他几人要大一些,胡须花白。

    楚璃吻想知道的自然是这个,这明显看起来不是这个时代的工艺,到底是谁造出来的,有没有第二个?

    “我还真不知道。你若知道的话,不如说来听听。”楚璃吻看着他,淡淡道。

    燕离在旁边坐下,坐下后,抖了抖自己的袍子,那动作十分勾人,显然他也想听听。

    楚璃吻不管燕离,他若想听那就听好了,她现在只想知道那古镜是什么来历,有没有可能再有第二个。

    “这古镜乃晁氏一位出家的祖上有幸得来的,要说一切都是因缘巧合,这古镜落在了晁氏手中,也不知怎的,晁氏一路顺利,披荆斩棘,直至最后坐拥天下。”老人开始讲述,很难想象,前朝得天下,是因为那面古镜。

    燕离扬起入鬓的眉,对这种说法嗤之以鼻。一面镜子就让人得了天下?那后来亡国又怎么说?

    “所以,这镜子是谁造出来的,你们也不知道。”冷笑一声,这算什么?

    “这古镜落到了晁氏之手,自然便是晁氏的,至于是谁造出来的,过了几百年了,谁也不知。而且,这镜子有一个很大的秘密,是外人不得知的。”老人很严肃,说起这些事情,他好像觉得十分神圣。

    “这个秘密,我已经知道了。”没什么可说的了,她能来到这里,就是因为这镜子有这个神秘的功能。

    老人微微摇头,随后道:“并非如此。”

    “那你说说,还有什么秘密是我不知道的?我真的很想听听。”楚璃吻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事已至此,她希望全无。

    那颗炸弹又回到了头上,已经快要被点燃了。

    老人看着她,随后一字一句道:“任何人站在这面镜子前,都无法照出自己的身形。就好像自己变成了透明的,失去了生命。”

    “嗯,刚刚这里所有的人都认证过了,的确如此。”这一点,楚璃吻倒是也没弄明白,为什么别人照镜子,什么都照不出来呢?很奇怪。

    “但是,只有晁氏之人站在镜子前,能照出真身。”老人接着说,而且眼睛也开始发亮。

    他的话进入耳朵,楚璃吻眸子一动。旁边,燕离看过来,视线固定在了她身上,“晁氏?”那么,就是前朝的皇族了。

    楚璃吻缓缓眨眼,然后点头,“原来,这个身体真的是前朝皇族之人。”她其实早就猜到了,不过如今听这老人一说,她忽然觉得自己的穿越也并非是乱穿,开始以为只是个倒霉蛋儿,没想到这身体还很有来头。嗯,公主?不算辱没了她。

    燕离凤眸微眯,看着楚璃吻自若的样子,不由得深吸口气,“很明显,太子妃早就知道自己是谁了。”

    “别乱说,这身体是这身体,我是我。”怎么能混在一起说。

    她如此辩解,燕离稍稍想了下,倒是合理。她说这身体不属于自己,镜子里的那个才是她的身体。视线从她的身体上扫了一圈,燕离也不得不承认,镜子里的的确更好看一些,尽管长得一样。

    不过,能够长得一样也很神奇了,世上哪有那么多长得一样的人。

    “那么看着我做什么?我说的不对么?”瞧他那眼神儿,楚璃吻不由得瞪眼。

    燕离却依旧笑看着她,那笑,让人看起来很不舒服。

    “这面古镜,只能照出晁氏之人,这也恰恰说明,晁氏之人的血是与众不同的。只不过,这面古镜却有着神奇的魔力,几百年来,这种魔力展现出了两次。一次是朝德年间,当时的九皇子年仅五岁,一日闯进了放置古镜的宫中,却不料想,待得侍从进去时,看到的便是晕倒在地昏迷不醒的九皇子。多个太医诊治,却不知病因,九皇子一直处于昏迷之中,足足昏迷了一个月才清醒过来。”老人接着说,而且绘声绘色,就好像他看见了一样。

    楚璃吻听着,也不由得睁大了眼睛,“醒过来了,之后呢?”

    “醒过来的九皇子,就好像变了一个人,不认识身边的人,也不知自己是谁,说一些谁也听不懂的话,每日每夜都处在惊慌之中。后来,过了几年,九皇子才慢慢好转,但他还是不认得亲人,而且也否认自己的名字,否认自己的身份。”老人看着楚璃吻,一字一句道。

    这个情景,听起来好像很熟悉,这不就是她么。很显然,那个后来的九皇子,是从另外一个世界来的。

    “后来呢?这个九皇子,是不是到了镜子面前,就又变了一个人?”她希望听到的是这种结果,可是,又不禁有点恨,凭什么别人成功了,而她则已失败告终。

    “不,直至九皇子年迈之时,照了无数次镜子,也没能改变什么。后来,九皇子重病缠身,也不知怎么回事儿,一夜过去,九皇子就又变了一个人。得知情况的其他皇子王爷都来看望九皇子,物是人非,当时已没有几人还在世间。看见了自己的兄弟们,九皇子泪如雨下,然后便过世了,临终前只是叹着,终于回来了。”老人说着,颇为感叹,就好像他经历了那个场面。

    楚璃吻听着,却不禁觉得这故事有点奇怪,外来者照镜子没反应。而原主回来,却只是一夜之间,也没用镜子,也没用任何其他道具,就这么莫名其妙的回来了。

    而她,明明是外来者,刚刚照镜子却有了反应,这又说明什么?眸子一转,楚璃吻看着那老人,随即确定,说明这老头在说谎呗。

    扯了扯唇角,她皮笑肉不笑,“这故事还真是惊悚啊!不过,我不信。这镜子只有一个,如今毁了也没有任何补救的法子,既然如此,就什么都不用说了。惊悚的故事我不想听,速战速决,燕离,这几个人给你了。”说着,楚璃吻站起身,不想听了。

    “这过去了很久的事情当然不可信,因为其中必定有夸大成分。之前老夫们也是不信,可是,亲眼见到了,就不得不信了。”老人说着,眼睛紧盯着楚璃吻,让她一瞬间也不由得后颈一凉。

    燕离淡淡的看着他们,事情越来越有意思了。可是,他忽然间的又不想听了。

    “来人,把他们的嘴堵上,拉出去扔到桥下。”蓦地,燕离开口,面色阴冷。

    后面,明卫立即领命过来,各个动作迅速,拾起地上的手绢,打算把他们的嘴都堵上。

    “慢着。”楚璃吻阻止,随后看向燕离,“你不想听么?”虽然她也不想听,觉得这事儿和她没什么关系,但是,燕离居然比她的反应还要大,让她忽然觉得,互相欺骗这种事儿很蠢。

    燕离面色依旧,凤眸一片阴沉,“不想听。”

    “可是,我想听。你也听听吧,免得心里疙瘩难解,做梦都不得安生。”坐下,楚璃吻看着他弯起眼睛笑笑,清甜无比。

    燕离却表情未变,看着她的笑脸,“我认为,听过了这些,我才会做梦不得安生。”

    “淡定。”楚璃吻抬手拍了拍他的腿,用了很大的力气,拍得燕离的眉尾也不禁抖动了下。

    最后看了他一眼,楚璃吻长舒口气,随后看向对面的老人,“说吧,我倒是想听听,你们都亲眼看到了什么奇事。”

    几个老人对视了一眼,然后便一同将视线定在了楚璃吻的身上。他们的眼睛有着很明显的岁月的痕迹,而也正是因为此,他们见多识广。即便这辈子没做过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但见识到的那些,也足以让人惊奇。

    “能有幸见到这镜子魔力的人少之又少,能触动它产生这魔力的更是万中无一。那位九皇子便是一个,自那以后,有不少晁氏子孙猎奇想要试试,但,没人再成功过。”老人看了一眼曾放置镜子的高处,如今镜子已不在,他的眼神却仍旧充满了惊奇。

    “但是,就在晁氏隐居于此,血脉分离之时,这神奇的事情又发生了。”旁边一个老人接口,他似乎是回想起了他所看见的那一幕,眼神也变了。

    “十三年前的初秋,年仅五岁的璃公主一时贪玩闯进了崇祖大殿。当时守着崇祖大殿的便是老夫等四人,看见了璃公主闯进来,也并未阻止。陪着她在这大殿里玩耍了许久,后来璃公主就跑到了那镜子前。和以前一样,只有晁氏族人才会出现在镜子当中,璃公主当时很高兴。”

    “老夫等几人站在一边陪着她,看着她笑闹。可是,没过多久,神奇的事情就发生了。镜子里,出现了一个和璃公主长得一模一样的小女孩儿。穿着奇装异服,却脏兮兮的,显然是个小乞丐。”

    “就在老夫几人都在惊奇的时候,那镜子里的小乞丐忽然不见了,就在此时,璃公主也晕了过去,毫无征兆。”

    “老夫们吓坏了,赶紧将璃公主抱回了玉璃宫,汪太医和卫队长分别施医输功却丝毫没用。”

    四个老人就像在说书,接连着说故事,起伏有序,听得楚璃吻也心下难平。

    燕离则始终看着楚璃吻,那几百年前的九皇子,和这几个老头所说的璃公主,显然经历相同。

    “后来呢?”楚璃吻看着他们,语气淡淡,尽管心绪难平,但她面色如旧。

    “后来,过去了一个多月,璃公主才终于醒来。不过醒过来之后,却性情大变,不认识他人,不认识自己。”老人眸光如炬,紧紧地盯着她,叹道。

    所有的事情看起来都有了结论,外来者是无法通过镜子返回自己所在的地方,只有正宗的晁氏才可以,不管是身体还是灵魂。

    而她,应该就是那个在五岁的时候离开这里,十二年之后又回来的前朝晁氏璃公主。

    如此说来,她本就是属于这里,那个世界,只是她一时不甚去游玩了一番,结果却把那个世界当了真。

    缓慢的眨眼,楚璃吻不知该说些什么。

    旁边,燕离缓缓的站起身,凤眸幽深,其中却杀气弥漫。

    身后,明卫暗卫陆续的走过来,兵器出鞘,阵列分明。

    ------题外话------

    听风家的小乖乖病了,住院打针,所以这几天没法儿二更,一更的字数也不是很多,希望大家谅解。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