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6、兄妹?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26、兄妹?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离开崇祖大殿,艳阳高照,清新的风也迎面吹来,吹得人十分舒服。

    站在台阶上往远处看,山巅重叠,宫殿亦是一簇簇,距离湛蓝的天空又十分近,看起来真是天上宫阙。

    虽然身在此中,可是此时看着,也仍旧是赞叹不已,这到底是怎么建出来的。

    “老大,这里真好看。尽管与世隔绝,可还是很美。我觉得,住在这里的人即便满心的仇恨,也会被这里的风景淡化的。”流荷站在楚璃吻身边,看着远处,轻声说道。

    “未必。我在外面见到的那些人也是在这个地方出生成长,但是他们可是野心勃勃。”楚璃吻却不以为然,有些人的野心是用什么都淡化不了的。

    “那些人,是驸马爷的心腹,早已叛出,已不是卫队中人。”卫队长站在旁边,因着吹风,他的黑须也轻轻拂动。

    “驸马爷?”楚璃吻动了动眉头,驸马爷又是谁?她是公主,难不成是早先就给她配好的男人。

    “驸马爷,就是公主你的生身父亲。”卫队长解释,不管是语气还是神情,都有几分憎恨在其中。

    “父亲?原来如此。”楚璃吻依旧没什么感觉,不过倒是好奇,这个人是想推翻大卫,然后自己坐上皇位么?果然啊,有野心的人,是怎样也阻止不了的。

    “公主请,这些事情臣会一一交代的。”卫队长抬手示意,很明显,他没打算对楚璃吻隐瞒。

    不过即便如此,楚璃吻也依旧不怎么相信他,还有这里的人,大概需要时间。不过,很明显她的时间并没有那么充裕,她不想留在这里。

    而且按照她对燕离那妖孽的了解,他只要出了山,接下来就会带兵反攻。就算这里的人都武功高强,可又怎么敌得过千军万马,所以她还是得赶紧离开才是。

    顺着铁索桥离开,这回却感觉铁索桥很结实似得,下面有风灌上来,可是这铁索桥却没怎么晃动,让走在上面的人不由得安全感倍增。

    楚璃吻就知道会这样,他们常年日久的在这上头走,怎么可能会让这玩意摇摇欲坠。万一真一个不留神掉下去,不就喂狼了。

    说起狼,楚璃吻不禁往下看,果然,下面有狼的身影。不过这个时候它们却没有嚎叫,听见上头有动静,只是抬头看看,然后又继续该做什么就做什么,看起来反倒是像狗,而并非狼。

    “这些狼,都是你们豢养的?”看着它们,楚璃吻问道。

    “没错,是为了守住下面的通道。”卫队长走在她身后,回答道。

    “通道?”看向他,楚璃吻不由得皱起眉头。

    “这下面的通道有很多年了,往时我们都是从这里出入。不过自从那些叛徒离开,以防他们会偷偷回来,不止改了出入的通道,这下面也养了狼。这些狼,看见生人就会撕咬,性子很烈。”卫队长解释,说起这些来,能听得出他很生气。

    楚璃吻点点头,原来真的有捷径。那么,险峰之中的那些山洞,应该就是捷径了吧。只不过,有的是真,有的是假。

    “对了,进山的时候,我在山中遇到了一个人,武功很高,而且好像是个阉人,那是谁?”继续走,铁索桥微微摇晃,但不碍走路。

    “那是长公主的贴身近卫,自长公主离世后,他便一直在山中乱走。有时会回来用饭,有时就又没影子了。不过,他没认出公主么?公主的模样,和长公主很像。”卫队长之所以没有怀疑,第一时间就相信了,正是因为楚璃吻的那张脸。

    “我和长公主长得特别像么?”还记得那时康玉卓在墨崖山看到了一面残破的墙壁,墙壁上就有和她样貌相似的人物。

    “很像。不过,长公主性格温顺,但内心里又很固执,也正是因为此,之后才会、、、”卫队长说着,脸上不由得露出几分惋惜和痛恨之色。

    瞧着他复杂的脸色,楚璃吻几不可微的耸了耸肩,她并不感兴趣。

    “我若是下去的话,这些狼会不会扑过来?”边走,楚璃吻边问道。

    “随身戴上这个,它们闻到了这个味道,就不会发起攻击。”卫队长将身上的一个香囊拿下来递给楚璃吻,香囊泛着一股略刺鼻的气味儿。

    看了看,楚璃吻便戴在了身上,她对这个感兴趣,而且非常想下去试一试。

    走出铁索桥,然后又迂回的绕过几座宫殿,距离那玉璃宫就更近了。走上铁索桥,前面后面都是卫队,他们一直都在跟着。一行人走在铁索桥上,看起来就像是飘动在半空中,让人看着也不禁心生敬畏。

    终于,走出了铁索桥,踏上了玉璃宫的地盘,这碧色的宫殿更是晃得人眼花。不过,楚璃吻上上下下左左右右的看了一遍,倒是觉得这宫殿还算不错。

    “公主,请。”卫队长抬手示意,而卫队则都站在后面,看起来就像是一面墙。

    楚璃吻回头看了一眼,扯了扯唇角,“用得着这样么?我还能飞了不成?”

    “公主你误会了,卫队誓死效忠公主。这么多年来,公主不在这里,卫队就只能守着这里。如今公主回来了,臣等并未空等,实是激动。”卫队长解释,同时又觉得楚璃吻好笑,戒心太重了。

    看着他,楚璃吻还是不信,不过,他看起来倒是真的很真诚的样子。

    摇摇头,楚璃吻随后走进宫殿,周烈和流荷跟在她身后,没想到这宫殿会这般好。

    打扫的很干净,而且,空气中还飘着一股淡淡的薄荷香。闻到这气味儿,楚璃吻就不禁想起燕离那妖孽来,他身上就是这种味道。

    若有似无的叹口气,楚璃吻边走边环视这宫殿,居然还有很多明显是小孩子才用的东西,看起来很可笑。

    “公主,这都是你小时候的画作,还有长公主的提笔。”走到楼梯处,卫队长伸手一指,指的是通往沿着楼梯上去墙壁上的画。每一张都装裱上了,画的乱七八糟的,不过每一张画的左下角都有一些花花草草,看得出是大人画的。

    微微歪头看了一眼,楚璃吻挑了挑眉头,“长公主是什么时候去世的?”

    卫队长顿了顿,“在公主你失踪的半月后。”

    失踪?说起这个,楚璃吻倒是好奇了,这个身体是怎么进入顾家的?

    “那还真是可怜啊。”女儿失踪了,生无可恋便死了。

    “老大,你休息一下吧。咱们在山中奔波了这么多天,很累了。”流荷看着楚璃吻的侧脸,但是看不出她是什么心情。不过,得知自己的母亲死的并不安详,恐怕她心里不会好受吧。

    “说的是啊。”楚璃吻点点头,这么一说,还真是累。

    “公主先歇息,臣这便吩咐御厨做些膳食送过来。”卫队长长舒口气,然后便转身快步离开了。

    听他说的话,楚璃吻真的很是别扭。自称是臣,又说御厨,还真当这里是皇宫了。

    走到窗边的椅子上坐下,晃了晃屁股,楚璃吻不由得撇嘴,“看来这里的东西一直都没换,还是小孩子的尺码,幸亏我长得矮小。不过二师弟你就别坐下了,你若真坐在了椅子上,屁股可就拔不出来了。”

    流荷轻笑,然后在她旁边坐下。那边正准备坐下的周烈动作卡在那儿,回头看了看椅子,随后直起身体,“老大说的是。”

    轻笑,楚璃吻打量这宫殿,随后看了看宫殿门口的方向,卫队都在外面守着,虽然在她看来是在看守她,不过那卫队长说了,是在保护她。

    “老大,咱们什么时候离开?”周烈压低了声音,问道。

    “晚些时候吧,先观察一下山外的军队,他们要是进山的话,我们得绕开他们才行。”想了想,楚璃吻说道。

    “我担心的正是这件事,若是我们被太子爷抓住,我想,只有死路一条了。”所以刚刚楚璃吻放过了燕离,周烈其实很不赞同。但这是楚璃吻的决定,他即便不赞同,也不会说什么。

    “哼,谁死还不一定呢。二师弟,你还记得你之前是做什么的么?我又是做什么的?你别忘了,他燕离的暗卫和死卫曾经都握在我们的手里,想要翻覆他,多容易。”楚璃吻哼了哼,她可不认为和燕离对上就一定会输,关键看这游戏怎么玩儿了。只不过,她现在没什么心情和燕离玩游戏,更想见识见识这墨崖山的奇特,豢养的那些狼,还有通往山外的捷径。

    这墨崖山的山势太复杂了,捷径到底是在哪儿修建出来的。

    太阳微微偏西,膳食果然送来了,而且,还是两个小丫鬟送来的。楚璃吻都不知道,这地方居然还有小丫鬟。

    两个小丫头年纪不大,进来之后,看着楚璃吻也是一副好奇的样子。

    瞧着她们俩退下去,流荷不由得叹道:“看来老大和你的母亲长得是很像,瞧刚刚那两个小丫鬟,进来之后分别看了咱们俩一眼就知道老大是公主。”

    楚璃吻点点头,确实是很像。

    用过了饭,卫队长又来了,而且还有另外两个老人,一个是当时为他们带路的,还有一个是崇祖大殿里年纪最长的。

    他们原本都有各自的官职,就是按照曾经还坐拥天下时的官称。只不过,后来都改了,但唯独卫队长还保持着。

    曾为他们带路的老人是徐川,他祖上可是前朝的丞相。前朝灭国逃亡时,那位丞相携着家眷,随着一同逃亡了。

    崇祖大殿的老人是文英,他的祖上则是一直守着古镜的,所以当年逃亡时,古镜也是他的祖上带出来的。

    那卫队长就有来头了,他的祖上赫赫有名,如今提起都有许多人知道,那可是前朝有名的武将。只不过,当年灭国时与如今大卫史上也很有名的大将军决斗时死了,所以那也算是殉国了。

    卫队长是钟杉,但这里的人都叫他钟将军。

    看着坐在对面的三个老人,每一个都气势十足,不只是因为他们武功高强,还有一股因为岁月沉淀才有的压势。

    他们显然是想告诉她什么,楚璃吻也不言语,就等着他们说。

    片刻后,文英轻咳了一声,然后开口道:“公主,你在外面时,碰到了多少这里的人?”

    “很多,多的数不清。”按照他们的说法,那些人都是叛出的,是属于驸马爷,也就是她父亲的人。

    “驸马爷这许多年来一直在经营,而且做的非常大。据我们的调查,驸马爷已经将很多人安插进了多国的中心,那个西朝是最多的。还有大卫的朝廷,南晋的朝廷。”文英说着,而且是用一副很不满意的语气。

    “他之所以这么做,都是有原因的,那可是十多年的经营了。”钟将军重重哼了一声,颇为气愤。

    楚璃吻眸子一转,“怎么说?这经营到底有多大?”

    徐川看着楚璃吻,片刻后道:“公主,你真的不记得,你还有个兄长么?”

    “啊?”楚璃吻一诧,还有这事儿?

    “驸马爷当年在离开的时候便把殿下带走了,而且根据调查来的结果,十三年前,驸马爷便把殿下秘密的送到了哪国的皇室,用的也是偷龙转凤的伎俩。所以,我们怀疑,当年的殿下,现今可能已经对高位触手可及了。但是,又无法确定到底是哪一国,毕竟这几年来,不管是西朝还是大卫南晋,皇室之中都有很大的动静。而且,在那几个值得怀疑身份的人身边,都有驸马爷的人在辅佐。”徐川接着说,这件事他们也很混乱,毕竟没有调查清楚。

    “你是说,在这三个国家当中,现在为止风头正盛的几人之中,就有我的兄长,同父同母的。”高高扬起了眉毛,楚璃吻难以置信,还有这种事儿?

    不过十三年前?

    楚璃吻看向周烈,她可记得周烈和她说过,十三年前,不管是南晋还有西朝,还是大卫,好像都有一些事情发生过。

    十三年前的南晋,那个棠王忽然出现,他生母是个艺妓。十三年前的西朝,长孙于曳好像一直身体不好,深养在别处。也是十三年前病好了,才被封为了太子。大卫、、、如今成为太子的燕离打小就和他的母后被幽禁在曲牙山,也是十三年前才离开的。

    如此说来,十三年前,三个国家都发生了这种事情。那么,那个被偷龙转凤的到底是谁?

    皱紧眉头,楚璃吻心下几分不爽,那个人不会是燕离吧。

    不过,她的兄长嘛,必然比她年龄大,就算被偷龙转凤,也应该有一些自己的记忆才是。如此来看,燕离倒是不像。

    “我的兄长,比我年长几岁?”她问道。

    “殿下只比公主年长一岁罢了。”可以说,他们相差无几。

    闻言,楚璃吻扯了扯嘴角,这事儿还真说不准,没准儿就忘了呢。就像她曾经生活在这里,可是她一点都不记得。只不过在进入墨崖山之时,看见了某一个东西,觉得有些眼熟罢了。

    “驸马爷野心极大,没出山之时便已表现出来了。长公主的死,也多半是因为他。”钟将军说道,语气愤恨。

    “她不是因为我失踪了,才去世的么?”楚璃吻这倒是不懂了,到底是怎么死的。

    “不,长公主只是生病了,当时一心求死,那种情况持续了多年,皆是因为驸马爷。为了治好长公主的病,当年臣等还冒险劫持了大卫一个名医家中的独子,用以交换那名医手中据说可以起死回生的药。可是,依旧没用,长公主的病没有治好。”钟将军摇头,他认为一切都是驸马爷的错。

    闻言,楚璃吻了然,这说的就是金央了。

    原来,当年金央被绑架,要求换他们家的那颗金鼎大还丹,都是因为已经去世的长公主。

    金央那个神棍还说想知道那颗药到底有没有用呢,真是可惜了,那颗药没有用,长公主吃了,还是死了。这神棍若是知道了,估计会很难过。

    但是,估摸着她也没机会亲口告诉他了,至此后,再相见便是仇敌了。就算她不把他们当做敌人,凭借燕离的性子,也会把她当做仇敌的。

    她可是前朝余孽啊,就是不知,他到底是不是余孽了。若他也是,那可真是太好笑了,他们俩差点滚在一起。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