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27、恩怨难解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27、恩怨难解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听他们三人讲述这墨崖山之中的恩怨,比楚璃吻想象的还要复杂。

    这前朝的皇族自灭国后便一直四处避难,最后,选定了这里,也是因为这里的地势。

    修建这些宫殿,自然花费了很久的时间,毕竟最开始都认为能够打回去,能够复国,这里只是暂居地。

    可是时间久了,大卫也日益的兵强马壮,复国显然无法一时完成。所以,便开始在这里兴建宫殿。正好利用了这里的山势,修建的宫殿倒是恍如天上宫阙。

    一代又一代,晁氏人丁凋零,直到后来,男丁早夭,剩下女子,虽是婚配生子,但是姓氏却改了。

    这也就是楚璃吻见到的那些牌位最后一排为何姓氏都不一样的原因,因为后来那些血脉都是公主所生,虽名义上还是太子和公主,但是姓氏却不再是晁。

    而这一代的楚璃吻和那位谜一样的兄长,是上一代仅存的长公主与原卫队的一位皇家卫兵所生,当年会和这个人成为夫妻,钟将军的说法是,长公主是被这个花言巧语的败类骗了。

    这个败类极其能说会道,长了一张会骗人的脸,让人看不出真假来。

    而长公主生性单纯,自然就被骗了。

    不过,成为夫妻之后,他的野心就自然而然的展现出来了,他怂恿长公主复国,而长公主因为自己母亲的影响,则是早就已经放弃了复国。唯一的愿望便是开开心心的活下去,在这片净土上,不受外人的打扰。

    结果可想而知,那人野心太大,暗暗的开始培植自己的力量。而当年生活在这里的人可是很多,不少心中都有**,他们自是不想在这个地方了此一生。

    这个地方一共就这么大,他的动静被长公主发觉了,之后两个人便撕破了脸皮,而长公主的病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才有的。

    长公主的病在钟将军等人看来很心疼,因为无论是从外表还是日常生活中根本看不出她病了。可是有一日,她偷偷的想要跳下铁索桥寻死,若不是她的贴身近卫,也就是楚璃吻在险峰的山洞中碰见的那个阉人发现的话,长公主在那时就已经死了。

    随后,他们才发现,长公主真的是一直在寻死。用过很多种方法,譬如在房间里偷偷的用毛巾扼住自己的脖子,或是偷出一些毒药来自己吃,或者是要跳崖。而每次都被她的贴身近卫拦下来了,可是最后还是没有防得住她,在楚璃吻走失的半个月后,她趁人不备吃了毒药,香消玉殒。

    按照钟将军等人所描述,长公主的情况的确是十分罕见和奇特,平时完全看不出她会寻短见,因为她太正常了。笑容满面,思路清晰,在楚璃吻昏迷的那一个月之中,无论与谁交谈都是充满了希望,她相信自己的女儿一定会醒来。

    可就是这样一个人,却一直在暗地里寻死,所以钟将军等人那时才会怀疑她病了。然后冒险绑架了金央,并得来了金鼎大还丹。

    可是这金鼎大还丹长公主也吃了,但毫无作用,她还是一心求死。

    听着这些,楚璃吻差不多也知道怎么回事儿了,这个长公主怕是得了抑郁症。那根本不是吃药就可以解决的,是心理和精神上的病症。

    如此说来,她的抑郁症肯定是因为她的丈夫才得的,说来说去,他还是凶手。

    “那我,又是如何失踪的?”离开这里,想必是因为那个意外住进这个身体之中的人无法接受吧。就像她这样,到了这里四年,她也无时无刻的想要回去,不想待在这里。

    “在公主醒来的半个月之后,那一天,公主走出了玉璃宫。因为当时驸马爷已经彻底叛出,所以臣等都在忙碌于进山出山的道路,这山上的人也不多。服侍公主的侍女也没有多做防备,待得发现时,公主早就没了影子。待得臣等知道时,公主已经失踪近一天了,随后便开始寻找。但几乎翻遍了墨崖山山脉所有大大小小的山,都没有寻到公主的影子。那时,臣等已做了最坏的打算,认为公主是迷失了方向,或许遇到了野兽。之后长公主过世,臣等一次出山,却在靠近南晋边界的路边发现了一只鞋。经过侍女的辨认,那只鞋就是公主失踪那日所穿,那时臣等才敢确定,公主还活着,只不过不知去了哪里。”钟将军说着,颇为感慨。可以说,十三年前是多事的一年,而且所有的事情都很糟糕。

    楚璃吻听着,也不由得点头,原来如此。

    那么,顾沉毅和这个身体应该就是在那时遇见的,但顾沉毅为什么会把这个身体带回顾家,又让她做自己的妹妹呢?真是让人想不明白啊。

    这些事儿,还得去问顾沉毅才行。

    “公主,这是传国玉玺,之前一直都是老夫保管。如今至宝古镜已碎,公主也回来了,那崇祖大殿也无需再用老夫守着了,这传国玉玺便归还公主。”文英将一个锦盒拿出来,然后双手托着,送到了楚璃吻面前。

    “这玩意儿有什么用?现在是大卫的天下,前朝的玉玺还不如一块废铜烂铁。我知道你们心里的想法,但毕竟过去几百年了,你们还能如此坚持,实在让我钦佩。但又不得不说,也很愚昧。生命只有一次,你们把这唯一的一次生命浪费在这明显不会有结果的事情上面,真的很不明智。”接过来,楚璃吻边说着边打开锦盒,她语气几分慵懒,但听起来却又有几分刺耳。

    那三人不语,只是看着她,其实或许不懂,她为什么没有一点归属感。

    锦盒里躺着的果然是玉玺,精雕细琢,可比那至宝古镜看起来高档多了。

    托在手里,凉丝丝沉甸甸的,可见这玩意真的货真价实,不是假的。

    身边,流荷和周烈也看着,这玉玺是什么样儿,他们还真没见过。

    “我拿着这玩意儿有什么用处?是能号令天下,还是能群臣叩首?”视线一转,楚璃吻看向文英,问道。

    “这是我朝的玉玺,我朝曾坐拥天下数百年,这便是证据啊。”文英长叹,没见到盛世辉煌,他很明显在感叹生不逢时。

    楚璃吻却笑了,托着那玩意儿掂了掂,随后放在了身边的桌子上。

    她歪头看着,一边轻笑,“原来,你们一直用这玩意儿做梦呢。”话落,她抬手,然后重重的拍了下去。

    手落在玉玺上,那玉玺便发出了碎裂的声音,随后她的手也贴在了桌子上。

    众人盯着她的手,一时之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抬起手,她似笑非笑,“这回梦就该醒了。几百年了,大卫兵强马壮,百姓过的也不错,谁还记得前朝?只有这里的一群人,以及外面的一拨疯子还记着前朝,妄想复国,简直可笑。燕离出了山,接下来就会带兵反攻,我奉劝你们还是赶紧离开这里吧。想必你们也没出去过几次,不如就都出去看看,是大卫的天下稳定,还是你们梦里的晁氏天下稳定。”

    “公主,你、、、”钟将军站起身,满脸气愤。

    楚璃吻依旧满脸笑,清甜无害。可是那漆黑的眸子却瑰异无温,她的内心显然和她的眼睛一样,冰冷没有温度,不管他们说出如何动人的故事来,她也是毫无波动。

    周烈和流荷分别的看着那几个人,随后又看向楚璃吻,俩人不由得担心,他们会动手。

    不过,他们说的话的确是真心的,保护晁氏唯一的血脉,保护这个公主,自然不会做出任何伤害她之举。

    “几位回去休息吧,我也累了。过了今晚,我就会离开这里,我可不想做瓮中之鳖。”站起身,楚璃吻送客,这些顽固,真是可笑。

    三个老人互相看看,明显无法,最后只能叹口气,然后便离开了。

    看着他们三人离开,周烈无声的松了口气,他不会武功,所以一直都很担心。

    “老大,咱们下山后,去哪儿?”流荷看着她,问道。

    想了想,楚璃吻就笑了,“南晋。”这大卫目前来说还很危险,而南晋则安全的多,有顾沉毅。

    流荷点点头,“好。”这样她也就放心了,毕竟他们人太少了,燕离若是想对付他们,毕竟会倾尽全力。

    “老大,这里的人,会放任我们离开么?”周烈还是认为想要离开有难度。

    “管他们呢,我把玉玺都拍碎了,也没见他们怎么着,想来不会对我动用武力。”拍碎玉玺,也是拍碎了他们的梦。但同时也是试探,而很明显,这些人的忠诚度还是很高的。

    周烈点点头,“只是没想到老大的身世如此复杂。”这若不是亲眼所见,任何人将这种消息告诉他,他都不会相信。

    双臂环胸,楚璃吻也觉得一个头两个大,她还是想做那个世界的楚璃吻,而不是这个亡国公主。

    “休息吧,过了今晚就离开。”外面,太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楚璃吻也几分乏力,这几天一直没有好好休息。

    周烈在楼下歇息,而楚璃吻好流荷则顺着楼梯上了楼。

    通往二楼的墙上,挂满了稚嫩的画,楚璃吻看着,倒是隐隐的有那么几分熟悉感。

    而看着那些长公主的提笔,倒是也充满了趣味儿,看得出她应该是个很乐观的人。只不过,谁又能想得到,就是这样一个看起来乐观的人却有抑郁症,无时无刻的不在想死。

    踏上最后一阶,也看到了最后一幅画,很大,上满都是乱笔涂鸦。不过最下面,却有两行字,一行字迹娟秀,一行稚嫩歪斜。

    楚璃吻看着,不由得缓缓眯起眼睛,同时也明白了一件事,自己的名字的确是叫楚璃吻。这楚,应当就是驸马爷的姓氏。而这个吻,则出自长公主的名字,她叫橙勿。

    “原来,这才是老大的名字。”流荷也看见了,不由得笑道。

    “嗯。”楚璃吻微微点头,看来她的脑子并非一团乱麻,对于这个世界的一切,还是有些记忆的。别的可能没有,但名字却记得住。

    上楼,二楼有卧室,还有一个偏室。

    这偏室显然是以前侍女住的,为的便是贴身照料楚璃吻。而卧室里,则还摆着一张不太大的床,现在的楚璃吻若躺上去可能勉强正好,但对以前的楚璃吻来说,这是一张大床。

    看着这一切,她倒是恍惚的觉得有些熟悉,看来这里真的是她住过的地方。

    天色暗下来,山中明灯亮起,比之星空还要明亮。

    但墨崖山之中却是一片黑暗,险峰林立,恍若一把把尖刀插在那里。

    山中一片平坦之地,火光跳跃,明卫暗卫各自值守或休息,他们配合默契。休息的人安心休息,值守的人万分警惕。

    深处的一堆篝火后,一个人坐在那里,因着火光的跳跃,使得他的脸也忽明忽暗。

    盯着燃烧的篝火,燕离凤眸一片晦暗,深处恍若深渊,荒凉无生物。

    不远处,那负责将他们送出墨崖山的前朝卫队兵士还在,两个人年岁很大,气势不凡。若真是与他们二人交手,没人不会却步。

    他们二人虽说是负责送这些逆贼出去,但显然还另有目的,那便是看守他们。

    时间一点点过去,月牙儿也过了半空,蓦地,一直静坐的燕离忽然站起了身。

    随着他有动作,那边两个人也站了起来。不过燕离恍若未见,脚下一动,袍角飞扬,挺拔的身影走出去,他俨然要离开这里。

    “慢着。”那两个人随即跃过来,与此同时,值守的和休息的明卫暗卫立即跳过来,刀剑出鞘,将那二人围在其中。

    燕离看也未看那两个人,脚下不停,眨眼间便离开了这里,消失于漆黑的山林之中。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