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1、崖下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31、崖下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尽管不知他所说何意,但看他那表情,楚璃吻倒是觉得很有意思。

    “好啊,那我就只跟你说。希望你能接得住,因为很少有人能接住我说的话。”抬手拍了拍他的胸口,似乎觉得不过瘾,她的手离开后又重新搭在了他的胸前,捏了捏,硬邦邦的,手感真是不错。

    垂眸看了一眼她的手,燕离似笑非笑,明显喜欢。

    就在这时,一串脚步声从楼梯上传来,显然是有人上来了。而且这走路的人并不会武功,楚璃吻只是听了听就知道是谁。

    放下手,她一边把燕离推开,让他站直,然后一边转过身。

    片刻后,门口,一个侍女站在那里,几分怯怯的。

    “公主,早膳已经备好了,是否送到楼上来?”低垂着头,侍女问道。

    “送上来吧。对了,把隔壁的媚儿还有外面的二师弟以及可能已经回来的老四都叫下去用膳,告诉他们,吃饱了才有力气和我去做事。”楚璃吻吩咐了一句,这些话其实已经很明显了,她是要他们安心,她不会跟随燕离回去的。

    侍女应了一声便快步离开了,楚璃吻转过身,便看到燕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她也歪头,“没办法,我希望他们能信任我,毕竟你刚刚也瞧见了媚儿那惊恐的表情。”他们俩手拉着手出现,着实把流荷给吓着了。

    其实若换位想想的话,她也会感到害怕的。自己死心塌地追随的人,居然眨眼间就变了,那样岂不是把她往绝路上推。

    这也是楚璃吻不能答应燕离同他一起回去的原因,她势必得给周烈流荷和天京一个交代,让他们有安全感。

    抬手,燕离摸着她的头,一边叹道:“夸奖你的话还真是说不出口。”

    “那就留着吧,以后再夸。”楚璃吻知道他心里什么想法儿,无不是觉得自己比不过那三个人罢了。但,她还是坚持自己。

    早膳很快的送上来,而且是两人份,很明显,即便钟将军等人将燕离视作逆贼不共戴天,但眼下似乎情况有变,他们也已经默认了。

    见此,燕离倒是满面笑意,“还说他们是老顽固,看来也很懂得变通。”而且,变通的很好。

    “那你就得先试试,这些饭菜里下没下毒了?”楚璃吻劝他想好再说,毕竟他可是逆贼。

    燕离却不甚在意,走到窗边的椅子上坐下,看着桌子上的早膳,不由得摇头,“没想到躲在这种地方,饭菜居然还能做的如此精致。”

    “那你知道做饭的厨子叫什么么?”在对面坐下,楚璃吻看着他,弯起眉眼。

    “怎么,我吃饭还得知道厨子叫什么?”燕离嗤笑了一声,她也实在好笑。

    “厨子的名字你大可不必知道,因为我也没打听过。倒是他们都有一个职称,叫做御厨。”轻笑,她一边告诉他,果然看他变了脸色。

    “御厨?皇室风格。”还真是一直都在保持着,尽管已经过去了三百多年了。

    “来吧,尝一尝墨崖山御厨做的饭菜,会不会被当场毒死。”楚璃吻单手托腮,等着他试吃呢。

    “这你居然也不放心。”果然啊,她还是她,不管身边的环境有了什么变化,她始终都没变。如此疑神疑鬼,但又很信任他的嘴,他试吃过的,她毫不怀疑。

    挑眉,她那个动作很是甜美,不过却也是甜美自带无情,因为她正等着燕离给她试吃呢。

    拿起筷子,燕离分别看了看,“若是我被毒死,你会不会哭?”

    “我可以酝酿一下。”楚璃吻笑看着他,这人着实幼稚。

    “听你说的话,心凉了半截。”几不可微的摇头,燕离随后开动,尽管此时也算身在敌营,但是他看起来倒是并不怕。

    瞧他无畏的模样,楚璃吻笑意不改,随后拿起筷子,与他一同用餐。

    这御厨不是白叫的,做的饭菜很是不错,清淡的早餐也做的极有味道。

    用过了早膳,燕离便站在窗边打量这墨崖山的宫殿群,其实若是仔细看的话,倒是能根据方位记住每一处,从而分析出如何在其中潜行而不被发现。

    而且目前,这里的人并不多,想要守住这偌大的宫殿群,应该并不容易。

    “别看了,咱们下去瞧瞧。”楚璃吻走过来,顺着窗子往外看了一眼,其实她也是好奇的。很想把这里都勘察一遍,从而瞧瞧这里都有些什么秘密。

    “公主殿下确定我不会再被抓住捆绑起来?”任她抓住自己的手,燕离随着她的力气往外走,看那样子就好像是她在强行拖着他似得。

    “那就试试看呗,谁知道他们到底有多恨你这个逆贼。”正好她也瞧瞧,这里的人是真的打算唯她的命令是从,还是只说说而已。

    “你这前朝余孽并不自信。”她说他是逆贼,他就说她是余孽,如此说来,倒是相配。

    “亏我以前还跟着你说前朝余孽,谁想到弄了半天我也是其中一员。早知如此,我定然早早的找机会灭了你。”顺着楼梯往下走,楚璃吻一边哼道。

    再次看着那些涂鸦,他还是忍不住笑,真的太丑了,看不出任何的意境来,更别说想知道她画的是什么了。

    这种画居然还能被装裱上,可见装裱这些画的人心中对她有多看重。所以,装裱这些画的人应该就是她的母亲了。就是不知她是如何去世的,这晁氏的余孽尽管躲藏起来,但争斗一直都不断。

    下楼,周烈流荷还有刚刚回来的天京都在,只有天京还在吃饭,而且看着楚璃吻和燕离下来,他连吃饭的事儿也忘了,盯着他们俩,眼神儿和最初的流荷一样,有些惊恐。

    楚璃吻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朝他们挥了一下手,便扯着燕离出去了。

    燕离则只是淡淡的扫了他们一眼,尽管他心下不顺意,但楚璃吻想保护他们,他也奈何不得。

    玉璃宫外,卫队在守着,而且人还不少。虽大部分都上了年纪,但正因为如此,他们看起来才显得格外的有气势。

    看见这些人,燕离就不禁变了脸色,对于这些极具威胁性的前朝余孽,他做不到笑脸相迎。

    那些人也一样,瞧见他这个逆贼,亦是满目杀气,显然若不是有楚璃吻在那儿,他们必定会一拥而上宰了他。

    “这铁索桥是有机关的,若是想让它稳固也不难。当初设计建造这些的也不知是谁,当真是有才华。”绝崖峭壁,险峰丛丛,在这种地方建造这些建筑,也不知死了多少人。

    “在我看来,这下面的狼倒是有意思。看,它们都在往上瞧,而且我认为,它们正盯着我龇牙咧嘴。”燕离看着那些狼,几分不悦,他看起来就这般不顺眼么?

    楚璃吻点点头,“答对了,它们正是看着你龇牙咧嘴呢。正好,我想看看这些狼的战斗力几何,不如咱们下去试试?”说着,她眼睛都亮了。然后拉着他,往旁边走去。

    “刚和我好上,就打算把我喂狼?”被她扯着走,燕离一边斥道,不想跟着去,可是她力气极大根本挣不脱。

    “有没有和你好上,也不耽误我把你扔去喂狼。看,这有一条台阶一直向下,我也是昨晚站在窗边才看到的。而且,这墨崖山有通往外面的捷径,以前的那条被堵住了,是为了防止叛出的那些人偷偷回来。但堵住了一条路,还会开通另外一条路,我倒是想知道,他们是如何开辟捷径的。”扯着燕离往下走,楚璃吻自顾自,也不管身后被扯着的那个人走路是否不便。

    燕离步子不顺,被她扯着,看起来完全是下风。尽管不满,但一瞧那小人儿的样子,他也不由得笑。长得像个豆芽菜,却是满身的力气,虽是突兀,可都集中在她的身上却又显得很协调。

    台阶蜿蜒向下,且隐藏在险峰之中的树木之中,若是站在铁索桥上是根本看不到的。只有站在高处,才能窥见几分,而楚璃吻也正是这般看到的。

    走了七八十阶,便听到了下面悉悉索索的声音,两个人放慢了脚步,楚璃吻也不由得挑起眉毛。

    她身上带了钟将军给她的香囊,是否有用不知。如果有用的话,那么不知会不会连燕离也一并保护了。若是保护不了,那么接下来他就会成为那群狼的目标。

    希望他能跑的快一些,这样才不会成为狼的口中餐。

    思及此,楚璃吻回头看了他一眼,漆黑的眸子皆是笑意。

    盯着她那笑,燕离不由得眯起凤眸,“你现在的眼神儿很值得琢磨。楚璃吻,你是不是刚刚假意答应我,就是为了要把我引到狼窝里来?”嘴上虽如此发问,但他还是跟着她往下走。

    “若是害怕你也可以离开。瞧瞧,你还跟着我走呢。嘴上说着不要,身体却很诚实嘛。”楚璃吻轻笑,脚下不停。越过了一丛树木后,台阶尽头,已经被狼群堵住了。

    十几头狼,它们站在那儿,像是卫兵。只不过这些卫兵有些虎视眈眈,看起来也是极其的不好惹。

    两个人停下脚步,和那些狼对视着,谁也不言语,气氛一时显得有些诡异。

    “我的身体似乎诚实的很不是时候,公主殿下,你说我现在回去还来得及么?”燕离站在她身后,看着那些狼,他现在更加确定,这些畜生的确是在盯着他。

    “来不及了,走。”说着,楚璃吻抓着他的手往下走,越来越靠近那群狼,没想到它们却缓缓的让开了。

    一群狼将中间让出来,分立于两侧,就像卫兵在迎接主人似得,迎接着他们俩。

    走下来,楚璃吻稍稍看了它们一下,随后继续走。身后燕离被她扯着,也走入了狼群随时可攻击的地域,不过意外的是,这些狼并没有攻击他。

    虽然它们还用一种虎视眈眈的眼神儿盯着他,但却没有任何的动作。

    燕离笑了一声,然后看向走在自己前方的那个小人儿,“这些畜生倒是识相,也知道谁是主人。只不过,你这个主人也只来到这里一天而已。说来说去,这些畜生还是不可信,墙头草。”

    听他那嫌弃的语气,楚璃吻也轻嗤了一声,“别自作聪明了,它们不扑上来,那是因为我身上有这个。这些狼不认识我,但是认识这个气味儿。”把身上的香囊解下来给他看了看,楚璃吻也没想到这香囊如此厉害。

    但是这些狼也更厉害,鼻子如此灵敏。也不知是何人负责驯养它们,好手艺。

    “原来如此。”燕离了然,对这些前朝余孽也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燕离你看,这些明显是通道,只不过现在被封死了。”在这下面走,尽管杂草石头很多,还有狼的粪便遍布四处,但是险峰边缘的一些地方明显能看出端倪来。

    树木掩映之中,石壁上果然有一处被大石塞住的痕迹,虽是塞的严丝合缝,但还是有空隙。

    “说是捷径,但也可能有很多的陷阱。咱们在山中就见识过迷踪阵,看来留在这里的保守派之中,有许多高手。”其中这懂得布阵的,就很厉害。

    闻言,楚璃吻也不由得点头,“是啊。看来当初前朝灭国晁氏逃亡的时候,将许多人才都带走了。”

    听她说这种话,燕离还是不由得笑,“公主殿下又忘了自己也是晁氏血脉了?”她就像是在说别人的事情,很好笑。

    眨眨眼,“没错,我又忘了。”

    瞧她那样子,燕离忍不住抬手捏住她的脸颊,凤眸流光,满是笑意。

    被他捏脸,楚璃吻仰头看着他,他这眼神儿,真是让人难堪,尽管她不知难堪是什么感觉,可她现在就隐隐的有几分不自在,耳朵也莫名的有些发热。

    “走,去前头看看。昨晚我观察了一下地形,从这下面走的话,虽是绕远,但也能将所有的宫殿都绕上一遍。”扯着他的手,楚璃吻往前走,后面那群狼在跟着他们,但又不太敢靠前。似乎是发觉他们俩其中一个人身上没有香囊,但又不太确定,所以就一直跟着他们。

    此时已经管不了它们了,喜欢跟着就跟着好了,两个人往前走,果然没走出多久,又发现一个被封住的洞口。而且这个洞口明显封的更严实,周边连一条缝隙都没有。

    看向那个被封死的洞口,燕离又观察了一下四周,随后道:“这附近没有粪便的痕迹,而且,杂草也不是很多,看起来,应该没有荒废。”

    经他这么一说,楚璃吻也发现了,“这么说,这个门是活的?”话落,她脚下一动,便扯着燕离走了过去。

    身后,那些狼还在跟着,此时看起来它们倒是一副鬣狗的模样。

    两个人走近那曾被封过的洞口,这般近距离看着,更容易发现其中端倪。

    楚璃吻看了一眼燕离,见他没说出任何的疑惑,她便抬腿,一脚踹了过去。

    随着她这充满力气的一脚过去,封锁洞口的石头就有了松动,她收回腿时,一块石头就塌了,然后其他的石头也跟着一块一块的掉落下来,洞口重新出现。

    洞口打开,两个人后退了两步,待得灰尘散去,两人也看清了里面的东西,反倒吓了一跳。

    这洞口虽不是很大,但是里面却矗立着一座一人多高的雕塑,纯黑的圆柱,圆柱上方盘绕着黑龙,张牙舞爪。

    这黑龙和在崇祖大殿里看到的一样,形态颜色无一处不相同。唯一的差别就是大小差异,可能是因为这里的高度,所以有些矮。

    两人都没想到洞口里面会出现这玩意儿,对视了一眼,随后抓紧了对方的手,一步步的走了过去。

    踩过那些石块,走进去,黑龙的雕塑也看的更清楚了,虽是相对来说很矮,可是这么一看倒是比他们俩高,有两米。

    视线从那黑龙的尾巴看起来,一寸一寸,最后仰头看向龙头。那龙头朝上,张着嘴,嘴里面还有一个东西。

    燕离看着,随后缓缓眯起凤眸,“你看看那龙嘴里是什么东西。”

    闻言,楚璃吻看向他,“你觉得依我的个头,能看到么?”

    燕离收回视线看着她,下一刻缓缓的蹲下,抬手拍了拍自己的肩膀,“坐上来。”

    “还有这种操作?”楚璃吻立即笑了,不过却没拒绝,脚下一踮,她就坐在了他肩膀上,一只手环住他的脖颈。

    单手托着她的腿,燕离很轻松的站起身,而楚璃吻也随之越来越高,与龙头齐平。

    这般,看到的就清楚了,龙嘴里果然有东西,是个黑色的圆球。

    但若说圆球也不准确,因为这圆球外表有雕刻,密密麻麻的都是。

    瞧了一会儿,她不由得皱眉,这上面的雕刻花纹什么的,看起来很眼熟啊。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