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3、兄妹情不如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33、兄妹情不如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石门莫名其妙的关上,楚璃吻趴在那儿自然听到了。迅速的跳起来向后看,果然,关上了。

    那边躺在地上的长孙于曳也起身,楚璃吻听到了动静,脚下一动,便朝着他踢了过去。

    长孙于曳身体一弹,躲过她那一脚,单手撑地,他迅速的跳起来。

    两个人交手,楚璃吻招招致命,长孙于曳亦是狠厉的还击,两个人的手撞在一起,震得指骨都在发疼。

    辗转腾挪,两个人距离那石门也原来越远。上下攻击,楚璃吻一脚踢在了他的腿上。力气过大,长孙于曳也不由得闷哼一声,后退时也踉跄了下。

    楚璃吻顺势一把扣住他的手臂,用力的将他拽到了自己面前。随后脚下一踹,他整个人也随着转了过去,她施压,直接把他压在了地上。

    抬腿骑在他腰上,她一手扭着他的一只手臂,另一手则顺着他的腰侧滑下去,隔着一层衣服,摸索。

    “你要做什么?”她没攻击他,反而开始摸索,长孙于曳的身体朝着一侧扭动,躲避。

    “你说呢?那半块玉佩在你身上吧,给我?”她要做什么显而易见,就是要抢那半块玉佩。

    “你要它做什么?还是说,另外那半块是属于你的?”长孙于曳腰上用力,终于将骑在他后腰上的人掀了下去。

    一下子躺在地上,后背接触满是石头的地面,撞得她不由得闷哼出声。

    长孙于曳顺势而起,双手控制住她的双腕,身体压在她身上。

    楚璃吻挣,却一下子没有起来,盯着压在她身上的人,她眯起眸子,“属于我又怎样?还是你需要再去脱一下燕离的裤子,看看他到底是男还是女。”

    “你的玉佩为何在他身上?你难道不知那是做什么的?”压着她,长孙于曳的面色有几分难看。他本来长得很好看,五官看起来很柔和清新,可此时却充满了暴戾之气。

    “我一定需要知道它是做什么的?我并不感兴趣,倒是你的表现很倒胃口,你想找到自己的妹妹做什么?和你一起争夺天下?”楚璃吻施力,全身都被压住,她也只是动了一些,却没有将他掀下去。

    “生为兄妹,你难道就不想相认么?”看她的表情,明显很嫌弃。

    “说出这种话来,你自己相信么?”楚璃吻则哼了一声,再次施力,这次成功的把压在她身上的人掀了下去。

    不过长孙于曳手却没松,他身体朝着一侧翻过去,便把楚璃吻也拽了起来。

    哪想旁边是个下坡,两个人径直的顺着那下坡翻滚了下去。

    坡度越来越陡,他们俩想停下来都成了困难。楚璃吻自是在这当中想要把长孙于曳做垫背的,但出乎意料的是,没等她得逞,长孙于曳反倒手上用力把她拽进了自己的怀中。

    额头抵着他的胸口,快速翻滚,耳朵也发出嗡鸣之声,但她也感觉到一只手罩在她的头上,显然是要护住她的头,免得被撞坏。

    坡很陡,两个人也记不清翻滚了多少圈,最后,在撞到了什么之后停下来,一时之间,两个人都处于当机状态。脑子里嗡嗡响,眼前也是黑的,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听不着。

    缓了一会儿,疼痛袭来,全身都发疼,就好像被什么东西碾压过一样。

    脑子里的嗡鸣声小了些,也听到了旁边有人呼吸的声音,楚璃吻立即把手伸过去,她并非想如何,而是条件反射,好像必须得控制住他心里才会舒坦。

    手伸过去,然后就被抓住了,长孙于曳的呼吸较粗重,“看来,你是不记得以前的事情了。”

    “难不成你记得?”楚璃吻自是不信,他若是记得,就不会认错人。即便儿时和现在的长相大有区别,但他也不可能会认为燕离是女人。

    “不记得了。听说当年我被带走的时候才三岁,能记得什么?”长孙于曳说着,听他的语气,并不怎么好。

    “那你可还记得带走你的人?”这一点楚璃吻很好奇,那个驸马爷到底藏在何处。

    “你是说,我们的父亲?”长孙于曳用另一只手撑着地面坐起身,但抓着楚璃吻的那只手却没放松。

    “父亲?你的父亲,别把我带上。”楚璃吻也坐起身,但是身体真的很疼,而且她肯定自己的膝盖坏了。

    “看来,你对他也并没有任何的好感。”尽管这里很漆黑,可是长孙于曳依旧能看得到她,头发很乱,但很可爱娇小。若说她是他的妹妹,其实他是信的,只不过心底里却并不想让她做自己的妹妹。

    “我没有任何的印象,也不存在好感与否。你回来到底是要干嘛的?”把自己的手挣脱出来,楚璃吻盯着他,他额上有伤,让他看起来有那么几分柔弱。可这绝对是表象,楚璃吻是不信表象的。

    “自然是想看看出生之地。而且你在这里,显然也知道自己是谁,为何还与燕离在一起,玉佩也在他那儿?”问,长孙于曳看起来并不满意。

    “这就是我的事情了。而且,眼下这里是我的地盘,你闯进我的地盘,我岂会容你?长孙于曳,不管你是谁,不经过我的同意闯进来,就别想全身而退。”她的立场很坚定很清楚,即便长孙于曳真的是她兄长,可是她不想认,谁也无法干预。

    “这里是你的地盘?”长孙于曳不禁笑,似乎觉得她这个说法很可笑。

    “不然呢?若也是你的地盘,你回来为何还要偷偷摸摸?为何那些狼还要攻击你们?不信你可以当众向这里的人说明自己的身份,你看他们是否会容你。”简直可笑,他和那个驸马爷一样,在这里的人眼中都是叛徒。

    “有一件事我想你并不清楚,我也是前不久才知自己的身世。而那个人,我还没见过。”他说的那个人,就是他们的父亲。

    “他在哪儿?”这个野心勃勃的人,迄今为止都藏了起来。

    “不知。”长孙于曳摇头,他不知道。

    楚璃吻却是不信,“你不知他在哪儿,对他亦是没有任何的感情可言,但为什么他的人都在你身边,你也如此泰然自若,没有一点的反感。你的说法不成立,而且毫无可信度,也或许,你是打算借着这些人的力量而得到什么好处。这个好处,可能就在这里,以至于让你冒险回来。”

    “脑筋如此开阔,但想得太多了。我只不过是想知道谁是我的妹妹,想回来问一问这里的人。却没想到,发现代表身份的玉佩居然在燕离那里。由此,我也产生了怀疑,以为他是我的妹妹。但是,仅仅根据玉佩,我猜错了。我很想知道,为何你的玉佩会在他那里?那是很重要的东西,代表你的身份,若是遭到了袭击,或许有可能救你一命。”长孙于曳看起来好像很严肃,这个话题在他嘴里貌似也很严重。

    “所以呢?我的玉佩是一半,你的玉佩也肯定是一半。我的玉佩若是在我的手里,就可以合在一起。”楚璃吻几不可微的眯着眼睛,他一直在着重的说玉佩,他定然另有目的。

    “合在一起,必然是整体。就如你我,一母同胞。”这四个字,还当真讽刺,他听起来很不顺意。

    闻言,楚璃吻翻了翻眼睛,一母同胞?听起来还真是讽刺。

    “算了,你也别和我打官腔,我最听不得这种话了。咱们俩的玉佩合在一起能干什么?你若能说的清楚些,说不准儿我还能和你试试。”他的目的,绝不简单。

    看着她,长孙于曳有片刻的默然,他似乎正在想该如何回答她。他面上无多余的表情,这样的他看起来有那么几分阴沉。

    “打算编瞎话骗我?那你要失望了,我最擅长的就是拆穿谎言。而且,即便你说真话,我也会抱着怀疑的态度,除非你向我展示真相,让我亲眼看到了,我才会信你。”楚璃吻笑着,可是那漆黑的眸子却没任何的笑意,让她那清甜的脸看起来也几分诡异。

    “这墨崖山之中有晁氏藏起来的宝藏,开启它,需要你我身上的玉佩。”长孙于曳开口,说道。

    闻言,楚璃吻几不可微的眯起眼睛,“你如何得知?”

    “跟在我身边的那些人已经背叛了楚真,是他们告诉我的。”长孙于曳回答的痛快,没有一丝一毫的停顿。

    “原来,跟在你身边的那些人又背叛了?如此墙头草所说的话,我是不信的。”楚璃吻摇头,她不信。

    “你还真是多疑。”长孙于曳叹口气,似笑非笑的看着她,着实没想到这个年纪比他小的妹妹,居然生性如此多疑,和她的外表极其不相称。

    “没办法,若是轻信他人之言,说不定早就死了。我的兄长不是也如此么?说起来,我们还真是一母同胞,有些相似之处。既然这玉佩有如此作用,那么不如你把它给我,我会把寄存在燕离那里的也拿回来。合二为一,然后打开宝藏,我们五五分账。”笑看着他,楚璃吻建议道。

    “都说女生外向,还真是这么回事儿。你打算把这里的宝藏都送给燕离?这是晁氏所积攒下来的,你我都有资格,但燕离却是没有这个资格,不管你是否嫁给了他。”长孙于曳盯着她,用一种不信任不赞同的眼神儿。

    “谁说我要送给他了?有了如此多的钱就能招兵买马打天下了,我想做女王不成么?再说咱们本一家,不管谁打下天下对方都会受益。不如兄长就助我一臂之力吧,帮我打下天下,我做女王,你不是也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么?”楚璃吻提议,兴致勃勃。

    “妹妹,既然我们是一家,那么由你来做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不是也可以?”长孙于曳问道。

    听他如此说,楚璃吻就笑出了声音,“你看,我们都想做第一,谁也不想做那一人之下。既然如此,可就谈不拢了。所以,咱们还是别假惺惺的谈论这一母同胞之事了。你是你,我是我,不管以前如何,眼下相见还是仇敌,得眼红才是。”话落,她猛地出手,直奔长孙于曳的胸前,目的就是抢夺玉佩。

    长孙于曳似乎有所准备,抓住她的手腕,同时翻身而起,直接把她压在了他身后一直倚靠着的石壁上了。

    面朝墙壁,他又在背后狠狠地压着,楚璃吻深吸一口气,施力想要把他掀开。却不想长孙于曳整个身体压上来,他也贴到了她的耳边。

    “我从未想过你会是我的妹妹,你是燕离的女人,我本想把你毁了。可是,现在怎么办呢?”他声音压得低,又贴在她的耳朵上,说话时的热气搔的她痒痒的。

    “这才是真面目,可你一直假惺惺的,装个什么劲儿呢?你别扭,我也别扭。”一侧脸颊贴在石壁上,冷冰冰的。

    “与面目无关,这是立场问题。既然你已决意站在燕离那边,那么不管你是谁,我势必不会放过你。不过你放心,我与楚真并非站在一处,他做他的,挡我的路我也不会放过他。”他扭着她的双手,很是用力,若是寻常人,定会被他直接扭断双手。

    “你不放过我?真是一个天大的笑话,而且我也不想放过你。”话落,她脚下一动,直接踹向他的腿。

    长孙于曳躲避,手上的力量就有了松动,楚璃吻顺势挣脱,随后攻击他。

    后退躲避,长孙于曳后退的很快,楚璃吻不放弃追击,同时也发现他们所处的这条地下通道很长。尽管修葺的并没有多精致,却看得出这条路以前应该经常有人走动。

    长孙于曳的动作很快,而且他也不打算再纠缠下去,大概是因为楚璃吻身上没有玉佩,所以他也不想在这儿浪费时间。

    楚璃吻追赶,而且她也想将长孙于曳身上的玉佩抢下来。如果他没有说谎的话,那么两块玉佩合在一起就能找出一笔宝藏来。这么好的事情,自然不能落在长孙于曳的身上,她想要。

    长孙于曳脚下很快,却不想这通道前方却是死胡同了。然而,即便如此长孙于曳也没有停下来,奔跑过去,眼看着他要撞到了石壁上,却只见他伸手一碰,那石壁就嗖的撤开了,就像是有什么感应似得。

    石壁撤开,他迅速跳进去,随着他跳进去后,那石壁又回来了,恢复原状。

    楚璃吻冲过来时,石壁已经关上了,她瞪着眼睛看了一会儿,这石壁难不成认识长孙于曳?

    盯着这石壁,虽然脏脏的,可是能看得出这上面有一些雕刻的纹路。但是这里光线太暗了,这石壁看起来又有很多年头,所以看的并不清楚。

    不管是这地下的通道,还是这石门都是经过精心的修造,并非普通玩意儿。

    想了想,她伸手,贴在了石门上。也不知怎的,在她的手接触到石门的瞬间,它便咻的朝着一侧划开了。

    没想到会这样,楚璃吻也不由得张开了嘴。由此,她想到了她和长孙于曳掉下来时遇到的那扇石门,它也是这样的。

    这玩意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儿?而且当时燕离就在后面,他亲眼看到了她和长孙于曳消失,他必然会追上来。但过去这么久了,他还没出现,是不是他进不来?

    想着,她脚下一动就迈了过去,随着她走过去,身后的石门又刷的关上了,速度极快。别看它破旧,但显然还很好使。

    回头看了看,楚璃吻不再耽搁,脚下一动继续追。

    可是长孙于曳早就失去了踪影,甚至连声音都听不到了。

    楚璃吻向前走,眼前却出现了岔路。稍稍看了看,她便选了一条路,燕离不在,没人和她做商量和选择,感觉实在奇怪。

    顺着这条路走,没走多远又出现了石门,她再次伸手触碰,石门果然再次打开,十分灵敏。

    走进这条路,又出现岔路,楚璃吻乱选择,结果走了一段路又是一道石门,再把这道石门打开,看见的却是幽幽的光。

    眨了眨眼睛,楚璃吻深吸口气,这是出来了?

    往前走,光线愈发的明亮,同时她也瞧见了一尊矗立在洞口的黑龙雕塑。抬头往上看,黑龙的嘴里没有圆球,显然这是她之前和燕离来过的那个洞口。

    居然走到这里来了,这地下的通道是个圈儿啊。

    顺着洞口走出去,阳光洒过来,楚璃吻不由得轻吁口气,看向左右两侧,狼群还在,但已不再嚎叫。而另一侧,卫队人员分散各处,隐隐的,一个挺拔的身影进入视线当中,他被钟将军文英等几个人围住了。他长得高,鹤立鸡群,一眼就看得到。

    “燕离。”她开口喊了一声,然后便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累死她了。

    看向自己的膝盖,裤子破了,还有血迹溢出来,果然破了。

    燕离的身影如同一阵风似得奔过来,后面,跟着钟将军等人。

    “你没事吧?”甩起袍摆蹲下,燕离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没发现伤处,手又顺着她的肩膀往下摸索。她身上都是灰尘,看起来可不怎么好。

    “没事儿,就是膝盖破了。”看着他,楚璃吻弯起眼睛,还是这妖孽比较顺眼。

    “公主,那人、、、可是殿下?”钟将军等人围过来,问道,面上也染了几分紧张之色。

    “嗯,应该是。”楚璃吻点点头,随后道:“你们一直在外头转悠什么?这墨崖山下面都是地下通道,你们住在这里这么多年,想必十分了解。怎么不下去帮我?就因为那个人可能是殿下?”她和长孙于曳同样都是长公主的血脉,如今他身份已现,不知他们作何感想。

    “公主,这地下我们去不得,除了晁氏之人,谁也进不去。若是硬闯,里面的机关就会开启,根本躲无可躲。”文英立即解释,不是他们不下去,而是下不去。他们是晁氏血脉,即便困在里面也不会有生命危险,因为不会引得机关开启。

    他们如此说,楚璃吻倒是相信的,因为从那奇特的门就看得出来,这下面有精修的机关。

    “别说这些了,先上去。不过你们最好将所有的出入口都守住,长孙于曳还没出来呢。他是殿下?我不认为他会比你们的公主更善良。”燕离冷声,随后一把将楚璃吻抱起来,转身离开。

    “刚刚他们围着你做什么?”任他抱着自己,楚璃吻看着他,问道。

    “我要进去,他们阻止。”燕离看了她一眼,解释道。

    “然后呢?你和他们吵起来了?不是你的风格。”楚璃吻微微撇嘴,不大打出手可不像他。

    “他们的武功的确很厉害。”他回答,而且显然已经说明了,他和他们交手了,可是没打过。

    “先别急着夸他们了。那玉佩的确有大作用,两块合在一起,能打开藏在这里的宝藏。长孙于曳就是奔着这个来的,而玉佩不在我身上,说了半天又没糊弄到我,所以就逃跑了。”楚璃吻说着,几分咬牙切齿。

    “宝藏?真有这东西。”燕离也不由得扬起眉尾,原来真有。

    “是啊,他说是楚真,也就是我们的父亲身边的人告诉他的。那些人背叛了楚真,如今跟着他做事。而且很显然,他也没打算做楚真的走狗,这下子有趣了。”说着,她也觉得事情愈发有意思了。虽然这个时代是落后了点儿,可是人与人之间的争斗却有意思极了。

    “你和长孙于曳消失了不到两个时辰,却套问出这么多的事情来。公主殿下,你还真不一般。”顺着台阶往上山上走,燕离一边赞叹道,听起来像夸奖。

    “他想要得到我那半块玉佩,自然得真诚些让我相信才行。他想得天下,我也一样,所以这宝藏我得抢到手。得手的前提是,得把他那半块玉佩抢来。你的人不是在外头么?叫他们抓人,我要抢玉佩。”楚璃吻眸子一瞪,主意已定。

    “你要得天下?做女王,然后让我做面首。”燕离哼了一声,他可是记得她说过的话,理想十分远大。

    “怎么,你不想做面首还想做皇后不成?”楚璃吻也冷哼,一副让他做面首都是看得起他的语气。

    “我谢女王赏识。”燕离无语,虽是心里不顺意,却也没继续反驳她,让她继续做梦。

    “不用客气。你做面首,绝对称职。”说着,她双手其上,直接顺着他的袍子缝隙钻进去,隔着一层布料摸他的胸。

    脚下一顿,燕离低头看着她,凤眸微眯,“尽管我不想阻止你,但你现在最好不要乱摸。你的腿流血了,我得看看到底伤的有多重。”

    “伤的不重,而且,也不耽误我摸你。燕离,你身材真好。”说着,她的手更肆意的钻进了他的中衣里,终于摸到了他的肉,很热,很滑。

    眸色变深,燕离盯着她,感受她微凉的手在他身上摸索,一瞬间,他就觉得自己以极快的速度热了起来。

    “你确定还要摸下去?”他说,嗓音很低。

    楚璃吻抿唇,“不止想摸,还想把你扒光。燕离,你知不知道你多让人有**。不然,以后你出门就戴着面具吧,戴那种特别丑的面具,把你的脸遮一遮,这样我才放心。”

    “这种话,你也说得出来。”燕离轻笑,说出口的话虽是斥责,但很明显,他很满意。

    “不喜欢听?”她的手依旧还在他的衣服里,一边歪头看着他。

    “接着说。”燕离的脸上是掩饰不住的笑,随后抱着她快步往山上走,他相信,她的这些话在房间里说的话,他会更喜欢听。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