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38、下意识(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38、下意识(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星辰满布,这地下灯火明亮,与天上的星辰交相辉映。

    两个人坐在玉璃宫的宫殿顶上,各自姿态慵懒,看起来很是相似。

    靠着燕离,楚璃吻单手摸着自己的唇,因为唇上有些微疼。

    尽管没有镜子,但根据她手上的触感就可以知道,她的唇有些微肿。

    这都得归功于身边这个妖孽,像狗一样,都是他啃得。

    “不是说有事要交代我么?不知公主殿下要交代些什么。”低头看着她,燕离不由得笑,倒是很喜欢看她现在这个样子。

    “交代你管住自己的眼睛和下半身,要是不听话,我到时就做个贞操带给你戴上。”斜睨他一眼,这厮还真是高兴,她几分不爽。

    “公主殿下的独占欲这么强?遵命,我会管好我自己的。”燕离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可他本就是个妖孽,做出那表情来也不像,反而勾人的很。

    哼了哼,“我要说的是,你回去之后想要找出身边的野心派,其实很容易。只要看一看他们后颈上有没有和玉佩一样的纹刺就行了。不管他们是不是野心派,但这个传统倒是一直在遵从。在西朝的时候,我所见到的那些人都有纹刺,无论年长还是年少。”她要说的自然是正事。

    “在西朝的时候?我记得你那时可什么都没说过。原来,那个时候你就酝酿着利用我找到古镜,你的心里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内疚么?”燕离不满,她可真是骗的他很惨。

    不置可否,“没办法,为达目的自然得不择手段啊。再说,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嘛。”

    瞧她那脸不红气不喘的样子,燕离缓缓摇头,“成,我就大人不记小人过,既往不咎了。不过这种事情以后断然不许发生,你也说过,这种欺骗等同于背叛。”

    翻了翻眼睛,“你有什么可值得我欺骗的?”

    “我现在的价值,居然让你连骗都骗不得了?”燕离看着她,凤眸中几分不愉。

    “所以,你是想让我骗啊,还是不让我骗啊?”抿唇,这人别扭的像女人一样,真是好笑。

    顿了顿,燕离抬手勒住她的颈项,然后把她拖到自己怀中,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伶牙俐齿,非得惩罚你一顿不可。”说着,他低下头,张嘴咬住她的肩膀,惩罚。

    他咬的不重,楚璃吻也没觉得疼,却还是像模像样的挣扎了下,惹得燕离转移阵地,朝着她的脖颈进攻。

    不是亲吻,而是啃咬,最后又用力的吸住,楚璃吻终于觉得疼了。

    挣扎,他也适时的放开了她,瞧着她颈项上的红痕,燕离较为满意。

    “你还真是属狗的。过来,我要报仇。”说着,她双手圈住他的颈项,轻松的就把他拽了下来。

    燕离倒是没挣扎,任她咬上他的颈项,而后学他之前那般吸住,还真是有点疼。

    一番折磨,楚璃吻满意了,放开他的脖子然后盯着看,不由轻笑,“这哪是谈恋爱,这是互相伤害。”果然智商有下降,这般互相伤害,心情还挺不错的。

    “你的确是在伤害我,不过,我可没有伤害你,是在疼你。”他说,且言之凿凿。

    无语,“倒是很有颠倒黑白的本事。”

    抚摸着她的额头和发丝,燕离凤眸含笑,他看起来心情真的很不错。

    “分开后,我会联系你的。而且或许,可能会需要你的帮助,不准拒绝我啊。”任他抚摸,他这个样子就好像是在摸宠物,楚璃吻也不由得眯起眼睛来。

    “利用我时,我连拒绝都不行?”燕离扬眉,对他的要求,可是越来越高。

    “对你也有好处啊,你到时若有事情找我帮忙,我肯定会给你打折的。”楚璃吻已经算是给了很大的好处了。

    燕离轻笑,抚摸着她的额头,肌肤如此细滑,好像再多摩擦一会儿,皮就会脱落。

    “既然如此,到时你有时间就回盛都吧。因为我的时间可能不会很多,但是又不能长时间的不见你。”所以,现在想想,还真是很煎熬。

    “嗯,好吧,我会抽空去宠幸你的。”扯着他的衣襟,手指清晰的感受到他身体的热气,他体温真高。

    两个人在玉璃宫的房顶上坐了大半夜,随后才下去。

    没过多久,天便亮了,用过早膳,一行人便离开了玉璃宫。

    跟随楚璃吻一同下山的人已在玉璃宫对面的宫殿准备好,而且,下山有捷径,所以也无需绕个大远的顺着崎岖的山走下去,不止费时而且费力。

    楚璃吻倒是没想到跟随她下山的会有这么多人,钟将军和他的一半卫队,都准备跟随她。

    人多不是坏事,楚璃吻也同意,随后钟将军打头阵,下山。

    直接顺着台阶往险峰下走,很明显,这捷径还是在下面。

    楚璃吻和燕离走在一起,后面是周烈流荷还有天京,殿后的还是卫队。

    “钟将军,走这条捷径,需要走上多久?”下了山,便瞧见了不远处的狼群。它们只是抬头看一眼,然后又自顾自,就像没瞧见这些人似得。

    “明日凌晨吧,便能下山了。”钟将军告知。

    楚璃吻看了燕离一眼,这捷径果然是捷径,道路近,就省时间。若是早知这条捷径的话,他们也不会在山中转悠了那么多天。

    燕离关注的却不是这点,他对于这些人来说就是个外人。如今他也行走在这个队伍当中,想必这些人的心里都不会自在。可是碍于楚璃吻,他们又说不得什么。他都怀疑,待得出了山之后,这些人会不会把这条捷径再次封死。

    在险峰之下行走,弯弯绕绕,也路过了当时曾撞见长孙于曳的地方。地上还有一些衣服的碎片,沾染了血迹,显然是那群狼做的。

    这些狼果真都是杀戮者,只不过,在豢养它们的人面前时,表现的却像狗。

    绕了很久,太阳都几乎到了半空时,终于抵达了下山捷径的入口。

    仍旧是一座险峰下的山洞,洞口是打开的,并没有被封死。

    钟将军等人先行进去,随后楚璃吻和燕离才走进去。

    这个山洞里可没有黑龙盘绕的雕塑,而是一直向前,很通透。

    新鲜的空气不时的飘过来,可见这条路并没有很长。

    任燕离抓着自己的手,楚璃吻边走边看着两侧,这条路看起来应该是没凿出来多久,比不上她那时曾去过的地下通道。

    “钟将军,山中的那些石塔是怎么回事儿?而且,我们一路走来时,似乎只有我能听得到石塔上铜铃的声音,别人却听不到。”这件事,楚璃吻很想知道。

    “那石塔上的铜铃发出的声音只有出生在墨崖山的人才听得到,外人是听不到的。不过,现在已经弃之不用了,因为出了叛徒。很多被毁,那也是臣着人毁得。当时建这些石塔,的确是用来引路的,毕竟山中太过崎岖险峻。”钟将军说着,也颇为气愤的样子,正是因为那些叛徒,连祖宗留下来的石塔都不能再用了。

    楚璃吻点头,然后捏了捏燕离的手,他们俩那时的想法都是对的。

    很快的,这条通道到了尽头。这里的洞口处在一座险峰的半山之下,四周是郁郁葱葱的树冠,正好遮住了这个洞口。

    开路的卫队很轻松的攀着洞口的树木跳了下去,后面一个接着一个的跳下去,动作迅速。

    楚璃吻和燕离也跟着下去,距离下面并不高,很轻松的便跳了下去。

    下面杂草和树木更是繁茂,就好像原始森林,谁也不曾进来过。

    不过,这卫队的人倒是对这里很熟,方向一转,朝着旁边的险峰走了过去。

    这条险峰下,果然还有一个洞口,走进去,虽一样的宽阔,但若是走着走着就会发现,这条路是有坡度的,一直在朝上走。

    原来所谓的捷径是这样的,并不是一条路直通下山,也是要这般绕来绕去才行。

    本以为会一直顺利,却不料想,在走到这条通道的深处时,前方猛地响起轰隆隆的声响。

    随着这声响而过,这整条通道好像都在颤动。下一刻,便有一些碎石从上面掉落下来。

    燕离抬手罩住楚璃吻的头把她揽到自己怀中,同时身体迅速后退靠在了石壁边缘。

    钟将军倒是镇定,快速的调派人手,要他们去前方看看。

    “公主莫担心,许是时间太久,这里的石头有损毁。”钟将军边躲避着上头落下来的碎石,边大声道。

    楚璃吻根本没时间说话,燕离把她的头按在他胸前,无意识的用了很大的力气,导致她的嘴和鼻子紧紧地贴着他的胸口,根本说不出话来。

    燕离冷哼了一声,根本不信任钟将军所说的话,看了一眼来时的路,打算这便撤退出去。若是这种地方全部塌陷,那么必死无疑,因为上下左右都是石头。

    就在这时,前头传来了打斗的声音,燕离皱眉,搂着楚璃吻便要退出去。

    “将军,是李护卫。”前方,传来了卫队的声音。

    闻言,钟将军面色一凛,随即便快步的奔了过去。

    “是那个来时和我交手打了我一掌的那个人。”楚璃吻把自己的头从燕离的怀里,仰头看着他,她现在整个人都被他挟着,若是以前她定会认为他这是在攻击禁锢她。

    垂眸看着她,燕离想起来了,“他是叛徒?”

    “不是,他是长公主的贴身护卫,的确是个阉人。自从长公主去世之后,他可能受到了刺激,有时会精神不正常。”抱着他窄瘦却结实的腰,楚璃吻说道。

    原来如此,燕离面上的冷色倒是褪去了些。

    通道上头依旧还在不断的掉下碎石,燕离期间抬手拂开了不少,“得尽快离开这里,谁知道这里会不会塌了,走。”挟着楚璃吻,燕离脚下生风,也根本不管其他人。

    后面,周烈流荷等人也快速奔跑,不管别人,他们是紧紧跟随楚璃吻。

    很快的,便瞧见了前头的钟将军和卫队,他们已经擒住了李护卫,并将他压在了地上。

    那李护卫武功了得,即便被几个人压着,仍旧在反抗,使得压着他的那几个人不敢松懈。

    没管他们,燕离直接挟着楚璃吻冲了过去,他速度极快,看起来好似脚不沾地。

    终于,光亮进入眼中,两个人也终于冲了出去。这洞口仍旧是处于半山之下,这次无需过多寻找,燕离带着她跃了下去。

    双脚落地,燕离揽着她站好,同时抬头看向上头,果然瞧见那洞口在不断的往下掉石头。不由得后退几步,免得被波及。

    很快的,其他的人也冲了出来,一个一个的跳下来,不会的武功的周烈头上被砸的流血了,但所幸伤口不大。

    那条通道看起来真的保不住了,在这儿都听得到里面落石的声音。

    终于,钟将军和剩余的卫队出来了,而且他们还带着已经昏迷过去的李护卫,迅速的跳了下来。

    随着他们出来,通道里发出轰隆隆的巨响,显然里面坍塌了。不过这险峰很高,即便有小小的坍塌,也丝毫不影响它。

    看向那个已经昏迷过去的人,头发胡子乱糟糟,身上的衣服也脏兮兮,看起来就像个野人。

    钟将军颇为动容,从衣服里拿出一个瓷瓶来,倒出里面的药塞进李护卫的嘴里,一边叹道:“李护卫若是按时吃药的话,是能控制住自己的。只不过,他总是往外跑,根本无法看守住他,更别说让他按时吃药了。公主,好不容易抓住了他,臣想,能否带着他。把他带在身边,即便是捆绑起来也好,免得他在这山中乱跑,说不定何时丢了性命。”

    楚璃吻倒是没什么意见,只不过希望自己不会再和这发疯的阉人交手,他武功太厉害了。

    见楚璃吻没意见,钟将军自是感激,然后便要卫队把李护卫捆绑起来,以免他不知何时醒了再发疯。

    不再管他们,楚璃吻看向燕离,视线从他的脸落到了他的手上,却发现他手背流血了。

    “你受伤了。”抓住他的手拿起来看,手背上多处划痕,有一处较大,所以还在流血。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