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0、老大(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40、老大(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冬天来了,但对于大卫来说,这冬季也不过是一个插曲,而且还是可以忽略的插曲。

    天气只是稍稍凉了些,但每天晌午时,太阳仍旧在释放着它的热气,烘的大地暖暖的。

    大卫与南晋交界之地的白马城,因着地处要带,所以也格外的热闹。尤其是经商的人,几乎这城中有一半都是外来经商的。还有很多南晋的商人,来来往往,可见两国之间的贸易有多频繁和火热。

    西城郊,大片的土地被高高的围墙圈了起来,墙外杨柳高壮,而且即便这个季节,叶子还挂在上面。

    只不过,若是细看的话就会发现,这个地方又透着难言的古怪,因为没有什么生机。

    没有人走动不说,甚至连鸟儿都好像刻意避开这里,不敢接近。

    这一片的确是禁地,白马城里也鲜少有人知道这片土地的主人是谁,而且也不知高墙内到底都有些什么。

    只是几个月前,这片地就被卖出去了,然后再见到时,就是一片高墙,十分神秘。

    顺着高墙,可以绕到正门,门面不是很大,看起来也没什么特别的。门匾上是苍劲的大字,玉离山庄。

    没人会知道玉离山庄是做什么的,主人是谁,城里也有不少猜测,但都未必准确。

    倒是白马城的府尹出入过这玉离山庄几次,有人见到了,看起来,府尹是知道这山庄主人是何身份。

    但,谁也无法从府尹口中得知真相,剩下的也只是猜测了。

    越过围墙,簇新的房屋进入视线当中。围绕在其中的还有精修的假山,满是游鱼的小湖,蜿蜒的拱桥,以及造价不菲的偌大花园,包括花园当中极为惹眼的红色小楼。

    不断的有身穿黑袍的人在花园之中走动,他们身形宽厚,且步履之间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压力。

    换上了大卫流行的衣服,钟将军以及卫队尽管不乐意,但也没有太过抗议。而且穿着穿着,他们似乎也习惯了。

    他们负责山庄之中的安全,各自有明确的分工,根本无需任何人的操心。

    眼下这里,不止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还有各种衣饰各种年龄的人出入。从外表和年龄性别上来看,他们可能是做任何事情的,但其实任何的猜测都不准确,因为外表打扮只是一种伪装,其实他们是多声门的人。

    多声门那时惨遭破坏和屠杀,不少人凄惨死亡。

    但,仍有一部分人侥幸活下来,且一直都在寻找同门之人。失踪的周烈忽然出现,很快的便将原来的人聚拢到了一起,再加上楚璃吻提供的协助,多声门重新在这白马城站稳脚跟。

    而且,现在的多声门不止以打探消息为主,若是肯出价,还可以在多声门雇佣到最出色的杀手。

    会选择白马城,自然是看中了这里的地势,距离南晋很近,即便真的有什么不测的话,逃到南晋也很容易。其实这一点楚璃吻是为其他人考虑的,毕竟他们不信任燕离。

    花园之中的红色小楼里,一个粉色的身影正在煮茶。

    茶香馥郁,十分好闻,也不知这是什么品种的茶,会散发出这样的气味儿来。

    煮茶的是碧珠,她是前些日子才被送到这里来的。当初明卫一路护送她南下,一直把她送到了白马城府尹那里。

    之后,府尹又亲自把她送到了这里来,一番折腾,让碧珠都觉得自己好像是什么重要的大人物。

    但她根本不是什么大人物,真正的大人物是她的主子。

    走这一趟,碧珠可谓是大包小裹,自己的东西没两件,反倒拿来了不少燕离交代她转交给楚璃吻的东西。

    各种各样,吃的,喝的,玩的,穿的,戴的,无所不包。

    眼下这茶便是这次碧珠带来的,她也不知是什么茶,可燕离送来的,必定不是普通货。

    蓦地,另一个身影从外走了进来,闻到了茶的味道不由得深吸口气,“真是香啊,老大整天吃香的喝辣的,就不怕再长一身的肥肉出来。”一袭靛色长袍的天京走过来,明显是要先讨一杯茶喝再去做正事儿。

    碧珠看了他一眼,不由得笑,“老大就在上头,四爷可以再大声一点。”

    闻言,天京吐了吐舌头,“老大心胸宽广,大人不记小人过,不会生气的。”

    碧珠暗笑,一边给他倒了一杯茶,“四爷不是很忙么,今天怎么有空过来?”天京主管的还是他之前的强项,接杀人的生意。

    他武功不济,看起来年纪也不大,总是笑眯眯的,没有任何的杀伤力。但是,谁也不知,他就是现在江湖上都有了名声的多声门四爷。

    现在的多声门和以前不一样,买消息要找二爷,但雇佣杀手,就要找四爷了。

    但,想要见这两个人也并不容易,需要相熟的人介绍,之后要先交上一笔不菲的费用才能见到人。

    “自然是有一件大事,有人下了单子,钱也是一大把。但就是不知,老大会不会同意接。”天京边喝茶边说道,尽管大部分的单子他都能做主,但这个单子他却不敢拿主意,自然得找楚璃吻问问才是。

    “老大刚刚醒了说要喝茶,估摸着这会儿也不会睡,四爷快上去吧。”碧珠点点头,反正这些事情她不是很懂,但却知道,每一个单子都不好做,目标不是小猫小狗,每个难度都很高,充满了危险性。

    喝光茶杯里的茶,天京起身朝着楼梯走去,脚下轻且快,顺利的上了楼。

    楼上,是楚璃吻休息的地方,地上铺着很厚的地毯,即便没有武功的人走上去也不会发出声音来。

    红色的纱幔坠地,遮挡住了卧室,让人看不清里面的人在做什么。

    “老大?”天京站在门口,唤了一声。

    “进来吧。”里面传来较为懒散的声音。

    脚下一动,天京便走了进去。挑开纱幔,便看到了靠在窗边软榻上的人。一身红裙,长发披散,眼皮有些浮肿,显然刚睡醒。

    楚璃吻瘦了很多,即便养了将近半个月,但还是没有恢复到以前。本就娇小,瘦下来之后,看起来就更小了。

    自多声门重振旗鼓后,惹上了不少的麻烦。而且因着开拓接单子杀人这事儿,她更是没有休息。

    最初的几个单子,皆是她和钟将军去做的,不为其他,就为了立起多声门的声威。

    接下的单子,每个任务都完美无缺的完成,这也让多声门的名声打响,算是在这一行立稳了脚跟。

    创业真是不容易,不是只有钱就行的,还得有成绩才行。

    一个月的时间里,楚璃吻东奔西走,有时和钟将军分开各做不同的任务,她吃不好睡不好,这身上的肉也急速的消减。

    直至半个月之前,她才回来,一觉睡了两天才算缓过来。

    这落后的世界,没有飞机没有跑车,更没有她顺手的兵器,她就是在这上头吃的亏,才会把她累成这样。

    养了半个月,身体还是这个样子,而且她仍旧觉得懒洋洋,不想动弹。

    走过来,天京看着楚璃吻的样子不由得摇头,“老大,你还觉得不舒服么?要是真的不舒服,不如我去城里找个大夫来?”

    “没事儿,就是想睡觉。你有什么要紧的事儿,说吧。”看着他,这小子一天比一天圆滑,从他那双眼睛上就看得出来,可不是以前能比的了的。不过也难怪,整日耳濡目染,不长进的话那真是榆木脑袋。

    “今天接到了单子,佣金也很高,只是这个目标、、、、”天京站在那儿,说着却停了。

    “目标怎么了?什么人能杀什么人不能杀,你又不是不知道。”不能做的任务,根本就不用跑来告知她。

    “这个目标不是皇室中人,但是,老大你认识,是上官将军。”天京说道。多声门不接与皇室有关系的任务,可是这上官将军却不是平常人,所以天京才特意来问她。

    “上官扶狄?可知道雇主是谁?”闻言,楚璃吻也不由得皱眉,除却皇室之外,她不会接手的,恐怕也只有上官扶狄了。

    他不是小人,而且保家卫国的,再说他们俩也算有些交情,她自然不能杀。

    天京微微摇头,“还不知道。”

    “查一下。这个单子,我们接。但是,我也要找四爷雇佣杀手杀个人。”楚璃吻弯起眉眼,说道。

    天京一愣,“老大,你说什么呢?”这多声门就是她的,她怎么还用雇佣。

    “我要杀这个想杀了上官扶狄的人,找到了这个人,告诉我。”楚璃吻弯着红唇,似笑非笑道。

    天京立即就明白了,随后不由得笑,“我会死守这个秘密的,若是被太子爷知道了,恐怕就有的玩儿了。”

    几不可微的眯起眼睛,楚璃吻盯着他,“你不是一直很担心燕离会找你们的麻烦么?这会儿倒是第一时间想起他来了。四爷,莫不是你又想倒戈?”

    “老大,你可别诈我,我这小心肝哪受得起。”天京立即摇头,极其真诚的模样。

    笑笑,楚璃吻朝他勾了勾手指,“过来。”

    不疑有他,天京走近,在软榻边停下,然后他就被踹了一脚,疼的他立即跳到一边。

    “老大?”摸着自己被踹的腿,真的很疼,她力气超大。

    “我这人呢,心胸不宽广,也从不会大人不记小人过,往后说我坏话的时候,远着点儿。”他刚进小楼时说的话她可都听到了。

    天京嘿嘿一笑,如此他也不害怕,反正他也知道楚璃吻不会把他怎样,最多揍一顿罢了。

    转身下楼,软榻上的楚璃吻放松身体,以最舒服的姿势躺着。

    上官扶狄她自然不会杀,但是想杀他的人,她肯定不会放过。

    单不说她和上官扶狄的私人交情,就是他驻守西关,对燕离来说也极其重要。上官扶狄若是死了,西朝必然会趁机生乱。这对燕离来说,没有好处只有坏处。

    所以,她要反杀,但这个杀上官扶狄的单子她也接。这个时候,就得看哪头快了。

    若是那个要杀上官扶狄的人先死了,也不算多声门任务失败。雇主已死,且佣金只付了一半,多声门自然没有必要再将任务进行下去。

    大卫每个阶层的争斗都很厉害,楚璃吻也是这个时候才感受到,不管是朝堂还是民间,其实都一样。这和那个世界很相似,也正是因为此,她对那个世界的想念,似乎也淡了许多。

    想起燕离,她就不由得心头一暖,这个妖孽,自回了盛都后可是忙得很。

    不过即便很忙,他的信件倒是很按时的送来,与她说他近来做了什么事情,虽不是很详细,但她也能知道他都做了些什么。

    她的回信不多,因为近来的确是很忙,她东奔西走,单单是他的信就积攒了很多。半个月前回来,才将他所有的信看完。

    他很明确的表示,若她闲暇下来时就回盛都露露脸,现在他的太子妃在‘养病’,可是不能一直都用这个借口。

    而且,几次宫宴皇上和太后都有提及她,毕竟自从她这个太子妃进入东宫之后,他们没见过她一次。

    他说谎说的都不知该怎么编排了,所以希望她回去出场一次,也能让那些人闭嘴,不要再问他了。

    楚璃吻倒是觉得他乱说,这妖孽别的不行,说谎最拿手了。那流光溢彩的凤眸一转,一个跟真的一样的谎话就出口了,让人根本无法怀疑。

    所以,他的目的无非就是想让她回去,在东宫里不要再出来了。

    东宫是不错,可她不能久居在那里。既然已回不到那个世界,那么,她就得改变一下生活的方式了,最起码,她不能什么都没有。那样就与燕离之间的落差太大了,她心里会不舒服。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