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4、夺目(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44、夺目(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燕离要来西关,对于楚璃吻来说是个好消息,她已经好几个月没见到他了,凑巧在此遇到,简直不能再好了。

    不过,看上官扶狄,他显然不认为这是好事儿,反倒焦急的劝她赶紧离开为好。

    说真的,上官扶狄是个好人,尽管他是个手上沾染了许多鲜血的武将,杀人无数,但他内心里是善良的,特别会为别人考虑。

    “我的任务还未完成,自然不能离开。再说,太子爷还算心胸开阔,既然那时没杀我,那么就不会再对我下杀手。上官将军还是担心担心自己吧,要是被我得手了,你没了小命可怎么办?”站在沙盘旁,楚璃吻一边盯着沙盘,一边说道。

    站在旁边,上官扶狄看着她那不甚在意的模样,其实有些难懂她的想法。她既然不是顾之问,那么燕离在知道她真正的身份之后,必定会向南晋发难,首当其冲的就是顾沉毅。

    可是,这种事情没有发生,甚至在盛都,都没有传出太子妃不在东宫的任何风言风语。

    如今燕离马上要来了,她也不是很在意的样子,那么就只能说明,她是真的相信燕离不会对她如何。

    “好吧,那你还是要小心些。”上官扶狄拗不过她,最后只能如此叮嘱道。

    看向他,楚璃吻不由得笑,“这么关心要杀你的杀手,接下来我可能都不忍对你下手了。”

    “你本来也没有要杀我。”她完全是虚张声势,大概也是为了好玩儿,做一些让他也觉得忍俊不禁的事情。

    “话也不能这么说,毕竟杀手的任务是杀人,为了达成目的,不择手段。”话落,她手臂一动,劲力非凡,直奔上官扶狄脖颈。

    她手中利光闪烁,绝不是玩笑,上官扶狄扣住她的手腕,也看清了她套在手上的兵器,尖刺锋利,刺进肉里,必定鲜血横流。

    楚璃吻倒是也不焦急抽出被他控制的手臂,腿扫出去,力量不可小觑。

    上官扶狄躲避,但却也被她踢到了,她这力气着实不小,因为踢得他都觉得疼了。

    近身搏击,上官扶狄倒是没打算和她动手,反而在不断的后退躲避。

    他这种态度就让人觉得很不爽,不如与燕离交手,总是能打得很痛快。

    楚璃吻加强攻势,上官扶狄的躲避也变得有些困难,随后开始出手反击。

    终于交手了,可想楚璃吻的心情,上官扶狄的招式厚重且不易躲避,每次他的手落下来时,都让人觉得如同有大山压下来似得。

    楚璃吻回击边闪躲,却不料想还是被上官扶狄抓住了手臂。她扭过身体,顺势将被他抓住的手臂曲起,用手肘攻击他肋间。

    上官扶狄身体向后,躲过了她的一击,同时把她另外一条手臂也抓住了,同时扭在她的后背,她这时想攻击也攻击不成了。

    低头看着靠在他身前的小人儿,上官扶狄忍不住摇头,“你的力气的确很大,招式也很奇怪。但是,你没有内力,所以最好还是速战速决。招式露出的多,破绽也就会越来越多。”

    “是么?”楚璃吻哼了一声,一条腿向后踢,下三路,攻击他下半身。

    似乎很熟悉她喜欢攻击人家下盘的毛病,上官扶狄在她的腿有动静的同时,便拦腰把她抱起来了。

    双腿悬空,又把她转了一圈,她的攻势也瓦解了。

    单臂圈着她的腰,十分轻松的把她放在了旁边的桌子上,上官扶狄看着她,又无法控制的摇头,“虽说你的招式不是君子所为,但我又的确无法说些什么,因为你的确不是君子。”她是女人。

    不置可否,楚璃吻从来不为自己出损招儿而感到不好意思,反而这是引以为荣的招式,因为屡试不爽。

    “不是你死就是我亡,这种情况下还讲什么君子。不过,上官将军的确反应很快,又一次刺杀宣告失败,我就只能等下次了。”她这个杀手还真是不太称职,已经连续失败几次了。

    上官扶狄几不可微的叹气,“不嫌累的话就酝酿下一次吧。时近晌午,你先休息一会儿吧。”

    点点头,楚璃吻从桌子上跳下来,身形小,做这些动作看起来也格外的灵巧利落。

    朝着床的方向走过去,她俨然一副把这里当成自己地盘的样子,没有丝毫的不适应。

    瞧她那轻松的模样,上官扶狄还是搞不懂她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

    这天下的人千千万,但在他看来,这个小人儿才是最难猜的,让人看不懂。

    又一天的刺杀宣告结束,楚璃吻自然再等明天的到来,她的刺杀还会继续。当然了,她其实是在等消息,等钟将军那边的消息。他若把那个欲杀了上官扶狄的人杀了,她就可以结束了。

    只不过,一想到燕离那妖孽就要来了,她倒是希望钟将军那边可以慢一点,这样她就能见一见他了。

    翌日,信兵也再次送来了消息,说是太子殿下的銮舆已经进了粟城,去了康郡王府。

    去康郡王那里,大概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吧,否则他也不可能大张旗鼓的特意去了粟城。

    明日一早,他的銮舆会直奔西关,尽管距离不近,但送来的消息是明日一早,那么就必然会准时抵达,不会迟到。

    这些事情是上官扶狄告诉她的,他很明显是告诉她燕离已经近在眼前了,她若是不走,就来不及了。

    但她显然并不在意,而且心情还很好的样子。

    “我今天倒是听到了练兵的声音,很是热闹。”吃着饭,楚璃吻一边说道。那些人嗓门可是很大,大概今日的练兵和昨天不一样,所以昨天她根本没听到声音。

    坐在对面,上官扶狄完成了试吃,就一直在看着她吃饭。

    “所以把你吵醒了。”看她那样子,真的很难想象她怎么会甘愿的做杀人的买卖,她明明不适合这些。

    “倒也不是,我还在酝酿着今日如何对付上官将军,便焦急的睡不着了。”她说着,理所当然光明正大,好似生怕他不知道她要杀他似得。

    “那不知可想到法子了么?”上官扶狄倒了一杯水,自己喝了一口,然后放在了她面前。这一切做的很是顺手,根本无需提醒告知。

    “即便想到了法子也不能告诉你啊,等着瞧吧,做好准备。”反正她的‘刺杀’还得继续,不管是不是骗人,总归她是做了,谁也挑不出她的毛病来。

    上官扶狄微微点头,倒是也不阻拦。

    吃过了饭,楚璃吻把上官扶狄那厚重的大氅裹在身上,大氅拖在地上,她也只露出一颗头来。

    走出大帐,上官扶狄看了她一眼,瞧她那样子也不禁摇头,“若是行动不便,便把这大氅剪下去一段。”她的双脚都被盖住了,走路时很容易踩在大氅上。

    “无需为我浪费一件衣服,这么穿着也不碍事。只不过可能不太美观,瞧那些小兵的眼神儿,乍一看我可能会觉得是木头桩子成精了。”自己什么模样她非常清楚,同时也不由得几分不爽,这身体也就这么高了。过了这个年便成年了,身体也就会停止生长。

    听她似自嘲但明显是心里不爽的话,上官扶狄无言以对,“你都是这么夸奖自己的。”

    “自己说的难听一些,别人也就无话可说了。”她这个道理,天下通用。

    上官扶狄忍俊不禁,乍一听是歪理,但实际想想却也是不无道理。

    在大帐间慢行,不少兵士来来往往。

    一切都显得很安逸,楚璃吻也就选择在这时出手。单手拂开摒弃裹在身上的大氅,她手成爪,直奔上官扶狄的喉咙。

    他长得高,但不代表她伸长了手会碰不到他。可是,大概是习惯了她的突然袭击,上官扶狄下盘不动,只是上半身微微向后仰,和她的手就拉开了距离。

    这是**裸的轻蔑啊,就算她个子矮,但他这纯属是瞧不起她。

    楚璃吻无语的笑了一声,攻击继续。

    瞧她那样子,上官扶狄也忍不住笑,化解她的攻势,一边后退。

    双手猛地扣住了他的双臂,她脚下施力,整个人便翻了起来。

    她以前也常用这招,她身体轻盈,特别容易翻过去。而且只要她能顺利翻过去,她就能在落地时反手禁锢住对方的颈项。她若施力,颈项必断。

    上官扶狄不知她打算用什么招式,只是见她借力翻起,微微一愣。视线随着她翻腾而起,他也不由得仰头,在她即将翻过自己头顶的时候,他猛地双臂施力,身体向后仰,连带着把翻到了他头顶的人给拖了下来。

    砰的一声,上官扶狄后背着地,发出沉闷的响声。

    身上,楚璃吻砸在他胸口,鼻子撞在了他胸口,酸疼袭来,眼前泛起水花。

    两个人这么大的动静,使得来来往往的兵士自然是瞧见了,虽不知这忽然出现的神秘女子究竟是谁,可如今看来,两个人的关系似乎和他们想象中的差不多。

    “这算什么,同归于尽么?”翻身坐起来,楚璃吻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几分不顺气。寒冷的气温使得她行动有些缓慢,所以刚刚的招式也宣告失败了。

    “从我头顶这个高度落下去,你就不怕崴了脚?”坐起身,上官扶狄只觉得她胆子大,没有内力,却什么都敢尝试。

    “你是很高,但也没高到会让我崴脚的程度。”无语,他这想象力倒是丰富。

    起身,把大氅拿过来包裹住自己,楚璃吻甩了甩长发,“又一次失败,我先回去休息了。”她这个杀手,说放弃就放弃。

    几不可微的摇头,看着她潇洒的走开,上官扶狄不由得弯起紧抿的薄唇。

    一夜过去,对于楚璃吻来说,这是让她心情不错的一天,因为某个妖孽即将抵达大营。

    很容易就能听得到大营之中来回走动的声音,可见所有的兵士都在做准备,准备迎接燕离的到来。

    太阳从天边跳出来,金黄血红相伴的銮舆也出现在了出入大营的必经之路上。

    这一次燕离并非微服探访,如此大张旗鼓,让人不由得退避三舍,不敢靠近。

    上官扶狄亲自出营迎接,初起的阳光罩在他身上,使得他看起来就像是被洒了金粉的雕塑,刚毅坚不可摧。

    看着那六马銮舆逐渐靠近,上官扶狄的眼角不由得有些微的抽搐,燕离是什么样的人他很清楚。他会为了一些事情而不择手段,即便做尽阴险之事。

    那还在大帐里的人,看起来却好像根本没想过这一点,似乎她还心存希望吧。

    希望这次燕离的到来不会让她有什么危险,不然根据他的立场,还真不知该怎么做。

    銮舆很快抵达大门前,矫健的马儿皮毛发亮,随着它们停下,驾车的玄翼抬手将垂坠的车帘撩开,下一刻,血红色的挺拔身影从里面走了出来。

    墨发以金冠束在发顶,完整的露出妖异的脸庞。凤眸淡漠,恍似有寒冰在其中,他站在车上,单手负后居高临下的看着对面的上官扶狄。

    有他出现,一切光辉似乎也都被他夺走,甚至连阳光都不再耀眼夺目。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