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5、醋火(二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45、醋火(二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起床,楚璃吻把衣服穿上。这衣服昨晚洗了,一夜过去居然十分干爽。是因为这大帐里太过温暖,不止衣服干了,连她都觉得喉咙有些干。

    自她说自己怕冷后,每到夜晚时,帐中的炭盆都会多出来两个。

    把衣服穿上,然后把整晚悬在炭盆上方的水壶拿下来,倒水在水盆里,洗漱。

    将头发重新捆绑了一下,楚璃吻才把那件厚重的大氅披上,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脑袋来,她举步走出大帐。

    果然很冷,太阳出来了,也依旧还是很冷。

    这种鬼天气,真是要她的老命。

    走了几步,她就听到了略嘈杂的动静,停下脚步,楚璃吻往发声的方向看,片刻后,一角血红色进入了视线当中,她也不由得眼皮一跳。

    果然,出现在视线当中的是燕离,几个月没见,在楚璃吻看来,他都变得开始发光了。

    她如是想,但燕离却明显不然。他一眼就看到了站在那儿的小人儿,裹着明显不是她的衣服,只露出一颗脑袋,看起来就像刚刚冒出头的蘑菇。

    明明很是招人怜惜的模样,可看着却愈发让人生气。燕离甚至弯起了薄唇,露出一个让人几乎会窒息的笑来。

    他瞧着自己笑,楚璃吻也回以一笑,结果下一刻就见他大步走过来。

    还没等开口呢,燕离伸手圈住她的腰,单手把她抱离地面,便带着她又走回了大帐。楚璃吻则像个口袋似得,被他轻松的带走。

    上官扶狄欲言又止,瞧着楚璃吻愣神儿的样子,显然没想好该怎么对付燕离。

    进入大帐,燕离用另一只手甩上帐门,另一手揽着楚璃吻,径直的抱着她,然后把她放在了椅子上。

    坐稳,面前的人双臂撑在椅子扶手上,把她整个圈在椅子里。

    看着他,刚刚在外面看到的笑意早就不见了。

    她也不由得扬眉,这妖孽见到她不高兴么这是?

    燕离看着她,视线从她的脸又滑到了她的身上,“这是什么?”说着,他抬手捏住大氅一角,面上一片嫌弃。随着问完,他手上一个用力就把大氅拽了下来,然后随手撇到了一边。

    因为他的动作,楚璃吻身子动了动,“这是衣服呗,你没长眼睛么?”

    调整了一下姿势,她舒服的靠在椅子里,也不管悬在面前的燕离,他这模样让她无法产生任何的威胁感。

    “跟孤顶嘴?与上官将军相处了一段时日,便不把孤放在眼里了?”她这个态度,让他十分不愉。

    “你要非这么说,那我就承认呗。上官将军的确魅力非凡,通过几日的时间,我充分见识到了。”这一点她倒是没有胡说八道,确实如此。

    燕离冷笑,凤眸流光且寒气森森,“所以呢?”

    “没有所以。”又不是答题,哪儿来那么多因为所以。

    冷哼一声,燕离几不可微的眯起眸子看着她,他这种眼神儿极具穿透力,让人坐立难安。

    “你跑到这里来做什么?这是军营重地,不是看男人的地方。”燕离的语气仍旧不好,出口的话也不怎么好听。

    “我自然是有任务,你以为我很闲么?我是来刺杀上官将军的。”她翘起腿,也不管自己的靴子是不是踢到了燕离的袍子。

    “是刺杀,还是私会?”燕离可没见过杀手还有这么杀人的。

    “你这人,头上不戴一顶绿帽子很难受是不是?”楚璃吻也拧起了眉头,同时也察觉出他干嘛这么别扭,弄了半天是吃醋了。

    “哼,借你个胆子。一会儿孤再来处理你,等着。”厉声呵斥了一句,随后他便转身离开了,连那背影都带着火气。

    瞧他那样子,楚璃吻不由得笑起来,真逗。

    不过,他说让她待在这儿,凭什么?

    起身,把被甩到一边的大氅拿回来裹在身上,她又走出了大帐。守在帐外的亲卫,看着出来的她,眼神儿都变了。

    楚璃吻扫了一眼,不置可否,“上官将军和太子爷人呢?”

    “在议事大帐。”亲卫用一种难解的眼神儿盯着她,一边回答道。

    得到了答案,楚璃吻举步便走。

    果然,绕过了数个帐篷后,瞧见了守满了人的大帐。

    都是熟人,数十明卫守在帐外,还有上官扶狄的兵将,几乎将那大帐圈了起来,显然那大帐里面有重要的人物。

    走过去,明卫也看到了她,虽有些惊诧于她怎么会在这里,但礼数却不变,低头问安,“见过太子妃。”

    这边明卫话一出,对面的兵将就愣了,这几天楚璃吻住在上官扶狄的大帐里,整个营地都知道了。还都在猜测她是谁呢,居然是太子妃?

    “嗯。”懒散的应了一声,楚璃吻举步往里走,也没有人拦着她。

    推开帐门,她迈步走进去,看到的便是相对而坐的燕离和上官扶狄,两个人的面色都不是很好,显然正在商议什么严重的事情。

    看着他们俩,楚璃吻挑眉,“发生什么危急的事情了?”让气氛这么凝重。

    那两个人也看着她,燕离盯着她那蘑菇似得模样,愈发不悦。

    “似乎和你此次来的原因相同。”上官扶狄回答她。

    眉毛动了动,“我的目的是刺杀你啊。”说着,她走过来,然后看向燕离,难不成他也是为此事而来?

    在他身边坐下,楚璃吻盯着他那眼神儿,随后动手把裹在身上的大氅脱了下来,这样总该成了吧。

    瞪了她一眼,燕离收回视线看向上官扶狄,“经过孤的调查,齐川武并未与盛都中的任何一人有牵扯。所以,孤认为,他许是与哪国串通,许是西朝,许是南晋。”

    齐川武?楚璃吻一诧,那是齐郇的儿子啊,是个武将,手底下有大军的。

    “齐川武在齐郇还风光时,便使出了不少阴谋诡计。西关很重要,他很明显是想夺到手。”上官扶狄很清楚齐川武想要的是什么。但现在整个齐家都被关押在了天牢之中,齐川武这般折腾,恐怕是想为齐家报仇吧。

    “既然如此,正好趁此时机做掉他。”齐川武是他的心头患,但自齐郇倒台以来,他一直很安分。即便有动作,也是一些暗地里的小动作,就算用这些做证据,也根本不够治他的罪。

    上官扶狄点头,他也正有此意,否则,他西关不得安生。

    “这么说,雇佣杀手刺杀你的,也是齐川武了?他会绕这么大个弯儿的跑去雇佣杀手么?”他手下应该也有很多好手吧。

    “或许吧。你不是在多声门买消息了么,何时能调查出来?”上官扶狄也有疑惑,问道。

    “应该就这几天吧,多声门的速度还是很快的。”楚璃吻单手托着下颌,淡淡道。

    “公主殿下居然还在多声门买消息?大手笔。”燕离看向她,语气带着揶揄。

    “不然呢?我要向太子殿下买消息么。”楚璃吻自然不相让,吃醋就吃醋,说这些话可真是够难听的。若私下两人的话,她兴许还会觉得好笑。

    “公主殿下本领大,怎么还会用得着孤?”燕离就差夸她手眼通天了。

    “说的是,没什么作用,的确用不着。”楚璃吻扬起下颌,出口必伤人。

    燕离瞪视着她,成功的被她气着了。

    就在这时,外面传来了亲兵的声音,“将军,饭菜准备好了。”

    上官扶狄把视线从他们俩的身上移开,“送进来吧。”

    随后,帐门打开,数个亲兵走进来,送来了早膳。

    将饭菜一一摆放好,上官扶狄起身,“殿下,请用膳吧。”

    燕离最后瞪了她一眼,然后起身走了过去。

    于桌边落座,看了一眼菜色,燕离明显没什么食欲。

    楚璃吻坐在另一侧,上官扶狄则坐在了燕离的对面。

    一共有两双筷子,不过上官扶狄已经用过早膳了。他看了一眼楚璃吻,随后拿起筷子,“殿下请。”

    燕离执起筷子,刚欲动筷,然后不由得看向楚璃吻,这小人儿的毛病她清楚的很。

    不过随着她看过来,她就挑起了眉毛,明显在挑衅他。

    气堵喉咙,他觉得还是饿死她比较好,免得总气他。

    不过,他不给试吃,却不代表另一个人不会。

    上官扶狄动筷,把每一道菜都试吃了一遍,随后他把筷子一转,递给了楚璃吻,“快吃吧,一会儿凉了。”

    燕离眸子一动,看向上官扶狄,视线又缓缓的落在了他手中的筷子上,一把簇亮的火,从那双凤眸深处喷了出来,足以燎原。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