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46、哄(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46、哄(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随手接过上官扶狄递过来的筷子,刚欲夹菜,只见另一双筷子便朝着她的手打了过来。

    虽不知因由,但她反应却是极快,手向后一缩,那双筷子打在了她的筷子上。

    力气很大,她手中的筷子也被打掉了。楚璃吻眸子一动看向他,“干什么?”越来劲,看来他也不想要面子了。

    “孤还不知,现在上官将军已经沦落到为给公主殿下试菜了。”他也盯着她,眼神不善。

    听他这么一说,楚璃吻才明白怎么回事儿,看了一眼被他打掉的筷子,她单手托腮,“不然呢?太子殿下想如何?”

    上官扶狄也几分后知后觉,看着燕离的脸色,也差不多明白他是怎么回事儿了。

    几不可微的摇头,他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冷哼一声,燕离凤眸如刀,“作为前朝晁氏的余孽,没有资格使用筷子吃饭。”

    听他的话,楚璃吻动了动唇角,她几乎笑出声,这种话他怎么想出来的。

    “那太子殿下觉得我该怎么吃?”神经病一样。

    “用手拿着吃。”瞧她那忍笑的样子,燕离更生气。夹起青菜,他咬了一口,然后便扔到了她面前的餐盘里,“吃吧。”

    无语,还有这种操作,楚璃吻简直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翻了翻眼皮,她叹口气,然后用两指捏着他咬过的菜放进嘴里。幸亏这早上没有汤,否则她还得把手当成勺子来喝汤。

    面色不愉,燕离将所有的东西都咬了一口扔到她面前,一边用眼刀盯着她。若是视线能杀人,楚璃吻估摸着已经被砍成一片一片的了。

    上官扶狄看着他们俩,说真的,若不是他本就熟悉这两个人,他一定会觉得很诡异。

    他们俩,是上官扶狄所见过的,最莫名其妙让人猜不透的人。

    “殿下,不知齐川武现在手下有多少兵将?”这兵将的具体人数,并不能以上禀的数字为准。更何况齐川武有心犯上,那么就势必会在暗地里招兵买马。

    燕离手上的动作一顿,“上官将军,孤在用膳时,不喜他人在旁说话。”

    他这意思很明显,上官扶狄看了他一眼,随后起身,走到了别处坐下,不打扰燕离用膳。

    楚璃吻很无言,捡着他咬过的菜,看着他的脸色,她这待遇还不如奴才。

    然而,即便如此对待她,但燕离仍旧气难消散,一边瞪视着她,一边道:“公主殿下忙碌至极,这段时间也做下不少大事,连朝廷都知道多声门重出江湖了。孤在这里,是不是得道一声恭喜?”

    “太子殿下也别这么客气,你这般夸我,我会骄傲的。”手托腮,她边说边挑眉,明显在气他。

    “你已经骄傲的尾巴都上天了,也不把孤放在眼里。”他说着,然后夹了一些菜塞进她嘴里,真是让人恨不得把她的嘴缝上。

    楚璃吻不由得笑,凑近他一些,无声的告诉他,她都要把他钉在眼睛里了,每天重复剥光蹂躏,乐此不疲。

    燕离瞪视她,凤眸里却有丝丝松动。不过下一刻他恢复冷眼如刀,“吃。”

    十分听话,接着吃,即便是吃他剩下的,她也依旧没任何的不满。

    用了两刻钟,这顿饭才算吃完,狠狠地放下筷子,“回去吧,孤一会儿便过去处理你。”

    站起身,楚璃吻擦了擦唇,“好吧,我就静候太子爷。”

    满目警告,他那眼睛里的火都要喷到她脸上了。

    但瞧他那样子,楚璃吻只觉得好笑,她还真不知道,原来吃醋是这样的。

    只不过,她越笑,他看起来就越生气。为了他不会自爆,她还是不笑了。

    转身走了两步,楚璃吻拿着大氅打算穿上,眸子一转,看到上官扶狄坐在旁边正看着她。

    他的眸子很幽深,同时又有几分担忧和复杂。

    四目相对,楚璃吻缓缓眨眼,哪知下一刻却猛地抽出匕首,直奔上官扶狄的面门。

    这几日总是被突然袭击,上官扶狄明显已经习惯了,偏身躲过她的攻击,同时起身离开椅子,探手试图抓住她的手腕然后夺下匕首。

    不过,她对他的招式也异常熟悉,灵巧躲过,她抬腿,力若千钧直奔他的腿弯。

    上官扶狄快速后退,趁势抓住了楚璃吻的手腕,她手却一松,匕首掉落,她用另外一只手抓住,朝着他的腹部刺了过去。

    匕首已经划开了他的袍子,上官扶狄终于赶在这时拦抓住了她的手,扭,过大的力气使得她也不禁身体扭转。

    随着她被扭过身体,自己的两条手臂则交叉在身前,均被上官扶狄制住了。

    他手上力气不松,她也免于自己手臂疼痛,所以身体向后靠在了他身上。

    他们俩一番表演,站在那边的燕离却已经凤眸凝滞,他根本就没想过会有这一出。在楚璃吻出手的时候,他就已经愣了。

    瞧着那两个靠在一起的人,他眯起凤眸,然后一步步的走过来,“二位这是表演什么呢?”

    闻言,那边的两个人也在同时松了手,楚璃吻把匕首放回去,一边拿起大氅裹在身上,“还能干什么,我在刺杀上官将军,没看出来么?”

    上官扶狄双手负后,并没有打算解释。而且,从他的面上就能看出问心无愧来,他明显懒得解释。

    “刺杀?”燕离怒极反笑,这算是什么刺杀,在他看来那就是打情骂俏。

    楚璃吻点了点头,然后便转身走了,她回去等着,等着燕离来处理她。

    这个妖孽,生气的样子简直是太有意思了。

    也不管那个人是不是还在盛怒之中,楚璃吻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大帐。往回走,路遇的兵士无不用一种奇怪的眼神儿看她,显然差不多都知道了她的身份。

    太子妃?

    怕是谁也没想到她会是太子妃,这两日她住在上官扶狄的帐里,大营里的人还都以为她是将军的什么人。那些猜测无不暧昧,毕竟这可是第一次在上官扶狄身边看到女人,且如此光明正大的安置在自己的帐里。

    回了大帐,把大氅拿下来,楚璃吻笑意不止。

    其实但凡眼睛明亮些,也不会认为她和上官扶狄怎么样,他可是个表里如一的正人君子,什么越矩的事情都不会做。

    在帐中等了将近一个时辰,外面才有了动静。

    楚璃吻眉头一动,下一刻帐门果然被从外打开了,血红色进入视线当中,燕离回来了。

    一瞧他的脸,她就忍不住笑了一声,“我还没给你戴绿帽子呢,你怎么就满脸绿色。”

    “哼。”给了她一声冷哼,燕离走过来,然后在她旁边的椅子上坐下。

    坐在那里的造型都透着气愤之色,浑身上下似乎都在冒火。和他认识这么久,还从未见过他这幅模样。

    看着他,楚璃吻身体朝他歪过去,一手撑着下颌,她轻笑道:“真生气了?你这心眼儿还不是一般的小,我和上官扶狄又没做什么。当然了,我以前是觉得他很有男人味儿,魅力十足。但是现在我在看着你的时候,你在我眼里可是在发光,十分耀眼的那种发光。”

    她的甜言蜜语,别具一格,和任何人都不一样。燕离唇角动了动,却依旧给了她一个冷眼,显然不原谅她。

    歪头看着他的脸色,楚璃吻不由得暗笑,这气性真够大的。

    “我没做对不起你的事儿,我也根本没打算道歉。但看你这气哄哄的样子,我这心就软了。燕离?太子爷?殿下?祖宗?”她轻声的唤着,那声音像是小猫。

    随着她最后一声祖宗,燕离的薄唇不受控制的弯了起来,凤眸染光,他转眼看过来,瞧着她那刻意讨好的小样儿,他猛地伸手一把将她拽了过来。

    身体恍若个口袋,被他轻松的捞了过去,扑在了他身上,楚璃吻也忍不住弯起红唇,“不生气了,祖宗?”

    垂眸看着怀里的小人儿,燕离仍旧几分咬牙切齿,“这次就原谅你,再有下次,有你好看!”

    “成,我知道了。下回再出任务,我就把你带着,既能防止我出轨,也能有人给我暖床。这地方太冷了,我都要被冻死了。”说着,她把手伸进他的袍子里,取暖。

    “活该!”燕离嗤了一声,手上却用力把她托抱上来,让她坐在了他的腿上。

    双手钻进他的袍子,然后顺着他的腹部往下,一直溜到了他的腰侧,侧脸贴在他胸口,感受着他身体传来的热气,这世上身体最暖的大概就是他了。

    搂着她,燕离一边用下颌蹭着她的发顶,虽是面上仍旧有气,但那动作看起来却很是温柔。

    “不过,你是为了什么来这里的?总不会真是因为我吧,我不信。”抚摸着他的腰侧,楚璃吻一边问道。

    “暗卫调查到了齐川武准备向上官扶狄发难,本来这种事情派个人过来就行的。不过,孤却听说你离开了白马城来到了西关。西关有上官扶狄在,孤可记得,你夸赞过他不止一次。孤自然要来看看,这头上有没有多出一顶帽子来。”他说着,没什么好气。

    “你的暗卫速度还不是一般的慢,我这个杀手都来刺杀了,你们才得到消息。”不理会他那些酸溜溜的话,反正她道歉了。

    “周烈被你带走了,暗卫营也重新做了调整,但不管怎么说也是失去了一部分,自然经过了一番磨合。”说起这个,燕离不由得戳了戳她的后背。抢了他手底下的人如今还能坐在他身上取暖,他也是无比的宽宏大量了。

    “所以说,你可以向我多声门买消息嘛,我给你打折。”楚璃吻无不得意。

    拍着她的脊背,燕离另一条手臂收紧,几乎把她整个人都扣在了怀中,“为了上官扶狄的命你这般花心思,哪还有时间搭理孤?”

    “我现在不是搭理你呢嘛。”说着,她仰头看着他,搁置在他衣服里的手继续向下钻。

    燕离缓缓扬起眉尾,凤眸的颜色也在瞬间变暗,盯着她笑的如同蜜糖似得脸,感受着她的手一点点往下挪,他的呼吸都在瞬间停止了。

    “我能摸么?”她笑,一边小声问道。

    “嗯。不过,你可得做好骑虎难下的准备。”他回答,声音很低,透着几分嘶哑。

    “虎?难道不是小猫?”她故作夸张,手上却还真没停,也根本不怕他所说的骑虎难下。只不过若是细看,她的脸是红的。

    “这么贬低孤?这是想让孤大刑伺候。”说着,他边调整了一下姿势,摆明了在配合。

    咬唇,楚璃吻贴在他身上,一边不眨眼的盯着他,“不用大刑伺候我,这小猫可能也会挠人。”

    “照顾好挠人的小猫,孤就彻底原谅你。”他呼吸渐渐深浓,额角的青筋也若隐若现,紧紧抱着她,手臂肌理坚硬,全身都紧绷了起来。

    太阳升上了半空,天地间似乎也温暖了起来。一顶大帐,外面明卫严守,随着里面传来命令声,两个明卫也快速的走了进去,手上托着东西。

    下一刻,明卫又出来了,再等上片刻,又有两个人从里面走出来了。

    外面的温度对于楚璃吻来说仍旧很低,所以,她也不得不把自己裹上。而这次,她身上披着的是一件红色的大氅。血红的颜色衬托着她的脸也白皙如脂,这世上大概谁也无法与她比较。

    身边的妖孽高兴了,很明显,眉目含笑,让他看起来妖异横生。也使得他那张脸不能多看,否则定会被迷惑。

    楚璃吻把自己裹得只剩一颗头露在外面,随着走出来,她眯起眼睛,又缓缓扭头看了一眼身边的妖孽,不由得噘了噘嘴。

    想哄他开心,还真不是什么容易的事儿,很累手!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