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2、探索(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52、探索(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对于燕离的到来,玉离山庄的人无不心情有异,对于他们来说,燕离就像个随时会被引爆的炸弹一般,若是炸开了,这里所有的人都会被炸死,并且死无全尸。

    由此,随着燕离肆无忌惮的在山庄之内出现,那些始终在注视着他的眼睛也变得有几分危险,显然他从潜在威胁,变成了显在的威胁,说不准随时会遭到攻击。

    坐在花园中树荫下的茶座上,燕离姿势慵懒且妖异,看起来他完全不在乎那些人的视线,这世上也没有任何人的视线能伤的了他。

    虽是如此,但他嘴上显然不会这么表达。

    “楚老大,你的人都要用眼睛杀了我了,和你做买卖,还真是不容易。”他出卖‘色相’,哪知并没有得来相应的对待。

    “你还怕这些?”瞧他那造型,简直就是把挑衅写在脸上了,谁信他的鬼话。

    “我可是负伤了,这次是手臂上,下回说不定就是脖子,能不怕么。”他如是道,很有道理的样子。

    “我可是伺候了你两天了,别来劲啊。”他这话楚璃吻也不爱听,她把他当成祖宗伺候了两天了,还不满意呢。

    “护短也没你这么护的。”燕离也几分不乐意,她怎么不护着他呢。

    “我没护短,李护卫现在已经被禁足了,一天吃双倍的药,苦也被苦死了。”楚璃吻摇头,他刻意找毛病,其实什么目的她很清楚,因为接下来他就会说,若是在东宫,绝对不会发生这类事情。

    果不其然,燕离微微摇头叹气,“若是在东宫,我可不会受伤,更不会有人来打扰我们。瞧瞧,你那些卫队的眼神儿,明明我是你丈夫,怎么如今我却觉得我是个登徒子呢。”燕离看了一眼从不远处经过的卫队,他们刻意的总是路过这里,用眼神儿攻击他。

    说起这个,楚璃吻也不由得弯起红唇乐了,“李护卫精神状态不好,所以,想从他嘴里套出话来很容易。我想,那天咱俩在二楼做的事儿,这整个山庄的人应该都知道了。”所以,他们才会用那种眼神儿盯着他。

    “随意讨论主子的房中事,不符合规矩。这些前朝余孽,显然不懂尊卑。”燕离几分不愉,这种事情他自然不希望被他人议论。

    “没人议论,只不过知道了你和我的好事,他们觉得你配不上我罢了。”楚璃吻点明情况,就是这样。

    这回轮到燕离无语了,“你说真的?”

    “还真挺在意的,配得上,配得上。”轻笑,瞧他那样子,真是好笑。

    冷哼一声,燕离仍旧十分不忿,盯着她那笑的开心的脸,最后又给予一声冷哼。

    “祖宗别生气了,喝杯茶消消气。”俯身给他倒了一杯茶,楚璃吻好言轻哄,燕离也还算给面子,拿起来喝了一口。

    就在这时,碧珠快步的从小路跑了过来,“太子妃,刚刚卫队来禀报,说是抓了几个看起来行踪有异的人,他们一直在山庄外面转悠。”

    闻言,楚璃吻看向燕离,“是不是你的人?山庄里进不来,就一直在外头晃。”

    燕离看着她,然后缓缓摇头,“若是我的人,会光明正大来敲门的。”不会在外头转悠,因为他们知道他在这里。

    “扣住,严加审问。”也可能是对玉离山庄好奇的人,这几个月来,出现过不少这样的。

    “是。”碧珠点点头,随后便快步跑开。

    看着她不甚在意的脸,燕离几不可微的摇头,“这种时候,小心为上。即便真的不是狠角色,也得当做狠角色来对待。这,就叫做扬威。虽多声门只是个江湖组织,但也得让其他人知道,这江湖组织并不好惹。”他一字一句,那声音听起来很是让人着迷,特别好听。

    瞅着他,楚璃吻的眼睛都是亮的,“燕离,你这模样特迷人。”

    “迷住你了?”他微微扬眉,更是妖异横生。

    “嗯。好吧,我信你的,要狠。但凡在山庄外鬼鬼祟祟的,格杀勿论,怎么样?可是我这么乱杀人,白马城的府尹就要头疼了。都说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你说他是抓我还是不抓我?”在那白马城的府尹知道她身份后,吓得进了山庄的大门就跪在那儿了。

    “让他试试。”燕离似笑非笑,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这句话本来就是骗人的,有权有势的人犯了法,向来不与庶民同罪。

    他这么一说,楚璃吻更乐了,果然是燕离,无法无天也能这么理直气壮。他若是有一天忽然变得心术不正,这大卫就惨了,会直接毁在他手里。

    本以为这次只是抓住了几个好奇心作祟的小喽啰,哪想到,傍晚时分,卧床养伤的钟将军就出现了,直接来找楚璃吻。

    “钟将军,发生什么事儿了,你怎么下床了?”从软榻上起身,楚璃吻看了一眼燕离要他老实待着,然后便朝着门口的钟将军走了过去。

    钟将军脸色仍旧有些发白,显然伤还得养,“今日在山庄外抓到的那几个人,后颈上都有纹刺。”他说道。

    一听这话,楚璃吻和软榻上懒散恣意的燕离都变了脸色,“是楚真的人,还是长孙于曳的人?”目前这两个人手底下都有前朝人,他们的后颈上都有纹刺。

    “依我看,是楚真的人。”钟将军如是道。

    “楚真?他找上门来了。那么,他应该也发现了我。”所以,才会跑到这里来。

    “公主,楚真找上来,就代表着大麻烦来临。绝对不能听信他的鬼话,即便他是你的父亲。”钟将军不可谓语重心长,他担心楚璃吻会顾念血脉亲情而忽视了楚真为人的奸诈。

    “钟将军你多虑了。不过,他找上门来倒是也好,免得我去找他了。你问问那几个人,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若是楚真想见我的话,我和他见面。”楚璃吻扬起下颌,就怕他不敢现身。

    “公主,你是要、、、”钟将军看了一眼燕离,其实他心里也清楚,楚璃吻眼下怕是已一心一意和燕离站在同一阵线了。

    “先别管我想做什么,得看看楚真要做什么。他想复国,想要墨崖山的宝藏,我都知道。让他们说一说我不知道的,咱们双方也好进行下一步。”对于这个楚真,楚璃吻没有任何的好话可言,他有野心,她也有,所以相对来说他们属于对头,别想和平。

    “公主,咱们应小心为上,楚真现在俨然已经和大卫的军队有了关联,不能轻视。”有了军队,那就不一样了。

    “正好,这里有个人也有军队。哦,对了,大卫一半的军权,都已被他握在手中了。”说着,楚璃吻朝后看了看,燕离几不可微的扬起下颌,显然在配合她。

    钟将军看起来却不如楚璃吻那么轻松,因为他也不信任燕离。如今这不可谓是腹背受敌,让他一时也觉得难做。

    “所谓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绕来绕去,也就是这么回事儿。”楚璃吻用另一种方式劝说,这回钟将军的脸色果然好了些。

    “那臣就先回去了。公主,你也要小心才是,难保楚真不会出阴招,这个人为了自己的目的,什么都做得出来。”钟将军劝告道。

    点头,“好。”

    钟将军离开,那宽阔的背影都透着担忧之色。

    双臂环胸,楚璃吻走回来,燕离扬起入鬓的眉看着她,“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真巧啊,我们都是这样的人。”

    “是啊。所以说,谁胜谁负还未可知,怎么能在最开始就认怂了。他楚真再能耐,也不过是个藏头藏尾的缩头乌龟,根本不敢光明正大的冒出头来。三百多年过去了,如今是燕氏的天下了,他顶多就是个流窜的造反者。”楚璃吻的确是看不起楚真,折腾了这么多年,把妻儿都搭上了,才得来这么一点儿成果,真够失败的。

    “果然是我的太子妃,字字句句都向着我。”听起来,真是让人心情好。

    “我就事论事,若我和你站在对立面,我也肯定会绞尽脑汁贬低你一番,用以振奋军心。”在他对面坐下,楚璃吻说道。

    “你若是个男人,我便把你阉了做宦官。”这张嘴,说的尽是道理。

    “那你就是妄想了,我定然第一时间翻覆你的江山,坐上你的龙椅。”而且即便她现在是女人,她也仍旧想去龙椅上坐坐。

    瞧她那得意的样子,燕离不由得摇头,还真是说不过她。

    审讯没有得到什么特别有价值的信息,这些人只是小喽啰,只是负责一路盯着楚璃吻,然后一直跟着她到了白马城。

    不过,从这些话里也得到了有用的信息,楚璃吻是在别处就被盯上了。

    与此同时,关于齐川武那边的消息也在不断的往回送,由此也让燕离见识到了,多声门调查的速度果然很快,比他的暗卫营快得多。

    “这十万兵马,居然是夸大,让人想象不到。”本以为齐川武会在暗地里招兵买马,手底下兵马的数量会比十万要多,哪想到居然实际上不到七万。

    “兵部有意克扣军饷,兵士数量减少也在情理之中。”看着眼前的这些消息,燕离面色淡漠,他鲜少这样。

    “既然如此,你打算接下来怎么办?”看着他,楚璃吻不知他作何打算。其实齐川武与楚真合作,她觉得除了金钱上的,楚真也给不了他其他的东西了。

    反倒是楚真能够在齐川武那里得到更多,毕竟他没有军队。

    “这都是确凿的证据,并非弄虚作假,我自然可以加以利用。只不过,这些事情得回盛都调度。”将所有的消息都收集起来,燕离一边道。

    “这么说来,你打算回去了?那你这次的买卖做的未免太划算了,没花一分钱得到了这么多的消息不说,还没付出什么,便宜都让你占了。”楚璃吻说着,愈发觉得这次的买卖她亏了。

    “我这会儿不是还没走么?”他看向她,笑起来,妖魅惑人。

    看着他的脸,楚璃吻不由得发出一声赞叹,“你这么说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

    “无需客气。”他颌首,十分真诚。

    轻笑,她站起身,绕过桌子,然后把他一把拽了起来。

    娇小的个头,拎起他颀长挺拔的身体却轻轻松松,然后径直的走到床边,把他扔了上去。

    不等他有动作,楚璃吻便翻身跃了上去,困住他的双手,“今儿你是逃不出去了。”

    “逃不出去没关系,就怕一会儿再有人出现攻击我。公主殿下,请你在欺凌我的同时,也要确保我的安全。”他说道,而且一副诚惶诚恐的语气。

    “只要你不乱叫,别人就听不见,也就不会有人攻击你。”压着他的双手,楚璃吻抽出一只手来脱他的衣服。

    听她这话,燕离反倒笑了,“我明明记得上次是你在叫,才把那个疯子引来的。”

    他如此一说,楚璃吻手上的动作反倒一顿,上次是他在摸她,所以她才会发出声音。

    不过,那也又不能怨她,而是他的手的确带给她从未有过的感觉。

    她也是从那时才发现,原来探索对方的身体,也有这么大的乐趣,她喜欢。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