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7、兄妹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57、兄妹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分成了几队,小心且艰难的横渡了枝江,进入了枝江以南最大的城池。

    过了枝江,温度便有了很大的变化,仅仅一江之隔,温度便是天差地别。

    如此,楚璃吻也算缓过来了,在枝江以北时,她的手脚都是麻木的,已没有任何的知觉。感觉起来,就像是被冻掉了似得。

    可是如今气温回暖,她的手脚也恢复过来了,且没有任何痕迹,就好像之前麻木的也根本不是它们一样。

    由此可见,她的问题还是出在身体内部,温度低只是一个引子,把她体内寒毒勾起来的一个引子而已。

    这城中也有兵士在巡视,但却不如即城那边明目张胆,看来这边并非齐川武的重心之地。

    不过,即便如此,这枝江以南也是有营地的,但具体有多少兵马驻扎在这里,却是未知,毕竟军营重地,可不是闲人可以靠近的。

    不过,这些事情,多声门却是能轻易的调查出来,这里的营地驻扎着三万多兵马,守将是齐川武的心腹,而且还在那营地里看见了楚真的人。

    楚真手底下有不少人,在即城时,跟在他身边的人多数被杀,但他还有很多人,分散各处。

    如今,这边的营地还有楚真的人,可见他的手伸的有多长,和齐川武的合作还是很紧密的。

    既然如此,那么就更不能坐视不管了,这帮人,不收拾就难受。

    身在城中,楚璃吻等着关于军营的线报,当然了,还有关于枝江以北齐川武以及楚真的。

    楚真没有离开,即便他遭到了楚璃吻的刺杀,可他仍旧没有离开,眼下人还在齐川武的军营之中。

    而齐川武明显是不想遮掩了,此番和楚真同流合污,就是想撕破脸皮了。

    根据时间推算,上官扶狄应该已经和燕离通上信了,接下来,一切也就顺理成章了。

    由此,楚璃吻也准备开始行动。

    夜深人静,处在山中的营地灯火通明,巡逻的兵士不时的经过,他们身上的盔甲随着走动时发出闷响,在这寂静的夜里听得很是清楚。

    远远地观望,正因为这营地很明亮,所以看的就更清楚了。

    对于楚璃吻来说,这营地里的兵士其实都是草,他们没有太多的自主意识,主将指挥他们往哪儿走就往哪儿走。所以,他们的威胁性不是很大,但还是得小心行事,否则他们都聚集起来也很难缠。

    当下,她要做很简单,就是要杀了齐川武的副将,以及那些楚真的人。

    深山之中气温微低,不过却比枝江以北要暖和的多,楚璃吻的手脚都听使唤。不过为了以防万一,她在临出门的时候喝了一口酒,以免自己会出现什么岔子。

    “老大,你还好么?”流荷就在楚璃吻旁边,时时刻刻的关注她,生怕她再因为这冷空气而犯病。

    “没事儿,不算冷,对我没有太大的影响。”楚璃吻活动了一下手指,都很好使。

    “那就好,若是真的不行,一会儿你就别下去了,在这儿等着。”流荷握了一下她的手,还好,没有凉冰冰。

    楚璃吻轻笑,她还没到那个程度。

    就在这时,观测情况的人回来了,而且带来了一个让人意想不到的消息。

    楚真的人并没有老老实实的待在营地里,反而在营地中乱走。因为他们在乱走,所以这边的人也一直在暗中跟随他们盯着他们。

    却不想,就在刚刚,有两个人被忽然冒出来的几个人杀了。

    那忽然冒出来的人行动迅速,下手利落,杀了人便遁走了,速度极快。

    他们跟随上去,结果却发现,还有另外一伙人埋伏在这山中,而且还看见了一个熟人,长孙于曳。

    长孙于曳?他怎么会在这儿?

    楚璃吻皱起眉头,难不成他也是奔着楚真来的?

    “公主,怎么办?”钟将军看向楚璃吻,对长孙于曳,钟将军的心态是有些不同的。既然长孙于曳没有与楚真同流合污,而他又是长公主的血脉,所以,他自是不会向对待楚真那般只想赶尽杀绝。

    更况且,长孙于曳现在是西朝的太子,将来继承大统,那就是西朝的皇帝了。

    这种情况,让钟将军的心里更加复杂。

    “他们在哪儿?”想了想,楚璃吻问道。

    回来的人立即回答,其实距离他们这里也不远,只不过隔了两座山。

    “带我过去。你们守在这儿,等我消息,你们几个跟我走。”把兜帽扣在头上,楚璃吻站直身体,随后快步离开。

    李护卫立即跟上去,尽管楚璃吻没要他随行,但很显然,即便不让他跟着他也会跟着。

    楚璃吻看了他一眼,最终也没有说什么,这李护卫依旧把她当成了长公主,这般跟着她,他的心里会好受些。只不过希望他能一直保持清醒,若是发起疯来,她还真控制不了他。

    快速的翻山而过,因为走动,楚璃吻也不禁觉得有些热,呼吸之间都是酒味儿,可见那一口酒有多大的威力。果然,取暖还是得靠烈酒才行。

    刚靠近第二座山的山头,他们就被人发现了。他们没有刻意的掩饰自己的行踪,所以那些人也跳出来,杀气腾腾。

    夜色很暗,但是看着他们却毫无阻碍,楚璃吻把头上的兜帽摘下来,“我要见长孙于曳。”

    站在山头上,他们很清楚的就能看到楚璃吻的脸。

    “稍等。”她如此光明正大,他们稍稍迟疑了下,然后便回去了一个人去禀报。

    李护卫站在楚璃吻身边,寸步不离,且一直满面警惕。

    不过片刻,那个人就回来了,“殿下有请。”

    脚下一动,楚璃吻举步上山,身后几人紧紧跟随。

    翻过了这座山,看到的便是明亮的篝火,火堆旁是密密麻麻的人,长孙于曳这次带了很多人。

    因着楚璃吻的前来,那些人都站起来了,一同朝着这边看,眼神警惕。

    没有过多的关注他们,楚璃吻很快就找到了长孙于曳的身影,他披着神色的大氅,坐在火堆旁,姿态闲散。

    他也正在看着她,火光跳跃,他的脸也几分明暗。

    走下来,楚璃吻直奔他。

    在他面前停下,楚璃吻垂眸看着他,他微微抬头看着她,四目相对,两个人的面色均几分复杂。

    他们的身世,三番五次的巧遇,以前和如今的立场,这一切似乎都是冥冥中老天的安排,实在巧妙的很。

    “实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上,据我所知,这是大卫的地盘,你为什么在这里?”甩开披风,楚璃吻坐下,这般对视,轻松多了不用低着头。

    看着她,长孙于曳几不可微的眯起精致的细眸,“再次相见,妹妹就用这种态度对待我?实在伤我们的兄妹感情。”

    “少说那些你自己都不信的话,兄妹?我没哥哥,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打算有。”笑了一声,楚璃吻还真不信他会认她这个妹妹。

    长孙于曳看着她,似笑非笑,“我没有亲人,以前没有,现在没有,以后也不会有。在我的印象里,但凡和亲人这两个字搭上关系,所代表的无不是残害。一切如我所想,到了今日,还是这样。”他经历过最残酷的宫廷争斗,所以也根本不信血缘之说。

    “真是巧了,你现在的亲人还真就是如此。你的父亲我前些日子见到了,和我想象中的差不多。只是很遗憾,我险些就能把他杀了,就差那么分毫。”她用拇指和食指比划出一点点的距离来,她相当之遗憾。

    “据我所知,那也是你的父亲。”长孙于曳笑,他长得很精致,那般笑的时候看着也非常让人舒心。他和楚真不像,但是和楚璃吻也不像。

    “别客气,我并不想和你争抢。”楚璃吻摇头,她不想要。

    “楚真的意图十分明显,他的手伸的很长,我大鑫亦是被他蚕食多处。正因为此,我才会千里迢迢的潜入大卫来,因为正好听说他在这儿。”两个人一番对话,长孙于曳显然也清楚楚璃吻的立场。尽管他们是兄妹,尽管他们当下的立场并不同,但在某一件事上,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所以他们可以有沟通,想必这也是她来找他的原因。

    “我的人正好看到你的人刚刚做的事儿,那也正是我想做的。既然如此,我们都在这儿,为了不破坏对方的部署,我想我们可以短暂的合作一把。楚真眼下在即城附近,那即城太冷了,我不爱去,所以最好能够想个法子把他引过来。这是个好机会,他近在咫尺,赶紧把他解决掉。”她十分希望长孙于曳能够助力。

    “合作?倒是个诱人的主意。只不过,你把楚真给得罪了,想要再引他出来可不容易。不过,为什么天气冷你就不能去?杀人还分什么天气?”长孙于曳看着她,觉得她的话不可信。

    “我的喜好不行么?我看你身边也有原来楚真的人,他们应该很了解他才对,能不能想个法子。我身边的人对楚真除了恨就是恨,而且一别十多年,他们对楚真的了解已经不可信了。”楚璃吻很认真,她当下最想做的就是解决楚真,和长孙于曳的恩怨,可以暂时放在一边。

    “他们已背叛楚真,你认为楚真还会相信他们么?另外想法子吧,或许可以用他最想要的东西引诱。譬如,宝藏的钥匙。”长孙于曳看着她,说道。

    缓缓眨眼,“可以用你身上的那半块做勾引。”

    “为何不是用你的?”长孙于曳无言,她损人不利己的时候特别理直气壮,一点都不心虚。

    “因为我的不在我身上。”一直都在燕离那儿,这妖孽那时以为那是她和别人的定情信物什么的。

    “如此重要之物,你倒是放心交给他人。”长孙于曳很不理解,按理说她不是那种会全心信任谁的人。

    “这个就不关你的事儿了。既然你已经给出了这么好的主意,那么就用你那半块来做诱饵吧。楚真那么想要那个宝藏,肯定不会放过。”楚璃吻觉得可行,很可行。

    长孙于曳轻笑,“这个计划先暂时搁置,毕竟这钥匙很重要,我不能这般轻松的就拿出来做诱饵。除非,你能证明一下你的诚意,或者,把你扣押在我这里,这样我才能放心。”

    “你的想法还真是挺美好的。成,这个可以再行商量。眼下既然咱们都汇聚在了这儿,那么就行动吧。”站起身,楚璃吻甩了下披风,使得旁边跳跃的火苗也跟着摇动。

    看着她,长孙于曳不由得眯起眼睛,“你还是做小仙女更好。”

    他这话有些没头没脑,旁人自是听不明白,但楚璃吻却听得懂,他这话的意思是,她不应该和他有血缘关系,还是没有血缘关系更好。这样一来,无论是他们的立场还是交易,都能更纯粹。

    “我本来就是小仙女。”她也没打算和他做兄妹,这一身相同的血,可以忽略不计。

    轻笑,长孙于曳站起身,拢了一下身上的大氅,这个时候的他看起来倒是很高大。

    “走吧,小仙女。”长孙于曳低头看着她,他们之间的确有血缘关系,这是想忽视也忽视不了的。但是,他对于和自己有血缘的人向来没有任何的好感。所以,还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好。

    离开这里,明亮的篝火也被灭了,山间立时又一片黑暗。

    一行人朝着营地前行,长孙于曳的目的就是要杀了楚真的人,这也是楚璃吻的目的,同时,她也要杀了这里的守将。

    绕了一个大圈,回到了之前楚璃吻等人埋伏的地方,钟将军流荷一行人都在,看见楚璃吻安全无虞的回来,他们也放心了不少。

    看见了长孙于曳,钟将军的神色较为复杂,这是长公主的血脉。

    “行了,人都到齐了,时间也正好,这就开始行动吧。太子殿下有计划,我们也有计划,时间紧迫,就不能再重新做计划了。各自做各自的,然后迅速撤离,当然了,太子殿下得跟我在一起,这也是为了避免咱们互相坏事儿。”看向长孙于曳,楚璃吻还是不信他,他们俩待在一起,这样最好。

    长孙于曳笑看着她,随后点头,“好,听小仙女的。”

    下一刻,一行人离开了原地,但还有一行人留在了原地,看着他们离开,又各自分散开,为执行任务的人放哨,同时也是接应。

    快速的下山,又分散开,悄无声息的潜进营地之中。

    营地之中巡逻的兵士很多,所以必须得小心再小心的躲避开。尽管他们现在两方合作人数不少,可是和这营地里的大军相比还是差的太多了。

    楚璃吻和长孙于曳在一起,楚璃吻的目的就是这营地的守将。

    “小仙女,你这是往哪儿去?”跟在楚璃吻身边,在大帐之间穿梭,长孙于曳一边问道,而且还在笑称小仙女。

    “那儿。”伸手一指,那顶最大的帐篷就在前方。

    “弄了半天,你是把我拖来做帮凶的。”长孙于曳了然,几分无语。

    “少废话,已经到了这儿,别想逃跑。齐川武这个心腹功夫不差,本来我是想和李护卫联手的。但是眼下我必须得单独和你在一起,这样双方都放心。所以,你就暂时代替李护卫吧。”楚璃吻把镯子的机关打开,然后套在右手上。

    “说起来,那个李护卫看起来很奇怪,他到底是什么人?”长孙于曳对于楚璃吻身边的这些人,并不是很了解。

    “投奔向你的人没跟你说么?他是长公主、、、也就是我们的母亲的贴身护卫。长公主自杀,他也受到了刺激,然后就疯了。我和长公主长得很像,他看见了我,以为我是长公主,所以就一直紧紧跟着我,生怕我再受到什么伤害。”这些比较精细的事情,他似乎并不知道。

    “自杀?”这一点,长孙于曳并不知道。

    “看来你还真是一无所知,想来他们一直都在跟你说楚真,他们对楚真还真是执着。其实我在墨崖山那几天倒是有很多的发现,尽管我也不记得了。看起来,咱们俩小时候还是很相亲相爱的,长公主画了很多画,都是我们俩的。我们玩耍嬉戏,两小无猜,感情不错。”这些事儿,长孙于曳肯定不知道。

    看着她,长孙于曳的面色有些复杂,半晌后,他开口道:“在我的记忆里,的确是有个小女孩儿一直在陪着我,但我不知道那是谁,原来是你。”在日日夜夜的夺权血腥争斗中,那个像梦一样的小女孩儿,可以说是他最大的助力,没能让幼小的他垮下。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