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58、短暂联手(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58、短暂联手(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看着他,楚璃吻有片刻的愣怔,“原来你是有记忆的。”

    “只是一点而已,而且我也不确定那是不是真的,还是做梦。”儿时的记忆很凌乱,而且他所记住的都是最残酷的。勾心斗角,而且一个不甚,可能就会送命。

    “这楚真把你送到西朝的皇宫去,可是又没有留下人来保护你,他脑子坏掉了么?”若是留下人保护他,现如今长孙于曳也不会这般对待他。

    “他那时也自顾不暇,哪有多余的人手来保护我。”长孙于曳冷笑一声,对于楚真,明显他和楚璃吻一样,十分看不起他。

    他这么说,楚璃吻才知道怎么回事儿,原来当初楚真也并没有万全的把握将长孙于曳安置好,反而十分匆忙。

    四目相对,两个人一时之间也不知该说些什么了。

    “队伍过去了,走吧。”长孙于曳先撤开了视线,看了一眼前方,巡逻的队伍已经走远了。

    回神儿,楚璃吻深吸口气,随后便低伏身体冲了出去。

    大帐前是有人守着的,楚璃吻和长孙于曳对视一眼,没有过多的商量,两个人便各自分工。

    一个人绕到了大帐后面,准备进去,而另一个人则绕到另一侧,准备引开大帐前的守卫。

    两个人的动作都很迅速,在楚璃吻潜入大帐之时,那守在大帐前的守卫也被引开了。

    大帐里,那个守将并未休息,而是坐在书案后正在看什么。

    楚璃吻进来,没有刻意的遮掩自己的行踪,使得大帐里的人也在第一时间就听到了声音。

    其人谨慎,听到了声音便拔出了搁置在身边的长剑,楚璃吻同时迎身而上,不宜耽搁太久。

    这守将显然也没想到冲进来的是个女人,还在愣怔间,她就到了眼前。

    随即,他执剑迎上,两个人立时打在了一起。

    楚璃吻虽没有内力,但动作极快,她的武器适合近身攻击,使得那守将手中的长剑似乎也有些不好使似得。

    他步步后退,试图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但楚璃吻步步紧逼,丝毫不松懈。

    她这般攻击,终是让那守将恼羞成怒,扔掉手中的长剑,赤手应对,内力雄厚,一击之下,震得楚璃吻的手臂都不由得发疼。

    她飞腿而过,那守将顺利躲过,同时探手击打她的头,拳头带风。

    就在此时,另外一只手从旁边过来,成功的挡住了那带风的拳头,楚璃吻借机出手,一掌就拍到了他的腰侧。

    长孙于曳抓住那守将的拳头不放松,并朝着反方向拧,楚璃吻抓住他另外一条手臂,右手转移方向一掌拍到他的后颈上。

    皮肉被穿透的声音极其清晰,随着她把手移开,鲜红的血喷出来,那守将也在瞬时没了力气,双腿发软朝着地上跪了下来。

    两个人同时松手,跳到一边,那守将也直接趴在了地上,后颈依旧在不断的往外流血,瞬间就浸湿了地面。

    对视一眼,楚璃吻不由得扯了扯唇角,倒是没想到长孙于曳和她配合的不错。

    其实和她配合的话很简单,只要给她空出一些空间就可以,这样她就能一举成功。

    “走。”长孙于曳也不由得弯了弯眼睛,随后两个人快速的顺着楚璃吻来时的路溜了出去,速度极快,如同一阵风。

    两个人顺着无数的大帐之间穿梭,很快的便抵达了后山,没有管其他人,两个人直奔山上。

    很快的,便回到了之前众人聚集的地方,流荷就在这儿,而且手持弩机,她是后援,以备不时之需。

    “已经回来两组了,老大你们可以先撤了。”看着楚璃吻回来,流荷告知。

    楚璃吻点点头,没多做停留,便和长孙于曳快速的撤离了。

    在山中穿梭,用上最快的速度,但显然这是楚璃吻的最快速度,并不是长孙于曳的,他一直在配合她。

    很快的,后头有其他人追了上来,都在逐步撤离。

    翻过了几座山头,隐隐的瞧见前方有灯火明亮,这才慢下速度,楚璃吻气喘吁吁,累的她满头都是汗。

    “小仙女,你的体力实在太差了。而且,看似娇小,怎么这么重。”放开她的手臂,也不知什么时候开始,他一直拉着她前行。

    看了他一眼,楚璃吻哼了哼,“我又没求你拉着我。”放缓呼吸,胸肺好很多了。

    她这般不讲道理,长孙于曳似乎也不甚在意,看了一眼陆续跟上来的人,随后道:“小仙女,接下来怎么办?”

    “接下来当然是引楚真了,你不会想反悔吧。”她清甜的脸蛋儿毫无杀伤力,任何人见了都会忍不住怜惜。当然了,前提是不要看她的眼睛。那双眼睛,漆黑瑰异,咄咄逼人。

    笑看着她,长孙于曳的手从大氅里拿出来,手心里居然托着四五块黑色的玉佩。

    都是半块的,无论材质还是花纹都和真的一样,看不出任何的差别来。

    视线从那些玉佩上移开,楚璃吻看向他,一边高高的挑起眉尾,“你还真鸡贼,做出这么多假的。不过,假的就是假的,肯定打不开宝藏。”

    “说的没错,的确打不开。”长孙于曳把那几块玉佩塞到她手里,十分大方。

    正是因为他大方,才更能证明他说的是真的,这些假的不好使。就算材质一样,花纹一样,但假的终究是假的,打不开那宝藏。

    拿着那几块玉佩挨个的查看了一下,有几块是与她手里的一样的,不差分毫。而且根据手感,玉质也一样。

    “你在墨崖山下面的地道里转悠了许久,也找到了宝藏的入口?”他刚刚说,没打开。

    “嗯。”长孙于曳颌首,倒是承认了。

    “只可惜,机关算尽,还是没打开。不过,这玩意儿还真能以假乱真,骗过楚真,应该不难。”和真的一模一样。

    “送给你了,就当做咱们兄妹的见面礼了。”长孙于曳似笑非笑道。

    “那咱们这兄妹情还真是不值钱。”楚璃吻笑了一声,这见面礼就如他们之间的血缘一样可笑。

    “这玉可是很值钱的。”长孙于曳微微摇头,叹她不识货。

    楚璃吻哼了一声,值钱她也不稀罕,就是假货。

    很快的,两方人员尽数抵达,一个都没少。

    今晚这事儿做的痛快,比想象中的更顺利,而楚璃吻决定和长孙于曳暂时联手,所以一并的返回了城里。

    虽说对于双方都没有太多的信任,不过,双方的领头人看起来倒是轻松,使得下面的人也不再紧绷绷的了。

    回到客栈,楚璃吻便收到了最新的消息,上官扶狄的大军已经拔营西关,朝着枝江而来的。

    同时,还有盛都的一支骑兵,正在南下。

    齐川武那里自然也会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他手底下的大军必然会严阵以待,一场大战避免不了。

    大战就大战,如齐川武这种人,必须赶尽杀绝。

    “看来,小仙女还真是一心为燕离,一心为大卫。这什么复国,什么晁氏,在你眼里估计也抵不过燕离的一笑。”靠坐在窗边的椅子上,长孙于曳看着楚璃吻手底下的人离开,一边淡淡道,语气听不出是好是坏来。

    “别说的好像你很了解我似得,说不准儿我是想做女王呢。”楚璃吻走过来,一边哼道。

    “女人心,还真是难猜。”她这个模样,的确是让人猜不出她所想来。

    他们骨子里流着一样的血,都有野心,其实很相似。

    “那就别猜,有这猜我的时间,不如好好计算一下,你我制定的计划有多少胜算。楚真手底下有多少人,你知道么?”在他身边坐下,楚璃吻的姿势张扬且恣意,无所顾忌

    “这么多年的经营,数目可观。再言,他若没有资本,齐川武又怎么会与他合作?他在我大鑫可是下了血本,如今已被清理的差不多了。这大燕,相信还有许多他的势力,否则他也不敢这般闯进来。”长孙于曳看着她,那双精致的眼睛带着几许复杂之色,尽管他在说这件事,但显然心里还在想其他事。

    “大燕也在清理当中,他的势力虽说隐藏的很深,但也不是无迹可寻。你都能找得到,燕离又岂会找不到?”看着他的眼睛,楚璃吻也不禁想到了长公主画的那些画。

    “字字句句向着燕离,小仙女,你刚刚所说是在骗我还是在骗你自己?”听她说话,长孙于曳总觉得有些不顺耳。

    “你这人真有意思,我就是骗你又怎么着?咱们俩的关系,应该还没达到知无不言言无不尽的程度吧。”她想做什么,和他又有什么关系。

    长孙于曳眸子顿了顿,随后转开视线,“若是齐川武被围剿,楚真会第一个逃跑。你最好不要再顾及燕离,咱们势必得紧盯着楚真。”

    “这话也正是我想跟你说的,你最好不要临阵脱逃,否则,我会杀进你老家去。”他们双方合作,可以说只有五成的信任度,很冒险。

    “说起老家我倒是想问问小仙女,墨崖山下的宝藏,你打算如何对待?没有我那半块玉佩你打不开,没有你的半块玉佩我也打不开,缺一不可。”这事儿说容易也容易,但说难也难。

    看着他,楚璃吻缓缓眯起眼睛,“那宝藏是我的。”

    “你还真不贪。”长孙于曳讽刺着,他还觉得那宝藏是他的呢。

    “过奖。你就别惦记了,我说是我的,就是我的。即便那另一半钥匙在你那儿,我也会想出法子把它弄到手,当然了,这就是以后的事儿了,毕竟咱们当下有更重要的事儿要做。”这番话表达的明确,她一定会把另一半钥匙从他手里夺过来的。

    “你还真是不加掩饰,我是不是该夸你?”她这般直白,让他不知该说些什么好。

    “别客气,夸赞的话就不用说了。我的人差不多都调集过来了,希望你也别私藏,咱们一举将楚真拿下,再提这宝藏之事。他活着,就是有三个人惦记,他死了,就剩下咱们两个了。少一个争抢,也是极大的好事。”她边说边扬起下颌,十分有道理。

    长孙于曳似笑非笑的看着她,凭借她的品性,杀了楚真之后就得杀他了。

    不过,这都是后话,当务之急,的确是应该先把另外一个觊觎宝藏的人除掉。

    不出五日,枝江以北果然传来了开战的消息。尽管并非是声势浩大的战争,可这动静仍然是把百姓惊得如同鸟儿一般。不少枝江以北的百姓横渡枝江跑到了南边来,胆战心惊。同时这南边的百姓也在慌张,担心接下来战火就得蔓延过枝江,这里恐也不保。所以,不少的百姓开始琢磨着是不是得离开这里,再往南走。

    但,这个时候是没人关心百姓的立场。楚璃吻和长孙于曳的计划有了成效,也由此可见楚真的内心有多想得到那墨崖山的宝藏。

    以假乱真的两块玉佩,糊弄了楚真,他也心急于此,离开了齐川武的阵营,直奔墨崖山。许是担心会被楚璃吻和长孙于曳这两个晁氏血脉拦截,他显得有些匆忙。

    顺着枝江以南向西出发,楚璃吻和长孙于曳追逐楚真。一路上,路过不少属于齐川武的兵营,这里正在打算横渡枝江去增援呢。楚璃吻又岂会让他们顺利的去增援,于是乎一不做二不休,但凡路过兵营,将所有齐川武的心腹剿杀干净。

    长孙于曳又不能单独行动,一路上,被迫的做她的帮手。

    终于,他们追赶上了楚真的队伍,他眼下就在铁山兵营附近,这是西部齐川武的最后一座兵营了,紧邻铁山,易守难攻。

    楚真停在了这里,似乎他也察觉到了,楚璃吻和长孙于曳的紧追不舍。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