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6、亮个相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66、亮个相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在铁山大营又度过了一天,翌日,燕离要带着齐川武的人头回盛都。

    他可谓满载而归,而且因为齐川武的叛乱,那原本被关押在天牢之中却没有丢失性命的齐氏家族要被连累的满门抄斩了。

    这对燕离来说,是绝对的好事,他正找不到机会对齐家下手呢。

    他离开,楚璃吻自是也不会再待在这儿了,钟将军等人不免松口气,这里放眼望去都是大卫的军马,他们很不放心。

    “何时回盛都,你最好给我一个时限。新年将至,今年入宫我不想一个人,也免得父皇母后总是询问我的太子妃身体如何。总是说你在养病身体不适,难保他们接下来不会再找个太子妃给我。”两个人两只手,配合着将他的腰带扣上,他一边垂眸看着她说道。

    听他这话,明显的威胁,楚璃吻不禁笑,“再找个太子妃,你就不怕接下来盛都会出悬案?皇太子燕离虽没有重蹈兄长覆辙,可是却克女人。娶一个,死一个。”放开手,楚璃吻仰脸儿看着他,一边笑眯眯道。

    看着眼前这小人儿,燕离不由的笑,“我的太子妃真是狠毒。”

    “那我看你也好像挺满意的。”笑的那般得意,他很是喜欢看她占有欲强的模样。

    单手环住她后腰,一个施力就将她搂到了自己怀中,“的确很满意,我的小祖宗。”说着,他低头在她唇上重重的吻了一下。稍稍退离,看着她笑得清甜,忍不住又低头,重新覆在她的唇上。

    太阳升起了老高,燕离才从军帐中走出来,明卫以及盛都的骑兵都已准备好,只等他了。

    “慢些行路,你的手还伤着呢。待得回了盛都,我便把林月鸣给你送去。偌大个多声门,没个大夫总是不行。尽管林月鸣不如金央,但相信这段时间他也收获了不少。”压低了声音,燕离嘱咐道。

    “这话该是我说给你才是,你骑马而行,别逞强。反正你爱享受所有人都知道,不行就换一辆马车,免得颠簸。”楚璃吻本还想嘱咐他呢,但是看来也不用多废话了。

    这互相关心还是很有意思的,最起码她觉得不错,尽管有些智商低下的嫌疑,但是可以忽略。

    听她这话,燕离不禁笑,“有长进,再接再厉。”这般关心他,让他心里很是舒坦。

    撇嘴哼了哼,“快走吧,我也该启程了。”

    “嗯。”最后看了她一眼,燕离转身离开。

    背影挺拔颀长,单是看他的背影,就知他有多撩人。

    翻身上马,尽管一只手不能动,但仍旧不挡他行云流水的动作。

    队伍开拔,铁骑震天,眼看着他们拐入山中的道路,然后燕离的身影就看不见了。

    楚璃吻叹口气,随后眸子一转看向流荷钟将军等人,他们已经等不及要离开了。他们待在这儿,十分难受,全身都不舒服似得。

    “小仙女,走吧。”长孙于曳亦然,在这大卫军营之中,他压力颇大。

    “成,这就走吧。我去和上官将军告别。”上官扶狄就在不远处,因着燕离离开,他在此相送。他以及一票的亲卫兵士等单膝跪地,直至燕离的身影消失不见才起身。

    长孙于曳看了一眼上官扶狄,精致的脸庞没有多余的表情,那双眸子里倒是诸多复杂在其中。

    朝着上官扶狄走过去,他正好也看了过来。

    四目相对,楚璃吻不由的弯起红唇,“要再次说告辞了,希望咱们下次再见面,不会再有凶险之事。”纵观她哪次和上官扶狄碰上,都有险事发生。

    “你确定现在就离开?你的手还没有好。”上官扶狄微微皱眉,他并不赞同她如此匆忙赶路。

    “我回白马城养伤,那儿的条件总比这里要好。上官将军无事也可以去白马城玩玩,我定尽地主之谊。”她这话客套居多,毕竟谁都知道,上官扶狄没有命令,是不会离开西关的。

    “回白马城养伤也好。不过,一路小心。”说着,上官扶狄看了一眼长孙于曳,他不放心的是他。

    “嗯。”点点头,楚璃吻没有再多说,若是被燕离知道她和上官扶狄说了太多的话,他又会小心眼儿了。

    一行人离开,长孙于曳自和楚璃吻同行,路过上官扶狄时,两个人的视线有短暂的交错。即便短暂,但似乎都看进了对方的眼睛深处。

    楚璃吻的后援在附近的城中,而长孙于曳也是同样。

    进入山中,一行人走的速度倒是不快,而且各有心事的模样。

    并肩而行,楚璃吻左臂不能动,所以她走路时的姿势看起来也有些奇怪。

    “长孙于曳,你们大鑫的璃楼是怎么回事儿?”蓦地,楚璃吻问道。昨日燕离便与她说过,而且她也觉得他说的十分有道理,这西朝之中楚真的势力,疑点重重。

    看向身边的人,长孙于曳似笑非笑,“璃楼是最初楚真身边的元老人物公孙谨,为了帮助楚真稳定势力而建的。这璃,取的便是你我名讳当中相同的一个字,为的是不忘晁氏。”

    随着长孙于曳说,楚璃吻不由的看向他,“你的名字是什么?”距今为止,她还真不知他真实的名字是什么呢。

    看着她,长孙于曳轻笑,“楚璃捷。”

    “这点血缘之上又添了一些奇妙的东西,这名字如此相似,听起来还真是够奇怪的。”更简单的来说,她觉得很别扭。

    “楚真身边的一些元老很想复国,但他们忠于晁氏,并不忠诚于楚真。只可惜,他们所托非人,而且当他们了解到的时候也晚了,据说死的很惨。仅剩的那么一些人,辗转找到了我,弃了楚真。”这便是他身边那伙人的来历。

    “这么说,你们大鑫的璃楼现在都属于你了?”看向他,楚璃吻几不可微的挑高了眉毛,这让她的脸看起来添了几分凌厉。

    “不,一些是属于我的。另一些,里面有许多的顽固。但别担心,我会尽快解决的。”长孙于曳缓缓摇头,但随着说话,他很有自信。

    “听起来,还真是够曲折的。不过,我对你如何收拾他们不感兴趣。咱们可以分道扬镳了,但最好还是互相能通信儿。不管哪一方找到楚真,就尽快的联络对方。”这才是当务之急。而且,楚璃吻并不信任长孙于曳,他们身体里流着一样的血,她对自己很了解,相信他和她应该也是相差无几吧。

    “小仙女,如你这般用了人就甩的毛病可不大好,日后不好相见吧。”说分道扬镳就分道扬镳,一点儿准备都没有。

    “你还想怎样?”楚璃吻看着他,他最好别跟她提什么过分的条件。

    “关于你我幼时的那些画,我想看看。”他昨日提的条件,她似乎都忘了,果然是只记得对自己有利的事情。

    稍稍打量了他一下,他说的并非假话,楚璃吻点点头,“好,不日就给你送去。”那画里有他,他有权观看。

    “多谢小仙女了。”长孙于曳轻笑,最后看了看她,随后道:“既然如此,咱们分道扬镳吧。”

    “回见。”十分痛快,楚璃吻挥了挥手便走,头也没回。

    流荷等人立即跟上,唯独钟将军停了片刻,多看了长孙于曳几眼,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离开深山,回到附近的城中,楚璃吻没做停留,直接返回了白马城。

    这期间,多声门一直都在查找楚真,着重于墨崖山附近,但他的确没出现。或许,长孙于曳说的是对的,他发现那两块玉佩是假的了。

    这个老狐狸,还是很狡猾的,某些东西的真假,他也能看得出来。

    回了白马城,没过一天,白马城的府尹便来了,恭恭敬敬的把盛都来的人送到了山庄里,来人正是林月鸣。随着他来的还有两车的东西,吃的用的还有药材,皆是上等。

    林月鸣还是那个模样,一身白衫,背着药箱,身上散着淡淡的药材味儿。

    见到了楚璃吻,他明显几分激动。

    楚璃吻靠坐在软榻上,看着走过来的人,不由的笑,“用得着连眼睛都不眨么?我们不过,半年多没见面而已。”

    “太子妃,太子爷说你受伤了。”走过来,林月鸣放下药箱,然后单膝跪在地上,视线从她的脸最后落在了她的手上。她的左手放置在自己的腿上,上面包裹着纱布,看不出伤势如何。

    “这两日上药,喝药,好了许多了。”楚璃吻抬起左臂,又动了动手指,如今已经能动了。

    “我来给你看看吧。”说着,他把药箱打开,拿出软枕放在软榻上,然后把楚璃吻的手拿过来搁置在软枕上。

    “听说你跟了金央许久,学习了如何为我驱毒,不知学的怎么样?”如今,她倒是很担心这身体里的余毒,毕竟燕离说要和她去大卫北方看看。凭她现在的身体,是去不成北方的。

    “太子妃放心吧,金央大人已将如何驱毒的所有步骤都教给了我,我不会失误的。只不过,太子妃打算何时回东宫?”解开纱布,看着那已经开始愈合的伤口,林月鸣一边说道。

    “回东宫?你看我这儿不比东宫好么?”从盛都来的人,每个都要问一问她这个问题么?

    看了她一眼,林月鸣微笑,很是温暖,“那倒不是。只不过,太子爷一直对外宣称太子妃在养病,使得盛都流言四起。而且,也有不少人在蠢蠢欲动,很多门阀士族都想和太子爷再增添一些姻亲关系。听说,皇上和太后也都有此意,太子爷虽是一直都在拒绝,但我想他也很有压力。毕竟,并非所有人都是康郡王的敏郡主。”林月鸣说的还算迂回婉转。

    楚璃吻缓缓眨眼,“燕离的床,的确很有吸引力。尤其,他还有个可能随时会挂了的太子妃。”

    林月鸣查看着她手心手背上的伤处,一边点头,“没错。但凡家中有些势力的,都会觉得自己很有机会。只要太子妃一死,她们就能上位了。”

    楚璃吻不再言语,在铁山分开时,燕离的确有说过那么一嘴,说是皇上和皇后总是在问她。

    看来,他的压力还真是不小,而且他三番五次的拒绝,怕是会引起一些人的不满和猜疑。

    但,他也没说太多,而且一副很轻松的姿态,没有给她施加任何的压力,也没让她担心。看来,还真如他所说,他现在挺委屈的。

    “恢复的不错,我再涂一些祛疤的药膏,相信到时你的手不会留有太大的伤疤。”检查完毕,林月鸣又涂了些药膏,一边说道。

    眸子盯着一处,楚璃吻似乎都没有听到林月鸣的话。距离新年还有一个月,嗯,看来,她得回去亮个相了,免得总是有些人蠢蠢欲动。

    而且,她还得让那些人知道知道,她这个太子妃心狠手辣,和她作对,不会有什么好下场。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