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69、安胎(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69、安胎(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因着长孙于曳出现在粟城,使得得到消息的康郡王便立即派了人过来。美其名曰保护太子妃,但实际上,就是在监视长孙于曳。

    长孙于曳并不在意,只不过,如今楚真已没了影子,接下来还得再继续调查他的踪迹,所以他也没有什么理由再继续待在大卫了。

    “再找楚真,也不宜操之过急,难免这次事件不会再发生,谨慎为上。”临走时,长孙于曳见了楚璃吻,正巧她也准备离开了。

    看了他一眼,楚璃吻没什么多余的表情,“这句话你自己记着就成了,你别再因为着急,而再次打草惊蛇。”

    “这次本来就是个陷阱,缘何你的语气好像我才是罪魁祸首。”长孙于曳几不可微的摇头,很不懂她的想法。

    “我可不是这个意思,你这么理解我也没什么办法。赶紧走吧,你若不走,康郡王会坐立难安。”把披风裹在身上,楚璃吻又把兜帽拿起来扣在自己的头上。深色的披风,衬托着她的脸也异常白皙,却也显得眼睑下有些发青,乍一看好像没睡好而出现了黑眼圈似得。

    “这便走,小仙女别急着撵人。我这个可有可无的哥哥,的确是及不上那南晋的假哥哥,以至于你见了他的未婚妻都热络的很。”明明,他们儿时那般开心快乐。

    看着他,楚璃吻眨了眨眼睛,“我可有可无的哥哥,说这些废话,你不觉得累舌头么?”话落,她举步绕过他,无情的很。

    看着她下楼的身影,长孙于曳若有似无的叹口气,这便是记忆的不公平之处了,明明是他们一同经历过的时光,如今却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走下客栈,钟将军流荷等人已经聚齐了,还有特意来送她的康玉卓,门口还有几十匹马和一辆马车。

    “太子妃,一路顺风。”见着楚璃吻下来,康玉卓便拱手相送,笑眯眯的,看起来心情不错。即便缺少了一根小指,但他如今明显不被影响了。

    “多谢了,还特意跑过来送我。回去帮我向康郡王说一声,新年安康。”看着康玉卓,楚璃吻不禁笑,这康郡王是真的不放心,以至于特意派康玉卓这心思透明的人过来监视。

    “一定。”康玉卓点点头,随后看向二楼的方向,长孙于曳和他的人也正在走下来。

    楚璃吻没再多说,回头看了一眼走下来楼梯的长孙于曳,便举步走出了客栈,身后一众人随行。

    看着门口的车马,楚璃吻倒是没客气,直接上了马车,流荷和李护卫也跟了上来,分别坐在两侧车辕上。待得众人上马,队伍启程。

    速度很快的离开粟城,马儿也奔跑了起来,坐在马车里,只有她一个人,楚璃吻倚靠在那里,姿势懒散。

    缓缓抬起右手,楚璃吻查看着自己的指尖,那个黑色的针眼儿还在那里,而且颜色看起来更黑了。

    用左手摸了摸,针眼儿不疼不痒的,而且好像已经愈合了。但是那黑色却没褪下去,好似已经长在了皮肉之下。

    摸了摸自己的脸,她什么感觉都没有,但是她在今早照过镜子,她的脸的确很白。眼睑有些泛青,在她看来,她这个脸色很吓人。

    闭上眼睛,她决定睡觉,这身体到底如何,待回了盛都再说吧。

    新年马上就要到了,快马加鞭。而钟将军等人显然不能去盛都,所以在中途便分开了。

    李护卫本想跟着楚璃吻,不过,钟将军还是把他带走了。尽管他现在的病情很平稳,不过谁知何时会犯病,跟着楚璃吻去盛都,若是真出了意外,难保不会坏事儿。

    流荷驾车,还是她们两个人,赶往盛都。

    在抵达盛都时,距离新年也只有一天了。

    “紧赶慢赶终于赶上了,直接顺着地道回东宫,我这个太子妃也该正式的‘走马上任’了。”坐在马车里,楚璃吻轻叹,盛都久违了。

    听着外面的喧嚣,还有从半开的车窗里飘进来的空气,这就是盛都,皆是熟悉感。

    流荷驾车,轻车熟路的顺着街巷兜兜转转,然后在一个寻常的小院儿前停了下来。

    “老大,咱们到了。”流荷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下一刻车门就被打开了。

    起身,楚璃吻走出马车,时近傍晚,天色微暗,这平静普通的小院儿看起来也几分萧条。

    从车辕上跳下来,楚璃吻裹紧了身上的披风,这盛都的夜晚还是有些凉的。

    走进小院儿,流荷将马车也带进了小院儿之中,随后两个人进了那很矮的房子,便再也没有出来。

    顺着地道返回东宫,这条路走了无数次了,每次出入东宫,楚璃吻走的都是这条路。

    如今,已半年没有回来了,走在这里,竟然感觉好像很久很久没回来了似得。

    很快的,进入东宫地下的地道,这里依旧还是老样子,而且人更多了。

    楚璃吻的出现,让这地下的明卫都几分意外,“太子妃。”

    “嗯。”应了一声,楚璃吻路过他们,直奔上头。流荷紧紧跟随,尽管这里她也很熟悉,但无论如何,再次回来总是不比往时了。

    顺着暗道回到东宫,出来的地方还是燕离的寝宫,空气中飘着淡淡的薄荷味儿,就如燕离身上的气味儿,是一样的。

    不由的弯起红唇,其实,她还真的很想燕离身上的气味儿,很好闻。

    解开披风,随手扔到一边,楚璃吻走向偏殿,倒是把候在这里的侍女和内侍吓了一跳。

    “太子妃?”似乎没想到楚璃吻会忽然出现,毕竟他们一直都在佯装着太子妃还在这里的假象,每日重复忙碌,做一切平时做的事情。

    “用得着那么惊讶么?太子爷呢。”在那张软榻上坐下来,楚璃吻身子向后舒展开身体,舒坦。

    两个侍女快步过来,一人跪下服侍楚璃吻脱鞋,另一人从衣柜里快速的拿出干净的衣衫来,托着快步过来,准备服侍楚璃吻更衣。

    “回太子妃,殿下一早便进宫了。”侍女回答道。

    脱下靴子,楚璃吻站起身,任她们俩将自己的衣服脱下去,一路奔波,衣服的确是脏了。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她又靠回软榻,看向一旁的流荷,“去看你爹吧,好不容易回来,这几日多陪陪他。”

    流荷倒是几分不放心,她们俩若是在一起的话,不管遇到什么事儿都能商量。

    “去吧,不用担心。”知道她心里想的是什么,楚璃吻笑笑,让她安心。

    点点头,流荷最后看了一眼那两个侍女,然后便快步离开了,她的确是很惦念她爹。

    “最近东宫可有什么新鲜事儿?”看着侍女捧着热茶过来,楚璃吻微微扬眉,另一个侍女便拿起茶盏,然后试喝了一口。

    随后,侍女把茶盏送到楚璃吻手上,她这才接着。

    “回太子妃,东宫风平浪静,没有发生任何的大事。”侍女回答,恭恭敬敬,听起来却又很像机器似得。

    分别看了她们俩一眼,楚璃吻不可置否,这些侍女才聪明呢,不该说的话,一个字儿都不会说。

    “去外面候着吧,我歇歇。”放下茶盏,楚璃吻闭上眼睛,她的确觉得有些累。

    两个侍女退到偏殿门口候着,不发出任何的声音,甚至连呼吸都经过刻意的调整,生怕吵着了休息的人。

    夜幕降临,东宫掌灯,一片明亮,如同白昼。

    晚膳送了上来,两个侍女将晚膳一一摆放好,那香气也引得软榻上的人睁开了眼睛。

    看向餐桌,她深吸口气,“鸡肉莲子汤,参汤。倒是不知,现在东宫的御厨这么喜欢做汤?”起身,楚璃吻走过去,分别看了看那些菜,眉头挑的更高了。这些菜不是她平时爱吃的,不过,倒都是补身易消化的。而且,做的色香味儿俱全,灯火照着,颜色鲜亮,单单是看着就知味道肯定不错。

    “回太子妃,这次做膳食的御厨是太后娘娘新调派过来的,擅做安胎补身膳食。”侍女回答,一字一句。

    楚璃吻缓缓的眯起眼睛,“安胎?”她好像没听错,是安胎。

    侍女微愣,使得手上的动作也一顿,下一刻,她忽然的跪在地上,“奴婢多嘴,请太子妃责罚。”

    “我也没说要责罚你,起来吧,细说说,毕竟我这段时间都不在东宫,所以一些最新的新鲜事儿我也不清楚。”坐下,楚璃吻看着眼前这些汤和菜,做的确实不错。

    侍女几分忐忑,站起身,看了一眼另一个侍女,随后低下头,小声道:“回太子妃,是、、、是金良娣。金良娣有了身孕,太后娘娘,陛下,还有皇后娘娘都十分高兴。不止赏赐了许多奇珍异宝,还把膳房中资历最老,当年为皇后娘娘做安胎膳食的御厨调派了过来,亲自为金良娣做膳食。东宫中的另外两个御厨一位生病休假了,另一位是专门为太子爷做膳食的。下午时,有人回来送了消息,说太子爷不回东宫用膳,那位御厨就回去休息了。”言下之意,为主子做膳食的御厨只有那位从宫里调派过来的,所以楚璃吻的这份晚膳等于是借了金良娣的光。

    坐在那儿听着,楚璃吻面色平淡,她没有任何的表情,就好像根本没听到侍女说的那些话一样。

    侍女说完,一边小心的看了一眼楚璃吻,瞧着她的脸色,不禁更加忐忑。

    “金良娣有了身孕,等于为皇家开枝散叶,的确是好事。太后,陛下,皇后都这般高兴,也在常理当中。不过,我很想知道,金良娣是什么时候有的身孕?这么大的喜事儿,我倒是一直没听说,真是遗憾。”看向侍女,楚璃吻弯着红唇,可是那双眸子看起来却十分渗人。

    侍女咽了咽口水,“回太子妃,是一个月之前。金良娣食欲不振,拜佛时还晕了过去。后来金央大人奉了太子爷的命令过来为金良娣诊脉,原来是金良娣有了身孕,一切不适都是因为害喜。”

    “一个月之前查出来的?也就是说,迄今为止,金良娣肚子里的胎儿已经差不多有三个月了,对吧?”楚璃吻计算了一下,随后道。

    侍女虽是有些踌躇,不过还是点点头,“应该是的。”太具体的时日,她们这些做奴才的又怎么能知道。

    “还真得恭喜太子爷了。”笑笑,楚璃吻站起身,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饭菜,“撤下去吧,我又没怀孕,吃这些安胎的东西,恐怕会飚鼻血。”

    起身,她又回到软榻上靠着,姿势恣意且张扬。她虽是娇柔又清甜,可是如今看着她,怎么也无法让人轻视她。

    两个侍女踌躇了半晌,随后便快速的将饭菜撤了下去。

    饭菜的香味儿经久不散,将这寝宫之中的薄荷味儿都冲淡了。

    闭着眼睛,楚璃吻倚靠在软榻上,呼吸均匀,看起来好像已经睡着了。

    夜深了,寂静的寝宫之中,一个挺拔的身影出现。脚步很轻的走进了偏殿,然后便一眼看到了那个躺在软榻上的小人儿。

    身着血红色的华袍,燕离的脸也显得更加妖异,灯火之中,如此诱人。

    缓步走近软榻,燕离看着那软榻上的人,随后旋身坐下,抬手,缓缓地摸了摸她的脸。瞧她这样子是累了,脸色透着疲乏。

    蓦地,那被他抚摸的人睁开了眼睛。

    眸子瑰异,被冷色浸满,盯着那朝着自己笑的人,真是勾人。

    “明日新年,没想到我的太子妃居然赶回来了。看来,你这心里也并非没有我。”笑看着她,燕离凤眸流光,明显很高兴。

    “是啊,即将新年,太子爷喜事不断。听说,金良娣有了身孕,我还没来得及恭喜太子爷呢。”弯起红唇,楚璃吻轻声道,她的声音不带任何攻击性,软绵绵的,好听的很。

    燕离抚摸她的动作一顿,随后笑,“谁这么多嘴,不想活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