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1、凉(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71、凉(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灯火明亮,也能让她清楚的看到他的脸。他在笑,勾人的很。

    楚璃吻哼了哼,“我忙着呢,没时间生孩子。开枝散叶,别的不说,生孩子倒是急的跟什么似得,你们家是有皇位要继承啊。”

    “说对了,还真有皇位要继承。”燕离轻笑,她回答正确。

    哼了一声,楚璃吻也无话可说。他们燕氏还真是有皇位要继承,所以着急生孩子也在常理之中。这旧社会的规矩的确很复杂,她虽是不喜欢也不了解,但身在此中,总是有些难以适应。

    不过,也幸好眼前这个妖孽与常人不同,他最担心的就是被各方势力所绑,好不容易将那些缠在身上的麻烦都甩掉,倒是不会再惹麻烦上身。

    只不过,如那时林月鸣跟她说的,燕离的压力应该也很大。门阀贵族依旧存在,尽管齐家满门抄斩,但并不代表其他贵族势力不存在。想要维持大卫的平静,就得与这些贵族门阀好好斡旋,平衡各自的利益,才能让大卫平静。

    燕离虽看起来是个性情阴晴不定的人,但想必,他也不会把大卫当做玩物。

    “也幸好金央是金良娣的亲哥哥,不然的话,谁会冒着掉脑袋的风险和你做这场戏。”楚璃吻看着他,一边叹道。

    这宫廷可不比小门小户,但凡犯一点错,都有丢掉性命的危险。

    “宫中已经不止派了一个太医过来了。”燕离告知,事情的确没有那么简单。无论是太后或是皇后,身边皆有信任的太医。东宫的女人有孕,如此重大的事情,又岂能只要金央一人。

    “那我倒是真的佩服你了,做了一场戏,所有的人都得陪着你玩儿。”楚璃吻也算佩服他,为了不重陷势力纠葛之中,真是想尽办法。

    “若不如此,我的太子妃可就要大开杀戒了。为了保命,自是得想尽办法。”燕离轻笑,烛火明亮,他笑得极其诱人。

    “我还不知道你们皇室的规矩嘛,子孙当然是越多越好。子嗣绵延不断,这样才能证明皇室生机勃勃。若是连个儿子都生不出来,也就等同于气数尽了,是凶兆。尽管这个说法挺扯淡,不过我还是对太子爷表示支持。明儿我就去看望金良娣,希望她能保重身体,平平安安的给太子爷生下个一儿半女的。”边说边点头,她这个太子妃极其‘大度’,妻中典范。

    瞧她那样子,燕离笑得无奈,猛地出手,轻而易举的将她抱到自己的身上。

    “这般不信任我,你说我该怎么惩罚你?”若不是他适时的解释,估计还真会遭她‘毒手’。

    “你不是也一样,咱们俩彼此彼此。只不过,我忽然发现谈恋爱这个东西真是让人智商下降,也幸亏你长得好看,若你长得像个猪头,我们俩还在这般争风吃醋,担心对方被抢走,单是想想都够恶心的。”楚璃吻连连摇头,智商下降的厉害。

    “浅薄。”燕离无话可说,她所有的论调都是从脸开始的,长得好看尚且好说,长得丑陋就是原罪。

    “不然呢?这若长得好看,花心也可以自我安慰说是情有可原。但若长得丑还花心,那就是丑人多作怪了。”楚璃吻认为还是有些道理的,尤其她现在智商下降,更觉得有道理。

    燕离无言以对,“我的太子妃说的有道理,全身都是道理。”

    弯起红唇,楚璃吻抬起右手摸了摸他的脸,下巴上的胡渣又冒了出来,而且很扎手。

    抓住她的手,燕离看着她,蓦地将她搂到自己面前,然后歪头吻上她的唇。

    柔软,带着她独有的清甜,轻咬她的唇,随后钻入她的口中。

    湿热纠缠,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燕离更加用力的将她搂在怀中,另一手则环住她的腰用力向下施压,让她清楚的感受他身体的变化。

    楚璃吻单手搂着他的颈项,左臂仍旧不能够随意的抬起,随着他的力量翻身躺在软榻上,他压下来,几乎将她整个人都压在了软榻之中。

    吻落在她的颈项,随着他用力,楚璃吻也不禁觉得有些丝丝疼痛。

    发出不大不小的声音来,像是在抗议,不过她发出的声音对于燕离来说,更像是刻意的刺激。

    咕噜噜。

    响亮的声音从两人之间传出来,然后楚璃吻就笑了。搂着压在她身上之人的脖子,她仰着下颌,一边笑,“我饿了。”

    撤离她胸前,燕离将身体全部的重量压在她身上,脸则靠在她颈间,浓重的呼吸。

    “气的连晚膳都没用?”他问,尽管声音听起来仍旧带着几分攻击性,不过却也在笑。

    以往总是他在生气,如今终于轮到她了。

    “安胎的东西,给你你吃么?我又没怀孕,吃了估计会喷血。”他说话时的热气喷洒在她的脖颈间,炙热又痒痒的。

    “就当提前做准备了。”燕离微微起身,看着身下那眼睛蒙水似得小人儿,蓦地道:“不过你的脸色的确不怎么好,补一补也不妨事。”若是以往,这个时候她的脸会红红的,可现在,还是很白,黑眼圈也很重。

    说起这个,楚璃吻也眸子一动,“被饿的呗。下去,压死我了。”说着,楚璃吻用右手推在他胸口,一个施力,就把他推了起来,自己也坐起了身。

    动手把她散开的衣服拽了拽,燕离又倾身在她额上亲了亲,随后起身离开软榻去传膳。

    看着他挺拔的背影,楚璃吻缓缓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脸。和他亲热,她的确觉得脸发热。以前,在发热的同时脸也会红。可是刚刚燕离说,她的脸色还是发白,看来,那个小小的针眼儿的确给她带来了什么。

    很快的,宵夜便送来了,两人相对而坐,燕离一样一样的吃给她看,不时的将自己咬下一口的食物扔到她碗里。

    他总是这样做,楚璃吻也已经习惯了,吃他扔过来的食物,面不改色。

    “近些日子多声门可又忙碌了?”放下筷子,燕离动手倒茶,一边问道。

    “不知道,我是从粟城过来的。”楚璃吻看了他一眼,说道。

    “粟城?”这件事燕离倒真的不知道,毕竟时近年关他很忙,也没有时时刻刻的查探楚璃吻的动向。更况且,想要调查监视多声门并不容易,所以有时,想要知道她做什么,光明正大一些更好。

    “大概是我的速度太快了,估计过两天康郡王就会送消息过来,告诉你我在粟城的事情。”楚璃吻也放下筷子,接过他递过来的茶杯,然后笑起来,“是楚真,多声门调查到了他的消息,说他在粟城出没,躲在一个宅子里。长孙于曳也在同时查到了这个消息,他也在粟城。于是,我和他再次联手,准备一举歼灭楚真那个老狐狸。”

    “可看你这模样,很显然没有成功。”若是真成功了,她可不会是这个表情。

    “答对了。那还是个陷阱,楚真根本没在那儿。我手底下和长孙于曳手底下都损失了几个人,不过他那些在粟城活动故意引起我们注意的手下都死了,没存活的。当然了,也得益于康郡王的相助,否则事情也不会那么顺利。”楚璃吻解释,她这次倒是很有耐心。

    “你没受伤吧?”盯着她,燕离的视线从她的脸上划过,倒是也明白了为何她会显得如此疲累。

    “没有,我怎么可能会受伤?只不过,离开粟城时距离新年还有五天,我急着赶回来,一路奔波没有休息。哪知,这回了东宫,居然听说了太子爷的大喜事儿,真是让我不知该如何恭喜太子爷了。”又说起这个,楚璃吻倒是笑了。她不在盛都,他做的许多事儿她都不知道,想想真是遗憾。她应该派出几个人常驻盛都,时时刻刻的把燕离所做的事情传递给她。

    “没有把我的头扭下来安在屁股上,我已经很感谢了。”燕离摇摇头,随后又道:“这么说,这楚真又藏起来了?此人的老巢到底在哪儿,还真是个谜。”

    “说的是啊。不过只要他存在于这个地球,总是能找到他。更况且,也不止我自己找他,长孙于曳也在找。”这般双方寻找,总是能找到他。

    “看来,我的太子妃和他的亲哥哥,相处的还不错。”燕离笑看着她,一边叹道,语气听起来也不免几分怪怪的。

    “你这种明里暗里骂人的话少说。”楚璃吻不爱听,站起身,扯了扯身上的衣服,“我要睡觉了,很累。”

    对面,燕离也站起来,走向楚璃吻,一边抬手搂住她的颈项,“走吧,今日好生歇息。明日新年,我的太子妃需陪着我进宫面圣。”说着,他低头看了她一眼,搁置在她颈前的手抬起顺势捏了捏她的脸颊。

    “不知我得怎么表现?是快要死了,还是生龙活虎?”感受他指间的炙热,这温暖的温度让她觉得很是舒服,尽管现在盛都有些冷,不过他在身边很明显不冷了。

    “这般正常就很好,最起码看起来,能够顺利的为我开枝散叶。”搂着她往卧室走,燕离一边低声道。

    “繁殖狂魔。”楚璃吻无言,但也无话可说,这古旧的社会,不管皇室还是普通人家,还真是以生孩子为头等大事。

    燕离轻笑,知道她是不屑,但很明显她为了他,最终还是会妥协。

    回到卧室,脱去外衣,楚璃吻躺在床上,身体舒展开,的确舒服了许多。

    这几日连续赶路,着实是很累,细细算起来,她还真没有为了谁如此拼过。

    琉灯灭了几盏,尽管外面有侍女和内侍在候着,但燕离也并没有使唤他们。

    回到床边坐下,他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人,不由的又笑了,“每晚都是我独自一人睡在这里,如今我的太子妃回来了,倒是像极了做梦。”

    “春梦可以,别是噩梦。”闭着眼睛,楚璃吻弯着红唇,心情也相当不错。

    “我的梦又怎么能告诉你?”躺下,燕离侧身看着她,凤眸流光,比之这卧室的琉灯还要明亮。

    虽是闭着眼睛,但楚璃吻明显能感觉到身边的妖孽在看她。

    “别看着我了,睡了。”侧起身面对他,楚璃吻一直闭着眼睛,灯火之下,她的脸色仍旧有些发白。

    燕离抬手,缓缓的抚摸她的脸,手指在她的脸颊脖颈间停留了一阵儿,然后便滑到了她的肩膀上。

    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轻抚着她的肩膀,看她不动也不理会自己,燕离无声的笑,手继续向下,最后滑到了她的腰间。

    薄被就盖在她腰间,修长的手钻进被子里,几分肆无忌惮,终于惹得楚璃吻不乐意。

    睁开眼睛,她抓住他的手,“再闹我可不客气了。”

    燕离轻笑,又凑近她在她鼻尖上亲了亲,“看来,你真的不理解我有多想你。”声音很低,甚至在楚璃吻听来有几分委屈似得。

    没招儿,楚璃吻笑了一声,握着他的手,显然不再阻止他了。

    燕离看着她,一边握紧她的手,感受到她指尖的温度,他轻轻地扬起眉尾,“你很冷么?”

    “还好。”楚璃吻感受了一下,倒是没觉得自己冷。

    起身,燕离把她的两只手都抓住,分别抚摸了一番她的指尖,果然很凉。

    “林月鸣没有给你驱毒么?”燕离问道,一边倾身掀开被子,然后把她的两条腿抓过来搁置在自己的腿上。抚上她两只细白的脚,果然,脚趾也很凉,和指尖一样。

    “驱毒了,你特意把他送过去驱毒,他又怎么可能不尽心。”楚璃吻看着他的动作,一边回答道。

    “可是,怎么越来越凉?还是说,这盛都的温度太低了。”燕离看着她,微微皱眉,他觉得这不是好事。

    “的确温度很低,和白马城没得比。我真的困了,睡觉吧。”说着,楚璃吻把双腿撤回去,然后动手把燕离扯倒躺下,用脚把被子勾上来,盖在两个人的身上。

    低头,靠在他怀里,闭上了眼睛。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