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3、毒(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73、毒(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护卫进去禀报,不过片刻,一个银白色的身影出现。

    金央还是那个模样,恍若从雪里走出来的一样。本来就怕冷,一看到金央的模样,楚璃吻更觉得冷了。

    拢紧身上的披风,楚璃吻看着走近的人,无声的叹口气。

    “进来吧。”走近,金央的视线在楚璃吻的脸上多停留了片刻,随后侧身示意她进来。

    举步,走进东苑的大门,药材的气味儿似乎更浓郁了,而且伴随着一股糊糊的味道。

    “你在做什么呢?”嗅了嗅,楚璃吻不由得问道。

    “炼药。”金央回答,十分简洁。

    “还真是很忙。不过,按理说这个时候金央大人不是得去东宫看望金良娣么?金良娣怀有身孕,身体又十分不适,不时时照看着,金央大人能放心么?”边走,楚璃吻边说道,语气轻松。

    金央看了一眼走在身边的小人儿,“明明知道真相,就不要再说风凉话了。为了能留住稳住你,太子殿下不可谓想尽了办法。连带着将我也拖下了水,这个时候你应该谢谢我才对。”

    “可是,得利的也是金良娣啊。她日思夜想之事终于能实现,金央大人这个做兄长的不是应该很高兴才对。”弯起红唇,楚璃吻倒是觉得金央这人格外有意思。现在了解了,她倒是不觉得他是神棍了。他是有什么说什么,并非故弄玄虚。

    金央没什么特别的表情,显然他并不苟同金良娣的想法,但也不会横加阻拦。

    走进大厅,除了可以坐着的椅子之外,四周都是直达房顶的架子,上面摆满了各种瓶瓶罐罐,还有一些干枯的不知名草药。

    这大厅的气味儿也和外面不同,这里的药味儿要更浓郁一些。

    金央倒了一杯茶,随后看向楚璃吻,不过她并没有坐着,反而是在观瞧这大厅里的东西。

    缓慢的走,她蓦一时停下仔细观察一下架子上的那些东西,瓶瓶罐罐,也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

    瞧她那悠闲的模样,金央几不可微的摇头,随后转身坐下,“你是来检查我的府邸?还是来找我看病的?”

    闻言,楚璃吻脚下一顿,转身看向他,她扬了扬眉,“不愧是神医,这眼睛还真不是装饰。”说着,她走过来,然后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下。看了一眼两人之间桌子上的茶,她并没有动。

    看着她的脸,金央微微皱眉,“林月鸣去了白马城,他没有为你驱毒么?”

    “驱毒了,他没有懈怠,而且顺序和你那时是一样的。只不过,我倒是真的很好奇,时隔半年多,你见到了我就没有什么想问的?”这金央未免太淡定了。

    淡漠的脸上没任何的表情,他看着楚璃吻的脸,一边道:“那金鼎大还丹定然不是你吃了。”

    “肯定不是我吃了,是得了抑郁症的前朝公主。但很可惜,金鼎大还丹不能治疗抑郁症,所以最后公主还是死了,自杀。但我相信,其他的病症,身体上的病症,金鼎大还丹是管用的。”在楚璃吻看来,这件事应该是金央一直都想知道的。

    “抑郁症?那是什么病?”然而,金央却因为抑郁症这三个字而不得其解,这是什么病,他从未听说过。

    眨眼,楚璃吻叹口气,“是一种心理上的病症,大都因为外界的刺激。据我所知,得了这种病的人会很厌世,觉得活着没有意思,很想死,觉得死了就是解脱。他们会因为想死而采取各种手段,即便很多人随时随地的看守,也挡不住他们求死的**。前朝的这个公主就是这样,吃了金鼎大还丹,但治不了她的心理疾病,最后她自杀成功了。”瞧金央那很想搞明白的样子,楚璃吻组织了一下语言,然后一一告知。

    金央似乎也理解了,“疯病。”

    无言,楚璃吻想了想,然后点头,“差不多吧。”

    金央叹口气,“看来,金鼎大还丹也不是能治所有病的神药。”

    “但凡能治病的都是良药。来吧,金央大人看看我,是不是得了绝症。我希望你手上还能有金鼎大还丹,我若是不行了,赶紧让我吃了。”说着,楚璃吻把手从披风里拿出来,然后放在了桌子上。她心里是忐忑的,尽管在她脸上看不出来。

    金央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随后起身将搁置在门口的药箱拿了过来。

    打开药箱,拿出里面的软枕,垫在楚璃吻的手腕下。

    以两指搭在她脉门间,金央一边看着她,甚至连呼吸都收敛了起来。

    楚璃吻也紧盯着金央的脸,想从他的脸上找到一些蛛丝马迹。只不过,他平时就是那波澜不惊的表情,她还真是什么都看不出来。

    好半晌,金央的表情才有了些变化。他拿起楚璃吻的另外一只手放在软枕上,然后再行切脉。

    他这么一动作,楚璃吻差不多也明白了,那银针上的毒,还真的影响了她。只不过刺破了她的一点皮肤,却仍旧进入了身体之内。

    “正常驱毒的话,为何反而余毒更多了?还有你的温度,很凉。比那时我给你驱毒,还要凉。”金央明显也糊涂了,分别摸了摸她两手的手指,都很凉。

    楚璃吻看着他,一边将自己右手的指头竖起来面对他,“大概是因为这个。”

    看向她的指腹,金央微微皱眉,果然看见了一个小小的黑点。

    抓住她的手指,金央仔细的查看,“这是什么?”

    “有毒的银针,射向我的脸,被我挥开了。还有其他人被这银针戳到了,很快就死了。死时脸色青白,呕血不止。有经验的老大夫查看了,说是见血封喉的毒药,无药可解。”楚璃吻淡定的说着,将所有她知道的信息告诉金央。

    看着她手指上的黑点,金央随手把药箱里的银针拿出来,一边道:“别动,我把它挑开。”

    不动,楚璃吻任他下手。金央的动作很小心,用银针把她指腹上的皮肤挑开,她没任何的感觉。

    成功挑开,放下银针,捏着她的指腹用力,那个黑色的小点儿被挤了出来。

    用纱布将那黑色的小点儿擦下来,金央稍稍仔细的看了一下,然后又闻了闻气味儿,他的眉头皱的更紧了。

    看了看自己的手,楚璃吻又看向金央,“是毒吧。”

    “嗯。”金央点点头,然后起身走向别处。

    在大厅左侧停下,金央动手将架子上方一个偌大的木盒拿了下来。盒子是被锁住的,看得出来里面应该是很重要的东西。

    找出藏起来的钥匙打开盒子,里面是几个颜色各异的瓷瓶。每个瓷瓶都被隔开了,显然不想让它们靠拢,继而被污染。

    楚璃吻坐在那儿看着他,一边淡淡的长舒口气,即便内心里有些忐忑,不过她仍旧表现的很镇定。

    半晌后,金央回来了,手中拿着一个紫红色的瓷瓶。

    “就是这个,千穗汁液。”说着,金央把那瓷瓶放在桌子上,让楚璃吻自己看。

    拿起来,楚璃吻拔下瓶塞,屏住呼吸又眯着眼睛看向瓷瓶里,黑色的液体,没任何的气味儿。

    “真是见血封喉的毒药么?”楚璃吻放下那瓷瓶,然后问道。

    “嗯。”金央点点头,这就是剧毒,但很稀少。

    “那我为什么没死?”楚璃吻挑眉,若真是如此剧毒,她应该早就毒发了才是。

    “我想,是因为你体内的余毒。这银针刺得很巧,刺在了你的指尖上。”金央坐下,然后又抓住了她的手,让她自己看,她的指尖温度极低,就像被冻住了似得,里面的血液也不流动。

    楚璃吻看着自己的手,随后又看向金央,“这是什么意思?是说,我不会死?”

    金央摇头,“不,我反倒觉得情况并不好,你得提前做好准备,这千穗的毒,和你身体里的余毒,貌似已经融在一起了。”

    缓缓眨眼,楚璃吻没什么表情的笑了一声,“你的意思是说,这两种毒在我的身体里认识了,然后有可能形成了新的毒,我也可能随时会挂了?”

    “不,这千穗的量很小。若你身体内本无余毒,这千穗可能会导致你昏迷,不一定致命。但是现在,我认为因为千穗,而将你体内所剩无几的余毒又调动起来。”金央摇摇头,边说边将两指搭在了她的脉门。

    “既然如此,那有没有解毒的法子?”说了这么多,楚璃吻已经觉得自己成了一个毒人了。

    金央看着她,摇头复又点头,“我不确定,但可以试试。”

    “这种情况你也没见过,所以,你现在想拿我做实验当小白鼠么?”楚璃吻皱紧眉头,似乎也因为心里早有准备,倒是没有那么慌乱。

    “若是不试着解毒,我想,接下来你的情况可能会越来越糟。”金央却是不赞同她的说法,他是想救她的命。

    “会怎样?”搁置在桌子上的手握紧,楚璃吻问道。

    金央抓住她的手,手指顺着她的指尖往下滑,最后停在了第二根指节上,“你没发现么,手指的低温已经蔓延至这里了。接下来,会逐渐向下,整只手,手臂,全身。”

    看向自己的手,楚璃吻缓缓的深吸口气,“这种情况你想必从未见过,既然如此,我就做小白鼠了。只不过,这件事只有你我知道,暂时不要外传。”

    “包括太子殿下?”金央看着她,问道。

    “嗯。”楚璃吻点头。

    “好吧。不过,若是我也真的没法子,我想你还是告诉太子殿下为好。”金央并无把握。

    “再说。即便说的话,也是我自己说。”站起身,楚璃吻把自己的两只手握在一起,诚如金央所说,现在已不止指尖发冷,开始向下蔓延了。

    金央没有再言语,从药箱里拿出略粗的银针和一个空的瓷瓶,“把手给我,我需要你的血。”

    把手递给他,楚璃吻微微眯着眸子,面上无表情,心下却波澜起伏。

    晌午,楚璃吻离开了金府,从哪儿进来的,又从哪儿出去。来也翻墙,走也翻墙,对于她这种行径,金央也无话可说。

    快速的返回东宫,顺着地道上去,她脚下一转,便奔着金良娣的寝宫走了过去。

    今儿个新年,东宫也早早的就被洒扫一新。但凡奴才侍从都换上了新衣,看起来干干净净,喜气洋洋的。

    遇到了楚璃吻,除却明卫拱手见礼之外,其余的奴才皆跪在地上,恍若迎接身份最高贵的人。

    没有过多的理会他们,甚至可以说她根本没看到那些人。除却知道自己走的路线是正确的外,她满脑子都是自己中毒的事儿。

    若按金央的说法,低温从她的手指开始蔓延,最后会遍及全身。那个时候,估计她也就被‘冻死’了吧。

    那会是什么感觉她不知道,而且也无法想象。只不过,应该会死的很难看吧。

    若是以前,死的难看也就难看了,反正也没人和她相熟。但是现在,她的身边有燕离,若是真的死的很难看,估摸着会给燕离造成很大的冲击。

    虽说自己也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大美人儿,但也算形象良好。若到时死相惨不忍睹,还不如趁着自己能活动时,自我了结,最起码能好看些。

    可是,让她了结自己?她又心生出一股不甘来,凭什么死?

    致使她中毒的人还活着呢,她若死了,岂不是让楚真如意?

    更况且,还有燕离,想想自己和他正经谈恋爱也不过半年时光,未免太短暂了些。

    想着,她也无意识的停下了脚步。隐藏在披风下的两只手握在一起,她微微施力的两只手互掐,奇怪的是,并没有感觉多疼。

    随着手指变冷,连感觉都不灵敏了,会不会,到时她整个人都会这样?瘫痪么?还真是够难看的。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