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5、陪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75、陪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夜幕降临,东宫明灯燃起,亮如白昼。

    因着新年,洒扫一新,东宫也添了不少配合节日气氛的物品,让人充分的感受到了新年的气息。

    这新年倒是比去年有实感的多,最起码楚璃吻可以肆无忌惮的躺在寝宫的软榻上,享受着她这个身份该享受的。

    糕点甜果子,各种色香味儿俱全的菜品,随着晚膳的时间到了,一样一样的送了进来。

    躺在软榻上,楚璃吻懒洋洋,长发包裹着她的脸,灯火下,使得她的脸看起来也更白了。

    侍女端着甜汤过来,跪在软榻边缘,先试吃,随后才送到楚璃吻的面前。

    看了一眼,楚璃吻动了动手指,“把手炉拿来。”

    侍女微愣,不过动作倒是快,将甜汤放下,便快步的离开了。

    片刻后,侍女回来,手上捧着手炉。

    接过侍女托着送到面前的手炉,十根手指握住,指头很快的感受到了热气。

    她觉得自己的手很凉,那种近乎于麻木的凉,就像那时在深山雪中时的感觉。

    这的确不是什么好事儿,若是接下来她的手脚,全身都变成这样,估计也就离死不远了。

    不知金央研究的如何了,希望他能忽然冒出来说有法子了,即便她心底会存怀疑,但也会配合他。

    握着手炉,楚璃吻靠坐在那儿,盯着一处,连眼睛都忘了眨。

    燕离从外面回来,看到的便是发呆的小人儿。说真的,他还从没见过她发呆呢。

    流光的凤眸在她的脸上转了许久,最后落在了她的手上。看见她手里的手炉,燕离几不可微的挑眉,身子一转,便坐在了她身边。

    抬手,抓住了她的手,手炉很热,但是她的手指很凉。

    回神儿,楚璃吻看向忽然出现在身边的人,她弯起眼睛一笑,“回来了。”

    看着她的脸,燕离也不由得笑,“忽然间的,我怎么发现你这么乖。”好像,变了一个人似得。不再狡黠的让人捉摸不透,乖巧又甜美,让人忍不住的想抱在怀中揉捏一番。

    “不喜欢?”她挑眉,眸子瑰异,又恢复了以往的神态。

    燕离抓紧她的手,“喜欢。只不过,你的手怎么这么凉?以前,只是指尖略有些凉意罢了。”说着,燕离抓着她的手拿起来,他看过去,不由得皱眉,“毫无血色。”

    “只是有些凉罢了。”任他看,楚璃吻一边说道。

    “宣金央来给你瞧瞧,会不会是林月鸣给你驱毒时出现了什么失误?”燕离眸色微变,随着他说话,都能知道若真是林月鸣出了失误,燕离肯定会杀了他。

    “当然不是。我饿了,咱们吃饭吧。什么时辰进宫?这大晚上的进宫去给人下跪,想想还真是有点不乐意。”身子一歪靠在他身上,楚璃吻半闭着眼睛说道,瞧她那模样几许享受,好像很喜欢这样靠在燕离的身上。

    “知道你喜欢占便宜。”搂着她,燕离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

    忍不住眯起眼睛,对于现在的她来说,燕离的体温真的很高。

    低头看着她,像只猫似得,燕离无声的笑。

    晚膳已准备好,偌大的餐桌酒菜齐备,瓜果飘香。虽是只有他们两个人,但往时的新年是什么样,现在仍旧是什么样。

    软榻上,燕离一把将楚璃吻抱起来,随后起身走向餐桌。

    侍女内侍等静立一旁,不发出任何的声音,连呼吸都极其的清浅。

    走到餐桌旁,燕离将楚璃吻放在椅子上,手顺着她的后脊一路摸到她的肩头,然后才坐在主座上。

    看着他,楚璃吻倒是眉眼弯弯,尽管他的外表形同妖孽,但内里纯良。

    “往年新年,应该是很多人一起过的吧?”这往时的新年楚璃吻从没参加过,那时东宫热热闹闹,人满为患,尤其规矩讲究又很多。燕离也正在卧薪尝胆的时期没办法说一不二,单是想想,就很‘开心’。

    “往年的确很吵闹,新年的晚宴,东宫的所有人都会聚在一起。在邀月阁,大摆筵席,歌舞齐备。会一直吵闹到半夜,然后再进宫请安。”燕离倚靠在那儿,姿势恣意,他没有刻意的做什么,可是却分外撩人,尽管他自己未必知道。

    “原来这么热闹?可是,这几年来,我从没参加过。每年的新年,半湖有些冷,湿气漫漫,我就和碧珠躲在房间里。”说起来,那时过得倒是冷清。

    “我怎么听说,林月鸣总是在新年时借着在小太医院守值的机会,前往半湖,与你一同共度新年?”燕离笑看着她,那表情看不出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楚璃吻动了动眸子,“你这人?你每年身边都有那么多的女人陪着,我说什么了。”他倒是会计较。

    “可那时,我无情啊。”燕离似笑非笑的看着她,虽妖异,可却处处渗着斤斤计较,尽管他也不想计较。

    “那你哪知眼睛看见我有情了?”楚璃吻无言,与这个妖孽谈论这些问题,好像永远不会有结果。他总是能忽然间的挑出毛病来,然后扩大化,再攻击她。

    瞧她那不耐的神色,燕离的神情倒是好了些,“所以,我将林月鸣送到白马城,倒是思虑了许久。不过,你的余毒又实在不能再耽搁,可金央又无法离开盛都。你所信之人太少,没办法,只有他是最合适的。”其实,他是不痛快的。

    “多谢太子爷了。”楚璃吻抿嘴笑,垂眸,无意间看到自己的手,她心下不免一沉。

    “用膳吧。”说着,燕离动手,也没用旁边等着伺候的侍女,亲自盛汤。

    看着他手上的动作,楚璃吻缓缓眨眼,“这还是那专门做安胎汤的御厨做的吧?这是给身体虚的金良娣喝的,你一个大男人喝它做什么?”

    “正是因为补,所以我的太子妃多喝一些吧。”他喝了一口汤,然后便把汤碗放在了她面前。

    “谢了。”无声的笑,楚璃吻拿起勺子,低头喝汤。

    两个人,共品这新年晚宴,对于他们俩来说,都是第一次。

    侍女内侍静立在侧,却恍似透明一般。偌大的东宫,这么冷清又安宁的新年,着实不曾有过。

    用过了晚膳,夜色也更浓了。楚璃吻与燕离开始更衣梳洗,准备进宫。

    这是楚璃吻第一次进宫,同时也才明白,这旧社会的规矩不止她想象的那些,其实更复杂。

    见什么人,需要穿什么衣服,讲究特别多。若是穿错了衣服,可不只是丢脸的问题,严重的可能会治罪。

    而从这一点来说,燕离对于她着实是宽容,甚至从来都没计较过这个。哪怕那时他们俩初相识,又互相提防着,他也从未用这个当做可以治她罪的小辫子。

    正统的宫装,一件一件的套在身上。楚璃吻细数了一下,居然多达七八件。

    罩在外面的拖地长裙,华丽且料子硬挺,后摆拖地,异常繁复。

    若不是有把子力气,楚璃吻觉得会被这身宫装压死。

    长发挽起,而且挽的相当有技术性。盘在头上,楚璃吻觉得这发髻都有自己两个头大了。

    挽好,然后开始往上插各种只有太子妃能够佩戴的饰品,步摇,玉簪,它们插在很适合的地方,倒是挺好看的。

    折腾了将近一个时辰,才算完事儿,楚璃吻不由得长吁口气,累死了。

    起身,走出卧室,外面,燕离靠在软榻上已经等了有一会儿了。

    看见楚璃吻出来,他随后就笑了,“我的太子妃,还真是雍容。”

    “雍容没看出来,有钱倒是真的。我若这身走在街上,肯定会引得心怀不轨之人抢劫,不管这头上插得还是身上穿的,拿出去都能卖个好价钱。”走过来,楚璃吻一边抬起肩膀,这样她能舒服些,不然压得很难受。

    燕离起身,一边凤眸含笑的抬手摸了摸她露在外的修长脖颈。他手很热,摸在脖子上很舒服。

    楚璃吻也不由得眯起眼睛,微微歪头,磨蹭他的手。

    她这动作倒是让燕离很高兴,抬起另外一只手抚在她另一侧脖颈,走近一步,低头看着她,“你这个样子,让我很难走出东宫。”

    看向他,楚璃吻抬手环住他的腰,“你体温高,让我觉得很暖和。”

    “原来我只有这个作用。”捧着她的脖颈用力,楚璃吻也随着他的动作踮起脚,他微微低下头,轻松在她唇上吻了下。

    “最起码,在穿着衣服的时候,太子爷只有这个作用。”脱了衣服,就不一定了。

    双手向上,捧住她的脸,燕离大幅度的低头靠近她,轻啄她的鼻尖,又刻意的吐气搔痒,楚璃吻不禁笑,一边向后仰躲避他。

    “爷,该出发进宫了。”

    就在两个人嬉闹时,偏殿门口,玄翼出现。他并非不知看场合,只是时辰到了,不能耽搁。

    那边两个人停下,燕离却仍旧抚着她的脖颈,“走吧。”话落,还发出一声叹息,显然他现在并不想走。

    “嗯。”抓住他的手十指紧扣,充分感受到了他手的热度。

    走出寝宫,豪华的车马就停在那儿。明卫前后护卫,多达二三十人。

    只不过进宫而已,就是这等场面,这宫中的规矩果然是不能小瞧。

    两个人上了马车,队伍便出发了。

    慢悠悠的驶出东宫,随后上了主街。今日新年不宵禁,但街上仍旧没有多少人。倒是节日的气氛浓,很多沿街的商铺都亮着灯火,整条街都红彤彤的。

    没过多久,路上遇到的车马也多了起来,坐在马车里都听得到。而且很明显的,路上遇到的那些马车都认识这东宫的队伍,遇上了自动的避让到了边上。

    靠在燕离的身上,楚璃吻自是也听到了外面的动静,若是在盛都生活,的确得长一双好使的眼睛,不然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你的手怎么还这么凉?”蓦地,一直握着她的手给她取暖的人问道。

    楚璃吻一诧,随后仰头看向他,“我的胸都要露出来了,能不冷么?”

    闻言,燕离的视线向下,正好她仰着头,他的视线畅通无阻。

    这宫装并不暴露,只是能把脖颈露出来而已。可是,这衣服穿在楚璃吻的身上,也不知怎的,竟好像宽松似得。

    燕离微微皱眉,“你瘦了。”这衣服绝对是按照她的尺寸做的,只不过是她还没离开东宫时。如今穿在身上宽松,那么只能证明是她瘦了。

    “可能吧。不过,我往时和你一同出现,都是遮着脸的。这回,你怎么没张罗着把我的脸遮上?”坐上马车楚璃吻才想起这事儿来,倒是差不多知道燕离心中所想。

    “那时是权宜之计。但现在已没这个必要,所以也无需再遮着脸。”说着,燕离的放开她的手,然后朝着她的胸前移了过去。

    就在他的手碰到那布料时,楚璃吻抬手拍了他一巴掌,“好不容易穿上的,别动。”

    “很容易被别人别看,我提一提不行么?”燕离也不满,她长得矮,但凡比她高的,只要稍稍斜视就能看得到。

    楚璃吻哼了哼,然后自己动手把衣服往上扯了扯。她的确是瘦了,不过胸部缩水她很不满,瘦也该瘦别的地方。

    终于,队伍进了宫门。虽看不见,可是从声音就听得出来,因为车轮前行时发出的声音正呈无限回荡之势的萦绕在马车里,可见宫墙之高。

    这是楚璃吻第一次进宫,往时燕离进宫,身边陪着的不是齐良娣就是陈良娣,根本没她的事儿。

    听着那声音,楚璃吻就不禁摇头,电视剧里都说皇宫的高墙是牢笼,如今这般听着,好像还真是那么回事儿。

    “紧张了?”她挺直了脊背,燕离看向她,问道。

    “还不至于。只不过,若是往后生活在这里,我想我会憋死。”简直了,听这声音就觉得闷得慌。

    “有我陪你,怎么会憋闷?不过,若是只有我一人,我也会受不了。所以,我们互相陪伴,倒是长久。”燕离说着,语气也几分凉凉。他儿时都是在曲牙山的别院里度过的,所以这高高的宫墙对于他来说,也如同牢狱。

    听他这话,楚璃吻倒是微愣,互相陪伴,才能长久?

    看了一眼自己的手,她心下不免几分复杂。不告诉燕离自己中毒这事儿,是因为他已经很忙了,这事儿若是能自己解决,也没必要告诉他。

    只是,若金央那里也无能为力的话,她该如何告诉他?

    思虑间,马车停了,燕离搂着她起身,然后将她一并带出了马车。

    走出马车,看到的便是灯火辉煌,一时间晃得楚璃吻的眼睛都有些发花。

    微微眯起眼睛,她稍稍环视了一圈,这是一个专门停放马车的城瓮。不过,即便城瓮四周的宫墙很高,但也挡不住皇宫之中的光辉照射过来,一片明亮。

    燕离带着她走下马车,一旁的地上,已经跪了五六个宫人,五体投地的那种跪。

    楚璃吻看了一眼,便被燕离牵着手带着向前走了。

    走出城瓮,便走进了甬长明亮的宫道。因着新年,宫灯四起,将这宫道也照的没有阴影之地。

    身后,那些宫人步步紧跟,别看走得急,可是脚下绝对不会发出任何的声音来。

    终于,这条长长的宫道走到了尽头,一转,入眼的便是廊桥曲径,华灯照耀,简直美不胜收。

    “臣弟给太子殿下请安了。”蓦地,不远处一行人快步过来。大概是因为见到了燕离,他们步履匆匆。

    其实出了那宫道时,楚璃吻和燕离就看到了他们。只不过他们更有眼力见,瞧见了燕离的影子便撒丫子过来了。

    看着他们,楚璃吻缓缓的眯起眼睛,视线从那个说话的年轻人身上掠过,然后看向跟在他身后的人。

    跟在他身后的是个中年人,穿着朝服,尽管楚璃吻看不懂朝服,但显然这是个大官,不然也不会在这个时候进宫。

    到了近前,那年轻人拱手弯腰,那个穿朝服的中年人则跪在了地上,“臣见过太子殿下,给殿下请安,恭祝殿下新年安康。”

    “九弟和吕大人免礼。”燕离的脸上是挂着笑,只不过语气却稍显冷淡。

    那两个人起身,楚璃吻也再次看清了他们的脸。视线再次从九皇子与那吕大人的脸上掠过,她扯了扯红唇,正巧她心情不佳,这就送上门来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