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6、佩服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76、佩服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对于燕离的太子妃,没见过她的人的确有些许的好奇。

    只不过,楚璃吻没任何的情绪,走在燕离身边,倒像是个木偶似得。若不是她在自己走路,非得认为她是被提线提着前行的。

    朝着觐见陛下的长卫宫,遇见的人反倒也越来越多。楚璃吻也终于见识到了燕氏的其他子弟,各具特色,和燕离倒是没一点相似之处。

    除却这些燕氏子弟外,各种皇亲国戚,各种门阀贵族,在抵达长卫宫时,竟然浩浩荡荡。

    倒是没想到新年这天大半夜的这么多人来请安,做皇帝就是好,大半夜的也有人跑来跪。

    对于楚璃吻的出现,果然有很多人在关注。燕离的太子妃,绝对是个‘传奇’,一直都是听说,鲜少有人见过。而且传言中,她身体虚弱,几乎就是活不成了。

    但谁也没想到,她今天出现了,而且看起来不止身体不虚弱,反倒十分健康的模样。

    不理会那些看她的人,楚璃吻的视线几乎掠过了每个出现的人。

    绝大一部分的人她都知道是谁,即便没有亲眼见过,可是她那时身在燕离的死卫营,周烈在暗卫营。因着这些关系,这盛都大部分的大人物她都知道样貌如何。

    如今亲眼得见,再一一对应,她也就知谁是谁了。

    门阀贵胄,势头已明显不如以前。那时以齐郇为首,他们可是嚣张的紧。

    而如今,齐郇,陈治晟,接连两大门阀倒台,这也让大卫的这些门阀意识到,盛极而衰这个道理。

    长卫宫明亮且肃静,宫人都在远处,没有任何的动静。

    而那长卫宫的高处,有三个人坐在那儿,许是因着灯火,也许是因为他们在高处,所以乍一看,他们好像都在冒着金光。

    楚璃吻很是想观瞧一下那高位上的人,只不过,这宫里是有规矩的,不能抬头直视。

    进入大殿,按照各自的身份,前后左右定要分清,众人站好。下一刻,众人陆续跪地,一些人双膝跪在地上的声音特别的大,楚璃吻听得清楚,很担心膝盖骨会不会被撞碎。

    随着燕离跪地,楚璃吻心中愈发不屑,她还真是从来没这么跪过谁呢。

    而且,坐在高处,看着这么多的人跪自己,想必很爽。

    新年之始,众人请安,势必要说一些吉利话。只不过,很明显这些吉利话大家都是背下来的,而且速度一致,说的尤为响亮。

    可楚璃吻又不知到底该说些什么话,跪在那儿低着头听身后的人在说,她更觉得好笑了。

    吉利话长长的,花费了一番功夫才说完。

    随着众人同时闭嘴,这长卫宫也陷入了寂静。楚璃吻不由得想笑,这空气忽然安静,安静的很是尴尬。

    “众卿起身吧。”蓦地,上头传来了皇帝的声音,和想象中的差不多,有些虚弱。去年这皇帝就总是生病,金央奉命入宫调理,如今听起来,还真是一尊病体。

    站起身,楚璃吻稍稍抬头往上看了一眼,那三个人也同时进入她的视线当中。皇帝样貌一般,苍老,因为两鬓的头发都白了。

    倒是坐在他身边的皇后很美丽,而且和燕离诸多相似之处。虽是年近中年,但不碍她的美貌。

    另一位面带威仪的就是太后了,她是皇帝的生母。

    看了一眼,楚璃吻便低下了头,身边燕离抓住了她的手,然后带着她往旁边走去。

    今晚来请安的人,都会有赏赐。且皇帝也会与众人一同观赏新年烟火,虽是在皇宫中燃放,但几乎整个盛都都能看得到。

    皇帝从高处走下来,燕离反倒带着楚璃吻从侧边的台阶走近了太后与皇后,那两个女人也正在看着他们俩。

    “太后,母后,儿臣携太子妃前来请安。”说着,燕离拉着楚璃吻又跪了下去。

    尽管不乐意,但楚璃吻也随着跪下,下一刻,一双手抓住了她的手臂,轻轻施力,“快起来吧。”

    起身,楚璃吻看向那双手的主人,是燕离的母后。这么近距离的看她,虽说上了些年纪,不过的确很漂亮。

    眼睛透着温柔之色,显然是个性情温和的人。

    而那太后、、、,楚璃吻看过去,碰到的便是一双严厉的眼睛,她正在打量她。

    这种视线对于楚璃吻来说什么都不算,而且她还能反攻。只不过,她不能反攻,对视了一眼便低下了头。

    “太子妃的身体应该已经好了,这金央比不上他父亲,否则太子妃也不会养了这么久才能出门见风。”太后说话,很危险,而且带着一股从上到下的压势。

    “太子妃的确已经好了,太后和母后都可以放心了。”燕离说了一句,然后看了看身边的楚璃吻。不由得笑,他很清楚她现在是什么心情,很不爽,又不得发作。

    蓦地,一个内侍从侧边的台阶上来,附耳在燕离身边说了些什么,便又退了下去。

    “太后,母后,父皇召儿臣过去。太子妃,你在这里陪陪太后和母后,孤很快回来。”燕离看着身边的小人儿,然后抬手摸了摸她的手臂,便转身离开了。

    看着燕离离开的身影,楚璃吻收回视线,便又对上了太后的视线。

    她仍旧以一种打量的眼神儿盯着她,蓦地道:“金良娣身体如何了?”

    “回太后,金良娣仍旧在卧床,身体很虚弱。”回答,楚璃吻斟酌着字句,每说一句话都得先想想是不是这么说,尽管她并不是很在意得罪人,但是麻烦自然是能不惹就不惹。

    太后微微点头,“东宫以往热热闹闹,眼下着实冷清。因为这事儿,哀家与皇帝都与太子说了不下十几次。这太子字里行间皆是为太子妃你的身体着想,不想再增添新人。如今金良娣有了身孕,却一直在保胎。为太子生儿育女,如此荣幸又重要之事,太子妃应当上心才是。皇后,前几日哀家不是交代给你一些世族家中的闺秀,你与太子妃说一说。新年之际,也为东宫增添一些新人。”

    听那太后说开头,楚璃吻就明白她什么意思了,无不就是让燕离再娶媳妇儿罢了。

    皇后明显被压制,尽管她是皇后,号称六宫之主,可显然她并做不了这个主。

    听得太后的吩咐,她便立即应下。而那边,太后随着侍女的搀扶起身,要离开了。

    恭送太后,这边皇后便拉着楚璃吻坐下了。皇后与太后不同,并不咄咄逼人,反倒很是温和。

    “你身体刚好,无需操心这些事儿。太子不是孩童,该如何做,他心里自有打算。倒是那金良娣,需照顾好她才是,好不容易有了子嗣,这段时间陛下与太后倒是再也没有当面与太子提及过这些事情。”皇后的声音很低,更像是在说悄悄话,不宜被外人听到。

    楚璃吻听着她说,一边往下面看,其实这些事情她真的不感兴趣。燕离是个什么样的人她现在很清楚,他不想做的怎么说都没用,若是把他逼急了,谁也讨不到好处。

    她现在更上心这大殿之中的人,视线追逐着目标,她一边眯起眼睛。

    记得那时她和流荷曾讨论过,若是知道自己活不长了,会做些什么。那时她没有太多的同理心,但是现在,她反倒脑子清楚了些。若真的时日无长,她唯一能做的就是杀人了。

    边追逐着目标,边听着皇后说话,这皇宫之中的三个人,她已明白各自抱着什么心态了。

    太后和皇帝是一路,虽看好燕离,却又忍不住的想把他握在手中,用以操控。

    而皇后则不然,她就是站在一个母亲的立场上,没任何的私心,一切都以儿子为主。

    许久过后,燕离终于回来了。似乎知道怎么回事儿,他不由得笑,“母后,回去休息吧。孤也与太子妃回东宫,改日再进宫看望您。”

    “好。”皇后笑着点头,对于自己的儿子,她显然是怎么都好。

    “走吧。”抓着楚璃吻的手,燕离低头看着她说道。

    “嗯。”视线从下面那些人身上收回,楚璃吻随着燕离离开。

    走出长卫宫,天空便传来一声炸响,金色的烟火在天上闪耀,一时间夜幕都成了金色的。

    楚璃吻抬头看了一眼,不由得笑,“还真挺好看的。”

    “所以,女人都喜欢这东西。”燕离倒是不觉得有什么可看的,一瞬即逝,而且很浪费。

    看了他一眼,楚璃吻无言,喜欢什么东西都能和性别扯上关系,没谁了。

    回到城瓮,进入马车,队伍也顺着原路离开皇宫。

    这期间,烟花一直都在燃放,轰隆隆的。

    “刚刚太后和母后都与你说了些什么?”看着靠在自己身上的人,燕离凤眸含笑,其实他差不多都能猜得到。

    “还不是让我张罗支持你娶小老婆。真是没劲,就不能说一些超乎我想象的,一切都在意料之中,没意思。”楚璃吻哼了哼,对于她来说,这是影视剧当中上一代女人对于下一代女人最基本的压迫,没任何的新意。

    听她这么说,燕离几许无奈,抬手抚摸着她的手臂,一边道:“原来,你这么信任孤?知道我不会妥协。”

    “太子爷情比金坚。”楚璃吻夸赞,也不知是真是假。

    无声的笑,燕离倒是也同意她这个说法,“希望太子妃能与我步调一致。”

    楚璃吻点点头,“把你的小心肝儿放在肚子里吧。”反手,她摸了摸他的腿,随后手顺着他的大腿往上游移,虽是隔着布料,但那酥痒却是清晰。

    燕离眸子一动,随后低头看向在自己腿上作乱的手,不由得弯起薄唇,倒是不阻止她。

    扭转身体,楚璃吻看向身后之人,无声的笑,手上动作却没有停止。

    仰脸儿盯着他,楚璃吻脸上的笑几分坏,“还说让你娶媳妇儿生孩子呢,他们却是不知,太子爷至今干干净净,还是个雏儿。”

    “被你‘玷污’过,还算雏儿么?”随着她的手钻进了袍子里,燕离的脸色也不由一变。

    “那这个账怎么算,我也不明白了。管他呢,反正你是我的。”动了动眉头,她手上施力,便听到了布料撕破的声音。

    伸出手臂,燕离将她搂到了怀中,逐渐浓重的呼吸却蓦地一顿,“好凉。”

    仰头看着他,楚璃吻的手也松开了,“真的很凉么?”

    “像冰一样。”燕离抚着她的脊背,面上浮起担忧之色。

    收回手,楚璃吻靠在他怀里,然后搂住了他的腰。

    “我会宣金央过来给你瞧瞧,你这身体里的余毒应该所剩无几了,可如今又怎么这样?实在担忧,你也要配合我听到没?”她这般漫不经心,实在不是她的性子,她不是这么不知惜命的人。

    “好。”楚璃吻点点头,闭着眼睛,仍旧是漫不经心相。

    队伍一路回了东宫,天都已经亮了。

    楚璃吻和燕离回了寝宫,随后他便派人去召金央了。

    把满脑袋的东西卸下来,楚璃吻终于觉得轻松了些,洗漱了一番,回到卧室,燕离靠坐在床边,正在处理刚刚送过来的折子。

    “还真是忙。你先处理着吧,我去偏殿,吃过了东西再回来。”拂了拂长发,楚璃吻说道。

    倚靠床头的人看向她,“不陪我?”

    “算了吧,和你那些折子同床共枕,我会做恶梦。”楚璃吻哼了哼,几分嫌弃。

    “好吧,一会儿处理完了,你就回来陪我。”燕离只得同意。

    楚璃吻没说同意也没说不同意,转身离开,就去了偏殿。

    燕离处理手头上的事儿,一时倒是也忘记了时间。待得全部处理完,太阳已经老高了。

    起身下床,燕离走到偏殿,却不见楚璃吻的影子。

    “太子妃呢?”环视一圈,燕离几不可微的皱眉。

    候在偏殿门口的侍女快步过来,“禀太子爷,太子妃从卧室出来后便离开了。”

    “去哪儿了?”燕离倒是不解,她也没说自己要去做什么。

    侍女摇头,“奴婢不知。”

    “赶紧去找。”燕离旋身坐在软榻上,一边冷声道。

    等着,哪知一个时辰过去了,仍旧没见到楚璃吻的影子。反倒被匆忙宣来的金央来了,一身银白,背着药箱,步履匆匆。

    “太子殿下。”行礼,金央的礼数倒是不会缺。

    看着金央,燕离几不可微的皱眉,“近日太子妃的手很凉,比之以前要凉的多。金央,你可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儿?许是,林月鸣的驱毒有失误。”

    金央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儿,只不过,楚璃吻有嘱托。他原本是有什么说什么的,可是如今,他想了想,不能说。

    “需我瞧一瞧太子妃才行,不能空口断言。”金央说道。

    “坐吧,一会儿她便回来了。”燕离看了看他,随后道。

    虽如此说,可又过去了半个时辰,还是没有楚璃吻的影子。燕离坐不住,起身走出偏殿。

    金央看着燕离离开,不由得摇头,想着这两日的钻研,他感到些许无力。

    “玄翼,可找到太子妃了?”走出寝宫,外面守着的是玄翼。

    “回太子爷,还没找到。太子妃不在金良娣那儿,也不在地宫。”玄翼摇头,也是神了,这东宫人如此多,怎么可能会看不到楚璃吻在何处出入?

    燕离面色不太好,楚璃吻行事从没如此让人捉摸不透过。

    哪知,楚璃吻这一消失便是一日。夜幕降临,东宫掌灯,楚璃吻的身影终于出现在寝宫。

    瞧着那小人儿回来了,燕离若有似无的舒口气,“你去哪儿了?”

    甩着手,楚璃吻走过来,在走到软榻前,她动手把身上的外裙脱了下去,扔到了一边。

    瞧她那动作,燕离不由得皱眉,鼻息间,闻到了一股淡淡的血味儿。

    “你做什么去了?”这血味儿,显然她没做什么好事儿。

    “杀人呗。”走过来,楚璃吻在他身边坐下,身子一歪,便靠在了他身上。

    看着靠在身上的人,燕离抬手摸了摸她的头,“杀谁?”

    “估摸着用不了多久,你就能收到消息了。”楚璃吻闭着眼睛,脸色苍白,隐现疲惫。

    “看来,做的还是大事。算了,先不说这些,金央还在东宫,立即宣他过来。”抓着她的手,真的很凉,好像比今早还要凉。

    “这个时候了居然还在?”睁开眼睛,楚璃吻着实没想到。

    “我没准他回去,他走不出这东宫。”燕离看了一眼偏殿门口,一直候在那儿的内侍便随即离开了。

    楚璃吻长舒口气,“好吧,既然如此,就让他过来吧。”

    摸着她的头,燕离看着她的脸色,“疲累了?你到底去杀谁了?还是在宫中时,发现了些什么。”

    “反正早晚得杀,趁着我现在在盛都,一并宰了。”坐直身体,楚璃吻拂了拂长发,十分无情。

    燕离看着她,不由得摇头,“这些事情,可以慢慢来。”

    “我不想慢慢来,我很着急。看见他们在那儿花枝招展,我心里过不去,非得都杀了才解恨。”楚璃吻看了看他,不由得笑。

    抬手捏住她的脸颊,燕离抬手将她扯进怀中,“你是我的太子妃,这些事情,无需你去做。”

    “我喜欢。心情不好时杀人的话,会让我觉得舒服些。”楚璃吻拥着他,淡淡道。

    轻笑,抚着她后脑的长发,燕离歪头亲了亲她的耳朵。却发觉,她的耳朵也温度极低,和她的手指差不多。

    “金央怎么还没过来?”燕离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事儿。

    “行了,管他呢。先放开我,我想洗洗手去。”说着,楚璃吻起身离开软榻,脚下有些匆忙,似乎想赶紧离开。

    燕离看着她,惊觉不对,起身,还未迈出一步,便看到楚璃吻脚下一软跪在了地上,身体颤抖。

    “你怎么了?”两步奔过去,燕离蹲在地上,一边抬手扶住她的身体。却一眼看到她在呕血,一股凉意浸满头顶,燕离伸手去捂她的嘴,似乎想要止住她呕血。可是,根本没什么用,随着他的手过来,温热的血再次喷到他手上。

    “金央呢?赶紧滚过来!”把她抱起来,燕离大吼,但却带着诸多颤抖。

    “你别害怕,我死不了。”任他抱着,楚璃吻抬手抹掉嘴边的血,吐出来了,倒是舒服了些。

    “你到底怎么了?今日受伤了?还是,因为体内的余毒?你无需说死,即便不死,你这个样子已经吓到我了。看着我,告诉我你现在什么感觉?”用沾血的手把她的脸扳过来对着自己,燕离诸多慌乱。

    “没看出来,我居然还能让你吓着。”楚璃吻面色苍白,看着燕离的眼睛,的确看到了他的慌张。

    他一向伪装,如今却是再也装不下去了。想想,也不禁觉得好笑,这才是燕离。他内心毫无安全感,动了情,不安更是加大,同时又因为这情而有些卑微。

    她很喜欢他这样,最起码,这样才能让她觉得,他比她像个人。不似她,即便感觉自己可能活不成了,稍稍心理建设一番居然就接受了,真是佩服自己。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