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77、不弃(一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77、不弃(一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被强制留在东宫的金央急匆匆赶过来,背着药箱,快步的走进了偏殿。

    进了偏殿,一眼就看到被燕离抱在怀里的人,他眉头一动,也惊觉大事不好。

    穿过跪在地上的侍女和内侍,金央几步走到那两人身边,多看了一眼地上的血,随后朝着楚璃吻伸出了手。

    “殿下,你放松些力气。”抓住了楚璃吻的手,也发觉她通身无力,不由道。

    “看看她到底怎么回事儿?我现在就要答案。”燕离却根本不听金央所说,他只想知道楚璃吻这是怎么回事儿。

    金央看向楚璃吻,她也正在看着他。四目相对,金央很容易就读出她想说什么。

    只不过、、、

    金央再看向燕离,他还从未见过他这般慌张过。

    “殿下,先将太子妃送到床上躺着。这些话,需单独与你说。”这里人太多,金央认为以楚璃吻的脾气,不会想让这些无关紧要的人知道她身体如何。

    一听这话,燕离心下一沉,若是问题不严重,金央也根本无需如此。而他刻意说明,显然问题很大。

    “都退下去吧。”说着,燕离俯身把楚璃吻抱起来,然后快步的返回卧室。

    把她放在床上,燕离动手摸了摸她脸上的血,都已经干涸了。只不过,那血却映衬的她的脸色更加苍白,她眼睑下方青色很重,乍一看就像被谁打了一拳似得。

    躺在那儿,楚璃吻缓缓地深吸一口气,呼吸之间都是血的味道。而且,胸肺间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扯着,随着她平躺下来,更觉难受。

    金央蹲在床边,看了看她的眼睛,随后又执起她的手,试探她的脉搏。

    站在一边,燕离已经没什么耐性可言了,“金央,你有话快说。你们两个一直在互相看传递眼色,是不是有事瞒着我?”他的眼睛不是摆设。楚璃吻对金央的态度他很清楚,一向敬而远之。这会儿居然一直在看金央,显然说明两个人有事隐瞒。

    “小璃不想让殿下你知道她中毒之事,便单独找到我,想让我私下为她解毒。只不过,这两日我钻研了半晌,却没有任何的头绪。我可以帮助你控制毒的蔓延速度,却无法解此毒。”金央说着,尽管语调淡漠,但同时又透着几分无力之感。

    “中毒?”燕离反倒不解,楚璃吻体内有余毒他是知道的。

    “你也解不了,看来,我只能等死了。”楚璃吻动了动眉头,倒是没有太多的意外。她早已给自己做好了心理建设,这会儿真管用了,她可以很平静的接受。

    “我可以再试试。但是,没有太大的把握。”金央看着她,说道。

    “金央,你早知此事为何隐瞒?我看你是活够了。”旁边,燕离动手一把将金央扯了起来,隐呈暴怒之态。

    金央被扯了个踉跄,不过风度犹存,且不慌不乱,“我即便呈禀了殿下,殿下能找出更好的大夫为小璃解毒么?小璃很聪明,知道第一时间来找我。只不过,两种毒相溶,更加麻烦,我也不知该如何化解。但我目前可以保证,能够减缓毒蔓延的速度,为她多争取几日。”

    “几日?”燕离脸色发白,几日?

    金央抓住燕离揪着他的手,“依据她今日吐血之相,最多还有半个月的时间。”

    燕离显然一时间无法接受,看着金央冷静的脸,他缓缓放开他,“滚。”

    转身,他坐在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小人儿,凤眸幽深,却隐隐的在颤抖。一些东西决堤而出,一瞬间压在了他的身上,让他觉得喘气都如此困难。

    “别那么看着我,又不是马上就死了。都说生死有命富贵在天,我现在也信这句话了。”看着他的脸,楚璃吻才发觉心底丝丝痛,初始像崩裂的缝隙中渗出来的水。可随着盯着他的眼睛,那痛楚也越来越大,眨眼间将她罩住,竟让她觉得喘气都如此困难。

    “闭嘴。”燕离不想听她说这些,抬手抚了抚她的额头,下一刻他猛地站起身,然后扯着金央便离开了卧室。

    楚璃吻歪头看着他们离开,不由得叹口气,还真是刺激到他了。

    只不过,她也不想。她那时靠在他怀中时便觉得有些不舒服,后来一股热气不断的往喉咙上涌,她就觉得事情不好。本想避开他,哪知她身体一动,血就抑制不住了,尽数的从嘴里喷了出来。

    她还真是从未吐过血,这是第一次。

    片刻后,两个侍女从外走了进来,端着水盆,捧着干净的毛巾等物品。

    走到床边,两个侍女各自分工,将楚璃吻脸上的血擦干净,然后又轻手轻脚的给她换衣服。

    任凭她们摆弄着,楚璃吻盯着床顶,只觉得手臂和小腿以下都有些麻木了。

    仅仅一日,便蔓延的如此之快,想来和她今天所作的事情分不开干系。

    她今天可没少做事,若是传出去,估计也会被评为杀手界的劳模了。

    对于杀人,她有着独到的优势,这优势是其他人比不了的。

    所以,一些燕离的眼中钉,想要刺杀他们并不容易。尽管他可能早晚会解决,但想必会费些力气。

    但她就不一样了,没有内力,看起来弱不禁风,总是能骗过所有人的眼睛。

    正因为如此,她今日没一刻停歇,可谓是片甲不留。

    尽管因着今日的大动作而加剧了毒素的蔓延,但她仍旧觉得很值。若是到了她不能动的那一日,有心无力,她会更气恼。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楚璃吻躺在床上,侍女又给她盖上了被子。

    随后,另外两个侍女捧着几个精致的手炉过来,分别塞进了被子里,搁置在她的手脚附近。

    “我还没死呢,用不着这样。”瞧着侍女战战兢兢一丝不苟的样子,楚璃吻伸手把一个手炉拿在手里,尽管手上麻木,但触及这温热时,仍旧觉得很舒服。

    “不许再说死,我不会让你死的。”蓦地,略阴沉的声音传来,楚璃吻歪头看过去,是燕离回来了。

    他面无表情,凤眸掺着几许阴鸷,虽然他看起来好像已经在尽力遮掩了。

    “难不成,金央大人在你的威逼利诱之下,做出了违心的承诺?这种承诺可不能信,难保他不会一个气恼,先把我弄死了。”瞧着他,楚璃吻却想笑。他这个样子真的很吓人,他往时都佯装的十分好,即便生气也是在笑。

    “你别管了,总有法子。我对你没有别的要求,不许再说死,也不许求死,听到了么?”在床边坐下,燕离盯着她,狠声道。

    “我怎么会求死?”他这话说的真是让人摸不着头脑。若是能活着,自然活着就好。

    燕离抬手摸了摸她的脸,如今,她的脸都不似之前那般温热。

    “我必会救你,别担心。”俯身,他低头在她额上亲了亲,他唇的炙热更是衬托出她的体温有多凉。

    微微闭上眼睛,楚璃吻没有言语,连一向自视甚高的金央都说没法子,她不信还会有别的法子。而且,若是她最后的死相很难看,那么她倒是觉得还不如早些自我了结。

    很快的,令人震惊的消息在盛都炸开,包括九皇子燕郅,十皇子燕椟在内的十余朝臣皆莫名暴毙。门阀世族一时慌乱,整个盛都也陷入了警戒与惊疑当中。

    民间传说各种各样,那些在同一天毙命的人们死相相同,皆是被人扭断了脖子。据说被发现时,脑袋歪歪的挂在身上,看起来相当慑人。

    鬼怪之说也甚嚣尘上,不少人都说这一切是鬼怪作祟,而原因可能就是他们做了孽事。

    正好在新年刚过这一天,老天大概也在算账。

    这些事情在盛都之内大肆流传,一时之间竟然出了多个版本。百姓们胡乱猜测,而且大部分皆是看热闹不嫌事儿大,添油加醋,不亦乐乎。

    反倒门阀世族开始加强警戒,而且暗地之中派出多股人马开始调查。只不过,很显然的,一时之间根本调查不出来。

    这么多重臣一日间暴毙,朝上自然也乱了,皇上指派刑部必须严肃彻查此事,尽快查出凶手是谁。

    东宫亦是在第一时间就得到了消息,只不过,燕离显然没时间理会这些。

    只是草草的看了一下送来的消息,然后便不再理会。

    东宫小朝廷反倒是掀起了一阵波澜,这死的人,可都是和他们作对的。

    如果不是说老天有眼,那么这事儿就只能是燕离做的了。

    可是,燕离的态度他们今日亦看见了,根据他们对燕离的了解,这事儿八成也不是燕离做的。

    那么,这就是个谜了,这事儿到底是谁干的。

    燕离没有时间理会他们,身在寝宫,几乎一整天都没再出去过。

    卧室的大床上,楚璃吻躺在那里,神思迷糊。她觉得很困乏,身体之中也没多少的力气。而且正是因为这般躺着,反倒使得手脚麻木的感觉更真切了。

    “来,把这汤喝了。”还在迷迷糊糊间,燕离的声音从旁边传来,下一刻,她的头就被扶了起来。

    顺着他的力道靠在他身上,楚璃吻缓缓睁开眼睛,温热的汤到了嘴边,她也顺势喝了下去。

    “这是什么汤?一股怪怪的味道。”喝进肚子里,楚璃吻不由得撇嘴,真难喝。

    “药膳。”燕离说着,一边接着喂她。

    “药膳都弄出来了,你还真是上心。那你可感觉到我的体温回升了?还有,你也别逼迫金央了,他若是有法子,早就说了,还用得着你逼迫他。”楚璃吻喝着,一边说道。

    “这些事就不用你操心了,我定然有法子。你要听话,不管我要你吃什么做什么,都不许反抗。”燕离说着,语气之中是掩饰不住的威胁之意,恍似她若敢反对,就会当即掐死她似得。

    “你若喂我吃屎我也得吃么?”楚璃吻无语,就算让她听话,也得分吃什么吧。

    “我会让你吃屎么?你这脑袋里都想什么呢?”燕离更无语,她的脑回路显然和别人不一样。

    “没准,说不定积攒了太多的怨气,正好趁此时机报复我,反正我也没有反抗之力。”楚璃吻哼了哼,嘴上却一直没停,他喂,她就喝。

    终于,一碗汤喝没了,燕离便把她放下,“困了就睡一觉,一会儿药来了,我便再叫醒你。”

    “真感觉自己是个废人了。”看着他,楚璃吻叹了口气,然后便闭上了眼睛。

    燕离看着她,轻抚着她的头,凤眸却逐渐被忧心和焦虑所代替,他并不平静,尽管他说话时,听起来十分有底气。

    躺在那儿没多久,楚璃吻便迷迷糊糊的睡着了,可不知过去多久,肺腑之中却猛地一痛,她猛地翻身而起,头垂到床边,下一刻温热的血就从她嘴里吐了出来。

    “太子妃。”床边,一直候在那儿的侍女立即奔过来。一个跪在地上扶住楚璃吻的头,另一个抚着她的后背轻拍。

    “我没事。”那口血吐出来,楚璃吻舒服多了,起身重新躺回床上,她抬起自己的手,手背上的血管很是清晰。

    “太子妃,您想喝水么?”侍女站在床边,拿着丝绢轻擦她嘴边的血迹,一边问道。

    “不用。赶紧把那些东西收拾了,不要多嘴。”楚璃吻看了她们一眼,意思明显,不要在燕离面前说。

    侍女应声,然后陆续快速的收拾。

    “太子爷呢?”拿着手炉抱在怀中,楚璃吻才忽然发觉,一直都在卧室里晃荡的燕离不见了踪影。

    “回太子妃,太子爷与金央大人在一起。”侍女回答道。

    “金央还在呢?是不是被太子爷扣住了。”从这个架势上看,若是金央真救不了她,估摸着燕离到时也得把他宰了陪葬。

    “是,金央大人没有离开东宫。”侍女点头。

    “他们在做什么呢?”金央也说没有办法了,即便燕离强逼着他,也根本不会有结果。

    “金央大人在炼药。”侍女想了想,随后道。

    楚璃吻微微摇头,一边动了动自己的手指,现在她的手指好像已经不是很听使唤了。

    依旧昏昏沉沉,再次睁开眼,是燕离在喂她吃药。

    几颗药丸,还有一碗黑乎乎的汤药,喝进嘴里,她的肠胃都麻痹了。

    “什么时辰了?”喝着,楚璃吻皱着脸,一边问道。

    “初四。”燕离回答,声音透着几分疲惫。

    “都过糊涂了,原来已经初四了。”楚璃吻倒是不知,自己这一觉居然睡了这么久。

    抱着她,燕离一边给她喂药,在他的视线当中,她的脸色不止非常差,而且,看起来一些表情都已经不能做了。

    只不过,她自己兴许并不知道。不知道也好,免得她心下难过。

    “想不想出去转转?见一见阳光,今日的阳光很好。”放下药碗,燕离问道。

    “没什么可看的,我已经不稀罕了。”阳光什么的,她已经看够了。

    燕离笑笑,抚着她的头发,像是在摸小狗。

    “那就不看。若是困了,就继续睡觉。”燕离歪头看着她,一边轻声道。

    “你这语气,在我听来,我感觉自己活不长了。而且,我的感觉的确很不好,这手脚,已经不太听我的使唤了。”谁也没想到,这毒蔓延的速度会这么快,好像她只是睡了一觉,就变成了这样。

    “不听使唤便不听,你想去哪儿,我抱着你就行。”燕离的声音依旧很轻,抚着她的长发,他一边低头,在她的额上亲了亲。

    “真好听。”笑了一声,楚璃吻靠着他,感觉他真的很热,就好像发烧了似得。

    “发自内心。”燕离也轻笑,他说的是真的。

    不再搭理他,楚璃吻闭上眼睛,再次昏昏欲睡。身体不好使,脑子也不清醒了。

    迷迷糊糊间,只是感觉燕离在抱着她,因为他身上很热,所以靠在他身上十分舒服。

    这一次,楚璃吻也不清楚自己昏睡了多久,反正迷迷糊糊间感觉燕离在喂她吃东西,她顺从的吃,但是期间好像吐过几次,不过她并不清楚,因为头脑实在昏沉。

    终于,她再次睁开了眼睛,却惊觉自己不在卧室,反而晃晃悠悠,这是马车?

    “醒了?把药吃了。”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下一刻一只手就到了她的嘴边,然后几颗药塞进了她的嘴里。

    苦涩传来,楚璃吻眸子一转看向他,自己是躺在他的腿上的。

    “怎么在马车里?燕离,你要把我带到哪儿去?”把药咽下去,楚璃吻问道。

    “当然是带你去解毒治病了。”燕离弯起薄唇,虽是笑容依旧,但他面上却一片疲态,下巴上还有胡渣。

    “治病?金央就是大卫最好的大夫。他都治不了,还有谁能治。”楚璃吻不解,燕离是又找到了哪个神医么?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