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89、一手带大(二更)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89、一手带大(二更)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随着楚璃吻被册封,那东宫里的另外一个女人自然也被册封了。

    金良娣,被册封为妃。不过,她身体不适,必须卧床休息,所以眼下还在东宫中休养。

    如今的皇帝,身边只有两个女人,似乎迄今为止,这还是头一个。

    纵观史上所有即位的帝王,无不是妻儿成群,而如今的皇帝,至今无子嗣。

    若是以前,这定然会成为一个话题,各种猜测也会层出不穷。

    但是如今,这个话题也只会在暗处说说,摆放到明面上,并无人有这个胆子。

    很显然的,现今的门阀贵族之中,绝大部分人都知道那个妖后。

    妖后,仅仅几日的时间,已在门阀之间‘声名鹊起’了。这是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妖,而且无所不用其极,什么阴狠下作的事情都做得出来。

    似乎,这个妖后手上还掌握着一股什么势力,藏得极深,让人防不胜防。

    即便有心与之对抗,却是没有十足的把握,所以,也都不敢轻易动手。

    而那个妖后,此时就在深宫之中,享受着她这个身份可以享受的,不过几天的时间,她就觉得自己的身上多了几斤肉。

    再这么下去,她觉得自己迟早会变成猪。

    这几天,朝上已经没有那么繁忙了,丞相和御史大夫承担了大部分的事宜,只有最主要的才会送到燕离这儿来。

    而他,也终于可以在晚上回到卫露宫休息了。

    只不过,他晚上回来睡也不是什么好事儿,因为总有一半儿的时间没功夫睡觉,都是在‘折腾’。

    楚璃吻终于知道什么叫做刚出笼的猛虎了,燕离就是,看他累死累活的,却乐此不疲。

    躺在贵妃榻上,楚璃吻几分昏昏然,尽管她也不是缺觉就会困乏的人。但天天如此,她也总是觉得有些疲累。

    尤其躺在这儿无事可做,发呆发一会儿,就困了。

    闭上眼睛,她把毯子拿过来盖在身上,准备睡觉。

    迷迷糊糊的,刚欲睡过去,便听到宫女的声音,眉头一动,睡意被赶走了。

    宫女跪了一地,身着素色华袍的挺拔身影从外走进来,便直接朝着那贵妃榻上的人走过去。

    俯身,他单手捏住小人儿的脸蛋儿,然后在她唇上啄了一下,“祖宗,还睡啊。”

    “我在养膘呢。吃了睡睡了吃,也好挨得过你夜里的折磨。”睁开眼睛,楚璃吻看着近在眼前的人,真是春风满面。这做了皇帝就是不一样,感觉整个人都扬眉吐气了的样子。一副天上地下,唯我独尊的模样。

    轻笑,燕离的声音极其好听,像是掺着蜜,让听着的人也不由觉得醉了。

    “这会儿倒是说我折磨你了,快乐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么说的。小祖宗,说谎可不是好习惯。”捏着她的下颌,燕离复又低头在她唇上咬了一口,呼吸之间发出哼声,性感的很。

    “都说,男人在床上说的话不能信。其实,女人也一样,床上说的都是假的。”搂住他的颈项,随着他的力气她坐起身体,一边把长发归顺好。不出这宫门,她就这样,不挽发髻,那些每日都等着给她挽发的宫女也无可奈何。

    “那看来,我被骗了。夸我的那些话也是假的,看来我还得再努力一些才是。”燕离抱着她的身体,然后一边坐下,她也顺势歪在了他怀中。

    “成成成,我说错了。你很好,哪儿都好。器大,活儿好,我很满意。看看我,这眉眼间是不是写着纵欲过度?求你了,你已经很好了,不用再努力了。”看着他,楚璃吻这是真心话。她觉得这妖孽应该是有什么癖好,对那些事儿有着格外的执着。不过也兴许是因为他初初开苞,所以比较兴奋?可是,她也是第一次啊,为什么就没他那么兴奋。

    看来,这男女身体是有差异的。

    薄唇微抿,燕离摸着她的眼睛,“这话还中听。”

    “就喜欢听我夸你,这好词儿我也差不多都用没了。再想听好话,我得再想想才行。对了,看你最近这么闲,想来事情也没那么多了。我是不是也可以去办自己的事儿去了,陛下?”长孙于曳可是派人千里迢迢送来了贺礼,同时还有一封信。十分大张旗鼓的夹在那些贺礼之中,是给楚璃吻的。

    他仍旧很着急的想去墨崖山,因为楚真现在下落不明,难保他也不是在觊觎着那宝藏。他们俩是晁氏仅存的血脉,只有他们俩能进去,所以慢不如快,赶紧动手为好。

    “你若走了,只留我一人在这深宫之中,你舍得么?”捏着她脸上的肉,这几天先下来,她果然是胖了些。

    “不舍得。那怎么办,我把你拴在我的裤腰带上,走到哪儿都带着,如何?”手摸着他的胸膛,手感十分好。

    “也好,就怕你的腰带没有那么长。”燕离乐了,她若是把这他拴在自己的腰带上,指不定又换来什么称号呢,

    “少说那些废话。我快去快回,尽快的查清那墨崖山下到底有什么宝藏。我这心里诸多怀疑,愈发觉得宝藏之说是以讹传讹。若是真的没有宝藏,倒是也清净了,免得长孙于曳总是惦记着。”要是真有宝藏,他们俩还真得一顿好打。

    “既然真的很焦急,那么你先行启程。我准备一下,便去找你。真有宝藏的话,朕得将大军调过去才行,免得宝藏被人抢走了。”想了想,燕离点头,答应了。

    “好,那就这么说定了。我这便去找媚儿,让她准备一下,明天我们便启程。”说着,楚璃吻直起身体,打算离开。

    哪知燕离并不松手,并且一个用力又将她抱了回来,“明日就走,你今日应该做些什么?”

    看着他,楚璃吻不由得撇嘴,“瞧你那小眼神儿,成,我知道我要做什么了。反正我也吃饱了喝足了,你尽情折磨吧。”

    “真的?”燕离扬起入鬓的眉,眸子都亮了。

    “嗯。”耳朵发热,楚璃吻抓着他的衣襟,一边回应道。

    无声的笑,燕离一把将她抱起来,“都退下吧。”

    宫中宫女尽数退下,眨眼间,这偌大的宫殿之中仅剩他们二人。

    抱着她,燕离脚下一转,直奔卧房。

    翌日,太阳升起老高,楚璃吻才从床上爬下来。

    脚下几分虚浮,除了毒发那段时间,她还从未这样过。

    而劳作了一夜的人反而已经起床了,并且沐浴了一番,眼下正在她面前穿衣服。

    把衣服一件一件的穿上,楚璃吻将长发绑的十分简单,换上男装,让自己看起来像个男人。

    只不过,她明显丰腴了许多,这身男装穿在身上好似也几分别扭。

    站在穿衣镜前,尽管镜子的清晰度不是那么好,可仍旧看得出来。

    侧过身体,她看着自己,瞬间了然是怎么回事儿,她胸变大了。

    真是无厘头,这胸居然还带后天生长的?

    “欣赏自己呢?脸色尚好,今日上路便坐车前行吧,在路上休息。不要着急赶路,等我。”走过来,燕离看着她,一边笑道。

    “知道了,你昨晚已经说过很多次了。你,看看我,这儿是不是变大了?”说着,她指了指自己的胸,让他看。

    视线下滑,燕离抬手,却在半途被楚璃吻拍了一巴掌。

    “让你看,上什么手啊?”说着,她又挺起胸膛,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就是变大了。

    “是我一手带大的,缘何摸不得了?”燕离看了一眼,然后把她抱入怀中背对着自己,手抚上她的胸前,收紧。

    一听这话,楚璃吻就乐了,“说的真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那就什么都别说了。”低头亲吻她的脸颊,燕离收紧手臂,将她紧紧地扣在怀中。

    “太晚了,你若再不让我走,估计今日就走不了了。”歪头,楚璃吻一边抓住他的手,微微施力就从他怀里转了出来。

    “走吧,我尽快追上你。”捧着她的脸,燕离微微颌首,若是不答应她,显然她不会罢休。把她困在这宫中,其实他已经觉得很亏待她了。若是还阻止她,那么,想来她总有一天会厌烦的。

    “好。”抱紧他的腰,楚璃吻踮脚在他下巴上亲了一口,然后便转身离开了。

    召集人马,于晌午之时,迅速的离开了盛都。

    这一次,随她一同离开的人很多,她自己的人,还有一大票明卫和死卫。

    尽管是秘密出行,可是这也明显声势浩大。

    坐在马车里,楚璃吻倚靠着松软的软枕,几分昏昏欲睡。

    这次出行,楚璃吻的希望和失望是五五分。不似之前,她深信墨崖山地下有宝藏。现在,她肚子里的怀疑要更多一些。

    队伍西行,楚璃吻在马车上休息了两天,也不再感到疲乏了。弃了马车,改换骑马,队伍速度加快,直奔墨崖山。

    终于,在第七天时,快马加鞭的队伍,终于抵达了墨崖山下。

    墨崖山巍峨而险峻,想要深入深处,势必需要很多时间。

    不过,有捷径就不一样了,很快就能抵达。

    可是,长孙于曳并不知那捷径,而且他无法光明正大的进山,因为山中有守军。

    思量了一番,楚璃吻决定带着长孙于曳从捷径入山,不管有没有宝藏,之后那条捷径都得毁了。

    着死卫去寻长孙于曳,楚璃吻则在原地等候。

    队伍停在山中,车马等一律归整一处。

    将长发重新捆绑了一下,楚璃吻深吸口气,这山间的空气还真是新鲜。

    举起双手,抻直腰背,后腰处发出清脆的响声。

    动作戛然而止,楚璃吻不由得暗暗骂了一句脏话,都是燕离这妖孽做的好事。尽管这么多天过去了,可他的影响力依然存在,她的腰好像已经错位了,不知老了会不会得腰间盘突出。

    要是真得病了,她就先把燕离这妖孽掐死。

    “老大,喝水。”流荷走过来,把水壶递给她,然后看了一眼她的后腰。

    放下手,接过来,楚璃吻深吸口气,“这般比较之下,山中的空气果然好闻。皇宫固然华丽,但终究是个牢笼。若不是因为燕离,那里我真的一刻也待不下去。”

    “可老大若是不在那里,陛下一个人会很孤单的。”他又不纳妃,那皇宫如此大,又没有人,孤家寡人不过如此。

    “懂得还不少。”喝了一口水,楚璃吻轻笑。随后道:“接触过这么多人,可有相中的?我倒是建议你找个工作相对安全的,这样也避免到时会做寡妇。”

    “老大,怎么说这个了?其实,我想找一个能一心一意对待我的人,就像陛下那样。只不过,这样的男人太难寻了,恐怕找不到了。”摇头,流荷不由得轻叹,不知她有没有这个好命。

    “那也未必,缘分来了,挡也挡不住。”她就从未想过会和燕离会走到这个地步,那时互相充满了猜忌,哪里会想到有今天。

    “希望我的会是良缘,不是孽缘。”流荷想了想,她也只有这点期盼了。

    太阳偏西,另一队人马也终于进入了山中。

    坐在火堆旁,楚璃吻一条腿甚至一条腿曲起,动作大而化之,却有着一股异样的张狂。

    看着那队人马下马,其中一个人走过来,她不由得眯起眼睛,这般瞧着,她忽然发现,她和长孙于曳真的有点像。

    “小仙女。”走过来,长孙于曳便笑了,他穿着一身白衫,看起来毫无攻击力,笑得温和又良善。

    “我可有可无的哥哥。”楚璃吻回应,语调随便。

    听她说话,长孙于曳轻笑,“得道一句恭喜才是,皇后娘娘。”

    “别客气。等你那西朝的爹死了,你也能做皇帝了。到时,我还得唤你一声陛下呢。别客气,都是场面上的人,说什么客套话。”扬起下颌,楚璃吻的话夹枪带棒的。

    在她身边坐下,长孙于曳看了看她的脸,“将近两个多越未见,小仙女可是丰腴了不少。”她的脸,明显圆润了。

    “吃好喝好,生活滋润。险些死了,捡回一条命,当然怎么好怎么来。我可有可无的哥哥,这些你也要知道么?”看着他,楚璃吻刻意的睁大眼睛,那模样几分怪异。

    “只不过是关心罢了,别这么强的敌意。到时进了地道,若是真的有危险,咱们可还是要互相帮助的。”说着,长孙于曳把他身上的半块玉佩拿了出来。

    看着他手里的玉佩,楚璃吻几不可微的眯起眼睛,她真的很想给抢过来。

    看了片刻,她反手,从脖颈上拽出一根线来,线上,缀着那半块玉佩。

    这两个半块的玉佩,材质相同,纹路虽诡异却有些相似。

    长孙于曳拿着那半块玉佩凑近她,最后,和她那半块玉佩合在了一起,果然是同一个。

    “钥匙也在,咱们两个人也在,开启墨崖山下的宝藏轻而易举。只不过有言在先,若真有宝藏,你可得管好自己的手。否则,我说不准会做出些什么来。”收回自己的玉佩,重新放回衣服里,楚璃吻一边道。

    “不管怎么说,咱们血脉相连。小仙女却总是这般咄咄逼人,实在让人伤心。”长孙于曳也收回玉佩,一边叹道。

    “少假惺惺,你不就是想得到宝藏么。但是从我手里头抢,可不好抢,你得做足了心理准备。别看你带了这么多的人来,这山里,可是有军队的。”楚璃吻的奉劝带着威胁。

    长孙于曳却只是笑,“守财奴。”

    哼了一声,楚璃吻随便他怎么说。

    “你刚刚说,险些死了。发生了什么?”看着她,长孙于曳不禁问道。

    “当时在粟城,我也中招了。只不过,我发作的要慢一些。回到大卫的盛都之后,才开始发作。以为没有救了,在等死的时候,却忽然又活了。”说起这些,她就不由得想起燕离那妖孽来。他那时想尽了办法要她活,流荷和她说了很多,她也知道了,燕离那时几近疯了。

    “没想到,你那时也被毒针刺到了。”长孙于曳微微皱眉。

    “是啊,我命很大吧?所以,死过一次的人都很变态的,你最好小心些。管住自己的手脚,才能长命。”扬了扬下颌,楚璃吻又是警告。

    长孙于曳看着她,随后却笑了,“明白了,小仙女说的很有道理。”

    哼了一声,楚璃吻身子向后靠在树干上,把另外一条腿伸直,她长舒口气,“我前段时间看到了一本古书,上面说,晁氏有一段荒唐又神秘的过往。但凡晁氏血脉,都死的神秘又奇怪。我们的身上也流着晁氏的血,你说,这会是真的么?”

    “我也听说过,晁氏后期所有的族人都因恶疾而死。而这恶疾是什么,没人知道。”长孙于曳的声音变冷,这些事情,他是知道的。

    “恶疾?听起来,还真是恐怖。”楚璃吻垂下眼帘,不知那恶疾究竟是什么。

    “所以,墨崖山的宫殿中,到底还有些什么?我们可以一同去寻找,说不定就找到了。”长孙于曳提议道。

    “再说。”楚璃吻笑了一声,看他们合作是否愉快吧。若是愉快,接下来还可以再合作。若是不愉快,那说不定到时就得阴阳相隔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