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3、夫妻合谋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93、夫妻合谋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燕离扬起入鬓的眉,一边伸手把她拉起来,“还有你看见他没看见的?莫不是,长孙于曳的眼睛是瞎了。”

    任他揽着自己,楚璃吻哼了哼,“那是。有我这不嫌脏不嫌臭的精神,什么新大陆发现不了?待得长孙于曳离开了,我就下去,再仔细的查看一下。”

    看着她,燕离也不由得笑,“如此说来,这宝藏是隐藏起来的。”两个人都下去了,又开启了门,却有一个人看见宝藏,另一个人没看见。

    “说对了,还真隐藏起来了。那地底下,弯弯绕绕曲曲折折,费了好大的力气把那黑龙腾飞的大石门打开,结果看到的是一堆棺材。”抱着他的腰,楚璃吻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那你们是从哪儿上来的?”他自来到这里,可是就在那下面等着来着。

    “有暗道。你想看看么?不过,我觉得还是待长孙于曳离开后咱们再看,兴许,这条密道你也可以下去,咱们试试。”长孙于曳在这儿她不能轻举妄动,否则会被他发现的。

    “也好。这里,之前是谁住在这儿?”抱着她,燕离环顾了一圈,这里的环境显然不太合他的心意。

    “长公主和楚真那时就在这里生活。旁边有个侧室你应该也看见了,那里面有两张小床,我和长孙于曳幼时就在那里。”仰头看着他,楚璃吻一边说道。

    闻言,燕离几不可微的皱眉,如今看来,这环境更不好了。

    “那还是去你的玉璃宫吧,到了公主殿下的地盘,公主殿下不是更应该确保我吃好住好?”说着,燕离揽着她往门外走。

    往门外走,燕离看了一眼旁边的侧室,“你和长孙于曳儿时住在一个房间?如此多的宫殿,还放不下你们两个了。”

    “这你也不乐意?那时的事儿谁也不记得了,哪还知道我们俩是怎么睡的。”顺着他的力道下楼梯,楚璃吻一边说道。

    “听着就觉得不对劲儿,男女有别,自然不能同睡。”燕离挟着她,一边义正言辞道。

    “你和我也男女有别,和我这般拉拉扯扯,就不怕别人说你?”他说的话是要求别人的,而不是自己。

    “那能一样么?我是你丈夫,这是我本就应该行使的权益。”说着,收紧手臂,楚璃吻也不由得歪着身子,一副踉踉跄跄的模样。

    走下楼,便瞧见了宫殿门口处的流荷等人,他们是随着燕离一同上来的,只不过在走到门口时便停下了,因为燕离没有命他们进来。

    瞧见楚璃吻完好无损,流荷也不由得松口气,那长孙于曳一人独自出现,着实把他们吓了一跳,还以为他暗算了楚璃吻呢。

    “都歇着吧,这一天一夜一直都在下面守着吧?我也累了,这就回玉璃宫休息。对了,长孙于曳人呢?”挣脱燕离的手臂,楚璃吻直起身体,边说话边招手将流荷叫了过来。

    “徐老先生和文老先生与长孙于曳在一起,看样子,他们好像有话想跟长孙于曳说。”流荷走到楚璃吻身边,一边说道。

    “还是得盯着他,没有收获,想来他很快就会离开的。”楚璃吻也转身面对她,随着说话,一边动手把藏在衣服里的那包药丸塞到流荷的手里。

    她这般神秘,流荷自然立时就懂了。接过来,然后塞进自己的衣服里,一切动作行云流水,没让人察觉分毫。

    弯起红唇,楚璃吻转过身去,看向燕离,他也的确没察觉到她和流荷的小动作。

    “走吧。”歪头,随后举步,朝着宫殿外走去。

    这里距离玉璃宫也不算远,走两道铁索桥就到了。

    踏上铁索桥,虽是摇晃,但根本不碍行路。

    一行人朝着玉璃宫走过去,也根本没管长孙于曳那边到底在做什么。

    这玉璃宫仍旧和以前一样,侍女时常的打扫,不落一点灰尘。

    到了这里,燕离明显觉得舒服了许多,在那张软榻上坐下,他舒展开身体,蓦地笑道:“这宝藏,弄了半天是晁氏已故的那些祖辈,这算什么宝藏。”

    “哼,别瞧不起那些尸体行么,能掩藏住真正的宝贝,还多亏了他们。只不过那么多的棺材,乍一看的确是有些瘆人。即便是真有外人闯进去,也得被吓住,哪有功夫去找宝藏了。”其实,在楚璃吻看来,所谓宝藏并非指的是真金白银,而是那延续血脉的药。

    真金白银都是死物,对于这封建社会的人来说,传宗接代才是正途,第一件事。

    看着燕离,楚璃吻虽然很想把这件事儿说给他听,可是又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过来。”朝她伸手,燕离笑得诱人。这世上,怕是再也没谁能笑得比他好看勾人了。

    也不禁抿嘴,楚璃吻走过去,一边抓住他的手,然后顺着他的力道直接坐在了他的腿上。

    拥住她,燕离盯着她看,眸色缓缓变深,“想我了么?”

    “嗯,做春梦的时候都是你。”点头,楚璃吻承认,的确想他了。

    燕离无声的笑,一手抚在她的脸颊旁,“真乖。”

    眯着眼睛,楚璃吻身子一挪,便正面跨坐在了他的腿上,“夸一句就没了?”

    她如此,燕离十分满意,“看来,真的想我了。”笑着说完,他猛地起身,托抱着怀中的人,便举步朝着楼上走去。

    天色逐渐暗下来,晚饭也随之送到了玉璃宫。

    侍女们不敢发出太大的声响,将扣着罩子的盘子一一摆放在餐桌上,然后又悄无声息的退下了。

    楼上,的确十分安静。大床的纱幔垂坠下来,遮挡住了里面的风景。

    床上,楚璃吻在睡觉,闭着眼睛,倚靠着燕离,被子盖在她的胸口处,她睡得很是深沉。

    旁边,燕离单手搂着她,感受着她呼吸之时的气息吹打在身上,是温热的。不似她以前,不止体温低,连呼吸的气息都是凉的。

    楼下侍女来送饭他自然听到了,只不过很显然,身边这个小人儿是不会用晚饭的了。

    半晌后,他缓缓的抽出手臂,因着他动,楚璃吻也有所感觉。翻转过身体,背对着他,又揪着被子,继续睡。

    瞧她那样子,燕离也不由得笑,还真是累着了,这般挪动她都没有醒来的迹象,要知道她以前的警惕性可是超强,只要有人在门口,她机会立即睁开眼睛且呈战斗姿态。

    起身,燕离穿上衣服,最后又看了一眼那个小人儿,确定她不会醒过来,他便转身下楼了。

    她可能是太疲累了,但是他很饿。

    这一觉,楚璃吻睡了很久,纯粹的自然醒。当然了,可能是睡了太久,以至于睁开眼睛后觉得脑子有些发晕。

    但是她以前向来不会这样,但凡睁开眼,脑子必然已清醒。

    一只手在她的头上轻抚,动作很轻,就像是在抚摸什么宠物似得。

    “饿不饿?”好听又熟悉的声音传来,楚璃吻不由得眯起眼睛,每天醒来都能听到这声音,真的让人很是舒坦。

    “还好。天亮了,不知道长孙于曳有没有滚蛋?”说着,楚璃吻坐起身。随着她坐起来,白皙的后背上,青青紫紫的痕迹也进入视线当中。

    看着她的裸背,燕离不由得弯起如血的薄唇,“应该走了吧。大军在墨崖山,他不会多待的。”太危险了,对于警觉的‘动物’的来说,面对这种情况一定要尽快逃离才是。

    “那太好了,今天我就能带你去瞧瞧了。虽说你可能不会喜欢,但是你得去看看,这晁氏,真的很有意思。”说着,楚璃吻一边翻身而起,打算下床穿衣服。

    在她打算从他身上翻过去的时候,燕离蓦地起身,一把将光裸的人抱住,“可以晚一些再去瞧。”

    反手抱住他的脖子,他亦光着上身,肌肤相贴,十分炙热。

    忍不住的深吸一口气,楚璃吻收紧双臂,“你好热啊。”

    低头,燕离轻吻她的肩膀,手臂,他好像根本没听到她在说话。

    被他亲吻的痒痒的,楚璃吻不禁笑,一边直起身体,“痒死了。我饿了,我在那下面一天一夜,回来后又被你折磨,这期间我居然一口水都没喝。陛下,说真的,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这属于虐待。”

    “昨晚下人把饭菜送来,我叫你,可是你睡得像小猪似得,怎么也叫不醒。所以,我就自己下去用膳了。”燕离说的理直气壮,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儿。

    “我怎么没听到你叫我?”楚璃吻才不信呢,燕离要是叫她,她肯定会醒过来。

    “可能是你太累了。”燕离如是道。

    朝他翻了个白眼儿,楚璃吻翻身下床,“少骗我,虽然我睡得很沉,但你叫我我肯定会听到。所以,你肯定是没叫我。特意想饿着我,施虐狂。”穿上衣服,楚璃吻冷哼一声,已认定事实。

    坐在床上看着生龙活虎的人,燕离但笑不语,从她这个状态来看,显然是没累着。

    两个人穿好了衣服下楼,正好侍女送来了早膳。

    楚璃吻看了一眼饭菜,随后道:“长孙于曳走了么?”

    “回公主,今日一早,徐大人便已经将殿下送下山了。”侍女回答,声音糯糯的。

    一听她的用词,楚璃吻就不由得皱起了眉头,扭头看向燕离,他也扬起入鬓的眉,殿下?

    “下去吧。”楚璃吻哼了一声,随后便转身坐在了餐桌旁。

    侍女退下,大殿的门被重新关上,楚璃吻拿起筷子,一边盯着坐在对面的燕离,“脸还真大,算什么殿下。”

    “许你是公主,就不许人家是殿下了?”燕离笑着说,一边拿起勺子。

    “事儿是那么回事儿,但我就是不愿意听。”接过他递过来的粥,他已经吃了一口。

    “不管爱听不爱听,但很显然,这里的人都认他的身份了。”夹菜,咬了一口,然后便放到了楚璃吻面前的餐盘里。

    “他们只是确定了他和楚真不是一伙的,所以就卸下防备了。其实当初从钟将军那儿我就看出来了,他和我一同对付楚真,钟将军就很想和他说些什么但一直没寻到机会。说实话,我也不能横加阻拦,毕竟他的确是长公主所生,身体里流的是晁氏的血。”道理楚璃吻是很懂的。

    “所以,你就别管了。只要这里的人不耽误你的事儿,他们爱怎样便怎样。”燕离劝道。

    “那倒是。一会儿就带你去瞧新鲜,晁氏的这些人,小心翼翼。不过,我不能马上就带你下去,得带个别的东西做一下实验。带人下去不太现实,不如,我带个动物什么的下去吧?”说起这个,楚璃吻觉得还是谨慎为好,别再把燕离伤着。

    “你确定若是真的触动了机关,你不会中招?”燕离觉得小心为妙。

    “应该不会。这晁氏的机关弄得很神奇,就像都成精了认人似得。”楚璃吻摇头,她认为不会。

    “小心为上。”若是不行,他不去看便是了。

    “嗯。”点点头,但楚璃吻仍旧有自信,这晁氏那时手底下是真的有人才。只不过这几百年过去了,那些人才也都作古了。

    用过了早膳,楚璃吻和燕离两个人便离开了玉璃宫。因着长孙于曳离开了,所以明卫暗卫等人也松懈了不少。不少人就在玉璃宫附近的铁索桥上观瞧,想仔细的看一看这墨崖山深处的宫殿。

    楚璃吻带着燕离重新回到长公主居住的宫殿,两个人进去后,便将那宫殿大门关上了,并且从里面把门闩也插上了。

    “这么谨慎?”瞧她那动作,燕离不禁笑,小小个人儿像个贼一样鬼鬼祟祟。

    “你以为呢?这密道除了我和长孙于曳谁也不知道,不能被其他人发现了。走。”话落,她拽着他的手便朝着一侧边角走去。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