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194、陪着我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正文 194、陪着我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楚璃吻带着燕离来到那暗门的旁边,此时燕离也才注意到,有一块地板的四周是有缝隙的,和别处并不是一整块。

    楚璃吻抽出随身携带的匕首,插进那缝隙用力一撬,那块木板就被起来了。

    顺手一抓,掀开撇到一边去,那洞口就出现在了眼前。

    楚璃吻弯起红唇,然后扭头看向燕离,“这是一条捷径,虽然是专门用来把死了的晁氏族人送进地下的,可是却比那边要近得多。你敢不敢就这么跟我下去?不敢的话,就叫外面的人弄一只活物来,我带着下去先试试。”她眼睛发亮,显然很高兴。

    视线从那洞口移开,燕离看向她,“有何不可?若是真触动了机关,你最好不要乱动,我能带着你以最快的速度从下面上来。”虽是答应了,但燕离却要提前和她说好,若是她不安分,很难保两个人不会中招。

    “哼,没准儿到时得我救你呢。走,下去。”既然他答应了,楚璃吻也敢冒险。一矮身,她便先顺着洞口进去了。

    瞧着她下去,燕离也立即行动,两个人顺利的进入了下面的密室。

    顺着梯子下来,适应了这里的光线,燕离不由得眯起眼睛,“这么多的棺材。”

    “这些是空棺,应该是为后代没死的晁氏族人留的。到时死了,直接拖到这里装进棺材,也免得这人忽然暴毙还得着急忙慌的现折腾。要说这晁氏也是有意思,瞧这架势,应该是早就知道复国无望了。但是却还保持着主宰天下时的称呼,公主殿下的,真不知该如何评价他们。”楚璃吻说着,一边走到那再通入地下的入口处。

    燕离则看着那些棺材,而且还伸手摸了一下,“这棺材都是上好的金丝楠木,尽管时间久远,但这木料可十分难寻。晁氏族人对待自己倒是真好,虽不如坐拥天下时的陵寝,可死后躺在这种棺材里,寻常人家也是做不到。”

    “管他们呢。过来,这就是那条密道,直通下面。”下到这里也没有触动什么机关,显然这里能进来外人,楚璃吻也放心了许多。

    走过来,燕离垂眸向下看,不由得扬起入鬓的眉,“打造的不错。”

    “是吧,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人和棺材送下去。这也就是为什么尽管在这里,晁氏之人死了之后除却自家人无法插手,也不知他们葬在哪里的原因。这些秘辛,都是晁氏之人口口传承,书本里都没有记载。人死了,儿女或是兄弟姐妹什么的就把他们弄到这里来,直接送到地下埋葬。唯一例外的就是长公主了,她死的时候没有兄弟也没有儿女,所以她是葬在外面的。”说着,楚璃吻身子一动,便顺着那洞口跳了下去。

    无法起身,楚璃吻只得弯下身体向前爬行,很快的就听到身后的动静,燕离也下来了。

    她动作一顿,想查看一下这里是否会有什么机关被触动,但是将近一分钟过去,也没有任何的动静。

    由此,她也不由得安心了,继续向前爬行。燕离在后,速度不紧不慢,而且看起来,他也不是很担心。

    两个人走走停停,倒不是因为累,而是想听听有没有什么动静。不过很明显,这里没有机关。

    直至两个人抵达出口处,机关也没有被触动。

    楚璃吻先行从里面跳了出来,那灯台上的灯油还有,仍有光亮,这里幽幽的,静静的,无数的棺材静静地躺在那里,泛着冷冷的光,透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诡异。

    燕离坐在了洞口处,盯着眼前的一切,也不由得发笑,“你们俩千辛万苦的打开了宝藏的大门,结果看到的就是这场景,单是想想也无比灰心。”

    “反正当时看到的时候我是很生气,神神秘秘,说什么宝藏。我还在想,当初就应该把楚真也带进来让他瞧瞧,说不定他一个气急就疯了呢。”楚璃吻哼道,然后一边朝燕离伸出手,想让他下来试试。

    抓住她的手,燕离环顾了一下四周,随后深吸口气,便从那洞口跳了下来。

    落地的瞬间,两个人都是警惕的,不做声,屏住呼吸,盯着这偌大的空间,提防哪一处会忽然冒出来什么暗器毒箭之类的东西。

    时间一点点过去,大约一炷香的时间,两个人才缓缓地松口气,看来,这里也没有机关暗器。

    抓着楚璃吻的手,燕离弯起薄唇,缓缓举起她的手垂眸看过去,“手心都出汗了,这么害怕?”

    “你说呢?连楚真都不敢进这里,想尽了办法,我当然担心了。要是你被扎成了蜂窝,我就得守寡了。”楚璃吻挣脱自己的手,自己看了一眼然后在衣服上擦了擦,擦掉上面的冷汗。

    “就不能盼我点儿好?”一听她说话,燕离不由得皱眉,真是怎么难听怎么来。

    “这不就是盼你好嘛!这儿能挖出宝藏来,都给你,我不要。”扬起下颌,她说的可不是假话。想到之前这妖孽为了她都要发疯了,自己也险些死掉,大概也是因为这件事而思想有升华,这些身外之物她也不看重了,都归他。

    “真的?”燕离倒是受宠若惊了,这小人儿如此有觉悟么?

    “干嘛弄出那么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丑死了。”楚璃吻哼了一声,显然不太乐意。

    燕离立即一改表情,笑意浮上凤眸,“皇后真是善解人意又贴心。”

    “哼,假的要死。”不再理会他,楚璃吻举步朝着那时自己曾打开的棺材走过去。

    她打开的棺材临走时没有重新盖上,所以直至现在那棺材还敞着天窗。倒是长孙于曳很有良心,把自己打开的棺材又盖上了。

    “过来,就是这儿。”走过来,楚璃吻往里看了一眼,不由得皱起眉头,“嚯,不过一天的时间,怎么变成这样了?”

    走近,燕离微微前倾身体往里看了看,随后抬手掩住口鼻,“难闻死了。”

    “又不是让你闻味儿的。”俯身动手,楚璃吻便轻松的把那里面的骨架拽了出来。而那骨架身上的衣服则早已不复那天她所见,居然黑漆漆的成了泥汤似得。随着她把骨架拎起来,那泥汤粘嗒嗒的滴下去,泛着恶心的气味儿。

    把骨架放到旁边的地上,楚璃吻扯出身上的丝绢擦了擦手,然后一边让燕离往棺材里看。

    再次倾身往里看,燕离眉头却不由得一动,“有门。”话落,他直起身体又向旁边歪身看棺材外侧的底部。其实若是不仔细看的话,会很难注意到这棺材与地面的蹊跷处,这棺材底部很大一截是嵌进地面的。

    “在棺材里藏门,肯定不会是寻常的门。所以,我认为宝藏定然在这下面。”楚璃吻扬起下颌,然后一边动手,打算把这棺材挪到一边去。她力大无穷,想要把这棺材搬走,轻而易举之事。

    “我倒是很好奇,那个高台原来放了什么。”燕离看了一眼就在旁边的高台,上面有两处很明显的没有灰尘的地方,显然之前放了东西在这里。

    “玉简。但是被长孙于曳拿走了,我也不太认识上面的字儿,写的是什么我不太清楚。”楚璃吻面不改色,说道。

    “兴许很重要,否则长孙于曳没必要把它拿走。”燕离微微眯起眼睛道。

    “你若想看玉简,上去之后我给你找来,长公主的卧室里存放了很多,讲的都是晁氏的秘辛。”两手抓住棺材的两边,她一边说道。

    “好。”燕离颌首,他倒是想看看。

    这边,楚璃吻双臂施力,那嵌在地面之下的棺材发出吱嘎的声响,从声音听来就知这棺材极其沉重。

    不过,即便再沉重,似乎也难不住楚璃吻。她将那棺材抬起来,那模样就像蚂蚁撼大象似得。惹得燕离不由得后退两步,一边看着她笑。

    脚下移动,她轻而易举的把沉重的棺材挪到旁边去,然后手一松,棺材落地,发出震耳的声音。

    拍拍手,楚璃吻看向原来棺材所在的地方,弯起红唇,“这门,真够普通的。不过隐藏的也很厉害,弄个棺材在这儿,谁也找不到。”

    “的确很聪明。”燕离微微颌首也同意,不过却不靠前,因为之前那尸体一直都躺在这扇门的上头,所以导致尸体腐烂的液体都附着在了那门上,使得那门也变了模样,看起来很是恶心。

    楚璃吻眼下却没在意这些,走过去,弯身,抓住门板的一个边角,便用力的朝上拽。

    门板受不住她的大力,直接被她拽了下来。

    透过那条缝隙,楚璃吻眯着眼睛往下看,随后就睁大了眼睛,“燕离,我果然没有猜错,真有宝贝。”

    走过来,燕离往下看,然后颌首,“这回你真发财了。”

    “是你发财了。”楚璃吻再次动手,把那些木板一个一个的拽下来,门被彻底拆毁,下面的东西清楚的进入视线当中。

    因着这里幽幽的烛火,它们也散发着刺眼的光,金砖,码放的整整齐齐。它们都贴在了之前那门板的边缘,好像要溢出来了似得。

    “这下面也不知有多大,到底藏了多少的金砖。既然这里可以进来外人,接下来就让明卫下来吧。把这些金砖一点一点的搬运出去,不过最好秘密进行。被这里的人知道了不要紧,但是难保这些人不会告诉长孙于曳。”被长孙于曳知道了,他肯定不会善罢甘休。

    “考虑的还真周到。”燕离轻笑,虽说她这样子就像守财奴,可是却很好笑。

    伸手,楚璃吻抓住了一块金砖,沉甸甸的,货真价实。

    “你看看,这金砖有多纯?”这纯度楚璃吻看不太出来,反正挺光滑的。

    接过来,燕离查看了一下,“纯度自然不如眼下的金子,但毕竟那时的冶炼技术不如现在。可是也很难得了,比民间那些寻到的前朝金子都要纯。看这下面还有年号,这是官金,确定是前朝皇室才能拥有的。”

    楚璃吻点点头,“涨姿势。”被这妖孽一说,这些玩意儿好像更值钱了似得。

    “瞎说什么呢?想要什么姿势,皇后告知一声便好,我全力配合。”燕离眉目含笑,却是魅惑无比,能轻易的把人的魂儿都勾走似得。

    “在这满是棺材的地方,你和我**,觉得合适么?”楚璃吻也不禁笑,这妖孽天赋异禀,各种姿势手到擒来,她还曾一度怀疑,他是不是练过。

    “有何不合适?他们又听不到看不到。”燕离却根本不甚在意。

    “这没道德的人,向来有恃无恐。”所以,能坐拥天下的人,就得这么寡廉鲜耻才行,但凡有点仁义品德,做不了这行。

    “就是不知这些死了百年的人,到底是恨我这个没道德的人,还是恨你这个把自家财宝拱手送‘逆贼’的不肖子孙。”燕离轻笑,话虽如此,但他很明显喜欢她这六亲不认的姿态。

    “别得了便宜卖乖。确定了这下面的宝藏,也确定了下来外人不会触动机关,咱们出去吧。这里的气味儿太怪了,熏得我鼻子都失灵了。待得明卫下来后,告诉他们把这些棺材都挪到门口去,若是可以的话,到时金砖挖空,就把他们都搬到下面。”那才算入土为安啊。

    “好。”燕离没任何的意见,她说了算。

    “走吧。”弯身又拿了几个金砖放在衣服里,俩人这才离开。

    路过那高台,燕离又多看了一眼,若说这里存放的是玉简,能放在这个地方,必然十分珍贵。里面记录的也应该是不想被外人知道的东西,就是不知这晁氏还有什么秘密。

    只不过,那玉简被长孙于曳拿走了,想要知道并不容易。

    两个人顺着原路返回,这回倒是不紧张,而且不紧不慢的。

    浪费了很长的时间,两个人才返回宫殿,宫殿的门依旧从里面插着,显然这段时间谁也没进来。

    “你看玉简的话可以去楼上,我得洗洗手。对了,把这些金砖都拿上去,别被他们看见了。”把衣服里的金砖都拿出来,楚璃吻一边说道。

    单手托着那些金砖,燕离看着她那模样,始终笑容满面,在他看来,她这个模样真的极其有意思。偷偷摸摸,守财奴一样,但却又分文都不要,都给他了。

    以前,她可不这样,口口声声什么东西都是她自己的,别人休想染指。

    托着金砖上了楼,楚璃吻打开了宫殿的大门,明卫以及流荷都在外头。

    “给我弄点水来,我要洗洗手。”说了一声,楚璃吻又返回了宫殿。

    流荷跟进来,看了一眼外面的明卫,他们守在外面,倒是一个都没跟进来。

    “老大,可看见东西了?”流荷知道楚璃吻必定是又下去了,否则才不会和燕离在这宫殿里待这么久。

    “看见了。”楚璃吻笑得眼睛都是弯起来的。

    “那就好,咱们总是不白来一次。对了,昨天老大给我的东西已经放好了,老大什么时候拿回去?”最后一句,流荷压低了声音,确保只有他们两个人听到。

    “回盛都的吧。”楚璃吻也放低了声音,回到盛都后,她要把这药给金先生,让他研究研究。

    “好。”流荷点头,显然东西放她那儿楚璃吻可以完全放心。

    洗过了手,楚璃吻单手托着茶盘,一步一步走上了楼。

    卧室里,燕离坐在书案后,他拿上来的金砖放在书案上,仍旧摆放的整整齐齐的。

    看着他,楚璃吻走过来,也看清了他手上的玉简,他已经看了好几册了。

    “看出什么来了?这上面有的字和现在的不一样,所以我不认识。”即便是这大卫的字,有一些她也仍旧看不太懂。

    抬头,燕离看向她,脸色却不怎么好,“这晁氏的人,死的都很奇怪。我看过的这几册上面共八人,没有一个活过不惑之年。”

    放下茶盘,楚璃吻挑起眉尾,“所以,你担心我也活不过四十岁?”

    “为何如此很成谜,这上面没有交代这些人是因何而死,得的是什么病。”而且,死状也不一样,显然得的不是同一种病。

    “我中毒之后,不管是金央还是金先生都无数次的试探过我的脉,检查了我的身体。我并没有其他隐疾,若是真的有,他们早就发现了。那就别操心了,反正我就在你身边,又不会走开。时不时的就让金央给我检查检查,排除隐患。”楚璃吻靠在书案上,一边说道,她看起来十分乐观。其实只有她心里明白,为何这些晁氏的人都早死,只是现在不知该怎么和他说。

    看着他的脸,楚璃吻心下不由得叹气,若是真的没办法,她想,她也会吃那药的。不为其他,就为给他生个孩子。

    “我只是担心而已,你得一直陪着我。”抓住她的手,燕离面色几分沉郁,这是他唯一的要求了。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东宫绝宠:太子妃至上》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