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神秘功法

文轩阁推荐各位书友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正文 第一百八十七章:神秘功法
(文轩阁http://www.kk163.com)    37 om

    冬日的暖阳懒懒地照在身上,梁老王爷微闭着双眼坐在草屋堂前的椅子上,身旁竹炉里煮着今年的新茶,沁人心脾的缭绕茶香令人昏昏欲睡。

    四周安静的犹如陷入死寂,曾几何时,梁老王爷希望自己能在繁忙的日子里找一处悠闲之地,喝茶,赏景,会友,休憩。

    可真当这一天来临,而且每一天都是这样过时,他反而快速地厌倦了,现实让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衰老与无用,唉,这几日他的耳朵里连一丝杂音都听不到了。

    突然,手背上有水滴打在上面,难道是下雨了吗?梁老王爷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最近看东西也有些模糊了,他不知道还能不能撑到叶染修回来,这孩子一声不吭就离开了浮州,也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当散落的目光聚在一处,梁老王爷看到一位楚楚可人的少女,她双眼含泪有些悲伤心疼地看着自己,滚落的泪珠就像天上落下的雨滴一颗一颗砸在他的手背上,让他的心微微一疼,这孩子哭得如此伤心,是谁呀?

    再抬头看她身后,叶染修静静地站立着,带着一丝浅淡的微笑,他开口说了一句话,但梁老王爷却听不到他说了什么,自己这是彻底聋了吧。

    “修哥儿,这是谁呀?”梁老王爷诧异地看向哭得梨花带雨的少女,不知为何,他觉得这少女给他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老祖宗,是我呀!”罗云意抢先回答,但看着梁老王爷脸上有些迷茫的表情,她知道老祖宗听不到她的话,于是她赶紧从怀里掏出一件东西放在自己的手掌心里让梁老王爷看,那是梁老王爷当年送给她的白玉葫芦。

    看到白玉葫芦梁老王爷双眼猛地一睁,他想要撑着身子站起来,但已经没力气了,只得神色激动地看看白玉葫芦又看看罗云意。

    “这玉葫芦你从哪里得来的?”梁老王爷用尽全身的力气问道。

    “老祖宗,这是您送给我的呀!”罗云意干脆捧起梁老王爷枯瘦的大手,在上面一笔一划地写道,“老祖宗,我——是——罗——云——意!”

    梁老王爷现在虽然耳朵聋了,眼睛也有些花了,但是感觉能力还在,罗云意写下的这八个字仿佛给他渐渐枯萎的生命注入了一股强大的力量,将他之前所有的灰暗都从心上驱散了。

    “真的是意丫头?”六年了,梁老王爷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罗云意使劲地点点头,然后像突然想到什么似得,让谷雨把她的小背包拿来,她从里面掏出一副老花眼镜,又掏出事先就为梁老王爷准备的可调节的太阳能助听器。

    高大宽一直站在梁老王爷身后,当叶染修带着罗云意出现在草屋堂前时,他十分诧异地看着罗云意走到梁老王爷面前,然后看着老王爷落下眼泪,直到她拿出白玉葫芦,在老王爷手掌心里写下那八个字,他才知道叶染修带来的是谁。

    这六年来,每时每刻他都活在愧疚自责当中,当年梁老王爷让他回京保护罗云意的安全,是他和罗云意一起进的皇宫,是他亲眼看着黄公公把她带进魏太后的寝殿,可是他却没发现黄公公的企图,害得罗云意和魏太后都被抓去了羌吴国。

    他来到梁老王爷的面前要以死谢罪,梁老王爷却出手打了他,命令他好好活着,梁老王爷说人死容易,活着才是最大的惩罚,从那之后他就一直守在梁老王爷的身边,看着他身体一日不如一日,内心所受的煎熬并不比任何人少,他觉得一切都是他的错,如果当年他保护好罗云意,梁老王爷说不定就不会生病了,小王爷也不会孤身一人这么久。

    令他没想到的是,六年后,叶染修带着一个自称是“罗云意”的少女出现了,只是这少女容貌和之前的罗云意并无相同之处,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罗云意将老花镜给梁老王爷亲自戴上,又把助听器轻轻塞进老王爷的双耳锅里,然后慢慢扭动太阳能调节器上的按钮,一边旋转一边问梁老王爷:“老祖宗,您现在能听到吗?”

    梁老王爷先是惊讶不解地看着自称罗云意的少女给他鼻梁上架了一个奇怪的玻璃东西,然后透过眼前这薄薄的玻璃片,他竟然又能看清楚东西了。

    这少女更奇怪地是往他的耳朵里塞了东西,而自己并不觉得难受,反而随着她的动作敏锐地察觉到异样,直到一声清脆悦耳的询问声传进他的耳朵里:“老祖宗,现在能听到吗?”

    “能,我能听到了!”梁老王爷惊喜地看向罗云意说道,站在一旁的叶染修和高大宽也很是激动,脸上都有了喜色。

    “现在清楚一点儿,还是刚才清楚一点儿?”罗云意极缓慢地扭着按钮问道。

    “现在,现在更清楚!”梁老王爷大声地回答,他又能听到声音了,而且连极为细小的声音现在都逃不掉他的耳朵。

    “那这样呢?”罗云意又扭动了一下。

    “刚才更清楚!”梁老王爷笑着说道。

    罗云意又把按钮往回倒了一下,然后将调节器放到梁老王爷的手里,擦干净脸上的泪痕,笑着说道:“老祖宗,这是您耳朵上助听器的调节器,声音的清晰度和大小都能通过这个按钮调节,就这样扭动就行,若是这个地方出现红色就代表需要拿到太阳下晒一晒,等它变成绿色就可以继续使用了。”

    “好,好,好!”梁老王爷高兴地说道,又看向罗云意,“你真是意丫头?”

    “老祖宗,真是我!”罗云意重重地点了一下头,然后将自己六年来的“经历”又对梁老王爷和高大宽说了一遍。

    “活着就好,活着就好,你变成什么样子,老祖宗都喜欢!”梁老王爷满脸笑容地说道,又听叶染修说孝和帝已经给他们两个赐婚,他就更开心了,非让高大宽把茶给他换成酒。

    “老王爷,您这身体可不能喝酒!”正在这时,项老和另外一位满头白发的白胡子老者含笑走近了草屋,刚才发生的一幕他们都看到了,真是替梁老王爷高兴。

    “没事,没事,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好久没有喝酒了,梁老王爷现在特别想畅饮一杯。

    “不行,老祖宗,以后你吃什么、喝什么得听我的,没有我的允许,这酒你不准喝!”罗云意板起俏脸语气郑重地说道。

    “瞧瞧这孩子一回来就管上我了,好,好,老祖宗都听你的!”梁老王爷大笑出声,在场众人都有好久没听到他这样爽朗的笑了。

    “意儿,我来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隐茶庄园的主人松风老先生,你最爱喝的玉美人便是他栽种出来的。”叶染修看着那位白头发白胡子的老者对罗云意说道。

    “罗家云意见过松风老先生!”罗云意对着老者恭敬地福礼说道。

    “罗家丫头不必多礼,常听老王爷和北柳念叨你,今日一见,果然与别的女娃娃不同!”松风老人撸着胡须笑看着罗云意说道。

    听松风老人说起北柳,罗云意才恍然记起,当年北柳可说过玉美人的主人便是他外公,想来就是眼前的松风老人了。

    “罗姑娘,你送给老王爷的这两样东西是何物?为何老王爷能够一下子看清东西、听到声音了呢?”作为医者,项老对于梁老王爷此时看得见、听得清很是好奇。

    “老祖宗鼻梁上戴的是老花镜,耳朵里戴的是助听器!”罗云意对项老说道,又把这两样东西的作用简单地告诉了项老他们,至于原理她就省略了,说了只会产生更多的问题。

    “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不需要喝药便能治好的病,真是太神奇了!”项老感慨地说道。

    “意丫头,你那位师叔看来绝非凡人,只可惜过世的太早!”梁老王爷有些遗憾地说道。

    罗云意只是回之以苦笑,她没法告诉梁老王爷他们实情,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师叔。

    几人陪着梁老王爷在草屋堂前又说了会儿话,高大宽便把梁老王爷抱进了房间休息,今日梁老王爷见到罗云意有些激动,身体松懈下来就很容易疲累。

    梁老王爷休息之后,叶染修和罗云意又和项老就梁老王爷现在的病情做了交谈,然后松风老人便让下人带他们去了客房休息。

    罗云意回到房间之后,就把房门紧闭,让谷雨和夏至在外边守着,然后她进入到了金玉空间。

    “文真道长,文真道长!”罗云意进了空间,跑到了空间的山里,然后站在高处喊道。

    “丫头,你喊什么呢?”罗云意没有见到文真道长的影子,倒是把在田里耕种的唐老头给引来了。

    “爷爷,你有没有见文真道长,我找他有急事!”罗云意对唐老头有些急切地说道。

    “那老道应该在深山里打坐修炼,有什么急事,说出来,也许爷爷能帮你?!”唐老头看着罗云意问道。

    “爷爷,这事儿您还真帮不了,我有一些医学上的问题要请教文真道长!”并不能随便看,药更不可以随便吃,罗云意希望能询问一下文真道长有没有办法帮助梁老王爷调理身体。

    “我去帮你喊他!”医学上的事情唐老头还真帮不上忙,不过在这空间里,他和文真道长都是灵体,与罗云意相比,他更能感觉到文真道长在哪儿。

    很快,唐老头就拉着文真道长来到了罗云意的面前,罗云意便将从项老那里听到的有关梁老王爷的病情、病状都告诉了文真道长,包括梁老王爷很多年前耗损内力救叶染修的事情。

    “像你说的这种情况,药石的效用已经不太大了,只能勉强维持一段生命而已,人的身体机能退化太严重了。”文真道长沉思良久说道。

    “道长,真的一点儿别的办法都没有吗?老祖宗为国为民呕心沥血一生,我不忍心看他就这样死去,您想想办法吧!”罗云意恳求道。

    “你就想办法帮帮老王爷吧,他的确是一个很好的人,心怀天下黎民百姓,为了国家的安稳,他这一生都没有要孩子。”唐老头也是认识梁老王爷的,他一直都很佩服梁老王爷的为人,现在听到梁老王爷病重,心里也很难过。

    “正所谓‘天得一以清,地得一以宁,谷得一以盈,人得一以长生。’我这里倒是有一套功法兴许能对你说的那位老王爷的身体有些帮助。”道家讲求修炼内丹,而内丹便是“以天人合一思想为指导,以人体为鼎炉,精气神为药物,而在体内凝练结丹的修行方式”,文真道长所说的这套功法正是让梁老王爷以修炼内丹的方式来改善他的病体。

    “还求道长将这套功法告诉我!”罗云意眼神恳切地看向文真道长。

    “好,我将这套功法传授给你,你再教会那位老王爷,其实平时你也可以修炼这套功法,对你身体极有好处。”文真道长所说的这套功法不但能改善提高一个人的生命机能,令其五脏六腑都重新焕发生命力,还有延年益寿、改善肤质能奇效,他若不是命数难逃,说不定能活到一百多岁。

    “多谢道长!”

    接下来的一段时间罗云意就在空间里跟着文真道长学习这套功法,她融会贯通之后便出了金玉空间,得知梁老王爷还没有醒,就去隐茶庄园的厨房给梁老王爷熬了粥,然后亲自端到了梁老王爷的房里。

    “老祖宗还没有醒吗?”罗云意到房间的时候,高大宽和叶染修都守在房中,梁老王爷闭着双眼躺在床上。

    “没有,主子好久都没有睡得这么踏实了!”高大宽看着罗云意摇了一下头说道。

    “这粥放在竹炉上先温着,等老祖宗醒了便可以喝些,厨房里还有,我去给你们再盛一些。”罗云意将盛粥的瓷罐放在竹炉上说道。

    “意儿,你别忙了!”叶染修让罗云意坐下歇会儿,这段时间一直忙着赶路,罗云意并没有休息好。

    “你们不要太担心老祖宗的身体,我师叔之前曾教过我一套神秘的功法,修炼此功法有助于身体五脏六腑重新恢复机能,我都已经走到阎罗殿了师叔都把我拉了回来,等老祖宗醒了,我就将这套功法传给他,说不定对他的身体有奇效。”罗云意见叶染修和高大宽都是一脸忧色,便对两人说道。

    “意儿,你说的这套功法真的有如此神效吗?”叶染修眼中升起了希望,高大宽也是一脸期待地看向她。

    “嗯!只不过要耗费的时间长一些,毕竟老祖宗的确是年纪大了!”罗云意在空间里已经开始修炼这套神秘功法,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变得愈加轻盈有活力,各个感官也比之前更敏锐了。

    “只要能治好老祖宗,时间长一些也没有关系!”叶染修说道。

    “我会先帮老祖宗通过食疗调养一下他的身体,再加上功法的修炼,相信过段时间老祖宗的身体就会有起色,另外,我也希望你们两个一起修炼这套功法,我师叔教给我的这套功法对人的身体真的很有好处。”罗云意笑着说道。

    “五姑娘,只要主子修炼这套功法即可,我便算了!”高大宽可不敢觊觎这套神秘功法,他早就听闻有一些隐士高人会长生成仙之术,说不定罗云意的师叔便是此等人,一般这样的秘术是不外传的,罗云意肯教给梁老王爷怕是已经破例,他不能贪心。

    “高侍卫说的是,意儿你只需要教给太爷爷就行!”叶染修也对这套神秘功法不贪心。文轩阁 http://www.kk163.com
如果您中途有事离开,请按CTRL+D键保存当前页面至收藏夹,以便以后接着观看!

如果您喜欢,请点击这里把《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加入书架,方便以后阅读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最新章节更新连载
如果你对《锦绣田园:一品女司农》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请 点击这里 发表。